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在都市生活 > 第八十一章:云家宴会(上)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一章:云家宴会(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宝:“哦,原来是中午办宴会啊”江宝心中一动,云广信的邀请么,这倒是应该去看看,毕竟云家对自己一直以来也是十分的关照自己,再说,现在自己云彩儿关系也挺好,去见见他们家人的朋友也无妨,没准还能结交新朋友。

玛莎拉蒂缓缓发动,周正载着江宝四人朝着云广信(不跟云彩儿住一起)在京都市的别墅驶去。

江宝坐在后排,看着云彩儿那精致的小脸,咧嘴一笑,偷偷地伸出手指来,勾了勾云彩儿的小手心。

云彩儿小脸一红,小声说“江宝哥哥大色狼你干嘛呢,你又欺负我。”声音越来越小。

红着小脸的云彩儿实在是太可爱了,清纯中带着一点小妩媚,看得江宝心中直痒痒。

眼见前排的周正专心开车,江宝也是悄悄往云彩儿那里挪动了一些,两人挨得越来越近,几乎都能闻到云彩儿身上的幽香了。

江宝厚着脸皮,几乎都要凑到云彩儿的脸上了。

“彩儿妹妹,你今天真好看,我都快被你这小妖精迷死了。”江宝在云彩儿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顿时这清纯小美女的脸都红到耳朵根了。

云彩儿小手搓着衣角,今天扎了一个清爽的双马尾辫,听见江宝这样说,心中也是一股甜丝丝的感觉。甜蜜的感觉弥漫在车内,江宝见差不多了轻轻环住了云彩儿的腰肢,而云彩儿也没有挣扎了,顺势也就倚靠在了江宝的怀里了。

嗅着身旁传来的男子气息,云彩儿几乎都要沉醉了,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微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份难得的爱意。

坐在驾驶座的周正从上车开始就没从后视镜多看后面一眼,春凛上车说了几句话就靠在一边眯着眼睛在休息。

江宝这个三番四次吃自己豆腐的男生不知不觉已经走进了云彩儿的心中,连云彩儿自己都不知道,不过江宝搂住她,内心里竟然没有半点抵触感。

春凛并没有睡着暗自叹息,别说是妹妹云彩儿了,就算是自己多年练武,心中也是留下了江宝的影子,这个家伙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开朗的性格,各种稀奇古怪的能力,很是引人的注意。

这心中的小秘密被春凛隐藏在了心中的最深处,那可是自己的妹妹啊,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自己也不能够跟彩儿妹妹抢男人啊。

二十几分钟后,周正驾驶着车停在了一个四层楼的建筑前停了下来。

这建筑是中式复古造型,地处幽静,车库内摆放着各种豪车,单是一个车库几乎都比一个普通家庭的房子面积还要大了。

京都市豪门云家,果然名不虚传。

地上四层的别墅坐落在京都市的郊区,这里是别墅区,但是这栋别墅无疑是最显眼的(楼王)。

这占地面积足足是其它别墅的三四倍有余了,这样的别墅,只怕没个七八千万是拿不下来的。

江宝看着这别墅也是啧啧称道,果然是豪门,这样的大手笔也只有云家能拿的出来,比那个白家那个别墅足足大了一倍多啊。

云彩儿:“咱们到了,走吧江宝哥哥春凛姐姐,我带你进去看看。”自幼生长在云家的她对这种奢华的生活也早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云家虽然主要产业都在京都市五环内,但是云广信自从退居白家二线后,习惯生活在京都市郊区生活,这里没有五环内市区的喧嚣,很适合养老的,早些年就派人花了不少钱买下这里的地皮自己开发了这片别墅区,没想到几年房价涨了不少,这片别墅区也让云家挣了不少钱。

至于云彩儿和父母现在一直生活在京都壹号庄园,派了几个得力手下照顾云广信。

别墅里的环境很优雅,看得出来云广信是一个喜好清净的人,里面游泳池很大,还有健身房之类的设施,云广信闲来无事也是喜欢锻炼身体,老年人经常锻炼是个好习惯。

云彩儿带着江宝和春凛走了进来:“爷爷,江宝哥哥和春凛姐姐来看您了。”

江宝拎着礼物放在了客厅角落。

云彩儿走在前面把江宝带进了主客厅,“爷爷,江宝哥哥和春凛姐姐来了。”

云广信一身条纹蓝色的睡衣,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桌上还摆着一杯泡好的红茶。

云广信放下了报纸,见到云彩儿、江宝和春凛三人也是大为高兴,“哈哈,江宝和春凛都来了,快坐,快坐,彩儿赶紧给江宝和春凛泡茶啊,春凛这些天陪着彩儿还习惯么?”

云广信的气色很不错,在这里颐养天年显得十分的精神,云广信双眼炯炯有神,颇有些老态龙钟的感觉。

江宝走到云广信面前:“爷爷还是这么精神啊,我早就应该来看您的,最近有点事您莫怪哦。”

春凛也走了过来:“爷爷我跟彩儿处的非常好,在她哪住也很习惯您放心吧。”

云广信:“那就好,来来都坐啊,年轻人忙点好,事业为主。”

云彩儿端过两杯茶分别递给江宝和春凛。

云彩儿笑着说:“爷爷春凛姐姐可厉害了,最近教了我好多功夫,再让我遇到那个调戏我的人我一人就能把他们打跑了。”

“江宝啊,上一次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彩儿就得被人欺负了。”云广信摇摇头,也是一阵后怕,这一次也是专门请江宝来对他表示感谢。

江宝:“爷爷您客气了,以后那个白家风流少爷不会出现了......江宝一五一十把如何把白家的资产赢到手,白家父子如何被反杀的(透.视眼和白家密室里的宝藏没有说)”

云广信:“怪不得满世界找白家没找到,原来他把家在红灯区二区啊,江宝你这次可替彩儿出气了。”

江宝赶紧的说道:“爷爷您言重了,当时那种情况,我自当挺身而出,竟然光天化日强抢民女,然后我去红灯区发展,却发现白家在哪里,谁让他们那白家少爷欺负彩儿啊,算他们点背我就把白家地盘儿夺过来了。”

云彩儿也才知道江宝替她出气了:“爷爷,江宝哥哥厉害吧,竟然把那个调戏我的白家都收拾了。”

云广信笑了笑:“其实白家在二区被灭的壮举,我也是有所耳闻,只是白家被吞没我才知道白家在二区发展呢,但是也没有想到是江宝你把白家铲除的。”这可让云广信对江宝更是刮目相看了。

云广信看江宝越看越觉得江宝非常的好,便开玩笑的说:“哈哈,孙女大了不中留啊,江宝啊,你看彩儿怎么样,我建议不如你们两个小年轻谈个恋爱算了。”

江宝一听云广信如此说,差点惊讶的把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吐出来。

云彩儿撅着小嘴“爷爷,你再这样彩儿可不理你了。”虽然嘴上这样说,其实却偷偷的观察江宝的表情。

江宝笑着说:“我觉得彩儿妹妹很好啊。”

云广信哈哈一笑,眼神中带有几分锐利,依稀可以察觉慕老年轻时候的风采。

云广信:“江宝啊,我这是说真的,我这个孙女从小到大还没有瞧得上的男孩子,不过自从遇见了你,那是一到周末就在我耳边说你的事情啊,我不听都不行啊,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江宝:“是啊,彩儿妹妹有没有跟您说我的坏话啊。”

云彩儿赶紧说:“我才没有跟爷爷说过江宝哥哥的坏话呢。”

被云广信说破的云彩儿也是小脸一红,低着头不敢直视程生。

PS:蟋蟀小子感谢大家的阅读、收藏和推荐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