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 5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直坐在黄金龙背上的青年, 像是失去了所有支撑似得往下跌了下去,无数正在观看直播的热心网友为江夜捏了一把汗。

[江夜!天哪!!他掉下去了]

[周围的那些龙会救他吗?]

[他们看上去像是要吃了他。]

长相凶恶的龙族张着血盆大口扑向江夜的场面,在外人眼中, 确实很像饿虎扑食,但是事实当然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看着江夜往下跌, 龙族们被吓得肝胆俱裂, 深怕爪子抓抓不住,立刻想到要用嘴叼住江夜, 所以就有了众龙齐刷刷地张口等江夜的画面。

可是谁也没等到江夜掉进他们的嘴巴里。

一阵刺目的光晕闪烁,将江夜周围的所有龙族全部挡了开来, 原本在江夜咫尺的巨龙, 在刹那间被移到了数千米之外,就连白灵也被挪了出去。

白灵担忧地呼喊道, “殿下!”

在金色的光环褪去后凭空出现了一只巨龙,他的鳞片极为耀眼,像是初生的朝阳, 不添一丝污浊,每一片都晶莹发亮,体态优美不失霸气,只是轻轻踱步,便油然而生一种威严,身上巨大的精神力波动, 在他出现的时刻起, 便震慑住了宇宙所有生灵。

为了承载他的存在, 连宇宙空间都出现了一些裂隙。

两只苍月龙呆愣楞地看着这个早在几个月前就该看到的画面。

这是!

“黄金龙。”

她们怀揣着无比激动的心情, 匍匐了下去, 紧跟着所有的龙都收敛了龙翼。

看到这一幕的人类, 只能哑言了片刻,才在网上道。

[原来这就是黄金龙!]

[他的存在,就像是宇宙的中心,其他的一切都该包围着它。]

[可是你们看到了没有,他好像是江夜变得!]

[江夜消失了,这只龙就出现了!!!]

[确实,不会吧,江夜可以变成黄金龙。江夜是树精的王子殿下]

[这么说来现在出现的这些龙,不会都是树精变得吧。]

[参加联运会的树精都是龙!!]

黄金龙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中有一道金色的竖线,像是劈开了荒芜,带着一丝妖异的光,缓缓地移向了正在发狂的黑龙身上。

刚刚被震慑住的黑龙被金龙眼中的冷淡激怒了,发出了愤怒的嘶吼。

那吼声产生的飓风,哪怕在数千米之外,也能感受到一股股凉意,但是直面吼声的黄金龙却没有任何动摇。

反倒动了动喉咙,唤道。“尤兰德。醒醒。”

他颇有些温柔地道。“我回来了。”

可是尤兰德没有任何回应,反倒直接冲到了黄金龙面前,猛地咬了上去,扑咬着黄金龙的脖颈。

他们都没有用到异能,这是一场单纯的野兽之间的厮杀,没有人敢插手其中。

“将他压下去,殿下!”

白灵看到时,一直为江夜呐喊,在她眼中江夜出生都没几天,就要跟这么强大又疯狂的对手对抗,实在是太危险了。

赫拉斯越看越不对味了起来。

他们两个打起来,怎么那么像是龙族为了求偶打架呢。

他们龙域也有两只公龙打架的场面往往就是这样的,明明可以用异能,非要用最原始的“肉搏”。

一定是他不够正经。

安诺想把实验室搬到首都星外的郊区星球。

可是上面不允许。

所以安诺只好暂时留在这个已经又破又烂的实验室里,幻想着之后要怎么利用这只白银龙。

总之可不能像之前用蜥龙那样无所顾忌了。

全宇宙的白银龙,一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这只白银龙的价值可想而知。

所以他考虑着,至少要给这只龙配个种,留下各种杂交实验结果,看看有没有可能生育出类似白银龙的龙来,还要无性繁殖,克隆,耐性实验,体力实验,能力实验,还有行为学实验。

解剖是其中最无关紧要的实验内容,因为直接杀了这只白银龙,实在是暴殄天物。

安诺预想了很多实验,最后,等来的却是回到教皇的直接命令。

杀了那只白银龙。

教皇的这个命令在安诺的脑海里无异于杀鸡取卵。

为什么啊。

为什么一定要这只白银龙的晶核,教廷的宝库里难道就没有其他白银龙晶核吗?

他虽然一直都知道教廷想要白银龙的晶核,但是他至今都无法完全猜透教皇的用意。

一只白银龙的晶核对教皇和教廷到底有什么吸引力。

安诺在接到命令以后并没有立即执行,因为他非常需要这只白银龙。

他叫住了其他助手帮他看着白银龙,一到时间就立刻给这只白银龙补一针比之前剂量更大的麻醉针,然后又从实验室启程出发,直接去了教廷大殿,希望教皇给他一点点做实验的时间。

他去的也巧了,刚刚到达大殿门口,就碰到了刚刚回宫的教皇本人,还有左边的骑士团团长和他右侧的主教,成郁。

“安诺,听说你制服了一只白银龙。”

“你当实验员真的屈才了,或许骑士团才是你最应该去的地方,你说我说的对吗,宇凡?”

项宇凡长着一张分外正直的脸,听到教皇说,立马对安诺投去了敬仰的目光。

“确实,能为教廷找到晶核,以您的功绩足以胜任我这个职务。”

“不敢当。”安诺冷淡地道。

因为职位和职务相差甚远,他和这位骑士团团长并不熟。

他只知道对方在军团里面的名声还不错,唯一一次见面是问他有没有借阅过十五年前的水源星的资料。

他知道自己借阅了那份资料,还要他归还。

这个骑士团团长动机有一些可疑

要说他只是因为职责所在,所以这么在意一分被借走的机要文件,倒是也能解释的通。

安诺没有继续深想,先对教皇道。

“陛下。”

“这只白银龙对我的各项实验还有用处,等我做完实验,您再杀他也不迟!”

索恩斯理了理因为匆匆离开联运会,而起了一些褶子的红袍,转过身来。

“迟了。”

“你知道现在联运会里面有一只觉醒的黄金龙吗?神能不能降临!就看这只白银龙的了。”

什么意思。

项宇凡默默地听着,还想继续听下去,就发现前面那两个人已经走远了。

他猛地蹙起眉,分析起了刚刚走掉的两个人的话。

黄金龙出现,他不意外。

程集曾经告诉过他,树精是龙,江夜就是黄金龙,刚刚离开联运会的那一声龙吟恐怕就是江夜或者其他龙的。

可是他后面说神会降临,神真的会降临吗?

说实话,教廷喊了那么多年的口号,他真的没有发自内心的信过神会降临。

他不能算是无神论者,但是世界上有太多的事,神都没有帮他们解决过,神现在将领又能做什么呢?

项宇凡是随便听听而已,但是架不住他身旁还跟着一位神的忠实信徒。

在听到教皇说神要降临的时候,恨不得朝着天上三叩九拜,两手握实在胸口不断地祈祷。

看到他神棍的模样,项宇凡第一次主动搭话。“成郁主教,您参悟的比我透,在您看来,您觉得神降临会做什么呢?”

成郁讨厌项宇凡,因为他曾经嫉妒江初阳受神喜爱,因为讨厌江初阳,所以讨厌整个审判军,也就讨厌项宇凡。

但是他头回这么认真的问他教义,出于一个主教的自觉,他不介意跟他分享一下他参悟的东西。

“神,无所不能。”

“他们将这个宇宙交于我们,我们却让他们失望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龙族那样丑恶的存在。”成郁咬牙切齿。

“这就是我们的罪。”

“可是神永远是慈爱的。”

“他们来临时,会抚平一切一切丑恶,一切痛苦,一切仇恨,所有的人类,所有的异兽,都将成为神的信徒,到那时,一定是个美好的世界。”

项宇凡却不这么觉得。

归根结底。

将自己的人生寄托在神的存在上,不是他的风格。

接着项宇凡便不再与成郁搭话,一直等到安诺独自一人从教廷大殿门走出来才迎了上去。

对方深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总之那眼神好像是在看他能不能信,又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做什么事。

项宇凡又不会读心术,只能解读出那么多,但是他看出了这位教授似乎很想跟他说些什么。

然后他主动问道。“安教授,教皇怎么说?他同意您留白银龙做实验了吗?”

“教皇同意了,但是只有一天时间,几乎等同于没有,明天一早就要把白银龙晶核交给他,这件事还得又您帮个忙”

安诺解释的很清楚。

给白银龙打个针,用给蜥龙特制的针头扎到银龙的皮下,他一个人可以做到。

但是撬开白银龙坚硬的头盖骨,他却不行了。需要他和他的团员的帮助。

可是项宇凡总觉得对方还有什么话没有跟他说,他主动问道。

“教授,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要跟我说”

安诺沉默了一会儿道。“您之前向我们实验室询问过有没有拿走过一份绝密资料。”

“我们确实拿走了,或许您会需要这份资料。”

安诺随身携带着资料,手指一划便直接将最要紧的部分从自己的手环里,滑到了项宇凡的手环中,项宇凡一直想要这份资料,但是他没想到安诺会直接送给他。

对方送给他,比他主动索取后拿到要可疑地多了。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项宇凡心事重重地带着资料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屏退了其他人之后,打开了手环。

一行可以见到的介绍浮现了出来,正是江首席当时执行任务时发生的事。

十五年前,教廷发现有一只白色银龙即将寿终正寝,派出了一支审判军,意图等一只银龙埋骨之后去找银龙的晶核,后来任务遭遇突发情况,一只黑龙出现,黑龙歼灭了那一支的审判军,教廷没有办法,只能派更强的人去找回那颗晶核。

于是派了江首席前去。

项宇凡眉心一跳。

当时教廷派了一队审判军寻找银龙晶核,他怎么不知道?

他一直以为教廷派出去的军队是教廷的骑士团。

项宇凡再往下翻阅资料,又看到了几行小字。

“审判军派出三个小队,以项宇凡,盛青柠,廖辰为队长。任务失败。”

项宇凡微微张了张唇。

这上面不仅说他曾经参与过水源星的事!竟然还说他任务失败了

他根本从来都没有进入过那颗水源星。

如果他真的去过那颗水源星,他怎么会不清楚水源星上发生了什么,还费劲心思地调查这些。

这不合理。

不仅是他还活着,盛青柠,廖辰他们都活着,他们都离开了审判军加入了教廷的骑士团。

项宇凡紧抿着唇,他们用歼灭这个字眼,不就和说他们都死了一样荒谬吗,他立刻用星环联络了另外两个好友。

星环手环一直联络不到他们。

联运会比赛场地。

一些潜藏在树林角落里的黑衣骑士戴着兜帽回头望了一眼两只巨龙所在的方向,又隐藏在了森林深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