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 5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夜!”

江初阳恍惚间听到了这样一声唤声, 扶着腰间的手指轻轻抬起,手指从额侧的黑色发丝中穿过,微微蹙了蹙眉, 他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是因为说不出具体是哪里有问题, 最后, 还是保持了缄默。

今天清晨起来。

审判军四个小队里面只有程集所在的小队没有离开教廷,其他人都没有出现在今早的晨练中。

审判军的任务一般交给他, 然后由他将任务分给其他人,他知道消失的这些小队, 手头上并没有任务。

他不知道是其他三个小队叛逃了, 还是那三个小队执行了他不了解的任务,总之他们不在军中。

江初阳微微抿紧了唇瓣。

熹微的光从教廷顶端的穹顶上漏下, 宽广的几乎可以等同一整个足球场地的教廷大厅里,江初阳身穿白金军服昂然挺立。

而教廷的高阶之上,披着红斗篷的教皇左右踱步, 脸上露出忧愁的表情。

江初阳看到教皇这幅模样,轻声道。

“大人,您似乎很忙。我稍后再来吧。”

看到江夜转身欲走的身影,索恩斯终于站定,手指按在教皇王座的扶手上,温声道。

“初阳, 别急着走, 我知道他们在哪里。”

江初阳转身欲走的动作顿时停住, 重新转过了头。

索恩斯道, “你的审判军确实接了一个连你也不知情的任务, 所以离开了教廷。”

江初阳眨了眨眼, 淡淡道,“审判军属于教廷,您是教廷的主人,想怎么用他们都可以,我知道他们去执行任务了,而不是离开了教廷,我就放心了。”

索恩斯轻轻笑了一声。

“审判军一直对教廷忠心耿耿,教廷也没有亏待过审判军,他们怎么会叛逃呢,初阳,你真是杞人忧天了。”

江初阳道,“如果他们真叛逃了,那就是我的倏忽,我当以死谢罪,事关我的性命,我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教皇轻摇了摇头。“说什么傻话。”

“你死了,我怎么跟光明神交代!”

江初阳微微颔首。“是我失言。”

江初阳面无表情一板一眼的回答,让索恩斯轻摇了摇头。

他缓缓走下台阶来,走至江初阳的面前,轻拍了拍江初阳的肩膀,俯身道。“你就不想知道他们是去执行什么任务的?”

江初阳的眸子微微流转,落在索恩斯的脸侧。“我以为您不想让我知道。”

如果想让他知道,为什么要在一开始绕过他,直接向他的审判军小队下达任务呢,直接告诉他不就行了。

索恩斯轻叹了一声。“你别多想。”

“不是我不愿意让你知道任务内容。只是这件事一开始只是一件小事,骑士团的团长退位了,骑士团成了一盘散沙,人人都想成为做主的那个,不方便出任务,所以我才想到了审判军。”

“这么一件小事交给审判军来做实在是大材小用,所以才没有跟你提起。”

“我以为他们在早上就能回来。”

“原来如此。”江初阳反问。“那现在到底发生了事,让您那么忧愁?”

江初阳本来不想打听教皇绕开他也要完成的任务是什么,但是联系刚刚教皇的表情以及后来突然告诉他的话,一切的转折都无疑在告诉他,这个任务遇到困难了。

江初阳不可能不管自己的军团成员。

索恩斯道,“我派他们去搜集一只龙的晶核,那只龙就要死了,等他彻底死去的时候,直接取走龙头中的晶核就行。”

“可是没想到,他们的运气那么好,刚好遇上了另一只非同一般的黑龙。它也是为了晶核而来的。”

“为了争夺晶核,必须打败那只黑龙。”

“可是不知道那只黑龙是什么来历,实力非同凡响,三支审判军小队一起与那只黑龙交锋,还是落了下风,勉强逃了出来。”

江初阳的眉头的皱的更深了。“晶核?”

教廷怎么突然需要晶核了?

晶核不是只有异兽才能吸食的吗?

无数个疑问在江初阳的脑海里涌现,从外表看,黑发黑眸的冷峻青年依旧十分淡然,索恩斯十分欣赏江初阳这种处事不惊的态度,“事关光明神旨意。我只能派人照办。”

听到是一位神亲自传达的命令 ,江初阳的瞳孔微微一缩。

在一堆并不重要讯息当中,他听到陛下声音深沉地道。

“我希望你能清剿那只出现的不合时宜的黑龙。”

“光明神大人想要的东西,必须得到。”

江初阳前往皇帝给他的目的地前,临时前往了树精的星球,他跟老树精是很多年的朋友了,既然路过见一见也好。

而且他有一种预感,这种直觉让他无数次死里逃生。

这次也不例外。

他觉得自己这次跟老树精见了一面以后,下回再见就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因为这种预感存在,不论任务有多么着急,他还是在树精的宫殿里吃了一盘有一盘的水果。

这一餐让他释放了连日奔波的疲倦,捡起了最佳的状态。

哪怕要跟那只黑龙决一死战,也有了底气。

江初阳看着墙上属于自己的照片,手指轻轻拂过。

有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像是他以前也拍过这样的照片,又说是曾经见过这张照片。

江初阳捂住了头,有些不舒服。

树精族长是非常细心的人,一眼就看出了江初阳很不适,不停地摆动着族人幻化出来的巨大芭蕉叶给江初阳扇着风。

“怎么了吗?江首席?”

江初阳摇了摇头,“不知道,没事。”

“过一会儿就好了。”

老树精忧心的看着江初阳,而江初阳也聚精会神地看着相片。

看着里面别拍下来的自己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一边道。“这身衣服和我们真不搭。”

“明明是黑暗的守护着,却要穿着一身白是吗?”

江初阳或者说江夜的手指一顿,看向了老树精。

“对”

但是树精族长怎么会知道他在想什么。

江夜的眸子刚刚动了动,又迅速地阖上了。

带着程集的心跳也跟着一上一下的蹦。

刚刚看着马上就要醒了,怎么又睡着了。

“他刚刚眼睛在动,不是要醒了,只是在做梦。”游朔刚刚也被惊动了,但是很快淡定了下来,拖着江夜站了起来。

“快速动眼期,他在做梦。”

游朔垂眼看着江夜。

他在做什么梦?噩梦,还是好梦?有谁存在?

他有些想知道。

他是不是又在想那个尤兰德。

看着青年张开嘴,微微启唇呢喃着什么,游朔眼中一动,将耳朵凑了上去。

“黑龙。”

游朔的唇紧抿了起来。

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