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蛊道求真 > 第六十二章 江山如故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二章 江山如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麻雀,你倒是蹦跶得挺欢畅的。”真阳楼中,巨阳意志怒极反笑。

  霜玉孔雀自己主动给太白云生输出天气、地气惹怒了巨阳意志。

  八十八角真阳楼剧烈震动起来,霞光满天摇曳,一道巨大光柱,直射而出。

  仙蛊——排难!

  排难之光,照在太白云生周围,消弭雷球,洞穿狼烟。

  太白云生游走在雷霆之间,穿梭于云层缝隙,尽展大师级的飞行造诣。

  他的身上,已无防御蛊,纯粹靠着移动躲避颠乱雷球,仿若悬崖上走钢丝,惊险至极。

  嗡!

  忽然,一道颠乱雷球转变方向,向他砸杀过来。

  太白云生想要躲避,却已经迟了,一时间只能瞠目怒视,眼睁睁地看着。

  危急时刻,一道白色光柱及时扫射而来,直中这颗颠乱雷球。

  雷球在光芒的照射下,迅速消融,化为一蓬精粹的清辉天气。

  排难蛊!

  八十八角真阳楼的救援,又一次帮助了太白云生。

  “又出手了啊,如此大力度的支援,排难蛊能支撑几次呢?”青书目光闪烁,对这样能直接干扰天灾地劫的蛊虫万分眼热。

  在这种环境下,天地二气沸腾,动用任何蛊虫,都会惹来强大的反噬之力。

  排难仙蛊,当然也不例外。

  原著中排难仙蛊就是因为黑楼兰在渡劫时过度使用而毁坏的。况且,排难仙蛊,乃是八十八角真阳楼的基石之一,用来给王庭福地排难。若没有了它,王庭福地就会遭受恐怖的天劫地灾。

  巨阳意志绝不会为了太白云生,而牺牲掉这只珍贵的仙蛊。

  太白云生的速度,渐渐缓慢下来。

  他现在是忧外存患,外患是地灵陷害,灾难重重,内忧则是凡蛊升仙,在自家仙窍中酝酿灾劫。

  尤其是这内忧,牵扯了他越来越多的心神,导致他对外界的应对越加缓慢。

  陡然,他浑身一震,彻底停下身形。

  下一刻,无数的颠乱雷球向他轰砸过去。

  排难光柱绽放炫目光辉,也旋即爆发,笼罩太白云生。

  “最关键的时刻到了!”青书、方源、黑楼兰、耶律桑等人,看得分明,俱都目光一闪。

  此刻,在太白云生的仙窍中,璀璨的光辉猛地爆发出来,充天彻地。

  仙蛊的气息,磅礴喷涌。

  耀眼的光辉中,一只仙蛊徐徐上升。

  只见它形如瓢虫,拳头大小,浑身碧玉也似。圆滚滚的背壳有天生纹路。一半是江河湖海,一半是山丘峰峦。

  “原来这仙蛊,是江如故、山如故两相合并而成。看来效果,便是江如故、山如故的结合和提升。”太白云生猜测。

  这是天地交感所炼,并非他亲自炼蛊,因此对江山如故的功效,还并不清晰。

  只是关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太白云生便将整个注意力,转移在福地最中央。

  仙蛊江山如故,并非他的目标计划,只是顺带的惊喜罢了。

  此刻福地的中央,人如故蛊结成的厚茧,也裂开丝丝缝隙。五彩烂漫的流光,从缝隙中漫溢而出。

  破茧成蝶!

  厚茧消散,一只五光十色的蝴蝶,窈窕而飞,所行之处,洒下五色虹光,沿着蝴蝶翩翩飞舞的路径,型成一道弯弯绕绕的彩虹幻影。

  “成了,仙蛊人如故!啊哈哈哈……”看到这一幕,太白云生喜极而泣,仰头狂笑。

  外患虽然被排难蛊暂时抵挡,但是内忧仍在。

  仙窍中,青色劫云滚滚,酿成一只青鳞巨蛇,蛇头长有烂银独角,蛇身长达数百丈,蛇尾化气,和遮天的劫云连为一体。

  而大地则开始震荡,轰隆隆,响如雷霆的声音震耳欲聋。

  刚刚成形的大地,出现裂缝,无数岩浆从裂缝中狂涌而出,浓烟滚滚,万里焦枯。

  “天劫——银角青鳞蟒,地灾——熔地!”太白云生心中一凛,独自面对天劫地灾,让他感到无以伦比的压力。

  他将希望的目光,投放在仙蛊江山如故之上。

  “来吧。”他意念一动,一颗青提仙元飞出,融入江山如故蛊中。

  瓢虫般的江山如故蛊,立即翻开背翅,化作一道极光,飞射而去。

  所到之处,方圆万里,大地回春,江山如旧,回到地灾摧毁前的那一刻。

  “好蛊,好蛊!”太白云生心中顿时大定,有了江山如故仙蛊,他就无惧熔地之灾。

  呜傲——!

  银角青鳞蟒张开大口,发出怪吼。

  它猛地窜出,庞大的身躯带起飓风阵阵,大风呼啸中,对准江山如故仙蛊扑去。

  太白云生骤然紧张起来,仙蛊各有威能,非是防御蛊虫,都比较脆弱。江山如故蛊同样如此,若是被银角青鳞蟒击毁,局面对太白云生将大为不利。

  好在江山如故蛊,是天地交感,在他仙窍中出生,受他操纵,如臂使指。

  太白云生积累丰厚,连忙调动江山如故仙蛊,不断逃窜。身后银角青鳞蟒数十次扑杀,打得山川倾塌,大地洞裂,掀起飞沙走石,卷动凛冽狂风。

  “糟糕!再这样下去的话……”太白云生心神贯注,无比集中,几个呼吸之后,额头便已经冒出许多冷汗。

  他双目紧闭,身躯仍旧悬停在半空中,任由颠乱雷球疯狂轰砸。

  幸亏有排难仙蛊的光柱,保住他肉身安全。

  太白云生虽然早已经顾不上外界了,但却未忘记外患。

  糟糕的局面,促使他做出一个壮士断腕的决断。

  “八十八角真阳楼的支援,到底是有限的,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停止支援。只好如此做了……现在人如故仙蛊,就在我的手上,只要有时间,就有希望!削,给我削!”

  太白云生在心中呐喊。

  弃车保帅,他毅然舍弃一部分的仙窍福地,开始削除天空。

  福地乃是蛊仙底蕴的根基所在,削减福地,就是自残,减少实力和潜力。

  但太白云生不得不这样做。

  就像当初原著中方源在狐仙福地中渡地灾,为了排除魅蓝电影,舍掉四分之一的福地一样,太白云生也在壮士断腕!

  仙窍福地的天空,一层层地被削除出去。

  连带着浓厚劫云一起,被直接排除到体外去。

  他的体外正是王庭福地,霜玉孔雀欢鸣一声,立即吞并这些福地碎片,增加自身实力。

  巨阳意志则气得怒吼一声。

  他现在保着太白云生的性命,但后者却做出资敌的行为!

  巨阳意志又不得不保他,若是太白云生身死道消,整个仙窍都会被王庭福地吞并。

  而最关键的是,排难仙蛊已经满布裂痕,再对太白云生支援下去,恐怕就要被反噬之力摧毁了。

  排难仙蛊乃是八十八角真阳楼基石之一,绝不容有失!

  但若任由太白云生去死,对巨阳意志而言,也同样不利。

  一时间,巨阳意志陷入两难之境。

  仙窍中,天空一层层被削去,浓厚的劫云越加浅薄。原本肆虐张扬的银角青鳞蟒,体型变得只有原先的十分之一大小,威势更弱。

  局面对太白云生而言,越加好转。

  “成功近在咫尺了。”太白云生满眼含泪,睁开双眼,仙窍中的局面已经渐渐稳住,他已经能抽出一些心神,来应对外界危机。

  见自己被排难之光笼罩,灾劫不加身,太白云生不由地心生感激:“这一次,多亏了八十八角真阳楼出手帮助,否则我绝难有成功的一丝希望。呃!”

  排难之光陡然消失!

  可怜太白云生猝不及防,被蜂拥而至的颠乱雷球接连砸中,立即思维颠乱,到处乱飞,一路撞上大量的颠乱雷球,更加无法自主,再无一丝清明理智。

  众人震惊的发言,还未来得及表达,八十八角真阳楼又爆发出一股绝强的吸摄之力,将狂乱的太白云生,直接吸摄进去。

  巨阳意志不能叫排难蛊牺牲,也不能令太白云生死亡。

  当然最好的办法,是将太白云生直接排出福地。可惜如今的局面,只有霜玉孔雀能够做到这一点。

  迫于无奈,巨阳意志只好出此下策。

  这的确是下策。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劫云、地灾滚滚而动,覆盖八十八角真阳楼。无数的颠乱雷球,狂风暴雨一般砸下。羁绊狼烟如太古巨蟒,缠绕塔身,不断渗透进去。

  八十八角真阳楼吸纳了太白云生,也便成了天劫、地灾的目标。

  为了保护太白云生的性命,巨阳意志选择硬抗天劫、地灾!

  “怎么会这样!”

  “太白云生大人被吸进真阳楼中去了!!”

  “他究竟何德何能,值得先祖如此青睐?这可是天地灾劫啊,对真阳楼损害甚大!”

  众人瞠目注视,惊呼不已。

  八十八角真阳楼是八转仙蛊屋,本质上是许多仙蛊,附加无数凡蛊的结合体。如今硬抗天劫地灾,本身压力就十分庞大。又因为反噬之力,更影响蛊虫之间的相互协调运转。

  本来八十八角真阳楼镇压霜玉孔雀是没有一点问题的,现在又把正在渡劫的太白云生直接摄入楼中,引得天劫地灾全力轰击。

  又因为在天劫地灾之下,催动蛊虫,将惹来反噬之力,对八十八角真阳楼的整体性破坏更大。霜玉孔雀摆脱八十八角真阳楼的压制就更容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