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燕别枝 > 第五十章 探花

我的书架

第五十章 探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日暮,燕照几人从山林间步出。
  空地上已经站满军士,神情或沮丧或勃勃。刘承正穿梭其中,手执点名册,游走记录。
  燕照出来已经算晚,身后只有寥寥几人结伴而出。
  顾云贺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向,燕照同他眼神交错,微微点头致意,旋即抱着鼓鼓的包袱,去了立在一边的清点处。
  清点处围着不少人,他们张望着。
  其时有一小兵把布包放在桌上,看起来也是个中型的小包袱,众人伸长了脖子。
  小兵抿了抿唇,旋即打开布包,里边还是布包。
  他一层一层的打开,围观的人群不免觉着脖子有些酸痛,过了一会,终于是最后一层,布包掀开,露出了里边黑色的玄武旗帜。
  珵亮异常,就连小柄也是光滑如新。
  一瞧便是这是日时时擦拭着的。
  哪怕只有一面旗帜,那小兵也收获了众人艳羡的目光。
  几万人去争夺那一千五百面的旗帜,便是拿到一面,也是值得炫耀的。
  那小兵起先还是畏畏缩缩的样子,后来便挺直了腰杆,留下名字后便昂首混入人群中,看接下来他人的战果。
  燕照排在他后头,见他一走,便上前一步。
  李成蹊和杨兴也凑上来。
  众人见着满满的一包袱,先是吃惊,旋即想起先头那位不是包了许多层吗,也许这位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清点处的军士示意燕照打开包袱。
  燕照一扯上边的活结,旗帜便喷涌而出,散在了桌上。
  众人的眼神就要瞪出来。有人大喊道:“这不是燕校尉吗!”
  顿时,空地上近一些的人都望了过来。
  许多人已是交头接耳,纷纷询问这位燕校尉是谁。
  清点处的军士呐呐的看着燕照,道:“您等等,我去把大将军请来。”
  我嘞个乖乖,这少说也有几百面了吧。
  不一会,顾云贺并着羲行林集也一同来了清点处。
  方才听军士来报,有人拿着几百面旗帜而来,顾云贺见着来人,仿佛并不吃惊,他的眼眸中带着笑意,隐隐藏着赞许。
  林集也摇着他那把琅琊扇,慢吞吞的踱步进来,他的目光放在了燕照那身破烂的布衣身上,眼眸有些晦暗。
  来了几个小兵清点旗帜。
  朱雀一分,玄武两分,青鸟三分。
  不一会,有小兵便敲了响锣,唱道:“旗帜共三百八十七面,朱雀一百八十面面,玄武一百零三面,青鸟一百零四面,共计六百九十八分。”
  此言一出,群众哗然。
  要知方才一个十五人的队伍,也仅仅拿到六百分罢了。
  先头那个一面旗帜的小兵失落的垂下头,他走离这里,已无人在意。
  与此同时,另一清点处的小兵也高声喊道:“七百分!七百分!”
  燕照挑眉,她抬眼看过去,正见高声小兵旁立着一人,那人瘦瘦高高,一袭麻衣,正是方才拦路挑衅的安阳山土匪。
  李成蹊不可置信:“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那么多旗帜。”明明脆的跟个弱鸡似的。
  如今在场的好些也是看着燕照同他交手的,他们默默的议论,显然对旗帜的来路纷纷表示怀疑。
  “难不成这五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平山宵小!”
  燕照闻言嘴角抽了抽,她遥遥望去,正见那个人的目光也眺来,二人对视一眼,旋即他先收回目光,燕照继续看着他,眼神中若有所思。
  众人又热火朝天的讨论了一阵,直至明丽的玄黄从天际落下,燕照走去顾云贺身边,见他愁眉不展,不免问道:“发生了何事?”
  顾云贺道:“时间马上便要到了,可是还有许多旗子没有被带出来。”
  恰在此时,一小兵拿着锣锤正要敲响终点处的响锣。
  “慢着!”
  那小兵愣在那里,众人也循声望去,就见微微山风中,一人疾步而来,他踏着晚霞过了终点,小兵这才隆隆的敲了响锣。
  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这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少年,黝黑的皮肤镀上一层金边,他张着嘴微微喘着气,似乎方才是着急忙慌的跑出来。
  他将包袱往前一送,脚下一绊,跌在地上。
  却是没有人笑出声来。
  包袱散在地上,露出里边大簇大簇的旗帜。
  清点处的军士瞧见立马上前,没过一会便给出了答案:“七百五十二分。”
  这下众人更是合不拢嘴,若说三人,五人夺得这样的成绩也就罢了,偏偏这是一个人带出来的,还是一个年轻的过分的小少年。
  少年吃土,往外呸呸两口。
  他看见一双珵亮军靴,那人蹲下扶起他。
  少年愣愣的看着对方,有些受宠若惊:“谢谢大将军。”
  他张望了一番,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很是不解,他挠了挠脑袋,问清点处的那个军士:“怎么样。”
  军士看着他差点说不出话:“第,第一。”
  少年愣在那里,有些不可置信。
  顾云贺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沈蔺。”少年愣愣的张着嘴。
  顾云贺点头,他走至高处,人群渐渐熄了声。
  他宣布着:“第一名沈蔺,第二名张采五人队,第三名燕照三人队。”他继续道,“剩下的奖惩事宜等众部回营处理。”
  终点处有一片十分大的原野,今日天色已晚,众人决定在此地扎营,回程走大路,脚程快些,一两日也能到。
  沈蔺找到顾云贺,神色担忧:“大将军,我的队友们都不在这。”
  “你还有队友?”羲行看向少年。
  沈蔺点头:“我们一行四人一道进的山林,大约第三日的时候我们失去了联系,我原本以为我们可以在终点会合的。”
  几人对视一眼,林集问:“你们怎么失去联系的?”
  沈蔺苦恼:“那时候我们没了水,我便去溪边打水,他们留在原地。等我打完水回去时,他们都已经不在了。我四处寻了个遍,也在原地耽搁了两日。觉着我们可能走丢了,便想着来终点会合的。”
  “他们叫什么名字。”顾云贺剑眉一横。
  沈蔺看着他,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他呐呐的张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