首页 > 神皇天路 > 第十一章 为难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为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花常在听到云枫的话语后倒是微微错愕了一下,因为这废物之前见到自己可都是要绕道走的,今日如何会如此的硬气?

旁边的王家之人自然早就清楚了云枫这几年十分的消沉,那天都学院的陈极光就更不用说了,直接便清楚这家伙简直就是浪费修炼资源的。

只是几人都猜不到云枫这一出到底要闹什么, 难倒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陈极光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二长老突然开口:“常在,将他撵出去吧。今日乃是王家贵客和天都学院的长老前来做客,别让这个废物碍了眼睛。”

见到要将云枫驱逐,旁边没有人愿意说句公道话。王家之人和陈长老是外人,再说了云枫对他们毫无意义,完全没必要出言相助。

而云家的人却是顾及到二长老的面子,家主云皓天却也安心做个看客,想探探这云枫的底牌。

倒是胥于儿似乎没有半分的变化,拦在云枫的跟前面对如此多的质问也丝毫没有害怕。看到那花常在过来,竟然凶神恶煞看着他:“你,你要干什么,别过来。”

花常在的眼神中得意之色尽显:“云枫,你这个废物,还不自己滚。莫非要我亲自动手?”

胥于儿想要拦住花常在,因为她清楚她这个云枫哥哥战力不足,怕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

但云枫却是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了身后:“小于儿,你这样,我会很没面子的。”

说完这话的时候,花常在直接便是一拳朝着云枫挥了过来。

这花常在能够做得了二长老的随从,平日里在修道上自也是比较刻苦的。而且早些年便突破到了气变境,如今对付起云枫这炼体境五重的家伙还不就是碾压性的?

其实在场之人都是这样认为,一则是因为二人的实力差距有些大,二则乃是因为这云枫就是废柴,根本就无法修炼。

可让他们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到云枫直接握住了对方挥过来的拳头。

躲在云枫身后的胥于儿直接吃惊不已,因为她居然感受到了云枫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灵气涌动。

而且她还发现此刻云枫手臂上的力道十分强大,居然将气变境二重的花常在的攻势都给挡了下来。

她可是清楚的,随着境界的不断提升,其拳头上的力道自然也是有所增加的。而在气变境的时候,怕是有五六百斤了。

而只有炼体境的云枫居然能够和他硬接下这好几百斤的力道,简直就是让人难以置信。

别说是胥于儿难以置信,就算是其余的人亦是如此。

更为诡异的是在被云枫握住拳头后,那花常在居然云枫的手中抽不开拳头。

云枫直接松手,然后那花常在便朝后退了两步,云枫冷笑了一下:“让你们来当奴才你们就好好的当奴才,如此越俎代庖,僭越身份,是想雀占鸠巢吗?”

见到这幕,其余的人都是吃惊不已。因为这完全和他们认识的云枫有些大相径庭,而且这属于越级碾压。所越还是一个大级,并非只是一个小境界。

那花常在似乎也有些吃惊不已,因为按照云枫不能修炼的传闻,自己这一拳过去怕是不打死对方也会将对方给打残的。

但现实却是自己似乎占不到半分便宜不说,居然还被对方用话给侮辱了。

如此出师未捷,简直就是丢人丢到家了。而且若是传出去被别人知晓自己今日败在了一个废物的手中,那估计是会被别人笑掉大牙的。

这场子不管如何都是需要找回来的,况且这云家上面的人也是默认的,面对这云枫,更没有你有不出手了。

在稍微平复了一下心神,以及心中暗暗打气:“对方就是个废物,无非有一些蛮力,若是动用武技,他怕是必输无疑了。”

想这里,他便开口冷笑:“云枫,这是你逼我的,可怪不得我了。”

云枫见到他要出手,连忙和胥于儿说道:“小于儿,你先到一边去,我今日便让这些不可一世的外姓之人见见,这云家到底是谁当家做主。”

胥于儿似乎有 几分的担忧,看上去并不想离去。觉得自己也有着气变境二重的修为,应该是可以挡下花常在几招给云枫逃走的时间的。

可现在云枫却要求她退开,这让她有几分的不情愿。但云枫却是来了波摸头杀,让她瞬间便沦陷,只得乖巧的站到了一旁。

花常在既然仗着有修为的优势,自然不屑于突然出手。

而且今日还有贵客在场,自然得卖弄一二。

觉得就应该要有那种光明正大让对方输得心服口服的结果方才能让他满意,不然若是传出去自己连一个废物都不如,那今后可就甭在这一代混了。

幸亏这云家的会客厅足够宽敞,不然都不够二人发挥。

虽说是二人各自发挥实力,但其实却是花常在一个人在发挥,因为云枫可以说几乎都没有怎么动,一直都是对方上蹿下跳的,仿佛有什么厉害的功法一般。

但云枫每次都能轻松接下对方攻击过来的招式,而且还能毫无破绽还了对方一击。

这时候观看的众人都傻眼了,特别是那陈极光长老的脸色十分不好看,因为他发现居然被这云枫给骗了,毕竟按照他在天都学院的表现和成果,怕是早已死在比自己等级还高之人的手上了。

可眼前的确是让他大为震惊,居然能够越级而战,而且还将对方打得都无法还手。

花常在被卫彦一掌便拍到在地,这已是让人觉得十分难以置信了。

但更为诡异的是在花常在被击中一掌后居然倒地不起,直接昏厥过去。

这让在场之人都傻眼了,能够凭借着肉身之力让气变境的修士晕倒,那这肉身的强度怕是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二长老的脸色有些铁青,但云枫却是毫不在意,反倒是看向了陈极光:“陈长老,你今日是过来要求我退学的?”

陈极光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因为他此刻对于这云枫的实力也有些模棱两可起来。而且他总觉得这小子的潜力远不与此,应该还有更为广阔的提升空间的。

但若是今日他又要让对方重新加入学院,那估计会引起其他人的反对,毕竟这家伙在天都学院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简直可以说是查到了极致。而且这还罢了,更为关键的是这家伙在学院中还不怎么安分,到处惹是生非,平日里会调戏女同学不说,有时候居然还气得一些女导师都无可无不可的。

可今日他展现出来的实力却又让他觉得十分的意外,因为能够以炼体境的修为击败气变境,那绝对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最起码他的天赋可能是恢复了。

陈极光此刻的内心深处十分的纠结,毕竟他实在是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家伙。

可以说之前就是他引荐了这个云枫进入天都学院,因而受到了大家的赏识,甚至学院一度想要提他做副院长。

但最后因云枫不争气,学无所成,因而名声也就跟着一落千丈。

可以说这陈极光是成也云枫败云枫是也,问题是现在似乎又到了要做抉择的时候,若是选择不好很可能会再也无法翻身,而若是选择正确的话有可能真的会坐上副院长的位置的。

可以说这就像是一场豪赌,赌注就是自己的前程。一无所有,甚至被逐出学院。或者飞黄腾达,坐上副院长的位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