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 5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句黑龙。

没有前因后果, 游朔根本没听明白,正准备再仔细听听时,他耳朵里传来了其他动静。

游朔转过头, 看向被他冻住的那群黑色骑兵,又一次抱起了躺倒在地上的江夜, 将他放到巨树前面一片干净平整的土地上。

看到游朔不同寻常的动作, 程集问,“游团长, 您这是在做什么”

游朔缓缓松开了他托抱着江夜的手,然后转过身来, 没有看向发问的程集, 而是望向了刚刚他们逃出来的方向,眼中带上了杀意。

“他们动了。”

程集眼中划过骇然的情绪, 跟着游朔凝望的方向望去。

果不其然,黑色骑兵身上的冰层上有数道裂缝,裂缝正在不断增大, 那些黑色骑兵的手正在缓缓移动,他们确实在动。

见游朔依旧没有把那些黑色骑兵放在心上,程集像是吞了一颗定海神针似得,也跟着镇定了下来。

但是他的镇定似乎镇定地早了一些。

因为游朔紧接着开了口,对他叮咛道,“你做好心理准备。”

程集茫然地瞥了一眼让他做好心理准备的人, “怎么了?”

“蒋元帅派人研究过。那群黑衣人是不死体质, 必须将他们的晶核取下, 他们的活动才能停止。”

之前说下手不知道轻重, 其实只是游朔的一个玩笑话而已。

假如真的动起手来, 敌人人数众多, 要将他们的晶核都取下来,不是一个小工程,所以游朔才选择了将他们冻住,封锁他们的行动。

好歹是个审判军的队长,程集见过千奇百怪的宇宙生物,并没有被游朔的话吓到,他有些不解地问道。“直接碎了他们的脑袋不行吗?”

他的雷系异能是准度非常高,攻击力又强的异能。

一个一个瞄准他们的脑袋并不难。

知道了他们的弱点总比对这些骑兵一无所知要好。

“必须完整地取下那些晶核,晶核直接打碎了依旧在他们的身体里,他们也能复活,复活之后得把他们脑袋里的所有晶核碎片全都取出来,才能让他们彻底死了。”

取一个整块物体和取一堆碎片哪一个更难,用膝盖想想也知道。

听到这里,程集终于理解了他们到底遇上了多么难缠的对手了,以及为什么游朔要说他怕自己下手不知轻重了。

下手稍微重一点,这群家伙的命就更硬一点!可不得小心翼翼的对待吗?

程集都想骂脏话了。

可是现实的情况根本不容他去发泄情绪,黑衣骑士身上的冰已经全碎了,铺天盖地的黑影直冲着他们三个人来了。

虽然希望为零,但是程集还是忍不住问道。

“游朔团长。您还能把他们全冻住一回吗?”

游朔看了程集一眼,手上放出了冰系异能。

程集眼中闪过希冀的光,以为游朔可以把他们再冻住一回,结果眼见着游朔将手上的冰系异能光环朝着他们首席释放了过去。

一道坚不可摧的冰墙围着江夜周身绕了一圈,牢牢地护住了江夜。

游朔没有回答,程集也没有再问了。

显而易见地,这意思肯定是——“不行。”

程集也没有胆怯,跟着游朔就向那些像他们冲过来的黑衣骑士冲了上去。

穿着特制的轻便宇航服,江初阳精准地降落在了树精的水源星上,他一降落,就点开了星环上的搜寻装置。

手上的星环不断释放着信号,寻找着已经提前到达这里的审判军军队。

这个树精的水源星地处偏僻,星网的信号不好,他登录之前看到了审判军的星舰就停在水源星之外,上面还留着部分军人,因为队长不在星舰上,他们也不能贸然离开位置,所以一直在星舰上苦苦等着。

之前在星球上传来了一封简短的信息流,几个队长大概说了一下现在他们遭遇的情况,再之后就没有任何消息了。

连星舰上的军人都有些不安了。

审判军一共有四支审判军小队。

程集还在首都星,还有另外三支小队在这颗水源星上。

分别是项宇凡,盛青柠,廖辰的队伍。

不知道他们是分头行动的还是集体行动的,江初阳希望他们是集体行动的,这样自己能够联系到他们之中的一位,都可以找到所有人。

可是三个队伍的信号都没有回应给他。

这个水源星平静的有些诡异。

水源星上百分之八十都是水。

江初阳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片海域里。

看着四周一望无尽的碧水蓝天,空无一人的世界,他默不作声地将自己的精神力发散了出去,黑色的眼眸渐渐变成了金色,带上了一分神圣的色彩。

有他伫立的海水,荡漾着一圈一圈的微波。

精神力搜寻到离他最近的深水域,骤然停住。

再往下,他便探索不到了。

虽然他探索不到那底下有什么,但是他的直觉还是告诉了他。那底下一定有他要找的东西,不管是他的属下,还是他要解决的黑龙。

他都必须要下去。

江初阳眼中的金色缓缓褪去,露出一双略显冷淡的黑色瞳仁。

朝着水里走去,一直淹没在了水中。

江夜进入深水域不久,另外一头隐蔽了气息的三个小队面面相觑。

有些热情的女声第一个问道。“你们看到了吗?江首席好像来了。”

“不一定是江首席,那个银龙的异能是幻术,他能利用这里的水域制作出海市蜃楼,谁知道刚刚的江首席是不是他故意引我们出去的。”一个更年轻的男人的声音反驳道。

项宇凡双手抱臂地往外看着。

他才是三人中年纪最小的,但是因为长相非常有正气,又有些少年老成,所以看着十分有领导力,在另外两个队长有分歧的时候主动做了引导者。

“盛姐,廖哥。你们别吵了,吵架是吵不出头绪的。”

盛青柠和廖辰同时转过了头。

“那你怎么想?”

项宇凡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尴尬得摩挲了一下脸颊。

“其实我也不知道。”

眼看着盛青柠和廖辰要继续吵下去,项宇凡立刻抬起了双手一边拦在两人中间,一边分析道。

“但是我知道,不管他是不是江首席,呆在原地还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就算那个下去的人真的是江首席,我们也插不上手啊,他来了,也不是我们救他,而是他救我们,不管那个人是不是他,我们不要乱动,就算没给江首席添麻烦了。所以争这个结论也没有意义。”

盛青柠和廖辰拌嘴的动作一停,同时看向项宇凡。

“确实。”廖辰摸了摸下巴。

“可以啊,你小子。”盛青柠拍了拍项宇凡的肩膀。“听你的。”

他们之所以躲在这里,是因为之前按教皇命令去夺银龙的晶核,没想到银龙还活着,给他们摆出了一出幻术阵,他们在这里绕了很久,都快被逼疯了,也没能逃出去。

老天似乎知道他们是来干坏事的,也没想放过他们。

在他们穷途末路的时候,又放出来了一只黑龙。

龙族一般都在龙域呆着,如果不是特意来找,平时根本见不着。

结果这次一见就见到了两个特别厉害的。

那只黑龙的气势惊人,他们根本毫无反击能力步步败退,如果不是黑龙发现了那只一只耍他们玩的银龙也在,更爱和银龙打架,他们根本连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侥幸躲过了一劫,出了幻术,躲进了隐蔽装置里。

隐蔽装置里视野并不清晰,两只龙离他们很远,他们只听到两声非常明显的龙吟,却不知道龙在哪里。

他们也不敢贸然出去,一旦在黑龙走之前离开这个隐蔽装置,恐怕一离开就要被那只气势可怕的黑龙撕碎了所以他们一直在等黑龙再次出现。

一直没有等到。

两只龙都飞进了深水区,然后再也没有出来,连龙吟声都听不见了。

再之后,就遇上了江首席出现。

如果江首席的出现不是幻想,他们猜想那只黑龙和银龙已经打到两败俱伤了。

不过只是猜想而已,没人给他们证实,现在又来了一个新的问题,刚刚进入深水域的人究竟是不是真的江初阳。

在这个人进去的时候,还不算问题,但是等这江首席出来了,就成了新的问题。

他们能不能和江首席会和。

要是江首席真的出来。

项宇凡认为,总得试试。

因为如果他是幻术,肯定是银龙变出来的,遇上银龙总比遇上黑龙要安全。

如果江首席不是幻术,那他就是真的江首席,又从深水域出来了,那么黑龙和银龙应该被首席解决了,他们就能顺利解决他们的任务了。

三个人都默认,如果进入深海海域的是江初阳,那么一切迎刃而解。

可是真实的江初阳进入深海海域,却没有那么轻松。

江初阳身上穿着的特制宇航服可以在无空气的宇宙中活动,在水下活动也不是问题。

他静静地沉浸在水中,不断地摆动着手臂,往更深处游去,一眼便望见了两只僵持着的巨龙。

一只黑龙一只银龙。

都是他的目标。

银龙正在寻找埋骨地,因为马上就会死,他放着它不管它也可以,而黑龙是他的目标,它危害到了他的队员的安全,也干扰了这次行动,所以他要杀了它。

江初阳想地很明白,也很清醒,不管那只黑龙是什么身份,在他眼里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他的任务目标。

从加入教廷审判军开始,他就明白了,这个破军队听着是一种荣耀,实际上一经加入就成了教廷的工具,为任务而生为任务而死的工具,没有那么多正义的理由,一切正义在他人的苦难面前就成了伪正义。

但他还不得不为了生存继续干下去。

江初阳以矫健优美的姿态游过两只巨龙眼前。

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僵持在了一起,也不想知道,因为他只想杀了黑龙。

他能感知到,那只黑龙很强。

可是再强,遇上他估计也难逃一死,因为他的异能非常特殊,特殊可能就特殊在,几乎可以掌握生死。

他能让所有经过他手的东西超速进化,甚至是细胞,有人受伤了,他可以让他们的细胞加速生长,从而达到使伤口恢复如初的效果。

因为这种治愈能力,其他人都以为他是光明系异能,实际上他的异能跟光明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光明系的异能没有他的异能那么强横。

如果他想,他可以让一个人从婴儿直接变成垂朽的老者,只要他想,他可以让一个人的细胞刚刚诞生就直接毁灭。

所以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任何具有生老病死特性的生物,一只龙还是一只蚂蚁对他来说并没有差异。

眼前的黑龙他也没有放在眼里。

为什么他已经这么强大了,还要受教廷控制,当这个其实他并不心甘情愿的工具人呢,就得从他还是个军校生时期说起了。

他的异能那么强大,精神力自然不可能弱小到哪里去。

从他进军校的那一天开始,就被冠以天才的名号,去哪一只军团都有人抢着要。

连蒋子辰元帅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虽然拥有随意决定人生死的能力,但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杀戮的人,守卫军的敌人往往是虫族,那种危害很多人类的生灵,杀了他们完全不会有负罪感,也是一个可以发光发热的好去处。

他本来想加入守护军,结果在填报志愿前不久,他一直谎称为光明系的异能还是露了陷。

教廷关注了他很长时间,找到了很多有关他的,用光明系异能解释不通的证据。

他只能承认。

紧接着,教廷就留给了他一个二选一的问题。

选择死亡还是成为教廷的一员。

教廷不允许任何拥有进化能力的人存在,除非他是自己人。

如果他不愿意加入教廷,神将降下神罚。

他讨厌被人威胁。

而且还是用死亡威胁他。

向来都是他让别人死亡,哪有别人让他死亡的道理。

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教廷是帝国的庞然巨兽,可是宇宙那么大,又不止有人类帝国,就算他离开人类帝国,浪迹在异兽国度里,他也能活的很好。

他不信神,也不想受神的限制,做自己不想做的选择。

可是他最后还是改变了注意。

因为就在他准备离开人类帝国的晚上,神真的出现在了他的梦中,倒是没有直接让他死,却让他明白了天外有人天外有天,那种无处不在的视线,是逃无可逃的。

而那种没有实体的神,他也杀不死。

从那一天开始,他下了决心,假意顺从,一边摸索如何躲开无处不在的神的方法,有朝一日,可以不受任何人控制的生活。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当神的工具。

可是至今,他仍未找到彻底躲开神的视线的办法,哪怕是进入太空,还是潜入水底,他总觉得监视他的视线从未离开。

江初阳摒开了多余的杂念。

眼中略带了一番挣扎。

如果他没有被神监视,如果这个黑龙的精神力没有那么杂乱无章,或许还能沟通一下,让他假装杀了他,只要他回到龙域谁知道他有没有杀了他呢。

可惜了,现在他只能选择杀了他。

就在江初阳准备动手的时候,那只与黑龙僵持的银龙开了口。

“男孩。”

江初阳的身子猛地一斜。

男孩?

“说你是男孩有什么不对吗?人类小子!在我们龙族眼里,你这样出生不到三十年的人类,都是小娃娃。”

江初阳又恢复了原本的淡定。

或者说是缄默不语。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没想到一个龙族的老者竟然会跟自己聊天。

审判军的任务是要拾取这只龙遗骸里的晶核。

结果这只龙还没有死。

一个人在死前知道有人想要掘他的墓会是什么心情,这个老龙会是什么心情也可想而知。

作为盗窃者的头目,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我知道你们来自人类世界的教廷。”

“但是人类不是我们的敌人。”

“天天喊着那个让我耳朵起茧子的口号,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你们根本不明白如果神真的降临了,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多么可怕,可怜啊,可怜。”

江初阳一直保持沉默。

因为他一直被神监视着,所以只能在心底默默认同。

教廷,就没为人类做任何事。

他们教廷一直在背地里使手段,一边拓宽影响力,一边残害一些拥有更强大的异能又不归顺教廷的异族。

甚至连龙的尸骨都不放过。

这样的教廷侍奉的神,会是友善的神吗?有人质疑完全不过分。

江初阳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眼底的认同已经呼之欲出了。

“你现在来是来做什么的?也是来替教廷捡我脑袋里那颗晶核的?你们要那个做什么。”银龙问道。

他的任务。

不止要捡银龙脑袋里的晶核,还要杀了这只黑龙。

江夜一直觉得教廷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但是又不得不保护自己的军团队员,必须那么做,一些纠结的情绪汇聚成了一团,最后凝结成了三个字,浮现在了心底。

【对不起。】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们的,谁没点苦衷,不知道为什么,我能感知到你的情绪,你明明就不想做这些事。】

江初阳轻眨了眨眼,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他好像没有开口就跟这个龙族有了对话。

江初阳下意识地抬起了手,微微遮住唇,疑惑地看向老龙。

他刚才说话了吗?

老龙的眼中也划过一抹诧异,又在脑海里不可思议地道。

【你听到了我心里的声音,你竟连接上了龙族的精神力领域?】

江初阳这次确定了,老龙的确没有开口,就传达了意思。

他又一次尝试在脑内说话。

【什么是龙的精神力领域?】

或许因为这种事不常见,这个问题很快得到了解答。

【我们龙族可以通过精神力相互连接,直接用精神力沟通,经常有小龙稀里糊涂地跟我连接上,又不知道自己连接上了。连几十岁了,还不会边飞边撒尿这种事都能说漏嘴。】

江初阳有些失语。

他大致理解了一下这位老者所说的边飞边撒尿,和人类世界里的还不会自己如厕应该是一个级别的。

难怪他叫他小娃娃,在这只老龙眼里,他应该还是个需要解决如厕问题的小娃娃。

【确实奇怪,你一个人类怎么能链接上龙族的精神力领域?】

【】

【或许你是一只混血龙。】

【】

【哦,这不可能,龙族和人类可是有生殖隔离的,可不能相信导演和编剧胡编乱造出来的奇幻爱情故事。】

江初阳抽了抽嘴角。

【我从见到你开始,就觉得你十分亲切。小娃娃,你就没有怀疑过你的人类身份吗?】

江初阳在老龙这么问的时候,真的陷入了沉思。

问他有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人类身份。

说实话不光是他自己怀疑,就连他身边的人也一直在怀疑他是不是人类。

他们一直管他叫非人类。

但是他想,这和他是不是一只龙应该扯不上关系。

因为这个世界上,所有实力强大的人,都会得到这样的夸奖。

毕竟非人类就是异兽,异兽的各项素质往往比人类要好很多,龙的身体素质更是可望不可及的另外一个境界。

可以通过精神力交流,不用直接话语沟通,让江初阳放下心来,这样他就不会被神监视了,他终于可以自由自在的表达了。

这真是久违的感觉,江初阳的神情放轻松了些许。

也愿意跟这个老龙多聊聊。

【没有,他们确实叫我人型龙,可是那只是玩笑话。】

【怎么是玩笑话!】

老龙反驳道。

【你的精神力看着也不像是人类能拥有的。这个宇宙的确合一了,可是这个世界的人类依旧传承自人类宇宙的人类,基因就决定了你们的精神力】老龙絮絮叨叨地,活像家中上了年纪,又有些喜欢讲些道理的长辈。

江初阳很少遇见能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的人,他辩解道。

【您要相信,任何事物都有基因突变的可能性。】

在这个世界的人很迷信基因突变。

因为大家都是从原先的宇宙来到这个宇宙的,不同宇宙的生活环境很有可能让物种发生基因突变。

连宇宙中一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夫妻,有一天感情突然变了,都能用基因突变解释,上了法庭离婚都可以离得理所当然。

这个世界的人相信一切基因突变。

江初阳这个人类世界的第一天才,早就已经习惯了资质过于妖孽被人当做怪胎,就说他是基因突变的。

【或许是因为我的精神力的强度已经达到了龙的境界,所以你们龙族的精神力领域默认了我是一只龙吧。】

老龙又反对道。

【这就更不可能了,龙族的精神力领域可是神都无法进入的领域,神都无法强行侵入龙族的精神力领域。】

江初阳一想,确实是这个理。

如果不是因为神无法透过他的心底看到他究竟在想什么,他哪有机会在这里和一只龙聊这些。

【那您怎么想?】

【你一定是一只龙,龙是可以变成两脚兽的,你是一只变成了两脚兽的龙。】

江初阳微微皱眉,稍微犹疑了一下道。

【可是我没有龙族的传承记忆。】

任何异兽都是有传承记忆的,所以他们生来就有族群意识,哪怕是颗蛋,生下来连谁是他的父亲,谁是他的母亲都分不清,他们依然能够融入到一个种族的大集体里。

但是人类不一样,人类靠血缘纽带来分辨亲族,假如不知道父母是谁,能够依靠的东西几乎可以等于零。

运气好一点,被送进孤儿院,被帝国养大。

运气不好一点,人类世界,可能都不会再有他的容身之处。

江初阳这么明白这个道理。

就是因为他就是那个稍微运气好一点的孤儿。

假如他是人,他没有父母,失去了与人类链接的第一个枢纽。

假如他是龙,他没有传承记忆,失去了与龙祖链接的枢纽。

总之不管如何他好像一直是那个失去归宿的人,江初阳一时有些出神。又被银龙接下去的话打动了。

【孩子,这也可以解释。】

【你的记忆受到了外力干扰。】

【】

【我可以感觉到,你一直在抗拒开口说话,是什么存在,剥夺了你开口说话的权利?你在忌惮什么?】

江初阳微微抿住了唇,连日的压抑,还有教廷越过他来控制他的军团成员的事,让江初阳将一直束缚他的存在,告诉了这个快要死了的老龙。

因为就算对方知道,恐怕也无法告诉其他人了,所以成为了他最好的倾诉对象。

【神。】

【神一直在监视我。他、他们的视线仿佛无处不在。只要呆在这个宇宙我就无处可逃。】

如果还像原来那样有无数个宇宙就好了。

可是也没有其他宇宙了。

当年大战其他宇宙都已经毁灭了。

就只剩一个宇宙了。

神想控制他的进化能力也情有可原。

毕竟不能进行威胁到宇宙安全的进化,而他是能够让其他异兽进化出威胁到宇宙安全的能力的人。

【所以你是特殊的,我越来越好奇你到底是谁了,竟然值得神这样对待。】

老龙的声音正经起来时有种成熟的韵味,它细细打量着江初阳,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所有的两脚兽在他眼里都差不多。

但是他还挺喜欢和两脚兽说说话的。

【神还未恢复全胜时期,他们连实体都凝结不了,韬光养晦着,竟然愿意分出一部分神力,一直监视着你,这意味着,你的意义甚至重于他们恢复实体。】

【这是为什么如果我的生命再长一些,我觉得我肯定能找到答案,可惜了。】

江初阳看着银龙和黑龙互相爪子对爪子,额头顶着额头的模样,不禁发问了。

【从刚刚到现在,您和黑龙一直都没有动过,你们在做什么。】

【年轻人,看在我们可能是同类的份上,告诉你。】

【我不认为你能带走我的晶核,也不认为你活着出去,哪怕你是一只龙,也无法战胜我的儿子。】

江初阳有些怀疑地看向了黑龙。

【儿子?】

因为对方是一只黑龙,他完全没有往他们两是父子这方面想。

【是的,别看他现在是黑色的,他可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白银龙,就和你一样,他在龙族的世界里有一点特殊。】

【因为入睡就会变成狂躁的黑龙状态,所以他不能入睡,精神力时常不太稳定,这回被我要寻找埋骨之地的事刺激地又变成了狂躁状态。他可能只是想跟我道个别,可是变成狂躁状态之后,就变成了想要跟我打架了。】

江初阳深皱着眉。

【有什么能够帮助到您的,可以尽管告诉我。】

这样也就不算白拿晶核了。

【你能帮我什么呢?整个龙域都没有能打得过他的龙,更何况是一个还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龙族的小娃娃,你呀,趁我还能用幻术迷惑他的时候,赶紧跑了吧 ,等他挣脱了我的迷惑之术之后,你要是能从他手上抢到我的晶核,也算你的本事,晶核给你也可以。】

江初阳的另一个任务就是杀了黑龙。

这两只龙是父子关系,他这个无情的杀手也有点自嘲起来,又要挖了人家的坟,又要杀了人家的孩子。

他们教廷是真的没有干过人事。

江初阳轻抿着唇。

正在纠结要不要跟这个白银龙实话实话,他来要做什么,也的确可以做的时候。

一直被异能迷惑的黑龙动了。

巨龙仰天发出狂躁的龙吟,霎时引动了整个深水域,生成了一个海洋涡流。

面对着悬殊的体型差距在海水里各项能力被减弱的江初阳双手挡在脑袋前,没过多久,就被卷了进去。

刚刚互相掣肘的银龙和黑龙分了开来。

眼见着刚刚还在跟自己说话的小伙和他的儿子卷到了一起,白银龙脸上露出惊惧和担忧的表情,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

“糟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