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49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二十三)

我的书架

第49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二十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勋的话不是无中生有, 魏凌云心里很清楚,在李大同落败的情况下,第二场比武很是关键, 只许胜不许败。

他看了一眼擂台,大和流生已经站在上面了, 双手抱剑, 迎风而立,颇有一剑当关的气概。

这无疑是场恶战, 魏凌云捏了下汗湿湿的手心,要说没有压力那是骗人的。

但当手指不经意擦过鼓鼓的衣兜,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决然。

轻呼出一口浊气, 魏凌云转身看向时勋,眼神带着压抑的不耐烦, “管好你自己,你就等着上场吧。”

说完他也不看时勋的表情, 毫不犹豫的朝擂台走去。

大和流生?他盯着站在阳光下的剑客,嘴角勾勒出一个冷酷的笑, 他今天就要让对方看看, 自己这个天武城第一馆主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时勋有点无语, 他失神的看着魏凌云的背影, 薄唇动了动, 最终还是没有吐出半句话。

年轻人嘛, 比武紧张,情绪暴躁可以理解的。他满意地为对方找到了借口。

想明白了,散漫的往后靠了靠椅子,秋日的暖阳照在时勋身上,脸上是懒洋洋的笑。

他专注于魏凌云和大和流生的比武进展, 可是硬有不知分寸的人来横插一脚。

“咻”的气流声,时勋一把抓过从远处飞过来的纸团,疑惑地望过去,看到的是斜对面对着他阴测测笑的严良。

坐在他旁边的大和叶子脸上带着胜利者的从容,她香手托腮,灵动的美眸一会看看严良,一会看看时勋,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场闹剧。

这还是他们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次碰面。

稍微坐直了腰,时勋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

不知道是不是有段时间没见了,严良身上血气更重,如果说那晚沾染在衣服上的星星点点,那今天就融于他的血肉,带的他周围弥漫着杀气。

还有那双眼睛,时勋有一下没一下的颠着手中的纸团,里面充满了嗜血杀戮,普通人如果对上,似乎会更加暴力疯狂。

这股血气不像是那晚严良杀的几个人染上的,它需要更多的人血浇灌。

别问他怎么判断的,对方黑色的眼珠都快全部变成妖冶的红色了,难不成还是基因突变变异的结果。

看着唬人,严良这些奇怪的变化,可是吓不倒时勋。

他慢悠悠的摊开掌心接住做自由落地的纸团,有种想尽快上场,把对方好好教训一番的冲动。

见时勋看向他,严良笑意更深,他邪恶的舔舔唇,点了点纸团,挑衅的把右手放在脖子上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动作实在幼稚,时勋心里嗤笑一声,面上不为所动。

低头看了一眼摊在手掌心的纸团,时勋翻了个白眼,都这么大了还甩纸团,怎么不顺便甩手绢呢。

他正要打开瞧上一眼,擂台上僵持的局面发生了变化,传来“咚”的一声倒地声,他不经意的抬眸望去,触到纸团的指尖不由一顿。

是魏凌云,他随手把纸团放在一边,聚精会神地观看起比赛。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时刻观察时勋表情的严良看到被放置一旁的纸团,一脸可惜的叹口气。

————

魏凌云静静的看着对面双手持剑的大和流生,不管从哪个角度,都能看出剑客的剑姿优美,当然,如果不把剑口对准他的话就更完美了。

十八般武艺,魏凌云样样都有所涉猎。不论是按江湖道义,还是比武规则,他都可以用武器,但是像大和家族从小修剑,重于剑意。他则主修龙虎拳,重于拳势,所以用武器反而会制约他的发挥。

一拳头把名剑崩碎,可不是天方夜谭,在魏凌云二十几年的生命里,这类事件发生的次数多得他都数不过来。

他握紧拳头,在擂台上小范围跳步,想要寻找对方的破绽。

那边大和流生则以不变应万变,两人互相僵持,在台下人眼里,场面难免有些焦灼。

龙虎拳,魏凌云的师祖游历大好山河,偶然遇过一大山,碰见两只老虎。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两虎在他面前撕咬搏斗,师祖沉浸其中,回家之后闭门数年,终于创成龙虎拳。

出拳如虎猛,拳声如龙吼。

久寻不到破绽,攻击是最好的防御,那就……魏凌云双眼闪着精光,如猛虎下山,一拳奇袭大和流生的胸口。

拳头快速划过空气,台下观众听到一阵动物的猛叫声,倭国人不明所以,现场的天武城人却激动的跳了起来。

远在千里之外的天武城,武者们隔着电视努力竖起耳朵,恨不得趴在屏幕上面。

“快听,是龙。”

“是龙吼。”

龙作为天武城人的图腾,单是看见字眼,心里就涌现出作为龙的传人的自豪感,感情不足言表。

这会听到疑似的龙吼声,天武城人更是认定这是上天的预示,此战他们必胜无疑。

大和流生依然立在原地,没有多余动作,好似入定,经过上一场的教训,魏凌云不敢掉以轻心。

他分了一部分余光在对方冰冷的剑上,侧过身子,屈膝就打上大和流生的胸口。

台下众人就看到台上两人形影交错,电光火石间,两人突然分了开。

魏凌云在台上站得直直的,大和流生捂着胸口往后退了两步,两拨人安静了几秒,天武城人剧烈的欢呼起来,他们正要拍手叫好,就发现魏凌云突然双腿重重的跪在了地上,腰跟着弯了下去,震的擂台一声巨响。

台下庆祝的顿时换了一拨人。

魏凌云什么都听不到,他耳朵嗡嗡,大口呼吸着,总算知道李大同为什么会输给大和叶子了。

他也曾和大和叶子好玩的比过武,但是从来没见她使过那招。

魏凌云原以为是李大同不小心,等他自己上了擂台,才知道,就算他已经万分小心注意着那柄剑,但是等剑出鞘的那刻,他已经成了网的中心,等着被一剑穿心。

如果不是最后时刻,他尽力偏离了剑锋,这会他早就一命呜呼,而不只是大出血这么简单了。

但是下一剑,他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应该很难躲过了。

他自嘲的笑了声。

胸口一片黏湿,低头看着迅速被染红的白色练功服,魏凌云右手撑在地板上,缓缓站了起身。

所有人都注意支撑着他起身有些颤抖的右手,在没人注意的角度,魏凌云看着面色正常尚可战的大和流生,左手偷偷的伸进衣兜……

砸在擂台上的声音引起时勋的关注,他紧紧盯着跪在地上的魏凌云。

时勋面色凝重,他的情况不容乐观。

伤口虽然离心脏还差一公分,但是看着衣服上的血晕,照他那出血速度,只怕还没比完武他就完全失去意识了。

时勋周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磁场,虽然他觉得大同武馆和威远武馆之间有猫腻,但是他也见不得在异国异乡,国人出事。

如果可以1v多就好了,车轮战,一起上都行。他苦恼的想。

借着咳血的动作,魏凌云掩饰的把一颗药丸送进了嘴里,但是…

感受着身体里的力气,他抿着唇,还不够。

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产生了抗药性,还是因为他现在身负重伤,这颗药丸不像第一次使用效果那么明显,好像只是帮他疗了伤,恢复到没受伤前的实力。

大和流生的剑已出鞘,这会他将将抵着魏凌云,昏昏欲睡的眼睛睁得老大,脸上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眼下他是彻底来了兴致了,毕竟很少有人能接的下他一剑。

握着最后一颗药丸的手逐渐用力,大和叶子的忠告还在眼前,“凌云君,如果三颗药丸都食用了,会成为废人的……”

废人,废人,两个字不停在脑海里回想,犹如紧箍咒念的他太阳穴跳动着疼,魏凌云紧紧咬着下唇才不至于失态。

- “认输吧,以后还有机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 “不行,别忘了,这次可是为天武城而战,况且输给倭国,输给外族,我们武术界有何颜面面对国人。”

他的身体和精神仿佛被一刀分成两半,各有各的想法。

挣扎的恍惚间,眼神被台下的一片片红给吸引,那些自发挥舞的旗帜,汇成了一片汪洋

他的心里闪过一丝明悟。

魏凌云以前是年轻一代的天骄,现在是天武城的第一馆主,那么,到死也会是。

他仰头长啸一声,仿佛破除了身上的枷锁。

众人只看到他的气势一节节拔高,大和叶子却吃惊的站了起来,她捂着嘴一脸不可置信,他竟然吃了第三颗天香丸。

吃下最后一颗药丸,实力如魏凌云所想的往上直窜,但是加倍的疼痛也同时降临。

全身仿佛被火烧,骨头不再用钉子,而是换成了铁锤敲打,他都不敢大口呼吸了,生怕溢出痛苦的哼声。

每一秒都是煎熬,魏凌云直接冲了上去,招过得很快,台下观众看花了眼。

大和流生只觉得对面的好似换了一个人出战,他的剑再也追不上人家的衣角,每一下都刺个空。

境界的提高带来拳风更强劲,魏凌云的拳头专往大和流生的剑上砸。

一下,两下,三下……

跟随大和流生十年的配剑应声而断,碎片四分五裂,有一片直接划破了他的脸蛋,留下一道血痕。

大和流生呆愣愣的看着剑的碎片,突然想起一句古语,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抬起头对着魏凌云长叹口气,他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18 21:38:42~2020-10-19 23:36: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黑色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