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44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十八)

我的书架

第44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十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晨光微露, 离天时高中校门还有100米远,时勋停下了车,他转过身疑惑地看向坐在副驾驶上的时新。

是的, 时新的惩罚期前两天结束了,时勋一个人开车来学校也是来, 秉着不浪费公众资源的目的, 他就顺便载载便宜儿子了。

然而时新一路上都在他耳边叫嚷着要提前下车,时勋听得烦不胜烦, 这会余光瞄到路边的暂时停车车道,赶紧靠边停了进去。

熄了火, 窗户摇上去, 清晨的风带着丝丝凉意,他玩味地看着时新, “说吧,突然不愿意坐车进校门, 是怎么回事。”

时新扭扭捏捏的抓着胸前的安全带,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瞟向远方, 时勋跟着看过去, 那里停着各式各样的豪车, 穿着天时校服的学生们正从下面走下来。

时勋不甚在意, 再平常不过的家长送孩子上学。

但是看着前方出神的时新却脸色微热, 他咬下唇小声嘟囔着, “他们都是在门口下车的,我不想成为例外了。”

说完他沮丧的低下头,刘非已经转学了,他没有机会为他做什么。但是他可以以身作则,是校董儿子就能拽吗, 学习好就能拽吗,篮球好就能拽吗,会玩乐器就能拽吗……

以自身优势来调笑别人,这样的傲慢他对此嗤之以鼻。

他心里有一个小目标,一切都要慢慢来。

耳边是时新越来越小的声音,时勋微愣,然后一脸恍然。

他突然想起,学校好像是有这么一条规定,家长校外止步理所当然,所有学生从进校门口开始就要走路上去,如果有学生骑自行车的就拖着自行车一起走。

但是时勋身为校董,保安当然没有人敢拦他,车子畅通无阻的进入校门,车上的时新就更没人看见了。

时勋摩挲着下巴,他其实很想提醒儿子,其实下不下车都无所谓,人生本来就是不平等的啊,不说其他例子,就说他的降生,就已经比其他大多数孩子幸运了。

但是大人才会计较特权,而他们是少年。少年心里有光,追求平等。

时勋笑着揉揉时新的头发,对上他睁大的狗狗眼,笑得温柔,“去吧,你觉得是对的,就去做吧。”

时新满脸激动的解开安全带,跳下车,背着书包,向着前方就是一路狂奔。

时勋撑在车门上,看他像阵风,跑过了豪车,跑过了跟他招呼的同学,跑过了校门口值日的老师。

“恭喜宿主,时新找到了人生目标,未来会成为一名很好的老师,一个有担当有责任爱护学生的校长。”007突然插话进来。

为什么你的语气带着老父亲的欣慰,时勋有些奇怪的看着它,但是想到时新做老师的样子,他又忍不住捂嘴笑起来,是真的有点欣慰,就手指宽那么一丁点啦。

“时恭喜宿主又获得100积分了,自动帮你算到境界上了。”007星星眼说道。

今天一天时勋都维持着好心情,这种好心情直到下午手机收到短信,就被打破了。

【李胜楠】:今天武馆大比,我父亲被打败了,魏凌云的威远武馆成了第一武馆。

【时勋】:嗯。

原来小说对魏凌云就是一笔带过,虽然明面上他的武学天赋比严良强的多的多,但他还是严良的踏脚石,顶不过更难踩一点。

时勋有种预感,这剧情跟倭国逃不了干系。

【李胜楠】:本来我爸是一直压着魏凌云打,魏凌云都被打的没法还手了,但是中途休息的时候他吞下一颗黑色药丸之后,局面就发生了变化。

【李胜楠】:他再跟我爸打,实力像是拔了一大节,你要知道化劲跟暗劲可是天壤之别。但是你能想象,最后是魏凌云一个连环踢把我父亲踢出擂台了吗。

【时勋】:嗯,差别很大,我到化劲了。

【李胜楠】:是吧,我爸可是货真价实的……什么,你到化劲了(石化jpg)

【李胜楠】:(滴血的刀)(滴血的刀)(滴血的刀)

盯着最后的形象表情,时勋看了很久,这应该就是传说中年轻人玩的表情包吧。

他抿了抿唇,献刀表示臣服,那么放在这里她应该是在祝贺他吧,他礼尚往来的回了一句谢谢,想想,又加了一句。

【时勋】:那你父亲没大碍吧,还有,药丸是不是有问题?

李胜楠打字速度很快,几乎时勋刚发过去,她就正在输入…

【李胜楠】:谢什么啊(莫名其妙jpg)。我爸没事,就是皮肉伤,养几天就好了。你不知道他娇气死了,装着病重就缠着我妈,今天午饭还要我妈喂,我看他享受的很。我也怀疑那药丸,但是魏凌云说是疗伤的,况且没听说过有什么提高实力的药物啊。

【时勋】:一般药物都有后作用的,你看他哪里不对吗。

【李胜楠】:我想想,…嗯… 想起来了,在武术协会宣布他胜利之后,他就立马退场了,连感言都没来得及说,我记得他的脸色看起来特别苍白,可以跟化妆的僵尸比了。对了,本来今天中午大家表面意思一下聚个餐,他作为主人公也没出现。

听上去就有古怪啊,魏凌云那么执着第一武馆的人,居然连高光时刻都坚持不下去了,副作用比他设想的还要大啊。

看来不是自己的力量,果然用的不顺心。

突然想到什么,时勋叭叭的在手机屏上打下一行字,发了过去。

【时勋】:对了,你帮我问下你爸,那晚倭国人胸口的黄色菊花印记,是代表倭国的哪个家族?

信息刚发过去没几秒钟,手机屏就传来了新的讯息,时勋立刻点开来。

【李胜楠】:大和家族,剑道世家,主修双剑流。

没有再回复她,时勋低头思考起来。

剑,乃兵之首。剑道一词起源于《吴越春秋》,连同一脉相承的双刀剑法一起流传到倭国。

明明是我国创立的东西,但是现在一说起剑道,好多年轻人想到的却是倭国剑道,可悲可叹。

时勋的脑里浮现出一个个画面,它们只是浩瀚历史的一粟,其中有朝堂之上勇于刺暴君的剑客,有一根竹棒退上千敌的越女,也有以名剑护君王的一代帝师……

剑道,剑道,剑为形,道为质。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校园里又响起了放学钟声,沉重而宽厚。

时勋去地下停车场取了车子,径直开出校门,就看到时新站在今早下车的地方,来回踱着步,看上去有点苦恼。

时勋按了一下喇叭,时新回过神来,他迟疑的看向他,眼神却很坚定。

“爸,你方便送我去个地方吗,如果不行的话,我也可以自己去。”

就是一定要去呗,时勋低头看了眼时间,还早,便招呼他上了车,再向他要了地址,看着手机导航的路线,离他们也不远,大远十分钟的车程。

期间父子两一句话没说,一个是懒得问,另一个是忐忑得忘了说。

越开下去,两边的繁华街道逐渐没了影,映入爷俩眼里的是一排外表破旧的建筑。

门口太窄,车子开不进小区,时勋把他停在了门口,两人一起下了车。

抬头看着歪歪斜斜挂着的牌匾,好似一阵风就会吹落,时新眨眨眼,不自然地说道,“爸,可以陪我一起吗。”

时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两人并肩走了进去。

小区里面有正在带孙辈的爷爷奶奶,疑惑地看着进来的陌生人,两人身量差不多高,面容相似,一个成熟,一个青涩,任谁看过去都说是父子。

他们面不改色的跨过脚下的污水摊,时勋就听到奶奶抱着吃手指的孙孙,对着他们背后一脸希冀,仿佛在拜菩萨,“以后要向他们一样长哦,长那么高,长那么帅。”

他低头轻笑一声,就发现旁边儿砸跨上了台阶。

他一抬眸,跟着时新上了楼,最终停在了一间大门面前。

时新确保无误的对完门牌信息,他理了理身上领带,郑重的按下门铃,一下,两下,正准备按第三下,突然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还没跟父亲讲什么情况。

尴尬了,趁着还没人来开门,他慌忙的收回手指,对着时勋就想长话短说,“爸,我们班有个女生两天没来学校了。打电话也没人接,我就想来看看。”

“那个女生你应该也认识,成绩很好,我还向你提过,她叫……”

吧嗒一声,防盗门突然打开,但是只开了一小角,光线昏暗,隐约是个女人的身影,搭在门上的手紧绷着,好像随时做好关门的准备。

时勋和时新对视一眼,门打开瞬间,里面的味道跟着飘了出来,并不好闻,有饭菜烂了的臭气,还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血的味道时新没闻出来,他低下头,努力地睁大双眼辨别躲在门后的脸,突然腼腆退后一步笑起来,“您是杜阿姨吧,我是杜宛若的同班同学时新。”

他轻轻拉了拉时勋的袖子,介绍道,“这是我们学校的校董,听说杜同学两天没来学校,他有点担心就过来看看了,我是来带路的。”

时勋一挑眉没反驳他,却看到面前女人脸色更白,看着她指尖蜷起就要用劲,时勋第一时间用脚抵上了门,嘴角翘起,眼似寒铁,“杜妈妈好像并不欢迎我们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13 20:26:03~2020-10-14 22:15: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黑色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