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燕别枝 > 第十八章 蹊跷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蹊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燕照。”顾云贺叹了口气,“执念太重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忘不了当初的我年轻气盛,才害惨了兄弟们。”燕照低头,复而又坚定道:“可是这条路我只能硬着头皮下去。”
  她哪里还有选择呢?
  父兄蹊跷战死,母亲追随而去,仅有的妹妹,几年不曾见上一面。如今就只剩她这么一个孤家寡人,若是她一蹶不振,又该这么查明蹊跷,护佑妹妹呢?
  顾云贺看向燕照,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自小便是家中嫡子,又是次子没那么多负担,每日不是练武就是练戟,家庭和睦美满,父亲虽有几房小妾,却又同母亲相敬如宾,这在世家大族里难得的紧,故而顾云贺哪有这些烦恼呢。
  日色渐沉,别个都去吃饭了,李成蹊才呼呼的跑完。
  他见校场边还站着个人影,便走上前去。
  “照哥!”他又惊又喜。
  燕照面上浮现淡淡的笑意,眼神中满是鼓励与欣慰。
  “走吧,我带你吃饭去。”
  ……
  富少李成蹊大约这辈子也没吃过这么寒碜的吃食。
  清汤寡水的小粥和冷掉的半个馒头。
  周小舟走进饭堂,便见李成蹊长吁短叹的拿着个馒头吟道:“落毛凤凰不如鸡啊。”
  周小舟看向李成蹊的目光带了炙热,他平日最是向往读书人。
  他看去,才发现旁边还坐着清清冷冷的燕照。
  周小舟抱拳:“燕校尉。”
  “现在不是晚饭时间了,你来这干什么?”燕照问道。
  周小舟挠了挠头,有些羞赧道:“又有些饿了,就来找些吃食。”
  燕照点头:“你确实正是长身体的年纪。”
  李成蹊嘴里还嚼着馒头,热切的支吾:“坐……坐。”
  周小舟闻言愣愣的坐下,显然有些拘谨。
  李成蹊含糊道:“给你这个。”
  他掰了一半馒头递给周小舟,然后又问燕照:“照哥,你要不?”
  燕照摇了摇头,指了指隔壁桌上的鱼刺,摊了摊手如实道:“我已经饱了。”
  李成蹊无言,颇有些义愤填膺的瞪着燕照。
  两人相处轻松,周小舟看着才渐渐放松下来,他从善如流的道:“李兄,便别怪照哥了,照哥也不是故意的。”
  燕照挑眉,给了李成蹊一个就是就是的眼神。
  “对了。”燕照突然想起,“那日我还没问你为何来充军呢。”
  周小舟一怔,道:“先前我说过,金鞍宝剑去邀勋。”
  李成蹊呲溜喝了一口清粥,大大咧咧道:“你不是没读过书吗?咋还能来上这么一段?”
  周小舟沉默了片刻,才道:“这句话我的兄长经常说。”
  “好家伙。”李成蹊来了兴趣,“那你兄长也来从军了吗?”
  周小舟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大对劲,他僵硬的咬了一口冷面馒头,才道:“他已经死了。”
  两人双双一愣。
  周小舟手紧握成拳,又接着道:“如今家中要给他配冥婚,我瞧不下去,便出来了。”
  李成蹊又继续追问了一番,周小舟却是闭口不言。
  这倒令燕照想起了她进平州城那日,老婆婆一直念叨的一句话。
  “张家刚死的少爷要娶红叶姑娘为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