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 5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初阳不知道自己被旋涡带到了哪里去, 但是显而易见的是。这是一个比深海海域还要更加深的地方。

因为深不见底一片漆黑,愈发危机四伏。

他记得自己是被一声龙吟引起的涡流带到这里来的,与他一同出现在这里的, 应该还有一只黑龙。

江初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据银龙说,这只黑龙有一些精神疾病, 发病时, 连亲生父亲都认不出来,生性狂躁, 而且实力强大。

不知道那只黑龙在哪里,但是就这样和一只凶兽呆下去确实不太安全, 因为他也不知道那只黑龙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 至少得找到黑龙的位置才安全。

江初阳心想着,又用精神力探查起周边的情况, 可是这一次,以他的精神力竟然无法探查周围。

因为他根本无法调动自己的精神力,也使用不了异能。

在这片危险的深海里, 不知道为什么,他成了一个普通人,失去了自己的能力。

深海的生存环境与宇宙无异,都是寂静无声的,因为没有动物,也没有风, 几乎没有水流声, 这样晦暗闭塞的氛围几乎可以将一个正常的人类逼疯。

碰到了这种极端被动的局面, 黑暗中, 黑发青年的表情反倒越发淡然起来, 他静静聆听着周围的声音。

然后搅动海水, 听着熹微的差别。

没过一会儿,他就知道除他以外的另外一个生物在哪里了。

江初阳微微勾起唇角。

黑龙因为四肢庞大在引起涡旋的时候并没有移动,越陷越深,将自己整个埋了进去,现在动不了,也没有动静。

因为视野非常狭窄昏暗,江初阳对着大致的方向,淡淡道。

“本来是你父亲的埋骨地,你倒好,自己把自己埋起来了。”

他没想对黑龙动手。

因为现在他的精神力和异能都用不了,要是贸然上去对黑龙出手,恐怕有危险的是他自己。

江初阳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四周看了看,尤其是往上面看。

有一些光亮从上面往下照下来了。

上面可能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出口。

正当他准备先游上去时,就听到了一声十分哀戚的悲鸣。

在这里的生物,除了他以外,就只有一只被埋起来的黑龙,这一声当然毫无疑问是由黑龙发出的。

“你向一个想要杀了你的人求救。这不是自讨苦吃吗?”江初阳问道。

话虽这么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江初阳还是走了过去,或许是因为这只龙的叫声太凄厉了。

又或是这个连精神力都用不了的地方,好像连神的监视也穿透不过来,让他有了做自己的可能性。

黑龙剔透的龙瞳和那身在深海里依旧闪闪发亮的黑色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降到沙土上,利用身上的建议宇航服的重力装置,如履平地地走到了黑龙身边。

黑龙的眼神立刻变得戒备了起来。

江初阳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伸出了手,试探性地轻触了触龙鳞,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龙。

龙鳞的触感在他预料之外,非常不错,在水下都能感觉到冰冰凉凉的。

黑龙似乎觉得自己被人冒犯了,被困住之后只有一个头了,还是想要撞开江初阳的手。

“嗷!”

就这一个动作,反倒让江初阳放心了。

对方可是龙,露出个脑袋不用龙焰喷自己,反倒拿头顶自己,那不是说明,对方也没法用异能了。

他们两半斤八两,他好歹没有被埋在土下,四肢健全,现在还是他占上风。

看这只黑龙这么这么蠢,根本不用他做什么,这只黑龙就会死了,倒是省事了,也不用犹豫怎么选择了,他的任务还是完成了。

这么想着,江初阳就更加大胆地摸了起来。

难得有机会撸一把龙,不摸白不摸,江初阳的动作十分肆意,完全不知道他的动作如果被其他龙看见,他们会有多吃惊。

他们的头都不愿意被人摸。

更何况是正在发疯的尤兰德。

尤兰德可能也不愿意,可是他现在不仅不清醒,而且还被压在沙子里面。

黑龙显然觉得没面子极了,挣扎着想要从沙里出来。

可是这水里的沙子就和沼泽地一样,越用力,就陷得越深。

得亏它体型庞大,就算彻底站进去,还能将头完整地露出来,只是越陷越深,还能用伸脖子去顶人。

挣扎了一番之后,黑龙又往下陷了进去,最后真的只剩一个头了,不知情的人,看到此情此景,可能会误以为这片土里面种出了一个龙。

江初阳摸够了,心满意足地收回了手。

眼底露出一丝怅然,淡淡道。

“我走了。”

是他没心没肺,他要是太有心有份有仁义道德,也做不了审判军的团长。

总之,他决定自己一个人走。

黑龙露着一双因为疯狂而泛红的冰蓝色眸子,望着准备转身的两脚兽又吼了一声。

“嗷!”

江初阳听不懂龙语,但还是从那音调起伏中听出了一些委屈控诉的意味。

他觉得有些意外。

银龙不是说这只黑龙疯了吗?他看着黑龙明明挺正常的,还知道控诉。

不过是摸了一把,然后就把这只龙丢在这里了吗?

他又没做其他事。

现在这个模样,仿佛他始乱终弃一样。但是江初阳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虚。

“我要是把你救出来,你很有可能会吃了我。”

“现在你和我都没有异能,你吃了我的可能性很大。”

“嗷嗷嗷!!”

黑龙又嗷嗷叫唤了几声,话语间隔似乎没有任何联系,江初阳看着对方那双冷血的兽瞳,知道自己肯定是在对牛弹琴了。所以还是闭上了嘴,回过了头,再往他原先的目的地方向游去。

随着他不断地往上游,地上黑龙的龙头越来越小,直到变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黑点,江初阳才收回了视线,没有再往下看去,而是朝着有光的地方往上游。

他不断地朝着海面游去,但是始终没有接触到那片光漏下的地方,直到力竭,又被水流推向了海底深处,摔倒了深渊的地上,又随着泥沙的柔软特性,弹了起来。

江初阳咳掉冲进嗓子眼里的泥,爬了起来,眉头紧蹙往他刚刚游上去的方向看去。

怎么回事?

他已经往上游了那么远了,为什么还是没有游出水面,又回来了?

“嗷!!嗷嗷嗷!嗷!”

黑龙闭上了张大的龙嘴,它还以为江初阳落下来的时候,会直接落到它的嘴里,所以一直等着,没想到并没有。失望的摆动着脑袋。

江初阳也看到了对方嘴巴一张一合的模样。

他刚刚其实差点掉进去了,是他在被水冲下来的时候,动了身体,奋力游到了另一边,才没有直接掉到野兽的嘴巴里。

他也没有责怪黑龙的意思。

毕竟他们本来就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对方想让他死,而他也没想让黑龙活着。

江初阳不是做一次就气馁的人。

他很快又尝试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一直游到他都想把自己喂给那只张着口的黑龙时,才放弃了再往上游。

直接瘫倒在了沙地上。

黑龙不停地“嗷嗷嗷嗷”的叫声将江初阳从昏迷状态中唤醒。

他抬头看向那只龙。

他知道对方并不是想救他,只是想吃了他,但是在不知道怎么游上去的绝望中,这些呼唤声,便变得难得可贵了起来。

听到这些声音,说明他还不是一个人。

“”

现在这个情况,还真不如直接喂龙算了呢。

江初阳缓缓侧了身,脑袋枕到沙子上,朝着黑龙身上看去。

埋在巨龙身上的沙子土又厚又深。

他一个没有异能,没有工具的人类,肯定拉不出一只巨龙。

他要是真的像那只银龙说的那样。

是一只龙就好了。

如果他真的是一只龙,他就可以把这只龙扒出来了,龙有龙爪,有龙翼。

他可以用龙爪将这只龙身上的土掀开一部分,然后一边揪着这只黑龙的头,慢慢把他□□

如果他真的是一只龙就好了。

江初阳想着想着,因为力竭,不知不觉地在砂砾中又睡着了。

他恍惚中来到了一个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

周围都是正在奔跑,打闹的小龙。

天上飞得也是各种各样的龙,他们的龙吟声非常欢快,生活的非常幸福。

江初阳的脑袋昏昏沉沉。

可是还记得自己没有见过这种地方,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龙。

他正想问问这里是哪里,突然有一群巨龙向他飞扑了过来。

他十分紧张地想要往后退。

却听了无数声呼唤他的声音。“陛下!陛下!”

为什么要叫他陛下。

他是谁?

视线又是一转,他好像正在飞,用龙翼滑翔,潇洒肆意地飞过整个宇宙,傲视一切。

他听到自己用那不屑的语气评价道。

“神?神的宇宙也不过如此吗?哪有异兽的宇宙热闹,他们这里也太冷清了,下次我带他们回异兽宇宙,让他们好好长长见识。”

一只黑龙紧紧地跟随着他身后。

江初阳张了张嘴没法说话,眼见着一只金色的龙和一只黑龙从他眼前飘过,两只龙像是一道光一道影一样相伴而生。

他眼中顿时湿润了一些。

整个画面都像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一样。

紧接着。

出现了一个战场。

那些曾经出现在他眼中、生活安逸富足的龙族们东倒西歪的散落在了地上,四肢僵直地瞪着眼,脑袋上都留着一个大洞,绿草被蒙上了一层鲜血,氤氲着一层腥味。

而这个世界的天空,有着无数缝隙,缝隙中可以看见一个个冷漠的眼睛,透着缝隙凝视着这一切。

江初阳分不清,那些缝隙,是因为这个世界是他的梦,所以不完整,还是梦中这个世界便是这样即将崩解,到处是缝隙,空间极度不稳定的世界。

他沉默地走在其中。

一种悲凉的情绪从他脑海里生出,他扬起了头发声尖叫。

不断的说服自己这是梦,是梦。

江初阳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再加上一直在想他要是龙就好了,才会梦见那么多龙。

梦都是反的。

龙域的龙族都生活在龙域,各个都是地头蛇,怎么可能死伤这么多。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这个梦境有点过于真实了。

一个低吟的声音问他。

——你不是想成为龙吗?

江初阳半梦半醒的抓紧了手指边上的砂砾。

——想。

——为什么?

——我想救那只黑龙。

——为什么想救他?你不是知道吗?将他从土里解救出来,他会撕碎你,他会吃了你。

——永远困在这片水下,谁先死还是谁后死,都是早晚的事。

还不如弥补一下以往的过失,做件好事。

他让这只龙吃了它,龙应该能多活儿一阵,这阵过后,能不能活下来就不关他的事了。

——我得救他出来。

——你可以做到。

——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

江初阳睁开了睡梦中的眼睛,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他的身体在意识的下方,他能看到自己的整个身体,还有煞白的脸色。

他伸出了手来,在他眼中看到的不是手,而是一个金色的爪子。

他用力地抓了一抓,爪子是半凝实的,并不是虚幻的。

想到之前在脑子里出现的声音,江初阳意识到,他现在可能真的变成了龙了。

真是神奇的体验,江初阳一边想着,一边着手去做他之前想做的事。

将这只龙救出来。

江初阳化成的龙身上,有金色的光辉落下,比海平面上的光还要耀眼,直接烙印在地上的黑龙身上。

黑龙眼中的红光渐渐闪烁,持续在一个更稳定的状态里,整只龙身上的暴戾情绪少了不少。

江初阳完全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变化,依旧努力地向上拉着。

泥沙从黑龙身上滑下,巨大的惯性,让两只龙摔到了一起。

江初阳还是那种半透明的灵体,就被黑龙压得死死地,完全无法脱身。

江初阳以为对方要吃了自己,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却没有等来疼痛。

反倒感觉到了一股浓烈而又炽热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将他整个锁在了里面。

那个眼神并不想想要吃了他的眼神,而是更加爱欲浓烈的眼神。

“哈?”江初阳懵了。

现实。

游朔刚刚用雷厉风行的刀法切掉了一个又一个黑色骑兵的脑袋,然后又用冰刃直接剖开了他们的晶核。

黑色骑兵碰到游朔这样的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因为他们和虫族一样,需要人的恐惧作为驱动力,越负面的情绪,越能给他们带来强大的能量。

碰到游朔这样,把他们把a级异能者当怪刷的,就不占任何优势了。

程集倒是也没有让黑衣骑士吸收他的情绪变强,但是架不住他本身比游朔弱上不少,也没有那么雄厚的精神力,没法持续不断地释放异能。

刚开始还游刃有余,后面就吃不消了。

可是他身上还背负着审判军的信念感。

这个时候向游朔寻求帮助,他开不了那个口,于是乎,只能拼了老命地继续干。

黑衣骑士的数量多到让人窒息。

程集即将挺不住的时候,终于见了一丝曙光。

他偷偷带上来的手环终于有了一些用处,轻闪了闪,为他带来了外界的消息。

让他进来探查蒋子辰计划、顺便查一查蒋子辰元帅到底从首席那里知道了什么的项宇凡通过手环联系上了他们。

“程集,程集,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程集刚刚取下一人的晶核,然后拔高了声音。“很糟。”

“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救援?外面看不到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他记得元帅派来了三支军团,他们为什么一直在单打独斗。

其他人呢!

项宇凡有些苦恼地道,“他们的确看不到,现在整个比赛场地的摄像全都受到了干扰。”

“转播画面也被切断了。”

“如果蒋子辰元帅派到那边的军队没有及时出现,多半已经遭遇了不测,联运会的委员已经换成了教皇陛下的人,根本不让其他人插手,也不让停赛,比赛还在进行,但是不知道里面潜藏了多少教廷的人。”

“我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能让人发现了。”

项宇凡的声音压低了断断续续的。

“尽快离开。”

显而易见,他这个信息流也是偷发的,决不能让其他人听到。

程集知道自己是偷偷跑来的,不能被教廷的人发现。

可是他找到了江初阳!!

他还没有问江初阳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呢。

他还没有等到江初阳醒来呢,他怎么能就这么离开。

因为情绪激动,程集放电直接炸空了周围的黑色骑兵,也不管有没有炸了他们的脑子,他就是需要一些时间说话,他趁着他们还没有复原之前,直接走进了游朔为江夜布置的掩体当中。

“不行,项宇凡,我已经找到了江首席。”

另一边躲到了主席台后面的项宇凡眉心一跳。

“什么?”

“他回来了?”

程集看着江夜沉睡的脸颊,解释道。“不,他就是江夜。”

“江夜就是江初阳。”

“你怎么确定的?”项宇凡道。

“他突然一夜长大,长相与江首席非常相似。”

“他的记忆似乎也恢复了一些。气质都变了。”

程集补充道。

“一定是他,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定是他!”

他绝对不是江首席的孩子,而是江首席本人。

程集找了江初阳那么多年了。

项宇凡相信他的直觉。

“我现在明白了教皇陛下为什么会直接出现了。他也很肯定江夜就是江初阳本人。”

听到项宇凡这么说,程集脸上有些骇然。

“教皇陛下竟然!竟然直接出现了!”

“是的。”

“整个联运会的场管都被骑士团包围了,要是一般情况下,派这么多骑士来联运会,肯定会引起讨论,可是教皇本人亲自来了就不一样了。”项宇凡无奈道。

程集压着嗓子道。“大家都觉得骑士团是因为教皇陛下出现了,所以才出现的,就不显眼了。”

这样就算有异常,也不会引起民众的关注。

“教皇陛下会直接出现在联运会,完全在我的预料之外。”项宇凡道。

项宇凡本来想直接进入比赛场地帮助程集的。

现在教皇来了。

作为骑士团团长,他得一直跟着教皇陛下,如果他不跟着陛下,一定会立刻被人发觉。

这次来的人可不止有一个教皇。

还有一个曾经跟江初阳首席十分不对付的主教,他是一个看不得首席好的人。

千方百计地给教皇拿主意要弄死首席。

江夜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是江初阳,他都要弄死他,更何况程集这么斩钉截铁地说江夜就是江初阳呢。

而且他还不信任作为曾经的审判军队长的自己。

所以项宇凡这里也非常难脱身。

完全被耗教皇身边了。

“所以等会儿啊,就算你们成功逃出来了,千万别回联运会场地。这里也被团团包围了,只要江首席回来,肯定得落网。”

“要是万一碰到我了”

项宇凡叹了一声。

“你让首席下手轻点,我真不是叛徒,只是恰饭而已。”

程集被逗乐了,轻扬了扬唇,又很快地抿了下去。

“行了,项宇凡,别贫了,我这里还生死攸关呢。”

“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简要些跟你说。”

“来这里的三支守卫军团力量多半都被黑色骑兵控制住了。”

“这里出现了很多黑衣骑士。比刺杀皇帝的骑士还要多。”

“辛亏有游朔团长在,否则就靠我一个人是保护不了江首席的。”

程集非常有自知之明地道。

“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要费不少气力,你在外边帮我们看看,从哪里出去比较快。”

“行,我帮你留意。”

项宇凡的话断了一会儿,似乎是被周围的人干扰了,等他再次出现时。

他给程集提了一个程集完全忽略的问题,这个问题重要到,或许就跟江初阳为什么离开教廷一样重要。

“对了。”

“你说,江夜就是江首席。”

“可是你跟我说过,江夜是龙,还是黄金龙,江首席要是黄金龙?”

程集懵了一会儿。

被这个关联震住了。

大脑飞速的运转之后,真相似乎隐隐约约的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但是又没有完成成型。

但是他觉得,真相肯定就跟这件事有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