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46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二十)

我的书架

第46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二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倭国, 大和家族领地的剑道馆。

落地窗前,一个穿着黑色剑道服的年轻男子站在浅色木地板上,他带着头盔, 只露出黑色明亮的眼睛,胸前的黄色菊花格外引人注目。

双手持剑, 他随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与对面三个同样穿着剑道服的剑士对峙着。

要说他们唯一不同的是,那三个人衣服上没有任何家族印记。

场内安静的只有清晰可闻的呼吸声, 他们屏住呼吸,场面一触即发。

庭院种了一排樱花树, 这时一阵微风拂过, 把樱花送进了屋,有一片恰好落在男人的剑上。

花瓣沾上的瞬间立刻一分为二, 几人第一时间有了动作,寒光乍现, 剑与剑的猛烈撞击声,速度的极至, 普通人的肉眼跟不上的快。

樱花更加疯狂起来, 随风摇摆, 在他们周围漫天飞舞着。

这边打的火热, 在场馆的另一角, 有一个女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 靠近她,能看到她一下微蹙着眉头一下笑弯了眼,还能听到她嘴里小声嘟囔着,“这招垃圾…这招使得不错。”

本来只有兵器的碰撞声,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但还好这突然袭击没给对练的人造成干扰,他们依然专心致志的出着剑。

一旁的女人则被打扰的小脸有些不高兴,她眼神冰冷地看向门口。

见到是从小照顾她的管家,眼神稍晴。

穿着黑色和服的管家一路小跑到她身边,弯下腰,恭敬道,“大小姐,天武城传来消息,说有一个人,想与家族比武。”

“听说是一个学校的校董,半路出家。”

是的,眼前扎着高马尾,一身黑色剑道服的女人就是大和家族最尊贵的大小姐,不出意外她将会是大和家族的未来家主,大和叶子。

在天武城,穿着樱花色和服的也是她。

校董?大和叶子娇声笑了起来,嘴里说出的话却不留情面,“这种消息以后不用报告啦,是个人出来都要去比,那我们不是要累死。”

她挥挥手,就想叫人退下。

但是管家没走,他腰弯的更下,几乎匍匐在地,“本来是说一个人的,后来他们又说以天武□□义与我们3v3。”

将对不上王,换成王对王,倒是不好拒绝了。

头上传来一声嗤笑声,管家装作没有听见,他埋下头,瓮声瓮气,“他们的赌注是,村正妖刀。”

大和叶子漫不经心的笑收敛起来,她脸色变得严肃,村正妖刀是他们倭国武术界寻找了上百年也没找到的国刀,代表着剑道的最高荣誉。

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佩剑就是它。

没想到竟然是在天武城手里,她眼里闪过志在必得的光芒。

她看看那边已经把三人击败昂首而立的严良,又想想已经吃过一颗药丸的魏凌云,低下头,笑得妖冶,“去,告诉他们,大和家族应战。”

就算大和家族失败需要交出严良和当众道歉,也比不上村正妖刀带来的诱惑,它能使家族的荣耀和地位更上一层楼。

毕竟严良已经达到暗劲上段,离化劲只差临门一脚。

况且,大和叶子抬起头望着遥远的东方,天武城年轻人那代的第一已经离不开药丸的控制,废人会是他的最终归宿。

魏凌云服食药丸在她意料之中,也是她刻意引之。

也是,仔细想想,从大和家族成百上千个候选人中脱颖而出的唯一继承人,从小活在阴谋诡计中的人,又怎么会耽于儿女私情。

她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大和家族,更是为了倭国。

时间回到时勋叫李大同帮他请战的那晚。

“你再说一遍,我没听错吧。”

李大同的脸一僵,手一哆嗦,筷子“啪”的掉在了桌上。

时勋好笑地看着他,他挑了下眉头,点点头重复道,“没错,你没听错。”

时勋一字一句,抑扬顿挫,“我想向大和家族挑战。”

举起酒壶,李大同满满灌了一口,他咂了一下嘴,摇摇头,“大和家族也算倭国的百年世家。老弟,你一个人不中。”

看时勋还要说话,李大同打断他,正色道。

“挑战大和家族,你一个人没有资格,我就这么说吧,大和家族占据着大和城,想要与他们约战就必须以天武□□义。跨国之间约战很讲究,向来是一城对一城,就是为了防止因私人恩怨造成恶劣影响。”

他长叹口气,眼睛微眯像是回忆以前的峥嵘岁月,“毕竟最容易受伤的是普通人。”

时勋抿了抿唇,“你知道我实力的。”

李大同抬眸,对上他的眼睛满是探究,“是的,我知道。但是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而战。”

武术这么好的天武城屈指可数,突然冒出个时勋,他们其实都有些疑惑。

虽然调查出来的资料显示没有问题,但是他不得不防,如果是专门为天武城设的局,后果不堪设想。

目光犹如利剑,像是要看清男人背后的想法。

时勋顶着视线,大声笑了起来,笑得朗月入怀,他一推桌子站起身,长身而立,“为倭国欠全国人的道歉,为抓叛徒回城而战。”

斩钉截铁,字字铿锵有力。

李大同本来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听到“道歉”一词男人悄然红了眼眶,他猛地站了起来,抓起手中的酒壶,郑重地把酒液倒在了地上,酒气慢慢飘上天。

倒完他转过身,沉声道,“好,跟老哥走。”

时勋也不多问,跟在他身后跨过门槛,神色恢复到了以往的淡定,步伐却依旧坚定。

就算沉睡在时间长河,历史也是构成每个国人的骨血,有喜,更有痛。

只是一颗药丸,全身肌肉就变的软绵绵的,骨头之间仿佛地壳运动一样难受。

比赛完,后面的活动都撑不下去,副作用如此之大,魏凌云是没想到的。

他坐躺在床上,看着瓶子里还剩的两颗药丸,眼里依然满足的笑。

不管怎样,他现在已经是天武城的武馆第一人,全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第一武馆馆主,他的名字会在武术发展史上留下姓名,令后世瞻仰。

他的胸腔洋溢着一股难言的得意,只是副作用又逼得他掩嘴轻咳起来,“咳咳”。

因为身体不舒服,他感官下降好多,再加上咳声掩盖住了外面的打斗声。

所以当看到门“嘣”的被人踢开,魏凌云吃了一惊,条件反射的就把药瓶塞在了枕头下面。

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李大同的腿讪讪的放下来,时勋跟他面面相觑。

他们从大同武馆出来之后,就径直赶了过来。

听值夜的弟子说他们馆主已经上床休息了,要他们明日请早。

但因为今天魏凌云后面两次故意找借口不露面,李大同以为弟子撒谎,拉着时勋就直接闯进威远武馆,期间还有弟子上前阻拦他们,他们点到即止,半打半推撞进了魏凌云的卧室。

这会看魏凌云半躺着,他们摸了摸鼻尖,有点不好意思。

魏凌云黑着脸,对他们咬牙切齿,“还不出去。”

躺在床上之前,他就换上了睡衣,被不熟的人抵在床边,怎么也不自在,况且,他瞄了瞄低下头无措站着的弟子们,他们的耳朵竖得高高。

烦躁,眼下也不是可以好好谈话的地方。

被弟子请到了书房,李大同来回踱着步坐不住,时勋施施然坐在一边,谢过弟子递上的茶水,掀开盖子吹了吹,上好的雨前龙井,他轻抿一口,还没来得及发句感叹,魏凌云就推门走了进来,睡衣换下了,穿着休闲的运动服。

脸色还是苍白,但现在能走动见人,应该是身体有所好转了,时勋打量着他,对药丸的副作用有所猜测。

“魏凌云,你终于来了,我们申请与大和家族比武。”李大同早就等急了,直接开门见山说道。

大和家族?魏凌云心里一咯噔,想到那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再想到还藏在枕头底下的药丸,一阵头疼,连比武都没听仔细,就敷衍的“嗯”一声。

“你同意了?那行,按以往惯例来,3v3,我和时勋都上,你再帮我们找一个人,毕竟你现在是天武城第一馆主。”李大同疑惑的看向魏凌云,没想到他同意的这么快。

话说到后面语气有点酸,毕竟他也不傻,明明暗劲上段却突然爆发出来化劲的实力,但是他众目睽睽之下被打败,也不好多说什么,没看到武术协会都同意了魏凌云嘛。

等等,魏凌云把目光放在了坐着的人身上。

感受到视线,时勋抬头望去,站起身身,嘴角勾勒出一个无声的微笑。

比武?3v3?魏凌云心里冷哼声,虽然是城对城,但是大众不管,在他们看来就是国对国,这个时勋他听都没听过,就算真要打也不配参赛啊。

他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李大同拉过时勋,向他介绍道,“这是时勋,比你大,武术境界比你高,我和他要打起来五五开吧。”

魏凌云疑惑的看了一眼时勋,似乎没想到对方看上去斯斯文文,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但是李大同的话他信,好吧,就算让时勋参赛,他皱起眉头,那天香丸的存在,他们天武城也很大几率会输。

他张了张嘴,药丸的事情又不能说出去。

看着他纠结脸色,李大同反应过来,奇怪地看着他,“你不会是要反悔吧。就算你不同意也没用,第一馆主交替,武术协会答应上一任馆主一个条件,而我的条件就是这。”

“我来,就是给新馆主一个面子。”说完,李大同转身就走,一副不稀罕来这的表情。

时勋看着魏凌云脸一阵白一阵红,他摇头失笑,转过身,刚走两步。

“回来,谁说我不同意,3v3把我也算上。”后面传来魏凌云气急败坏的喊声。

两人同时转过身看向他,魏凌云大口喘气平复着呼吸,为了天武城,希望天香丸还没有量产,毕竟他听叶子说,唯一的3颗给了他。

“但是,我们的彩头是啥啊。”魏凌云抬起头疑惑道,别他们在这商量半天,大和家族还不同意啊,毕竟他们有权拒绝。

时勋突然想起原身的私库,说出了他来到威远武馆的第一句话,“村正妖刀怎么样。”

李大同和魏凌云惊羡的目光立马聚焦到他身上,壕,真壕,毕竟他们可是听过妖刀在倭国武术界的赫赫威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