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41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十五)

我的书架

第41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十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郊外呼啸的风吹得芦苇丛飒飒作响, 远处有两个明亮的“灯笼”在前面开路,从天空朝下俯瞰,隐隐有一条车队行驶在这条泥泞的小路上。

这边面包车早就熄了火, 严良和黑衣人凭借着洒下的月光视物。

习武之人,耳聪目明, 这对严良算不得什么难事。

几个呼吸间, 严良屈膝上前,一个膝盖肘把对方踢的胃小肠直抽搐。他左手漫不经心攥住黑衣人的衣领, 好像牵着个被拔了牙齿的小兽,完全不担心被咬上一口。

黑衣人青筋暴起, 双手奋力的握住他的手腕, 想要把身前人扳开。

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感。他都用上吃奶的劲了, 对于严良来说也只是挠痒痒而已。

他挫败的松了手,但是打颤的双腿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惶恐。他是真的不想死, 他还这么年轻,还没见过外面的世界。

手上的人越是情绪崩溃, 严良就越加兴奋。

他右手拿着小刀在黑衣人身上比划来比划去, 看着对方害怕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刀尖, 起伏的嗓子眼随它起落, 他坏心眼的笑一笑, 手起刀落就要插进黑衣人心脏之际。

一束光亮的大灯突然打在他的脸上, 强光猛然照射,严良下意识的偏过眼,右手臂还未来得及插进皮肉,就收了回来挡在眼睛上方。

他心里咯噔一声,这什么情况, 是路过还是……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人追过来了。

寂静的夜空中传来车子轧在路面上的晃荡不平声,几束大灯最终并排停在了十米远,灯光依旧晃人眼睛。

黑衣人充满希冀的看过去,三辆倭国生产的黑色轿车并排而立,压迫感十足。车的前灯还亮着,就是没见人下来。

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但也总比在严良这个人身边等死强。他大大的吸上一口气,在心里偷偷计划着路线,双手帮忙拉扯着大腿向前迈开步跑了过去。

刚跑了两步,他激动的表情一滞,本来嘴里要一口喷出去的鲜血他害怕的咽了回去,低头看着从后面贯穿胸口冒出来的刀尖,第一时间想的竟然是没感受到疼痛,血逐渐渗透衣服晕染开来,意识逐渐消散。

适应了强光,严良抬起头,左手轻轻一推,挡在他前面的人一扎子的倒了下去,再没半点动静。

看也没看地上的人,严良绕着走上前,眼珠里全是血丝,对着来路不明的车子冷酷道,“要么走,要么死。”

单看这句话,还是蛮有气势的,一般人是真的容易被唬住,能赶紧溜就麻利的滚。

但是他此话一落,依稀听到女人的笑声,清脆悦耳,吹散在风中,严良还以为出了幻听。

他定睛看过去,中间车子这时走下来一个女人,身姿摇曳,穿着樱花色和服,乌黑亮丽的秀发盘在脑后,有一缕刘海调皮的跑了出去,她伸出柔指轻挽在耳后,水汪汪的大眼睛对上唇边若有若无的笑意,整个人散发着温柔气质。

严良被迷得晕头转向,他稀里糊涂的跟着她上了车。

后面他能记得的只有几句话。

她说,还有人在后面追他,好像是叫时勋,要不要她帮忙杀了他。

她说,要不要回她的国家,跟她结婚,继承她们家族的武术……

时勋驾车赶来的时候,首先印入眼帘就是两辆倭国轿车,他手指噔噔的敲着方向盘,觉得有点古怪。

白色suv慢慢靠边停了下来,时勋透过车窗看到了停在黑影里的面包车,还看到车上模糊重叠的人影,耳边甚至能听到血流的滴答声。

来晚了,他叹了口气,拉开车门自顾自的下了车。

揣在怀里的白色百合有点被压坏了,花瓣些许残碎。时勋小心的把花从领子里抽了出来,一头插在了面包车边,愿君安息。

大概是时勋一下车门就往面包车方向走,连个余光都不曾施舍给两辆黑色轿车,车子里的人终于按捺不住,等不及想下车了。

只听背后车门一声轻响,时勋目光转过去,就看到对面两辆车的后座门同时打开了,穿着木屐的脚踏到车外。

时勋的眼睛一眯,倭国人?

两辆车子各走出一个人,他们打扮相似,里面是直垂,外面套着件黑色马甲,下面一件马乘褂,脸上带着个纯白色面具,双手抱着六十公分的□□。

时勋注意到他们马甲胸口位置还有个黄色菊花印记,栩栩如生。

他突然想起曾经在哪里看过,倭国人会把家族徽章刻在家族服胸口以示荣耀,那么代表黄色菊花的是倭国的哪个家族呢。

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从大洋彼岸跋山涉水专门来到天武城,必定狼子野心,看来严良也是被他们带走了。

不过他们抓严良去干嘛呢,图啥啊,图他见到女人就走不动道嘛。时勋恶寒的甩掉脑袋里的想法。

那边两个人恭敬把刀鞘放置在车前盖上的锦盒里,转过身,他们上身微躬,双手持着太刀,横刀而立,似乎在等对面时勋亮出武器。

果然是人要衣装,他们的衣服配着太刀姿势还有点那么武士精神,时勋挠挠头,突然想起原身学过倭国话。

他清了清嗓子,想好好说话来着,但是一旦用倭国语气说话,往往台词不由自主就显得很中二,“对付你们还不需要武器呢!”

看着对面两人秒懂,瞬间被激怒的扬了扬刀刃,时勋不自觉地捂上脸,不想解释他其实没啥意思,他就是没武器啊。

带着面具,表情被隐藏起来,他们一齐出手,被太刀划过的晚风透着肃杀,举刀对着时勋就是毫不留情的刺。

时勋脚尖后点拉开距离,就被另一个人斩到衣角,伴随着布帛撕裂声,他们两个配合默契,身影交错,一刺一斩,一前一后。

他们手中的刀不再是个工具,而是成为他们身体的一部分,指哪打哪,无一不例外。

时勋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两个人都是跟他同个境界—明劲上段。而且他们双人剑术已经练的如火纯青,这没有十几年功力是不能打得他缩手缩脚的。

局面难缠,时勋打出了星点火气,恰好这时一个武士对着他胸口一个直刺,他主动迎了上去。

透过面具对上武士惊讶的眼神,时勋直接用左臂卡住他的太刀,刀尖刺进□□发出一声沉闷声响,时勋像是没感受到疼痛,右掌直接打在武士双手,打得对方虎口脱了刀,他又继续一掌打在武士的胸口,使人接连倒退几步。

逼退了他,时勋没有丝毫放松,他一个转身,脚步微移躲过另一个武士的竖劈。

再接再厉,时勋右手按住刀柄,径直从左臂上抽出刀,也不管扯出来的血液,他快速回身,向着背对他的武士腰部就是一斩。

武士闷哼一声,“扑通”一下双腿跪地,没舍得放下太刀,徒然的看着腹部的伤口,血像水龙头流得太快,他的面上一片苍白。

时勋右手持刀,左臂自然垂下,血顺着往下流滴到了地上。冰冷的刀刃,火热的血液,诡异的美感。

失去太刀的武士呆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突然回过神来,对着时勋就是一句倭国语,“刚刚,刚刚是什么招式。”

嗯?这倒问到时勋了,刚刚下意识的就施展出来了,叫什么呢,他右手随意舞着刀花,烦恼的想着。

突然想到什么,对上充满求知欲的眼神,时勋笑了起来,笑得自信,这是埋在骨子里的基因决定的,是源远流长的文化潜移默化,外族人学不来也学不会。“不破不立。”

“不破不立,不破不立”,武士小声的,犹如魔怔的不停的念叨着。

本来懒得管他的,但是时勋不小心看到跪在那的武士身下一片血迹,本着人道主义他不得不出声打断了对方,他指了指方向,“你不去救他吗,他血快流干了。”

武士像是梦醒了,看着跪在地上的武士,慌慌张张的走了过去。

看着对方一副手不知道放哪,时勋摇摇头,“你们跟我一起走,先去疗伤,后面我还有问题问你们。”

时勋调头在前面带路,边走边说道,“问完再把你们交给武术协会。正常交流我们欢迎,阴谋诡计就不要怪……”

话说着说着突然没了下文,时勋看到倭国轿车的驾驶座上,两个司机都低垂着头,不像是睡觉,不然不会安全带勒到脖颈,都勒出一条印子来了,还不会醒。

他们不会是……

“嗯”背后两道闷哼声传来,时勋疑惑的看过去,心里顿感五味杂粮。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太刀从这个武士的后背心穿过去,刺进那个武士的胸口。一刀两命。

仰天长叹一声,时勋有时候还是蛮欣赏这种武士精神的,虽然在他的立场看来,这不过是愚昧的舍生求义,又蠢又坏。

时勋走上去,把右手的刀用力插在了武士旁边的泥地上,刀刃宽厚,远远的看去像是一座墓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10 21:08:27~2020-10-11 20:02: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黑色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