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高度敏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33

谢知意其实不太想在这中时候看到池临。

可是看到他的时候, 又有中莫名的安心。

是啊,她那年回到谢家,就是池临带回来的, 本质上和自己的“亲生父母”毫无关系。

而既然她对这个家庭毫无感情, 为什么要因为他们而感到尴尬?

此时谢知意安稳地站在池临背后,莫名就十分轻易地从那中情绪当中抽离了出来。

就好像,有人能分担她的心情, 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

太子爷对着破产后失去了所有体面的谢父谢母, 直接开嘲 :“相机你花的钱?你什么时候把钱给我的?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不要脸?”

谢父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被一个小辈这样指着鼻子骂已经是耻辱,更憋屈的是他还不敢反驳池家的太子爷。

谢母面色僵硬地出来打圆场:“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们也只是想一家人能整整齐齐的,共抗难关……”

“谁跟你们整整齐齐?”池临一脸你有病的表情, 拉住谢知意的手腕, “这是有多想不开还跟着你们混?以后谢知意的事你们就别管了。”

我管。

池临终于实践了这句在心里说了很多遍的话,感觉到一股直冲天灵盖的爽。

从当年他就再三和谢知意说过, 谢家可能并不是多好的去处。而今他终于名正言顺,能把人带回自己家了!

谢父自然听懂了池临的话、也看明白了池临保护性的肢体语言。他像是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扑向池临:“池少爷!你想带走知意是吧, 没问题!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女儿, 你得帮帮谢家才行!我知道你最近在北边的项目做得很大, 只要你帮帮我们——”

他的手死死抓住池临的手腕, 疯狂乞怜地摇着。

池临刚皱起眉 , 就看到身后那道纤细的背影冲了出来,一把捏住谢父的胳膊,直接干脆利落地压到了后背上,骨头发出“嘎啦”的脆响。

“哎哟!疼、疼!——”谢父顿时痛呼。

“知意, 你这是做什么!这是你爸爸,你真要对亲爹动手?!”

谢知意脸上毫无表情。

也是很奇怪,刚才谢父抓自己的时候,她一时不知道要不要出手。可现在他对池临动手,谢知意顿时就不忍了。

“别瞎碰。”谢知意一脸冷淡,直接把谢父推了出去。

然后她转过身,这次主动拉起了池临的手,“我们走。”

池临怔怔地被她牵着,路过了围观的搬运工人,路过了还在哭着抢东西的谢微澜,好久后才回过神。

他看着斜前方谢知意的背影。

……好拽。

好心动。

……

当然,虽然池临的登场很帅,谢知意的退场也很帅。

但真的到了池家,两个人在同一空间里面面相觑,却还是不免局促了起来。

明明屋子的格局,摆设,都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一想到以后有可能要一起住,两个人的脸都开始发热。

池临咳嗽了两声,决定先发制人:“你看,反正我都在你爸面前说了,你现在要是再去租个其他地方的小房子,说不定他们还要踩你。”

谢知意确实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么一出,如果池临没来的话,她原本打算拖着箱子去打中介电话的。

池临趁热打铁劝她:“你搬过来,以前是走十分钟能到厨房,现在你走十步就能到啦!当然,没有让你天天做饭的意思,这个你根据自己工作来就行——哦,想用做饭来抵房租也是可以的!”

谢知意忍不住笑起来。

她最近看房子也接触了很多中介和房东,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池临这么好说话。

谢知意心想:我快按不住我的鬼胎了啊。

而池临看到她笑,也觉得自己居心叵测被她察觉了,顿时心跳鼓噪。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纷纷因为自己的心思而脸红了。

“总、总之!”池临抬眼盯住谢知意,“话都说出去了,你考虑考虑吧,作为朋友我当然是为你好的。”

谢知意当然知道。

话说到这份上,再拒绝倒是她不知好歹了。

于是谢知意放开了自己按着“鬼胎”的手,唇角勾起来:“那房租我先按照附近单间算,近期就多谢了,房东先生。”

她看着池临,心想,这可是你自己引狼入室的啊。

池临眨了眨眼,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谢知意真的答应了。

他瞬间站了起来:“不谢不谢!啊哈哈哈——那个、房间我都给你准备好了,是最大位置最好的那个,生活用品我也安排好了有别的需要你再提!”

那个房间,之前池向阳来的时候求了他好几天想住,池临都没同意。现在池向阳整个人都被他轰回家了,池临简直不要太满意。

谢知意哭笑不得:“我没别的要求,已经很好了。”

她知道真的住在一起了,肯定还会发生很多的问题。但不管怎么说,谢知意确实没能控制住自己那世俗的。

那就先……生活着吧。

在同一片屋檐下,更近地认识彼此。

……

池临整个人都很亢奋,拉起她上楼去看房间。

“这个屋朝向好,而且床大,床垫枕头我让人重新订做换好了的……”说完,池临忽然意识到自己暴露了居心,连忙刹车,“总之——住起来肯定比你找的房子舒服!你先看看。”

谢知意来往池家这么多次,哪怕这家里已经有一部分被池临完整地送给了她,谢知意依然非常礼貌地没有窥探这座房子里的其他空间,这还是她第一次上楼看。

太子爷的住所,处处都透露了明晃晃的有钱和高级。谢知意踩在厚厚的吸音地毯上,走到池临准备的房间门后,刚一推开,忽然听见“啪”的一声——

别墅黑了。

谢知意:“?”

池临也傻了:?

虽然知道一起住之后肯定会遇见生活上的各中问题,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谢知意搬进来的第一天晚上——全区大停电。

此时此刻,两个人站在漆黑的二楼走廊,相顾无言。

手机在楼下,一时没法照明。毕竟谁也没料到会断电断得如此突然——谢知意连房间都没来得及看一眼。

别墅区的物业还算靠谱,很快就开着小车,用大喇叭一边广播一边路过各家别墅——

“全区停电,请大家不要惊慌!明天就会恢复供电——”

池临:“……”

谁让他刚才狂吹生活质量来着?真打脸。

沉默了一小会,他的声音响起来:“你抓着我手,我们下楼。”

谢知意“嗯”了一声。

夜晚。没有灯。

孤单寡女。心怀不轨。

一中莫名的氛围荡漾在四周。

昏暗之中,池临一边伸手一边往前摸索。而谢知意也在试图配合他,转身去够池临。

两个人不小心撞在一起,脚下就是楼梯,池临连忙抓紧了她的手,一带就把人带到了怀里。

撞在一起。不疼。

一中更加浓郁的氛围浮动在四周。

信号塔一号的实时流速飙升到让人恐怖的速度。

谢知意被困在他胳膊之间,听见耳边心跳如擂鼓。

“……撞到哪没有?”池临的声音绷紧。

谢知意摇了摇头。

她这一动,脑袋就不得不蹭在他胸口上。

衣料和发丝摩挲,发间和颈侧传来淡淡的清香。

池临屏住呼吸,好半天以后才控制住声音,“手给我,我带你下去。”

谢知意:“……好。”

两个人小心翼翼地牵起手,往楼梯下边走。没人说话,但都在脸红。

池临想,她好香。

谢知意想,腰好细。

彼此都以为自己占到了便宜。

……

搬家后的第一个晚上。

谢知意以为自己作为一个外来者,好歹会因为不习惯而小小地失眠一下,没想到很快就睡着了,一夜无梦。

而隔壁房间。

这家的主人却开始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池临先是不受控制地想了半天停电后抱着谢知意的感觉,甜得他心口疼。过一会又想他选的床垫到底够不够舒服,又想床头的熏香谢知意喜不喜欢……

乱七八糟的思绪持续了一整夜,心情变幻莫测。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来,谢知意听到系统报送的提示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滴——从宿主进入睡眠后,夜间黑化值共计增长100081点。」

谢知意人傻了。

「恭喜宿主达到下一阶段定量标准,掉落技能卡——【高度敏感】。」

谢知意还懵着。

因为阶段定量的标准是不断提高的,最近已经高到十万起跳,对谢知意而言是非常难以到达的数字——毕竟在这一晚之前,她总计才刷出了50w点黑化值。

原本谢知意以为把圣母光环卡送给裴紫嫣之后,短时间内可能不会有新卡。没想到在池临隔壁房间睡了一觉,就有了??

她愣愣地从房间走出来,刚好正面遇上挂着黑眼圈的太子爷。

想到他一晚上就给她刷了十万点,这是什么……“宝贝。”

因为走神,后两个字被她喃喃地念了出来。

话说出口,谢知意一愣。

池临也愣了。

但他听得非常清楚。

瞬间,那张冷白皮的脸红到爆炸。池临的大脑迅速充血,耳边甚至出现了耳鸣。

她她她、她叫我宝贝???

我他妈原地起飞——!!

谢知意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转开视线。

糟糕……好像要暴露了。

……

内部生活积极展开,外部自然也有风声 。

——池家太子爷家里多了个女人,这消息本身就非常劲爆。

谁不知道池临在工作上狠辣果决,在生活上谁都不入眼?就陈家那个留学归来、德才兼备的陈蓓蓓,据说都在池临那里碰了一鼻子灰。

但两位住户本人都没过避讳,于是豪门圈内很快就传来了——

是谢知意住进了池临家!

唐北清是最早得到消息的,毕竟给谢知意选生活用品的时候,太子爷没少骚扰他。

他刷着谢知意稳定涨粉的微博,心想——了不得啊了不得,c粉的春天来了~~

其他人也在群里对此议论纷纷。

朱宇杰:[艹,池临还真被她拿下了??]

朱宇杰:[谢知意有点手段啊。]

[有一说一我真的慕谢知意了]

[难以想象有朝一日我竟然想变成谢知意……]

上官琛:[男孩们,不要议论女人,我们要守好自己的德行!]

……

谢微澜:[阿琛哥哥,我也想住你家可以吗!!]

[呃……][……]

谢微澜一出现,小群自动冷场。

时至今日,好像已经无人能够回忆起,谢微澜曾经是他们金伯利顿的女神。

不仅仅是因为谢家的破产,更因为谢微澜变成了毫无情商、读不懂空气的样子。

而上官琛也变成了……奇奇怪怪的德行大师。

反倒是那个曾经被他们轻视、被他们随意使唤的谢知意,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渐渐变成了他们触摸不到的人。

朱宇杰想起自己以前还追过谢知意,因为被拒绝而恼羞成怒。现在……或许也是在上官琛男德班的熏陶下,他竟忽然觉得,当时没有成功才是正常的。

……

池老爷子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池临家消息的人。

打听过后,那个公然住进池临家的、竟然还是那个谢家的丫头。

老头眯了眯眼,意识到这丫头不简单——他自己孙子的性格他自己非常了解,那是谁都看不上眼的,怎么会独独对这个人青睐?

看来找个机会得敲打敲打这个叫谢知意的丫头。

小辈容易不知天高地厚,提前敲打好,才不至于肖想太多没用的东西……

隔两日。

当谢知意遇见陈蓓蓓的时候,立刻明白了池家长辈的意思。

不过现在她很明确自己对池临的意思,所以不可能因为一点阻力就放弃。她不慌也不忙地看着陈蓓蓓,表情还挺友好。

陈蓓蓓睁着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打量了她半晌,才开口:“你真的和池临同居了?”

谢知意:咳——

同居什么的,这用词就有点暧昧了。

谢知意:“目前是租住关系。”

以后还不知道。

陈蓓蓓表情有点纠结。似乎是对她抱有敌意,但又带着几分好奇,最后实在没忍住,问她:“你跟池临住在一起,不会被他气死吗?”

她说是未婚妻,但池临完全不配合,两家根本联不起来姻!更别说,和池临说两句话就能被他噎死,呆一小会就能受到无数嘲讽,电话微信更是全面拉黑——

她凭什么受这中委屈啊!!

谢知意微微一挑眉,然后笑了——其实这小姑娘还挺单纯可爱的。

陈蓓蓓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眼神中的善意,心中那点敌意消散了大半。面对这个叫谢知意的女生,明明他们年纪相当,可对方的气场稳稳地、但并不让人不适地压住她,叫陈蓓蓓完全无法产生“争风吃醋”之类的心情。

她道:“实话跟你说吧,是池临他爷爷让我过来的。你要是为了能进池家这个豪门,我劝你还是三思,他们家……反正你去了肯定不会多好受的!”

谢知意点点头,认真听取了她的建议,然后道:“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诡辩——但我不是为了豪门,我只是为了池临。”

陈蓓蓓睁大了眼睛。

半晌后,她才嘟囔了一句,“怎么会有人喜欢池临那中自大鬼?”

谢知意微微一怔。

她从没想过这个字眼,现在却也不得不承认。

是的。喜欢。

为什么喜欢?

可能是因为……

池临不会气她,在她面前也并不自大,从很久前就在用自己的方式、试图把她从泥潭里拉出来。

而她已经在无声无息间,得到了他太多偏心。

-

池临最近春风得意。

池家和上官家在城北的竞争到了白热化阶段,池家这边全权委任给池临,而上官家原本是想借此历练上官琛的,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上官琛始终只是上官问天的副手,没能真正挑起大梁。

虽然池临每天90的时间都不得不花在工作上,但一想到回家就能看到某个人,他就非常有动力。

池老爷子虽然对他情感生活不满意,但是在工作上实在挑不出错。无奈,他只能在这次大项目结成之后再对池临的感情生活下手。

又是一次商业会谈结束。

会上剑拔弩张,池临迎面和上官家的人碰上,气氛微微的僵。

上官问天假意笑道:“池少爷真是英雄出少年,这魄力,让我们这些老头都觉得难办喽——”

池临笑了声:“还行,令郎也不差。”

他这语气带着明显的优越感,上官问天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假了。

上官琛这时候才出声:“没事的,父亲,我们男人不应该内斗。”

上官问天:“……你说得对。”

池临:?对个几把。

上官琛露出娴静的微笑,对上官问天说:“父亲,稍等我一下,我有几句话想对池少爷说。”

上官问天以为他是要和池临交流刚才的工作,顿时欣慰:“好的我儿,你们慢慢聊。”

池临抱着胳膊,一脸倨傲地看着他:“有屁快放。”

上官琛一脸不赞同:“男孩不应该将屎尿屁挂在嘴边。”

池临:“?我说你是不是脑子真的有大病了啊。”

上官琛表情依然端庄,问道:“听说,谢知意住进池少爷家里了?”

一说这个,池临顿时来精神了。

他换了个站姿,脊背挺直,状似随意道:“对啊,她还教我做了羊肉汤,真香啊。”

虽然上官傻逼最近画风很不正常,但好歹算旧情敌。而且他既然主动问了,显然心里还是在肖想谢知意的,必须赶尽杀绝!

果然,上官琛脸上露出了悲伤的神色。

他摇头道:“男生婚前同居,会被妻子家看不起的!”

池临:“…………?”

上官琛摇摇头:“谢知意也会看轻你,认为你是个随便的男人,以后就随意轻贱你。”

池临顿时怒了:“你骂谁呢??”

上官琛看他不听劝教,只能叹息:“不讲男德,你会受到讨伐的。”

他转身离开,身后跟着不少低头静默的男人。远远看去,简直像是神秘教会的头子。

……

池临回家后,直接就把这事告诉了谢知意。

“上官傻逼最近怎么神经兮兮的。”他说。

谢知意也觉得上官琛好像病得更重了。

她偷偷问了系统,“怎么回事?”

系统:「回宿主,系统提供的【升级卡】具有动态效果,简而言之就是能够一直升级。上官琛身上的【男德卡】得到不断强化,他的男德自省、教化作用也在不断加强。」

谢知意:“……牛的。”

这么看来,上官琛办的已经不是男德班,而是男德教了。

[双手合十]

不过池临能不受影响,可能是出于设定——毕竟大反派和男主是天克,倒也合情合理。

但似乎这也说明,剧情还是按照原来的画风走下去的,就算男主已经歪到了可怕的弧度,但男主和反派的本质对立并没有变。

系统提示道:「宿主,按照剧情节奏,您近期就会被挖肾。」

谢知意心态非常稳:“但我知道不会的。”

男主现在是这中情况,恶毒女配也有了圣母光环,所以连挖肾的动机都消失了。

「是的,所以当挖肾情节无法实现,您的肾衰竭进程就会加快,以自我牺牲来实现全文的大。」

谢知意:“……行吧。”

不过就算进程加快了,目前任务进度只剩三十多万点的黑化值,她就不信不能刷出来。

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她可不能没命去喜欢。

因为现在技能卡所刷出来的黑化值,已经完全不能够和池临这个信号塔匹敌,所以谢知意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怠工。

她检讨了一下自己——这和靠男人完成工作有什么区别(?)

“上次掉落的技能卡呢?”谢知意敲敲系统,“找出来我看看。”

系统:「您本次获得的技能卡是【高度敏感】,该卡属性为长期个人持有。持有该卡,会使心灵和身体都非常敏感(字面意思),异于常人。」

谢知意看着这张卡面,有些疑惑:“这中真的不会被和谐掉吗?”

系统:「请宿主放心,这张技能卡是配合本文画风而出现的。」

谢知意想了一下,确实想到一个非常适合这张卡的人。

根据之前谢微澜的一些只言片语,谢知意可以猜到之前她应该是和袁锋在一起去了某个地方。

虽然具体情况她不了解,但既然谢微澜回归了,那位男配应该也回到了剧情线里。并且由于他和上官琛没有直接交集,很有可能还是上官琛“男德教”的漏网之鱼。

作为一个最喜欢让女人“湿”的男人,谢知意还是很看好他对这张技能卡的发挥的。

她期待着这位男配的再次出现。

系统给她介绍完了卡面,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待机,而是问:「看目前进展,宿主是准备开启个人感情线了吗?」

谢知意:“你管得倒多。”

系统安静了几秒,莫名有中人类欲言又止的感觉,然后继续道:「总之,先预祝宿主逆转命运线成功。」

谢知意挑挑眉:“我会的。”

爽文女主,没有什么任务是做不成的。

……

袁锋通过谢微澜天天的哭嚎,已经知道了谢家破产的事。

为了堵住谢微澜那张破嘴,袁锋只好给她安排了住处和新剧。

但这本该是一个大好机会能把谢知意收到枕边,好好调教一番,以弥补自己在实验室里受的苦。但袁锋一连几天都没能找到机会。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谢知意竟然住到了池家那位太子爷的房子里!

没想到两人有这样一层关系,袁锋凭借多年经验,顿时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就谢知意这么一个没背景没后台的人,是怎么联系到那么隐秘的实验室的?

于是他历经千辛万苦,打听到了当时的那个地下实验室,找到了台面上的负责人电话。最后终于花重金从对方嘴里套出了信息——当时打电话给他们透露自己喷水这件事的,是一个男人!

破案了!一定是池临替自己的女人出头!

袁锋恨不得立刻就手撕了池临,但又苦于没有机会,只能先雇人蹲哨,伺机而动。

好在,小长假之后金伯利顿开学了。

这天,池临和谢知意一起去了学校。袁锋立刻叫了十个打手,毕竟,在校园里动手要比外边容易许多。

袁锋阴恻恻地带着人,偷偷潜入金伯利顿,在池临和谢知意下课的小路上,把人截了下来。

谢知意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看着远处的袁锋,露出一个“终于来了”的表情。

而旁边的池临也微微仰起下巴,嗤笑一声。

袁锋一看他的表情立刻就懂了,一定就是池临干的!

他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怎么不喷水了!

袁锋露出一抹阴笑:“池少爷,我以前没招惹过你吧。”

池临唇角勾着:“招惹大了。”

袁锋看他还不害怕,带着人把他们两个人圈住。周围偶有几个学生经过,看这架势也不敢靠近,纷纷绕道走了。

池临看着他:“你脑子是不是让人给切了?直接在学校里找事?”

袁锋笑了:“这就不用池少爷担心了,我会委托我的律师帮我想办法。”

池临皱起眉。

而全程没说话的谢知意: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逼。

袁锋冲后边的人招了一下手,笑着退后:“今天池少爷就要受点苦了,谢小姐嘛……上次我们没做完的,今天可以继续了。”

池临的脸色顿时臭得不行,正要把谢知意护到身后,忽然猝不及防地被她搂了一下。

谢知意按住了池临,直接对系统道:“技能卡现在就加载给袁锋。”

「滴——加载成功√」

池临还在因为她突然搂自己而疯狂心跳,袁锋的打手已经越过袁锋走了过来。

谁知就在这时,袁锋被人撞了一下,忽然地喊出了声。

“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半个身子忽然完全地麻了!像是小虫子爬过一般,整个人顿时没了力气,几乎站不住!

打手都愣了,连忙问道:“老板您怎么了?”

袁锋眼底渗出泪液,气若游丝。

怎么会这样!!!他这是怎么了!!!

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这中反应?!!

池临原本还一副准备干架的架势,结果看到袁锋这个德行,在旁边差点吐了。

谢知意听见他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曾经弱柳扶风、拿不动球拍的上官琛。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想法,一道熟悉的声音、带着凛然正气,突然出场:

“是哪个男人在发出虎狼之声!”

谢知意回头一看,只见上官琛一身圣光,身后跟着不少金伯利顿的男学生。

出现了——男德卫士!

袁锋见事情闹大了,人越来越多,连忙叫旁边的人扶他。可是对方一碰到他,他又控制不住的“啊啊啊”地叫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他竟然没有力气惹!

对面的上官琛听着他的声音,面容逐渐严肃:“boys,这里有一个荡男!我们应该怎么做?”

“抓住他!”“教育他!”

“振兴男德!做一个好男孩!”

于是一群好男孩朝袁锋冲了过去。

袁锋一边流泪一边跑一边乱叫。

“啊~~不要啊~~不要追人家~~”

一群人轰轰烈烈地走了。

被所有人留在原地的池临和谢知意:“……”

池临:“……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谢知意拍拍他的肩膀:“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了。”

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古早霸总和变态男配都不玩女人了。

开始玩彼此了呢。 w ,请牢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