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燕别枝 > 第二百一十章 入庙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章 入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燕熙从太后殿内走出,衣角落下一片破碎的瓷器。她面无表情的回望了一眼重重的宫峦,喜结红的刺目。
  云袖担忧的看了一眼出来的郡主,见她所观之处俱是完好,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她自小伴着郡主长大,太后虽不许她入内殿,但每回郡主回来伤痕累累,虽不言,也能猜一个大概。
  云袖欲言又止,燕熙却直直向自己的寝殿而去,她扯下置在头上的那只白玉簪子,青丝散落。
  燕熙将簪子握在手里,刺破了手心也未觉。
  直至有人喊她。
  “郡主,“贺念恩守在慈宁宫垂花门后边,看见燕熙立马跟了上去。
  燕熙的眸光一闪,顿住了脚步
  贺念恩强压下嘴角忍不住的笑意,方才她都听到了,太后主殿书架横倒,瓷玉破碎的声音,燕熙这事令太后气恼的不行,定是要失宠了。
  “郡主。”她又楚楚叫了一声,红了眼眶“你及笈之日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是念恩的过错,若不是念恩拉着你,你也不会……郡主,您就嫁给林瓒公子吧,他为人温和,待人赤诚,郡主千万不要一时糊涂啊。”
  燕熙闻言却冷冷瞥了她一眼:“方才在殿上为何不说?“
  面前的燕熙完全换了一副样子,她本是温良恭顺,毫无锋芒方对。贺念恩思突然哑口无言,她以为燕熙会很大度的安慰她,不计较她的过错才是,怎么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燕熙看到她话到嘴边的样子,冷笑一声:“计俩太浅薄了些,如此怎么在宫中站稳脚跟,那失手撞了本郡主的人是你家中为你择的夫婿吧,太后若是知道你与那人的关系,该会怎么作想。”
  贺念思万万没想到燕熙会和她说这些,她又惊又怒:“你少在太后娘娘面前搬弄是非,这…这只是一个巧合罢了,他做的错事与我何干?”
  贺念思已经无暇去想燕熙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她双目圆瞪,恶狠狠的看着燕熙,生怕她方才已经对太后说了什么。
  燕熙看着她凶态毕露的样子,突然轻声笑了一笑,她走到贺念恩跟前,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
  “我且先去庙宇,留你一命,我不在身边,能不能代替我的位置全靠你自己本事了。”
  贺念恩,不知你有没有能力替我揽乱这京城的水。
  燕熙话落,贺念恩怔愣在完原地,还不待她反应过来,燕熙便已离去,
  云袖从垂花门后出来,愤愤的腿了一眼贺念思,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
  燕熙去庙宇是丑事
  太后虽恼燕熙自作主张坏她好事,甚至连名声都不要了,但她到底拿出了几分真情,给燕熙指了一座京都郊外的庙宇,不是很破败的寺院,直隶于宫廷,平素有几分香火。
  明月郡主此行一去,不知何时能够回来。
  一辆不起眼的灰帷马车遮住了燕熙的视线,里头是她要带去道观的东西,不多。
  她以为太后不会来的,没想到她来了,竟然从这疯妇人的眼中看到几分不舍。
  燕熙微闭了眼睛,吐出了一口浊气,并没有下车拜别太后。径自让马车启行,瞧着模样像是在气怨太后了。
  太后身边的老嬷嬷嘟囔了一句:“先前都是懂事的,怎么这回连礼数都没有了,莫不是及笄之日遭此祸事,性情大变不成?”
  太后望着远处的马车驶出宫门,老泪纵横:“新城这是恨哀家啊!是哀家做的不对啊!”
  老嬷嬷见太后又发病了,将明月那主认作新城公主,她挽住太后冷冷瞪了一眼愣在那里的小宫女:“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搭把手。“
  宫女暗骂了一句老虔婆,正要上前,就听她又叫道。
  “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晕倒了!”
  ……
  燕熙在酉时入了寺院,这是一座不大的宫观,隐于山林,寺前有一座长长的阶梯。
  此时已经很晚了,山寺阴冷,云袖直打颤。
  她虽是宫仆,但好在碰上燕熙这样一位好主子,平日也算锦衣玉食,比之一些小官嫡女好了不知多少。
  一下子入了这寺院,多少是有些不习惯的。
  她道:“郡主不想嫁人太后便不会让您嫁的,过不了多久,太后娘娘就接您回去了。”
  毁了清白也无碍,大不了一直陪在太后身边就是。
  云袖当时也跟去了平州营,知晓郡主虽是惨烈了些,却没有真的失去贞洁。
  她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有一小侍童开了大门,对她们揖了一礼,引她们入内。
  厚重的大门在身后关上,燕熙脚步不停。
  屋子不大,胜在整洁。
  云袖将带来的物什收拾了一番,将角落上的灯都点上
  “郡主,这屋子里许久无人居住,有一股潮湿的霉气,今夜寒凉,明日出了日头,在开窗通风吧。”
  燕熙点了点头。
  云袖又小心的嘱咐道:“郡主有事就喊奴婢,奴婢在隔壁厢房。”
  云袖掌灯离去后,燕熙坐在床前。
  突然,窗子吱呀响了一声。
  燕熙以为是风,没有多在意。
  直到一道身影遮住了光线。
  她猝然抬眸,是一张玩世不恭的脸。
  “小平亲王,你怎么在这?!”
  燕熙忍不住失声喊道。
  贺续自然的挑了凳子坐下,淡淡道:“若你再叫,你的小宫女要进来了。”
  燕熙这才收了声,只是有些戒备的看着他。
  贺续见她的模样倒是轻轻一笑:“那林瓒那么差?自毁前程也不愿嫁?”
  燕熙看着他:“京中子弟背地里什么样,小平亲王想必都知道吧?”
  林瓒为人处世温和有礼,可他总不能因为同她成了亲就变了一个人吧,这只能说明,林瓒本就是暴怒无常,嫉妒心强的性子。这对向来扮猪吃老虎的贺续来说,是不难知道的事吧?
  贺续挑了挑眉,有些嫌弃道:“你这怎么连水都没有。”
  燕熙安之若素:“贫陋屋子,我不是先前的明月郡主了,自然也没有好茶招待。”
  贺续凝眸看了她一眼,笑了:“本王发现你也挺有趣,长这么大还没有发现哪一个女子愿意自毁贞洁。”
  “王爷说完了吗?”燕熙语气淡淡,“您找我究竟什么事。”
  贺续这才开门见山:“你姐姐去了杨花镇,我和你的十天之约不得不搁下,可是你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你姐姐。”
  他在烛影下亮眸:“你像是有后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