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在都市生活 > 第十一章:古宅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古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早起床,洗漱完毕,07:20大夫拿着病历本进来查房。

  孙耀医生:“江宝早啊,今天感觉怎么样”?

  江宝:“感觉好多了,我早上洗脸的时候照了照镜子,看到自己脸渐渐消肿了”。

  孙耀医生:“是啊,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来把上衣解开我看看你身上淤血情况,然后在给你把把脉”。

  江宝:“好的,麻烦您啦孙医生”。

  孙耀一生:“不客气,你淤血地方也比昨天轻不少了,脸也有所好转,脉搏很好,记得吃药,过几天就会痊愈了,我去查别的房了有事按呼叫器”。

  江宝:“好的,孙医生您慢走”。

  不一会儿刘春梅带着早餐来看江宝两人聊了几分钟,刘春梅便上班去了。

  江宝吃过早饭习惯性的点了支烟,打开炼体决,正要仔细钻研的时候,从书中掉出一个长10公分的硬纸片,上面赫然写着受内伤去京都市北郊区北三镇洪湖村23号找徐武。

  江宝拿着卡片看了看?要不要去呢?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去一趟,下定决心江宝,穿好便服把炼体决和另一本书放进背包,卡片放在兜里,装好钱包手机和烟,背上背包便走出病房。

  到了公司大门口江宝就赶紧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进了出租车之后。

  司机师傅:“你好,兄弟你要去哪儿”?

  江宝:“师傅你好,去京都市北郊区北三镇洪湖路23号”。

  司机师傅打开导航:“走高速43分钟不过高速费5元,不走高速路45分钟,你选那个”?

  江宝:“差不多就不走高速了”。

  司机师傅:“好的,说着司机开动汽车直奔北三镇而去”。

  走了30来分钟望着越来显得房子古旧的城区,江宝眨着眼睛望着,倒是心里纳闷,难道神秘高手都喜欢住偏远地方吗?

  江宝不禁纳闷的问着前面的司机道说:“师傅,这条路是通向哪啊?,前面大山都看的很清楚了”

  司机师傅:“你不是京都市本地人吧?前面不远就到了,到了目的地再往前走个几公里就是长城你有空可以爬爬长城哦”

  江宝:“是啊,我才来京都没几天,前边就是长城啊,还真没爬过呢,有空的爬爬去”。

  司机师傅:“节假日的时候人山人海的,平常的时候人也不少,爬爬山呼吸下新鲜空气挺好的还锻炼身体”。

  不一会儿司机师傅之着前面说:“前面就是洪湖村了”。说完就沿着马路开了进去。这里明显已经进入了更加古老的宅邸,四周尽是那种小平房。

  江宝看了看两旁对司机师傅说:“司机师傅您停车吧,我自己下去找,好多小胡同车也不好调头”。给了司机钱

  司机师傅:“好的那我走了,兄弟你慢走,再见”。说完司机原路返回扬长而去。

  江宝下了车,看看四周,一片片平方到很是整齐,这时前面来了个大娘拎着一袋蔬菜一看就是本地人刚刚买完菜回家。

  江宝走了过去:“大娘您好,打扰您一下,这是洪湖村吧?23号往哪儿走啊”。

  大娘:“小伙子这是洪湖村,23号往前走,路过一个小卖部往左走前面有一条蜿蜒的小路过去不远处就是了”。

  江宝:“谢谢您”。跟大娘道谢后按着大娘指路方向走去。看着房子外的门牌号20,21,22,23号到了,从外面可以看出是一个很大的四合院,外面是青砖围墙,还有几颗浓郁的柳树在院落外面种着。宅邸前面是一块空地,空地上停车着两辆小轿车。

  江宝站大门前,红色的大门上有一对狮头门环,从大门缝隙看到一块长4~5米宽2米多高的照壁矗立在那里给整座宅院增加了些许神秘感。

  江宝伸手敲了敲门环,当当当,当当当。

  “谁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院里传出,门缓缓的打开,一个老人拿着扫帚走了出来。

  老人:“小伙子你找谁啊”。

  江宝:“您好老人家我找这房子里的徐武,请问他在吗”?

  老人:“在啊,你进来吧,他在后院呢,江宝进了大门,老人随手把大门关上”。

  年亲人随我来吧,跟着老者穿过前院走在一条十字路上来到后院,走到西厢房外老人对江宝说:“你稍等我跟老爷通报一下”。

  江宝点点头,老人走到门前敲了敲门,里面发出雄厚的声音:“杨伯怎么了”?

  杨伯:老爷有个年轻小伙子来找您,我带他进来了就在门外。

  徐武:“让他进来吧”。

  杨伯:“好的老爷”。

  杨伯推开门对江宝说你进去吧,老也就在里边呢。

  江宝冲杨伯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一进门便只见房间内各个物件摆放的极有条理,显示出书房主人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不泛的财力,这些东西绝一般人所拥有,一副“武魂”字极有气势的挂在中间,气势磅礴。望着这样典雅霸气的书房让眼前的李天彻底的愣在那里,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好多的书啊)。

  从左侧厅堂正中央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句苍老的声音,声音不怒自威,给人一种很强大的压迫感觉:“小友是你来找老夫”?

  循着声音江宝转过眼去,但见在自己左侧的香炉前面正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身穿浙锦缎丝绸的老人便走了过去。

  江宝对老者深施一礼:“晚辈江宝冒昧打扰,请您见谅”。

  徐武:“别婆婆妈妈的,有事说事,你找我何事”?

  江宝:“有人给我留个纸条,纸条上写着让我来这里找您,说完江宝掏出纸条递给了徐武”。

  徐武接过纸条看了看,心里微微一颤,“咦,原来是他”。徐武看看看正面的几个字,翻过面,背后还有几个字。

  徐武:“杨伯打盆水进来。不一会儿杨伯便端进一盆水放在书案上,便退了出去”。

  徐武把纸片放进水中,江宝站在一旁不知道徐武要做什么,敢要上前询问,此时经过水浸泡的纸边缘慢慢起了一个开口,徐武把纸从水中捞出按着开口小心撕开,原本十公分大小的开片打开后差不多跟一张A4纸般大小,徐武甩了甩手中的纸,竟然没有半分沾水的痕迹,江宝看着这般变化心里不经意的想(弄这些花里胡哨的有什么用)?

  不过嘴上却说:“这个是什么,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夹层啊”?

  徐武说:“这是暗书,用雄厚的内气书写的在特殊纸张上密封起来,平时看起来和普通纸张没什么区别,遇水则开,同门同宗的人用内气覆盖在纸上字就会显现出来,说完徐武右手呈掌聚集内功真气在纸张上扫了几下,顿时纸张上若隐若现出现密密麻麻的字”。

  看到此情此景感觉好是神奇,江宝说:“一张纸居然暗藏如此玄机,若是外人也用真气按照您这样做会怎么样呢”?

  徐武:“不是本宗用真气就会与纸上的字相冲,留在纸上的字会全部消失不见”。

  小兄弟你先坐,我看看上面写的什么一会再跟你说。

  江宝:“好的,您慢慢看。随即便坐在旁边的太师椅上心想难道徐武和那个大师是一起的?难怪留个字条让我来找他”。

  PS:蟋蟀感谢大家的收藏和推荐票!谢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