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第28章 噗!噗噗!双更合一(含补更)……

我的书架

第28章 噗!噗噗!双更合一(含补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29

谢微澜直接语惊四座。

不仅是裴紫嫣, 周围所有人都傻了,没想到谢微澜能这么放飞自我。

但好在,因为谢微澜曾经有过在大喇叭里自爆给上官琛下『药』的“壮举”, 众人震惊了一会,也就释然了。

她和裴紫嫣两人的争斗所有人自然是看在眼里, 人们默默地想, 难道这是豪门争宠新形式?果然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谢知意:不。

……恐怕这战火很快就要蔓延开了。

这张卡能带给她黑化值不来源于谢微澜, 而是来源于谢微澜说话的对象们——比如裴紫嫣就给她刷了几百点出来。

在极度低情商状态下,谢微澜并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她的表情看上去好像真的是善意提醒。

裴紫嫣作为直接被冲的人, 第一反应是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眼角,随后表情更加难看了——这个谢微澜??她好歹也是个千金小姐,怎么说得出这种话???

但她非常聪明地没有表现出恼怒,而是转向了上官琛,助地小声说:“琛哥, 这……谢小姐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不得不说, 这一套卖惨把戏也是以前谢微澜的强项,但现在她已经完全丧失了这个功能,直接进阶到了疯狂直球模式。

真诚得让人心疼。

“知道还问,你是不是觉得尴尬想转移话题?”谢微澜直接嘲。

谢知意暗中鼓掌:上分了上分了。

比提醒别人有眼屎更尴尬的事,就是在别人转移话题之后穷追不舍。

这次,裴紫嫣的表情是真的有点尴尬了。她一直很擅长在豪门女人圈里战斗,这还是第一次有完全招架不住的感觉——谢微澜难道真的是个狠角『色』?!

她只好更加可怜地望着上官琛,那副急于攀附、寻求帮助的样子,的确让在场的男『性』我见犹怜。

而且裴紫嫣毕竟是上官琛带来的,上官琛不管怎么说肯定要管人家的吧!

但让所有围观群众出乎意料的是,一向霸道的上官琛竟然没有为她出声。

他的侧脸绷紧, 只是暗含警告地看了谢微澜一眼,然后就把裴紫嫣搂过来继续『插』花了。

现场唯有谢知意看懂了——上官琛害怕。

为一个经历过更多匪夷所思不可抗力的男人,又是被谢微澜知道相当多不可告人秘密的上官琛,比其他人更害怕谢微澜秃噜出什么不该说的事来。

谢知意一边『插』花一边笑,心想这卡简直太妙了。

裴紫嫣虽然有几分失望,但十分懂事地继续和上官琛商量着『插』花。

谢微澜有几分得意,又有几分嫉妒,『插』花课又维持了表面eace。

谢知意按照最基础的螺旋花束的方式,把花茎交叠,从逆时针方向找角度、一边放松虎口调整花枝的高度,最后齐整地做成一捧花束。

基本完成之后,谢知意还挺满意的。

她看了眼手机,池临说他在路上了,谢知意回了一条:[都要下课啦。]

池临:[没事。]

谢知意犹豫了一下,敲了几个字:[我做的花送给你。]

收到消息的池临对着手机呆了呆,才反应过来——谢知意要送他花?!?

花!

太子爷顿时兴奋了,坐在车后座捂着嘴咳嗽了几声。

助理立刻关心地问:“少爷,您喉咙不舒服?”

太子爷绷住表情:“没事。”

他简直不能更舒服了。

但池临兴奋了一会又突然想到——不对不对,他都还没给谢知意送过花呢!

不过还是很想知道她要送自己什么花。

池临故高冷地对助理说:“快点。”

助理:??还要怎么快!

……

谢知意发出消息之后敲了敲手机屏,觉得自己是不是心怀鬼胎得太明显了——不过她选的花是包含了心意的,她的确想送给池临。

而此时被谢微澜和裴紫嫣围着的上官琛下意识地往谢知意的方向看了一眼。

她的花……会送给谁呢?

裴紫嫣很敏锐地注意到了上官琛的视线,她默不声地打量了一下那位谢微澜的姐姐。不得不承认,的确是个漂亮的人,但更让人注意的是她身上的气质……

在整节『插』花课上她都没说过什么话,只是安静地坐在角落做自己的事。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的存在感强到无法忽视,不仅是身边的上官琛,周围其他人也都有意无意地关注着她。

裴紫嫣的眼珠子轻轻转了转,正要移开视线,却见远处的谢知意忽然抬起了头。

她猝不及防地对上了那人清透的双眼,似乎是微微含着一点笑意,还有一丝微妙的歉意——

抱歉???

裴紫嫣完全没反应过来,而对方已经淡笑着移开了视线。就这几秒,裴紫嫣发现自己完全没压制,竟然来不及做出反应。

等她回过神,忽然意识到:幸好……幸好这个女人对上官琛没有任何兴趣。

裴紫嫣看着捧花凑到上官琛身边的谢微澜,连忙也拿着自己的品过去,“哇,谢小姐做的的确很好看呢!”

周围人见她刚被谢微澜言语攻击过还能这样大度,纷纷『露』出赞扬的表情。

谢微澜点点头:“确实比你的好看。”

裴紫嫣:“……”

谢微澜看向上官琛:“所以阿琛哥哥不用拿她的啦~~”

上官琛被两个女人争夺,『露』出了自得的神情,微微往后仰:“说说你们选的花的寓意吧。”

裴紫嫣早有准备:“红蔷薇代表热恋,而粉蔷薇的花语是爱的誓言,我选择的却是深红蔷薇,意思是……只想和你在一起。”

上官琛双眸微眯,拉起裴紫嫣的手,落下一吻。

谢微澜一听急了——他们送花肯定都是情情爱爱的寓意啊!好词都被裴紫嫣抢走了,她只好硬着头皮说:“我这个还有特殊的寓意!”

上官琛感兴趣地一挑眉:“什么寓意,说来听听?”

谢微澜指着她那一捧玫瑰中间『插』着的风信子,道:“除了对哥哥的喜欢,我还希望哥哥健康!”

听到“健康”这个字眼,上官琛不知道哪里的神经敏感地跳了一下。

“风信子的花语是,点燃生命之火,同享丰富人生!”

上官琛听到“燃火”,

脸『色』顿时就不对劲了。

而谢知意在场唯一能听懂这个梗的人,差点笑出来:生命之火,肯定会让上官琛想起他被火烧了的小jj。谢微澜不愧是超低情商拥有者,哪壶不提哪壶!

上官琛面『色』冷下来,音调压低:“谢微澜!”

你最好不要众提什么不该提的事情!

但他并不知道,自己又在不知不觉间犯了一个大忌——低情商的人最大特点就是听不懂别人的弦外之音,而且还必须要刨根问底。

谢微澜:“怎么了哥哥,我只是希望你能健健康康,人生顺利呀!毕竟你下……”

旁边的人包括裴紫嫣都竖起了耳朵——难道上官琛有什么地方有『毛』病吗?

上官琛心知不好,那个只有他和谢微澜知道的秘密,事关他的下半身雄风,他绝对不能让谢微澜这个没有脑子的女人泄『露』出来!

正好下课铃响了,上官琛起身就溜,连身边的金丝雀都没顾得上。

谢微澜在后边着急地喊:“哥哥,你别跑那么快!小心把下边扯坏了!”

众人:“???”

难道这就是睡过的不一样吗,信息量有点太大了!

上官琛回身怒吼:“扯不坏!”

谢微澜茫然地眨了眨眼,扯不坏是什么意思?

思考了两秒,就在上官琛终于要逃出教室的那一刻,谢微澜想明白了。

“哦,因为本来就烧坏了!”

众人:“!!!”

上官琛差点撞在门上。

社死+1。

谢知意抚掌赞叹。

黑化值+2000。

晚,在豪门圈乃至金伯利顿学生圈里盛传“上官琛不行了”的话题,都是后话了。

……

池临紧赶慢赶到了学校,下车之后,大步往『插』花课的教室走去。

课程已经结束了,他并没能领略到这节课上的滚滚硝烟,和硝烟里再次社会『性』死亡的情敌。

他只看到谢知意站在走廊背光的尽头,穿一身简单的衣服,看起来却好像在发光。

她的手背在身后,隐约能看到包花用的纸。池临控制着自己上扬的嘴角,走到她面前,轻声口:“你上课辛苦做的,真要送给我?”

他站的位置迎着光,棱角分明的脸被微微柔和了,看上去多了几分俊朗少年的味道。

谢知意点点头,把花送背后拿了出来:“真送你。”

池临觉得自己心脏跳得太快。

快到有些话几乎克制不住得想要说出来。

谢知意也认真地看着他:“快看看喜不喜欢。”

池临满心缱绻地说了声“好”,欢欢喜喜地低头一看:

一大捧灿烂的菊花。

池临:“……?”

谢知意有点紧张——她其实是有夹带私货的!

虽然谢微澜和裴紫嫣battle她们的寓意很搞笑,但她自己也不能免俗地认真思考了花语。

因为是送池临的,所以她精心挑选了这个——双瓣翠菊。

寓意,“我与你共享哀乐”。

对于谢知意而言,这已经是她最大的关爱。

即便我习惯孤身一人,但也愿意多一点时间给你,与你共享心情,同步忧愁与欢喜。

……多那个啊!!

池临嘴角抽了抽,最后抬起头,有点无奈地笑了:“喜欢。”

谢知意长舒一口气:“那就好!”

送走谢知意之后。

太子爷捧着一束美丽菊花再次坐上车。

助理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他被映得黄橙橙的脸,小心地问:“少爷,这花需要我帮您处理吗?”

池临瞪了他一眼:“我的东西,你不许碰。”

助理:……我也没想碰!

池临先把花带到了公司办公室,把原来花瓶里『插』着的鲜切茉莉给拔了。他对着谢知意送他的花拍了好多张照片,然后才小心拆,把花放进了新换过水的花瓶里。

然后太子爷打手机搜了一下。

给异『性』送菊花是什么意思?

网上还真有类似的帖子,池临连忙点进去。

只见底下有人回复:[那得看送的是什么菊啊兄弟!然我觉得妹子既然送你花,肯定不可能是要给你过清明的意思!]

池临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这人看起来很懂的样子嘛!

于是他继续往下看:[菊花也漂亮的!而且多菊花还有不一样的寓意,比如万寿菊、矢车菊什么的!寓意又好又漂亮!楼主别灰心啊~]

池临看了看谢知意送自己的花,他还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于是他去搜索了一下网上这个人说的菊花。

万寿菊,菊科一年生草本植物。

花语:友情。

池临:“……”

他不信邪,又搜了一下那个矢车菊。

矢车菊,菊科一年生或两年生草本植物。

花语:单身的幸福。

池临:“……艹。”

-

送花是门学问。

谢微澜以为自己是花选得不对,才没得到上官琛的青睐。不过好在,上官琛走的时候连裴紫嫣的花也没拿走,看来是都不喜欢。

裴紫嫣一个人从外省过来,只能依附上官琛。而她不一样,她手上还有其他的优质异『性』资源!

谢知意看着谢微澜打扮得光鲜亮丽准备出门的样子,心里一阵宽慰。

谢微澜失去了情商,可她获得了快乐啊——

她走下楼的时候,谢父一阵怒斥:“一天天的不知道出去干什么,也不看看家里都什么样了!”

谢微澜认真的声音响了起来:“爸爸,你不要总是这么生气了,科学研究表明,你这样猝死率会提高70。”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诅咒你爹?!”

谢知意在楼上慈祥地目送谢微澜远去和谢父原地爆炸。

从某种意义上讲。

她这个妹妹竟然变得有点可爱了……?

……

谢微澜是去找袁锋的。

谢家式微,眼看是救不起来了,她才不会像她那个傻姐姐一样,老老实

实地经营微博,等着有朝一日能变现。

那太慢了!也根本无法支撑她想要的生活。

付景言说得对,只要想得,路就好走。既然上官琛并不珍惜她,她也不会傻到为了上官琛守身如玉!

袁锋不仅能把她的角『色』弄回来,还能让编剧调整剧本,把她的戏份提高到原来的两倍!

这样的话,即使袁锋这个人有些变态,她也可以接受。

酒店大房。

袁锋看着谢微澜走出来,扬起下巴点点床上,让她穿上自己准备的衣服。

这个谢微澜长得不错,而且非常知道配合、夸奖他,袁锋对她总体还挺满意的。

虽然他对谢微澜那个姐姐更感兴趣,不过这个还没玩烦。而且,新的那个也可以一起玩嘛……

袁锋笑着搂住谢微澜,勾起她的下巴,“知道该怎么做吧?”

谢微澜点点头,男人嘛,总有自己爱听的那一套。

大床上,人影交叠。

袁锋邪笑着问:“大不大!”

谢微澜平躺着:“不大。”

袁锋:“?!”

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在床上被人挑战,他还以为是对方见多识广,于是当即一顿威猛『操』,最后大汗淋漓地结束。

“呵呵,爽不爽?”

要是平时,其他女人一早就娇羞地靠在他怀里,说一些男人们都爱听的话。谢微澜有求于他,然更要卖力地讨好他。

袁锋点了根烟,在烟雾中看着谢微澜红着脸开口。

“不爽,没啥感觉,就这?”

袁锋:???

他手里的烟掉了,烫到了自己还光着的大腿。

“谢微澜!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谢微澜一脸害怕地看着他:“袁先生,你怎么生气了?我只是实话实说呀!”

袁锋差点气昏过去。

“你以后再也别想进我的房门!剧本的事也别想了!”袁锋披上衣服,冷漠地看着她。

谢微澜这才有点急了,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明明之前袁锋都答应她了!

“袁先生,我哪里做的不好我都可以改!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袁锋这才微微缓和了表情,“哦?什么都行?”

谢微澜连忙点头:“嗯嗯。”

袁锋压低了头,凑近她耳边,低声说:“那你把你姐姐送来。”

谢微澜睁大了眼睛。

……

天晚上,谢知意查收到来自男配袁锋的一千点黑化值,略微有点惊讶。

她和这个人还没有正面过招,从原书情节来看,这个男的应该是最『骚』的——还不像付景言那种走『性』感风的『骚』,这个袁锋估计就是作者用来放飞自我的角『色』,是真实的『色』批。

但既然这个角『色』已经开始刷黑化值,说明她投放到其他人身上的技能卡发挥了用——有八成可能,是她妹妹的“耿直”刺激到了这个人。

而袁锋对于剧情的介入也会越来越深入。

明天晚上就是跨年夜了,按照原来的计划,她要去池临家拍新视频。唐北清、池向阳都会来。菜池临都已经订好了,谢知意就做一道主菜就行。

而跨年天,金伯利顿也是有年度活动的。在零点前后,人们会聚集在校园的钟楼底下,一起倒数迎接新的一年。

算算她回来也已经小半年了,没有过往十年的逆风翻盘、绝地反击等等爽文剧本,她每天做做任务,刷刷黑化值、搞搞系统创意……日子竟然也过得飞快。

谢知意对跨年还挺期待的。

只不过她忽然回忆起来,原剧情中的跨年夜其实也发生了一些要剧情,而且就和袁锋这个男配有关。

女主跨年时也参加了上官琛他们的豪门arty,彼时上官琛带着裴紫嫣、各种试图让女主在意吃醋,而就在这天,带球跑的谢微澜也回来了,并且告诉他自己有了他的孩子!

这一下,上官琛方寸大『乱』。而跟着谢微澜一起回来的,还有在这段时间和她搞在一起的袁锋。

袁锋直接看上了女主,并和谢微澜联手,用一些狗血下流的手段把人搞到了酒店——发展到这个时期,虽然男主本人并不承认,但其实他已经爱上了坚强温柔、论何时都在他背后的女主。

于是当他听说谢知意被袁锋带走,即抛下了带球的谢微澜和金丝雀裴紫嫣,直接杀去了酒店,最后在千钧一发之际护住了女主的清白。

从此,女主更加对这个人渣种马无法自拔。

谢知意理顺剧情线和感情线之后:“……”

剧情线她可以配合走一走,感情线……莫挨老子!

对于送上门来的配角,谢知意一律做工具人处理。毕竟哪怕她不用技能卡,也能把变态男配暴揍一顿,所以根本没在怕的。

手机“叮咚”一声,竟然是付景言的短信。

[袁锋在打听你,他不是什么好人。]

谢知意挑了挑眉。

连付景言这种艾斯比都认证袁锋不是好人,谢知意对他还真多了几分好奇。

-

跨年天,几个小团体聚集在池临家。

虽然池临对此不太满意,但想到这种环境下谢知意也会更舒服,他也只能忍受池向阳和唐北清这两个电灯泡了。

谢知意问:“所以跨年你们想吃什么?”

这种家有大厨的感觉实在太爽了,几个男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吃蒜蓉大龙虾!”

谢知意还以为他们商量半天会挑一个难度系数高点的,闻言有点无奈:“这个不难做。”

唐北清表示:“没关系!好吃就行!而且也可以让观众姥爷们看看,这博主家条件不错~”

谢知意:“行吧行吧——那中午做这个,晚饭我做一道佛跳墙好了。”

池向阳:“嗷呜!”

唐北清:“我要带着新长的三斤肉跨年!”

池临落后一步跟着谢知意进了厨房,低头问:“中午晚上都做的话累不累啊?”

谢知意抬头笑了笑,“不累啊。”

池临近距离看着她唇边的笑意,心有点痒,“咳——那、那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他话没说完,就被池向阳一嗓子打断了:“哥!我就被你打发走几天,你屋里怎么就上上菊花啦?!”

池临恼火地转过头:“你他妈会看

不会看?!不会看自己查!”

谢知意抬头『摸』了『摸』鼻尖,“你放家里了?”

池临把愤怒的脑袋转了回来,往下低了低,“然啊,我还养起来了。”

谢知意心情就很好。

看来心意传达到了~

系统持怀疑态度:「真的吗?」

……

波士顿大龙虾直接叫了卖送过来的,虽然个头不是很大,但好在太子爷够壕气,买了一堆。

谢知意在料理的时候,池临就举着相机帮她拍,时不时手出镜一下帮她的忙。

对于谢知意来说,这道菜确实不难。快,龙虾蒸好,锅盖掀,蒜香带一点点『奶』味浓郁地四散开。

谢知意用勺子弄下一点龙虾肉,回身对着镜头后边的池临,自然地说:“张嘴。”

池临的眼睛从镜头里看她,心脏狂跳,不受控制地张嘴吃了下去。

“好吃嘛?”

“好吃。”

谢知意笑着点点头,“那就好。”

池临沉默了几秒钟,忽然把相机放下了。

矜贵的太子爷低下头,对她说,“你刚才是为了营业——我还要。”

谢知意抬眼:“嗯?”

池临张嘴:“啊——”

谢知意的眼睫眨了眨。

他冷白的皮肤上垂下一片鸦羽似的睫『毛』,难想象,平时那么暴躁炸『毛』的一个人,也会有这样乖的一面。

谢知意又给他喂了一勺。

好可爱哦。她想。

呜呜,像一只顺『毛』的大鸟。

系统:「……这都是什么形容!」

……

中午的大龙虾被一扫而空,恨不得虾壳都给『舔』干净。

唐北清抱着肚子瘫在沙发上,顺手导了个素材片段剪辑了一下——恰好就是谢知意对着镜头喂龙虾肉的那一段。

谢知意把这条发出去,评论比上次涨得还猛。

【美女美女!美女我来了!】

【啊啊啊救命啊甜死老子了!!!】

【新年我就指着这一口糖过了!!】

【说好的做菜视频呢?!现在又流行把狗骗进来杀了??】

【我愿意被杀啊啊!一人血书想看摄影师小哥哥!!!】

谢知意和池临坐在一起,两个人都在刷她的评论区,都在克制自己唇角的笑意。

谢知意:是不是有点太明显了?真是不好不好。

太子爷:甜就对了!!给爷嗑!!!

等刷完谢知意的微博,她随意瞟了一眼实时流速,发现它维持在非常平稳+20s,几乎都不波动。

于是就在这大龙虾的时光里,她下张卡的量都快满了。

真是……爽啊。

下午没什么安排,自从谢知意说了晚上要做大菜,今天他们几个的安排就是晚上等着吃谢知意的佛跳墙。

这道菜就比龙虾做起来复杂得多了,谢知意先回了趟家,然后傍晚的时候去超市采购,池临说待会会来接她。

等谢知意拎着环抱购物袋出来,看到谢微澜站在路边时,她才想起来原文剧情这回事。

——看来她妹妹是来推动剧情了。

古早狗血文的套路也非常低级,在谢微澜假意和她说话的这段时间,有人从后边冲过来,往她的脸上蒙什么东西。

谢知意花了一秒钟权衡了一下,她应该可以在池临去超市之前解决问题,于是在那块布碰到她脸之前,就屏息倒了下去。

谢微澜接住了她,说:“姐姐,你可别怪我,为了我的前途,你做出一点牺牲怎么了?等我红了,我也可以给你安排几个小角『色』,至少不会让你吃不起饭的!”

后边那个司机:“……别他妈废话了。”

谢微澜:“哦。”

谢知意十分清醒地躺在车上,听着谢微澜和司机打听袁锋的喜好,渐渐对这个男人也有了更多了解。

最后车子隐秘地停在酒店后门,谢知意被人架着,送到了一个总统套房。

她微微眯着眼睛,记下了房号,然后就被送了进去。

“袁先生,我把姐姐带来了——”

袁锋穿着浴袍,举着红酒杯,视线放肆地落在谢知意脸上身上,感觉自己浑身都血『液』都沸腾了——

“她就像是爱神的艺术品!这就是我一直追寻的!so beautiful……”

「滴,监测到袁锋情绪波动,黑化值+200」

谢知意闭着眼睛,在心里挑了挑眉,心想这大哥可悠着点。

她下张卡马上就要刷出来了哦。

但显然袁锋越来越兴奋了,他围着谢知意走了两圈,系统叮叮当地报数。

谢微澜说:“袁先生,那、那我就不打扰了——”

“你也留下来。”袁锋眼里闪动着变态的光芒。

谢微澜:“我?我留下来做什么?”

袁锋笑了:“助兴。”

……

谢微澜去洗澡了。

房间里只剩袁锋和谢知意。

他的呼吸越来越粗,手慢慢落到谢知意脸上——

就在这时,她睁眼了。

一双漆黑清亮的眼睛,毫无波动地看着他。

——“草!”

就像是美丽的雕像忽然动了起来,袁锋直接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谢知意维持着瘫软在沙发上的姿势,眼睛却是望着他的。

袁锋惊吓了几秒,然后也反应过来,可能是手下办事不利,『药』的剂量不够、让她给醒过来了!

但是没关系,身体还是麻的,那就依然是可以随意摆布的洋娃娃。

袁锋面对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反而更加『性』奋了。

“女人,你不认识我,没有关系。今晚,我会让你好好认识我。”

谢知意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叮!黑化值增幅达到下一阶段量,掉落技能——【喷水术】,该卡属『性』自由,持卡后可获得喷水能力。」

谢知意:又来?

多么让人亲切的一张卡面啊——

不过看现状,难道系统

是让她自用?泚这个精虫上脑的艾斯比?

毕竟要是再送给谢微澜,岂不是影响谢微澜的低情商发挥?技能卡打架,那太亏了。

又会喷火又会喷水,她又不是想把谢微澜变成珍稀动物。

袁锋看着她思考的样子,按捺不住地握住了她白皙的手,“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袁锋。”

“你相信吗?”袁锋看着她,油腻的嘴唇落了下来,“被我看一眼……你就会湿。”

湿?

什么湿?

谢知意忽然挑眉。

——灵感这不就来了。

就在袁锋的嘴唇即将碰到她的时候,谢知意猛地一把把他推开,然后行动自如地站了起来。

“喷水卡送这位男士。”

「滴——加载成功√」

袁锋:“你?!你怎么还能动?”

谢知意看到的:“噗——噗——噗噗——”

他的嘴变成了喷壶,滋滋地喷着水。

袁锋整个人都傻了,痴呆地去捂自己的嘴——

怎么会这样??他的口水怎么会有这么多?!

而谢知意用湿纸巾擦掉了不小心溅到自己手背上的一滴水珠,淡定地点点头:

“确实湿了。”

w ,请牢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