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带你回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32

池临本来还想在上官琛面前秀一波, 但看他这个样子,还是赶紧带着谢知意走了。

“走得慢点都怕沾上他的傻逼之气。”池临在耳边窃窃私语。

谢知意差点笑出声。

她真的好容易被太子爷逗笑。

跟在上官琛身边的一众公子哥,看到池临看傻逼的表情之后倒是清醒了一些。

奇怪?怎么刚才仿佛上头了一样, 觉得上官琛说得都是对的??

现在想想, 那都什么玩意!现在谁讲三从四德那一套啊?

而且他们是男人啊!!

上官琛目送谢知意和池临远去的背影,心中不是不痛的。

——为什么,那女人还是和别人走了!还笑得那样开心!

上官琛沉痛地想:一定是他做得不够好。

没有花心的女人, 只有不够合格的男人!他一定要不断提升自己, 才能让谢知意重新爱上他。

走远了的谢知意收到来自上官琛的黑化值+1000, 心想,不愧是男德教父,一定又在严于律己了!

上官琛收拾好心情,回头看到其他男人们又开始吹口哨看女孩, 再一次圣光普照。

“男孩们, 怎么又忘了我说的话?”

“不、不是……”

……

今夜注定是个热闹的夜晚。

付景言也刚好在这家夜总会里,他在窗边往外望的时候看到了谢知意, 于是没忍住走了出来。

但是到了门口,他的视线又很快被门口的那道身影吸引了过去。

——上官琛, 永远是人群中最夺目的那个。

付景言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 另一只手单手抄兜, 风流倜傥地走过来打了个招呼。

“上官公子。”

上官琛的视线落在他和他身边的女人身上, 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付先生, 这不好。”

付景言微怔地看着他,忽然感觉到他身上仿佛有一道圣光,说的话也是那么有说服力。

上官琛不会放过对任何一个人的男德教育,他语重心长地说:“好男人, 就是要从一而终,一辈子奉献给一个女人。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边玩?下班应该按时回家,做饭烧洗脚水。”

付景言:“??”

这说的都是什么狗屁?男人在外不就是应该玩女人吗?

可是、可是为什么……好像他说的很有道理?

上官琛对他露出了倾国倾城的微笑:“学习男德,身体健康,父母光荣,社会和谐!”

付景言看上官琛和他的教徒们远去,陷入了呆愣。怀里的女伴推了他好几下,他才回过神。

“难道世上还有这么好的女孩?”

付景言开始对以前的自己产生怀疑。

系统提示谢知意:「监测到付景言情绪波动,黑化值+300。」

想必是上官教主积极传教的结果。

谢知意已经可以预见,以后这个古早狗血世界一片祥和的景象。

所有垃圾男性角色都得到了改造和升华,这个社会将会多么和谐啊——

……

圈内某知名投资公司后门,一辆车低调停下,放下一男一女。

袁锋戴着口罩,低头急匆匆地往公司里走。

终于他妈离开地下实验室那个鬼地方了!要不是进出都被人蒙了眼,他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实验室找出来给炸了!

不过唯一的好处是,在实验室里把他喷水的毛病给治好了,所以这几天遭的罪也不算完全没有意义。

现在他需要找个女人,好好去去晦气。这几天身边只有谢微澜这个脑瘫女人,他都快呕死了!

“袁总,你不能走啊!”谢微澜连忙抓住她,“我这么多天没去剧组,现在肯定都被踢了,你之前说好要给我安排的!”

袁锋一把把她给推开:“我给你安排个屁,你个脑瘫玩意,真以为自己能红!?”

谢微澜死死抓住他,也是破罐子破摔了:“你不给我找,我就把你的秘密给透露出去!”

袁锋恶狠狠地看着她,几秒种后:“我会让人给你安排个角色,谢微澜,你最好好自为之。”

谢微澜连忙点头:“放心吧袁总!我一定不会把你一天喷水三升,被放进泳池里一边喷一边被一群男人观测的事情说出去的!”

袁锋:“…………”

他转身就走,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认识谢微澜这个人。

公司上下都以为他这些天是生病了,回到办公室后,美女秘书端茶倒水,员工们嘘寒问暖,袁锋这才有种回到现实的感觉。

他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他会喷水这件事,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

当时在场的除了他和谢微澜,就只有……

谢知意!

袁锋脸上露出阴恻恻的表情,这个女人……他一定要把她抓来,好好问问。

而且……上次因为发生意外,他还没来得及品尝味道。这一次他不会再失手了。

他就不信了,连喷水这么诡异的事都发生了,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谢知意,你等着!

……

与此同时,得到了袁锋保证的谢微澜,终于觉得自己这次莫名其妙被抓到实验室也不是无妄之灾。

只是在她被抓进去的这段时间,不知道错过了多少信息,让谢微澜不禁有些焦虑。

裴紫嫣那个小贱人一定把上官琛栓得更牢了!

她那个姐姐也说不定在和池家太子爷好好发展!

只有她,被抛下了!!

谢微澜来不及查阅手机里积压的各种消息,先冲向了上官琛那里。

但其实此时的裴紫嫣,正在经历人生的大无语。

上官琛是真的有点大病!

她裴紫嫣自认就算不是那种五官气质都完美的大美女,也是家族里培养出来的妩媚女人。她刚来到上官琛身边的时候,这个男人也明显被她吸引到了!

可现在,无论她怎么撩拨,上官琛都好像无欲无求一样,双手合十,说什么、自己要把宝贵的第一次留给未来的老婆??

裴紫嫣崩溃了,她开始相信谢微澜说的话了!

上官琛是真的下边不行!而且脑子也有病!!

更恐怖的是,连他爹那个老古董都听信了他这一套言论,父子二人双双变成德行大师。

没法从上官家下手,谢微澜这个情敌最近也不知所踪,于是裴紫嫣只好从另一个敌人入手了。

听说谢家最近破产,现在去找那个谢知意,应该是最好的时机。

有时候换个思路也能解决问题,只要能铲掉其他对手,那成功不就出于自己了?

……

谢知意最近找好了几处房子,在做最后的选择。

“你真的不来吗?”池临在电话里还在努力,“我会收房租的!”

谢知意笑了笑:“我再看看。”

虽然池临一再表示她可以直接拎包入住,但谢知意还是保留了自力更生的选项。

不过,虽然没能刷到太子爷身上的黑化值,但经过上官琛的努力,男德已经出现了人传人现象——

上官琛甚至跑到上官家的公司里,对全公司的男性员工进行男德洗脑。

原本上官问天还觉得他儿子的精神出现了问题,现在却不自觉地接受了他的传教,甚至觉得以前的霸气、雄风都是有违男德的、不体面的!

而这些人的忏悔、反思、悔恨等等情绪波动,全都是因为谢知意的【男德卡】,也就间接地全部转化成了黑化值。

以至于谢知意可以非常直观地看到上官琛的传教程度。并且由于上一张系统白送的【升级卡】并没有抬高定量标准,下一张技能卡都快刷出来了。

只不过……虽然谢知意对上官琛的表现力非常满意,但他身边的女人显然不会喜欢他的男德光辉。

今天谢知意下了课原本想再去看看自己租的房子,没想到却在校园里遇见了裴紫嫣。

这次她自己一个人,身边没有上官琛,也就冲淡了那股“金丝雀”的感觉,露出了原本的锋芒。

这的确是一个比谢微澜段位更高的女配,她虽然并不知道谢知意的那些有违科学的操作,却还是本能地察觉到了谢知意的不同。

只不过,以金丝雀的思维方式,理所当然地把谢知意当做了高级绿茶——而且还是放长线吊大鱼的那种。

她已经打听过了,之前谢知意是追过上官琛的,那时候她还经常给上官琛做吃的,却没有得到上官琛的爱。现在她放弃了对上官琛的好,充分利用了男人本性中的“贱”,吊得上官琛反过来对她念念不忘了。

这等手段,也怪不得能在池家太子爷那样的人身边立住脚——哪怕据她听说,谢知意曾经只是个在乡下长了十几年的土妞。

裴紫嫣朝着谢知意微微一笑:“谢小姐,之前也一直没来得及好好认识,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我是谁吧?”

谢知意点点头,“确实。”

裴紫嫣露出一点恰当好处的关切,“听说谢家最近经济情况出现了危机,谢小姐不知道,我家在外省也算小有产业,您如果有意的话,我可以为您介绍一些高薪的工作。”

谢知意脸色微妙地看着她。

裴紫嫣连忙道:“请别误会!坦白说,我的确是想融入你们的朋友圈,所以可能看起来有一些唐突了。”

这一步以退为进,假意透露出自己的目的性,而掩藏住真实的意图——演得谢知意都快信了。

可惜她恰好看过原文,知道裴紫嫣她家的“小有产业”是什么。

可以说,那些古早味的“挖肾输血车祸”都和她有关。裴家表面上是做些普通产业的家族,实际背地涉黑,也难怪裴紫嫣这么想要嫁进上官家,就是背着给裴家洗白的使命。

于是谢知意明白过来,虽然上官琛被男德净化了,但是裴紫嫣“恶毒女配”的设定不变,就还是会推动狗血剧情的发生。

谢知意默默地把目光投向了还完全未经过“改造”的裴紫嫣身上。

上官琛讲男德,谢微澜没情商,付景言菊花开。

那么你呢?妹妹。

裴紫嫣在她这种探究的眼神下,略微有一点沉不住气,于是故意刺激道:“其实我知道,你一定还是喜欢上官琛、或者想要嫁进上官家的,对吧?”

“?”谢知意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不由地笑了:“倒也不必以己度人。”

裴紫嫣的眼睛微微一眯,她意识到自己在谢知意面前为什么会觉得不舒服了——她身上有一种完全凌驾于自己、甚至凌驾于整个圈子的强大淡定的气场。

面对她的时候,裴紫嫣竟会觉得自己毫无胜算。

但这是不合理的,谢知意并没有什么特殊背景,而她在家里见识、学习到的那些阴暗的东西,随便拿出一样,就足够镇压谢知意了。

裴紫嫣慢慢走近谢知意,手悄悄地绕到她背后,一边低声说,“你知道的吧,我对上官琛喜欢谁并不在意,但是你……”

她想要给谢知意一个下马威,然而手还没出,突然膝盖弯被人精准地踢中,她整个人正正地跪了下去。

谢知意也不占她便宜,连忙躲到了一边,没有受这一拜。

但此时正是下课时间,金伯利顿里人来人往,她这一跪,顿时引发了围观。

“这不是上官琛身边的那个女的??”

“她怎么跪下了哈哈哈哈”

“是因为上官琛不在吗,赶快拍下来坛!!”

裴紫嫣连忙捂住脸,露出一双愤怒的眼睛,瞪着谢知意:“你!”

谢知意摊手:“对不起,我不讲武德的。”

系统:「监测到裴紫嫣情绪波动,黑化值+700」

谢知意挑眉,裴紫嫣回报率确实挺高的,现阶段甚至应该超过了谢微澜。

……那就更要好好利用了!

下一秒,系统继续提示:「叮!黑化值增幅已达定量,掉落新的技能——【女主光环之圣母光环】。该卡属性为长期持有,持卡人极度善良,同情心旺盛,遇事反思自己,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来成全他人。」

又是一张女主光环卡!

用上一张女主光环的时候,谢知意还说要把所有此类卡都送给上官琛,让他做一个合格的古早虐文女主,然而上官琛现在已经完成了超前改造。

那么……

“我选择送给裴紫嫣。”谢知意微笑着说。

「滴——技能卡加载成功√」

裴紫嫣咬牙切齿地站起来,眼神中泄露出了平时掩饰起来的狠毒。

她一定要给谢知意一些教训!

但她一回身,忽然觉得哪里不对了,仿佛自己从头到脚都柔和了起来,心中洋溢着柔软和喜乐!

她背后若有圣光,对谢知意露出天使一样的笑容:“对不起,是我自己摔着了,你脚不痛吧?”

谢知意:“……”

那一刻,谢知意只有一个念头。

她和上官琛,都是上帝派来的使者——

绝配。锁死,谢谢。

……

晚上,等谢微澜好不容易找到上官琛的时候,裴紫嫣果然就在他身边。

谢微澜满心都是对这个小贱人的咒骂,谁知走到他们俩面前的时候,却发现两个人不是在谈情说爱。

而是在……交流心得???

裴紫嫣说:“我今天差点碰上谢知意小姐,一定都是我的问题。”

上官琛道:“我们男人最忌讳的就是伤害到女人,不管是从心灵还是身体。但没关系,你只是犯了一点女人都会犯的错,是可以被原谅的。”

谢微澜目瞪口呆。

这画风是不是?有点不对??

裴紫嫣率先注意到她:“哦,谢小姐来了!”

“你装什么好人?”谢微澜白了她一眼,走到上官琛身边,“阿琛哥哥,我这几天遭遇了很多,没能陪在你身边,但我的心一直在想你!”

裴紫嫣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争风吃醋,而是有点伤感地说:“一定是我以前的行为,伤害到了微澜小姐,所以才会这样。”

上官琛摇摇头,温柔地说:“女人没有错,出现这样的局面,一定是我这个男人的问题。”

裴紫嫣:“不,还是我做的不够好……”

谢微澜:“…………”

她说不下去了。对手疯了,男人也病了。

“我也瞎了。”她说。

——我被他们身上的圣光闪瞎了。

裴紫嫣和上官琛交流了一会,才终于想起了什么,“谢小姐,我现在更建议你回家去看一眼呢。有什么难处请一定对我讲,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

谢微澜呆了呆,连忙抓住她,“我家怎么了?!”

裴紫嫣用一种非常悲悯的眼神看着她,“你没有家啦!”

……

谢家的确散架了。

谢微澜打车冲回谢家别墅的时候,正有搬运工人一件一件地搬走房子里的值钱东西。

“等等!那是我的梳妆台,是我让人从国外运回来的!你们干什么?!”

工人不为所动,直接往车上搬。

她的吵声惊动了房子里的父母,谢父走出来看到她,甩手就是一个巴掌:“你还知道回来?!”

谢母也是一脸愤怒泪痕:“家里都这样了,你还每天往外跑,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

谢微澜:“你们知道我这几天经历了什么吗?!没有人关心我,你们只关心自己!”

谢父怒吼:“住嘴!家里算是白养你们两个女儿!赔钱货!”

谢微澜一边哭一边去抢她的东西。

谢知意拎着一只行李箱,远远地站在房子外,看着眼前的闹剧。

她也没想到今天就要搬,不过好在她的行动力是够的,不至于没地方去。

眼下的场面其实很难堪。这一片住得都是有钱人,谢家破产潦草立场本就尴尬,还把家丑剖开似的展现给他们。

谢知意听着那些刺耳的词语,抬手挠了挠耳朵,又放下。

看着眼前的别墅,她觉得格外陌生。

很多年前她是怎么从乡下回到这里,又是在这里怎样度过了几年光阴,现在竟然都已经模糊了。

而今最清晰的记忆,就是从这里走到池临家之间的路。

亲人,究竟是什么呢?

谢微澜和父母吵得不可开交,几乎要厮打在一起,谢知意拉着行李箱,转身想要远离这些人。

就在这时,谢父忽然看到了她脖子上挂着的相机,连忙一个箭步窜了过来:“等等!”

谢知意被他拽得晃了晃,皱起眉:“干什么?”

谢父最近已经被钱愁疯了,他看谢知意的这个相机的镜头就知道非常值钱。

“这还不是你用家里的钱买的?!既然你从来也没考虑过这个家,就别拿走家里的东西!”

谢知意还是第一次无语到说不出话来。

她停顿的这几秒,谢父已经开始伸手拽她脖子上的挂绳。

谢知意忍无可忍地拉住他,“这是我朋友的,没花你一分钱!”

谢父已经疯了:“我不信!从家里拿出来的,就是我的钱!”

谢知意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难以想象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

她的拳头捏紧了又放松,最后还是没忍住推了他一把:“别碰我的东西!”

谢父踉跄两步,被谢母扶住,然后开始哭嚎:“都看看啊!这就是我的亲生女儿啊!养她这么大,就学会了打她亲爹!”

谢母也跟着一起哭,一边哭一边推搡她,场面难看到了极点。

谢知意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了。

在她的原生家庭面前,过往十年的辉煌成就好像一阵沙一样被风吹走。

哭喊的父母,混乱的肢体冲突,这一切都……无比尴尬。

无比窒息。

就在这时,一双手握住了她的。

然后一把推开眼前疯狂的父母,稳稳地挡在她身前。

谢知意混乱中抬头,看到了池临锋利的下颌角,和紧绷的嘴唇。

他回头叫她:“谢知意。”

隔着一片混乱人声,他的声音清晰而坚定。

“别低头,别害怕,”他说,“我能带你走一次,就能带你走第二次。”

“这一次,我带你回家。” w ,请牢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