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燕别枝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娇客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三章 娇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见到薛仰止,段玉典显然温顺了许多。
  旁边随侍之人暗暗心惊,这么多年哪曾见公主这般模样。
  薛仰止侧眸看了看躲在他身后的元姑娘,复又看向段玉典,却没有提元姑娘被欺辱一事:“殿下,不知来府上何事?”
  “玉典今日想同公爷讨杯茶。”
  段玉典欣然,她以为薛仰止没有替元姑娘出头,便是对她有几分意思的。
  她的眼眸轻转,都不屑停在元姑娘的身上。
  “不必了。”薛仰止神情淡淡,“与公主单独喝茶不妥,怕会连累了公主的清誉。”
  要说这凉朝公主也太过不知礼数了些,一个人贸贸然就跑到人家府上来了,也不捎带上自己的哥哥,免得落人口舌。
  段玉典对薛仰止向来是小心的,她忙道:“既如此,那便来日再叨扰,届时叫皇兄来,再同公爷喝茶。”
  薛仰止点头:“如此甚好。”
  离开时,段玉典频频回头,看不够似的。
  送走了这位雷声大雨点小的凉朝公主,元姑娘半拉着薛仰止的衣袖,面露委屈:“公爷,那公主说将来会嫁给你做国公夫人,可是真的?”
  薛仰止未看她一眼:“莫须有的事情。”
  元姑娘绽开了笑颜:“那便好。爷,今儿个妾身做了些花茶,爷不若去妾身院子里尝尝。”
  薛仰止却是提手甩开了她附上的手:“不必了,今日宫里有些事情,事务繁忙,无暇。”
  元姑娘抿了抿唇,望着薛仰止离开的背影,眼眸沉沉。
  “姑娘。”她身边跟着的丫鬟担忧的看向她。
  “马上备纸笔,我要给皇后娘娘递信。”
  元姑娘的眸一寸一寸的暗了下去,她的手上还拿着一篮做花茶用的草花,被风拂到地上也未觉。
  ……
  “娘娘,那宿国公里的那位方送了一封信去坤宁宫。”
  “哦?”顾熹妃挑了挑眉,她的发髻梳入了云里,一张昳丽的面容上满是讥讽的笑意,“这宫里无趣了这么些年,总算有些好戏可看。”
  那顾熹妃的老宫奴笑道:“听说今儿个那凉朝公主大闹了国公府,不少宫里得了消息,连咱们的几位公主都在看她的笑话。”
  “是个蠢笨无脑的。”顾熹妃轻笑道,“孟兰怎么说也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后,竟被一个小小妾侍拿捏住了七寸,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说着,她捂住了鼻子:“这屋里点的什么香,浓的叫本宫快晕过去,你这老腌臜货,还不快给本宫换下去。”
  老宫奴一下子吓得匍匐在地上:“娘娘明鉴,这是内务府昨儿个新送来的西域香,娘娘还说今儿个五皇子要来宫里,才叫奴婢点上的新香。”
  顾熹妃摆了摆手:“撤了撤了。”
  正在老宫奴换下香炉的档口,一身紫衣的羲行走了进来。
  原本还一脸嫌弃的顾熹妃立马换上了一副笑颜,她被宫仆搀着从贵妃榻上起来,一见着羲行便笑弯了眉:“行儿,你来了。”
  “母妃。”
  “来,你快坐。”
  羲行依言坐下,方触到凳,便听顾熹妃叹道:“自从你长大搬去了皇子苑里,每日来母妃宫里请安的时间都变少了,而今你又得了你父皇的青眼,特赦你出宫开府,母妃想见你的日子便更长了。”
  “母妃。”羲行无奈的笑道,“儿臣得重看还不好,要是儿臣还住在这宫里,您又要怪儿臣不争一争了。”
  顾熹妃笑:“是这个理。”
  “母妃今儿个喊你来,是要和你说一说你成亲的事情。”顾熹妃显然心情还不错,“昨夜除夕宴上,母妃看过那王氏的嫡女,那气度不愧是世家大族出来的,与我儿真是契合的紧。”
  羲行脸色微有红意:“母妃。”
  顾熹妃打笑道:“都是快要成亲的大人了,脸皮子还是那么薄。”她嗔怪道,“昨儿个没叫那姑娘上前来仔细瞧瞧,再过几日,怎么说也把人叫到宫里来,细细的看看。”
  “您别吓到人家。”
  “还没成亲,这就护上了?”
  母子两又是一阵打趣,话题回到正事。
  “钦天监算得日期这两日便会递过来了,母妃找人去钦天监动些手脚,好让她早些进门,避免夜长梦多,她来京也还要待上几天,这会也不用回去了。”
  “母妃,还能发生什么事。”在谈及自己的亲事时,羲行坐在那颇感不自在,他想起往昔在平州时王蒹葭的音容笑貌,不免也起了几分想快些迎她入门的打算来。
  顾熹妃叹了口气,她扶了扶飞入云霄的发髻:“母妃当时为你争取到琅琊王氏的婚事,已是很不易。你嫡母皇后那虎视眈眈,只是近些年她的重心一直放在了林家与林贵妃的身上,才让母妃有机会为你筹谋。再加上琅琊王氏先前有不与皇族联姻的族训在,若非顾家对王家有恩,琅琊王氏也不会将嫡女嫁来。”
  “这么一来,你父王那个性子,看你也更似一个眼中钉了。”
  “父皇。”羲行喃喃,“朝中拥护儿臣的朝臣众多,父皇已经在防备儿臣了。”
  “而今大皇子无缘皇位,二皇子早夭,宁嫔所出的三皇子不堪重任,四皇子又不知所踪,剩余三子顺位下来,你最长,行儿,靠你了。”顾熹妃神情殷切,“你母妃要做太后的野心,也全靠你成全了。”
  顾熹妃的野心向来不遮掩,也一如她这个人的张扬。
  只是她同样出生五大族,皇子又生的如此得人心。这样却还能将孟兰的火力移向林贵妃,可见是十分会做人了。
  “儿臣省得。”羲行敛下眼睑。
  “母妃倦了,你退下吧。”顾熹妃扶了扶脑袋,缓缓对宫仆道,“将本宫的安神香递过来。”
  “儿臣告退。”
  羲行在出宫门时,打廊下就碰上一人正走过来,他颔首道:“明月妹妹。”
  燕熙见到他也微感诧异:“五皇子哥哥怎么在这?”
  “陪母妃聊会天,你来是?”
  燕熙笑道:“太后娘娘宫里来了一位娇客,她自个儿动手做了一些糕点,太后娘娘吩咐我给各宫的娘娘们送来。五皇子哥哥可要尝尝?”
  “娇客?”羲行有些纳闷,哪家的夫人小姐会在大年初一就进宫来。
  “是太后姨家的女儿,是百年不曾联系的主,今儿个不知怎么进宫来了。”燕熙笑意盈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