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 5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黑衣人齐齐现身的瞬间, 所有的直播摄像头都短路了。

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网络线路短路的问题,正在看直播的网友们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劲。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刚看到树精白灵集齐了第四把钥匙,马上就要集齐第五把钥匙的时候, 突然就没画面了。]

[刚才最后的画面,树精们脸都黑了!树精们那么强都变脸色了, 敌人肯定不是在场的那些队伍。]

[是不是上次攻击大家的黑衣人又出现了, 因为上次树精攻击了黑衣人,所以为了报复树精, 所以就找上门来了。]

[!!!很有可能!那江小夜就危险了!]

谁不知道想要整个树精自乱阵脚,先抓他们的王子肯定没错, 他们那么在意王子。

[糟了!我想起来了, 从来没见过树精的小殿下用过异能,那个水晶墙能挡得住上次的黑衣人吗?]

[呜呜呜呜呜, 江夜小同学千万不要出意外啊!!!呜呜呜呜呜呜]

边琪睿本来在专心围观联运会各种萌物,顺带帮自己新认识的好朋友看看他们的完成的进度怎么样。

没想到整个联运会场地的转播都黑屏了,他参加了那么多年的联运会, 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

转过头来一看,元帅老人家面色严肃,不知道在想什么,老人从来都是胜券在握的,看到老人这么认真地盯着屏幕。

为了自家好友的安全,他强忍住对老人的敬意与惧怕, 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蒋元帅, 联运会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守卫军应该在里面巡逻吧?”

蒋子辰的手指在手腕上的手环上划拉了几下。

“确实出事了。但是您放心, 我们四个守卫军军团, 三个都在里面巡逻, 不会出大事的。”

边琪睿一听这布置, 顿时觉得这事非同小可啊。

联运会的最后一场比赛再重要也重要不到需要三个军团同时进入的程度吧,除非这次的联运会还要发生什么威胁,然后元帅预知到了这次的危险,所以提前做了准备。

想到有这个可能性,边琪睿越发担心起了自己的小伙伴了。

边琪睿的声音提高了一些,“蒋老,您别瞒我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蒋子辰轻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解释道。

“陛下,您还记得次次来暗杀您的那伙儿黑衣人吗?”

因为深受其害,边琪睿一听到那伙儿黑艺人表情也变得有些畏惧,他托了托眼镜,反应了一下蒋元帅现在回答的东西和他问的东西之前有什么关联,想到了那丝关联之后,他忍不住跳了起来。

声音颤抖地道。“您是说,他们现在可能出现在了江夜那边!”

蒋子辰微微压低了手。“陛下稍安勿躁。我们已经把最强的战力都带过去了,假如那边出任何事,恐怕也不是老朽能够阻止的了,更不是您过去之后能阻止的,您要相信树精,上次不就是树精救了您吗?”

“请您给他们一点时间处置,耐心等待。只有您这边稳住了,民众才能安心。”

蒋子辰给皇帝示意了一下周围的镜头。

边琪睿终于坐了下来,看着沉稳了一些,无法进入赛场直播的镜头全都照向了主席台,看到皇帝这么淡定,网上的阴谋论果然少了不少,纷纷等待着短路修复之后,再次看大家的比赛。

正在大家纷纷关注比赛进程的时候,联运会主要场馆大门的大门缓缓打了开来。

庄严而又神圣的音乐响了起来,听到这声音,在坐的除了皇帝和元帅以外的其余所有主席台上的成员都站了起来。

边琪睿看到来人也瞳孔一缩。

安诺说的口干舌燥,但是看着对面那只巨龙已经快把自己听拧巴的模样,就知道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全都是对牛弹琴来了。

这只龙他根本没听懂!

龙族要不是天生实力强,又躲进了偏远的龙域,真的会被人类坑到种族灭绝的,天知道神为什么非要把这样一个没有什么心机的一族当成眼中钉。

“好吧,我再说一遍。”

奥克科特扇动着龙翼,认真地听着。

“因为人类和龙族都有进化的能力。”

“而龙族又是全宇宙中,除了神以外最强的一族,神忌惮你们的存在,所以让教廷让我们研究有什么办法能阻止你们进化。”

“这些蜥龙就是我们研究出来的产物。”

“如果能让所有龙都受教廷的控制,那么龙就没有威胁性了。神想让我们试着驯化龙族。”

“原来如此。”

奥尔科特恍然大悟,其他的他可能没有听懂,但是驯化这一点就让他听懂了。

原来这些可恶的教廷两脚兽竟然想让他们龙族做坐骑做宠物!

怕他们?要是怕他们,为什么不出来打一架非要在背地里做这些邪恶的勾当!

可恶!

奥尔科特气不过,浑身的异能外泄,他本身就有浓雾属性的异能,所以整个实验室充斥着过量雾气。

“现在的实验室里已经不存在其他蜥龙了,你就是弄死我,我也无法将已经死去的那些蜥龙还给你。但是你要是留我一命,没准我还能给你一些其他有用的信息。”

安诺在一片大雾中缓缓地举起了自己的手环,稍微划了一下,资料便从手环中蹿了出来。

奥尔科特一眼就看出了上面画着的龙是他的哥哥奥丁。

“给我!”

奥尔科特看到那份资料便头也不回地撞了上去。

可是他忘记了自己还在雾中。

一片浓雾之下,教授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麻醉针直接打入了白银龙的皮下。

安诺虽然不是龙族的学者,但是他研究了很多年的龙族,自然也知道龙族有精神力领域这种东西。

他刚刚一直不敢对这只龙族动手,就是因为如果不能一击击中,势必会让这只龙族联系其他龙族,他没有对付一群龙族的信心。

看着龙族失去了意识,安诺抽出了针来,看了眼注射器,稍微甩了甩,眉头轻皱了起来。

已经打了超过蜥龙十倍的麻醉剂,但是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这可是白银龙啊,现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白银龙一只手就能数出来。

他转身打开了实验室的暗道地门,将实验室的其他科研人员放了出来。

大家出来之后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安诺冷然地整理了一下实验室用的白色手套一边道。

“你去,再给我兑一直麻醉剂来。我已经把所有的麻醉剂都打光了。”

“是,安教授。”

安诺停顿了一下,有些嫌弃地看了眼躺倒在血泊里的助手。

“你,去把他收拾一下。他刚刚真是太蠢了,竟然真的以为我叛变了。”

“但是也多亏了他,刚刚的银龙完全没有怀疑我的动机。”

“是,安教授。”

大家冷漠地看了眼躺在血泊里的教授副手,完全不觉得教授杀了他有什么问题。

他的牺牲是光荣的。

毕竟教授通过杀了他,在银龙那里建立起了一定程度的信任,让白银龙放松了警惕,才能给白银龙打麻醉剂。

他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死后神一定会保佑他。

安诺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助手清理完现场,拖走了那只差点将他们整个实验室都炸了的银龙。

想到他们俘获了一只白银龙,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抹笑来,但是又猛地收敛住了。

在大雾散去,信息流可以拨通的时候,他马上联系了一下教廷的其他人员。

“实验室遭到银龙入侵。”

“我们需要搬迁,马上搬迁。神之后可能会需要这只银龙,我们不能让他的同伴找到他。”

等待了一会儿,信息流另一边的人终于回复了,可是回复的内容却完全无法令安诺满意。

“不行啊,教授。”

安诺的眉头微微一簇,有些不满地问道。“为什么不行?”

“要搬迁整个实验室这个申请的级别太高了,我一个人无法做主。”

安诺微微压了压眉头。

刚刚抓到一只活的白银龙,他太兴奋了,竟然忘了以他们实验室的级别,只有教皇能够做主搬迁与否。

“这个实验室里的东西已经被那只突袭的白银龙毁的差不多了,直接搬走,东西原地销毁就行了。”

“不行,教授,以实验室的级别,哪怕是要销毁都得由教皇做主。”

安诺一向觉得这些教廷人员有时迂腐到让人难以理解,简直是些完全不懂得变通的蠢材。

“那麻烦帮我接通教皇,我亲自跟他说。”

“这恐怕也不行呢,安诺教授。教皇陛下他现在不在教廷。”

安诺这回是真的意外了。

教皇竟然不在教廷。

那个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都在向神祷告的人竟然不在教廷,到底有多么重大的事儿能让他亲自去。

皇帝陛下的生日在这次联运会最后的结束典礼上。

这不合理。

“教皇大人他去做什么了?”安诺接着问道。

“教皇陛下去了联运会。”

安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好像听说过,那个叫江初阳的前审判军首席,又出现了,很有可能就出现在联运会。

但是只是他重新出现了的传闻,怎么会将教皇都引出去呢。

安诺将手环上的资料打了开来。

这份资料和一次教廷搜集晶核有关。

十五年前,教廷在一个水源星发现了一只白色银龙即将寿终正寝,当时教廷派出了一支审判军,意图等一只银龙埋骨之后去找银龙的晶核,被一只黑龙发现,黑龙歼灭了那一支的审判军,教廷没有办法,只能派更强的人去找回那颗晶核。

后来这个任务失败了。

江初阳活着回到了教廷,被罚了禁闭,再后来,江初阳就主动离开了教廷。

大多数都觉得江初阳是因为心高气傲,被关了一次,就对教廷生出了怨念所以离开的。

如果只是因为一个天才背叛了原有的信仰离开了教廷,教皇怎么会这么兴师动众。

这背后一定还有其他秘密。

安诺咬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着对宇宙混合在一起的历史,陷入了沉思。

面对着对面那个金色长发,身穿红色绒袍,带着华丽权杖脸上笑意盈盈的男人和他身旁站着的主教。



边琪睿的警戒心提到了一百二十分。

这个人是教皇,他是帝国的皇帝,他每年都能见到这个人几次,可是还是有点怕这个人。

和蒋元帅不一样。

虽然蒋元帅年龄高威望重,他从小怕他怕到大,但是对蒋元帅他还是了解的,他绝对不会害他。

而这个人就不一样了。

他做的任何事都是充满善心的,从来没有行过恶,对他也十分温柔和善,但是却像是一滩池水,好像澄澈见底,却不知深浅。

他不怎么愿意和他打交道。

“陛下。”教皇索恩斯微微颔首,朝着边琪睿深鞠了一躬。

边琪睿立马迎了上去。“教皇,您怎么有空来联运会的?”

教皇有一双蔚蓝的眼睛,在边琪睿的搀扶下站直了起来,望向联运会最后一场比赛的分会场方向。

“我在祷告时,偶然感到了神的召唤。我觉得今天肯定得发生一些我必须用亲眼见证的事。”

“于是我便来了。”

教皇说话的声音非常好听,每说一个字儿都像是在吟诵古典的诗歌。

却完全触动不到坐在边琪睿身旁的老人。

从教皇进门到教皇走上出席台,蒋子辰始终没有理会索恩斯,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过。

在其他人眼中,索恩斯相当于神的代言人,所以蒋子辰这种做法显然是十分不敬的,索恩斯身旁的主教第一个发怒。

“教皇大人来了,在帝国,只有皇帝陛下,可以让教皇大人微微躬身,蒋元帅您这样坐着,未免不合规矩。”

蒋子辰微微翻了翻眼睑,还是老神在在的坐着。

主教看到蒋子辰那模样更加恼了,正要发作时,被索恩斯拦了下来。

“不要生气。这里有神的召唤,神不喜欢情绪波动起伏太大的人。”

“是教皇。”

主教灰溜溜地退后了半步,又一次回到了索恩斯的背后。

跟着索恩斯亦步亦趋地往前走,索恩斯走到了边琪睿左边的位置,刚好与蒋子辰一左一右地对称。

看他即将落座,飞行摄像便识趣儿地飞了过来,顺便传了一个话筒过来。

索恩斯看到话筒也没有吝啬,轻扶正了话筒,将他的福音传达给了在场的给每个人。

“神临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只要我们用心祈祷,终有一天,神临泽世,恩惠万物,宇宙大同。”

随着他的话音。

底下不少人跟着喊起了神临泽世的口号。

蒋子辰的眉头都在跳动,看着像极了忍不住怒火的模样,最后还是压抑住了。

他怎么看那位教皇都有小人得志的意思在。

神临泽世?

他以为,几万年前,龙都没有输给真正的神,更何况是现在这些神的走狗呢。

白灵刚才感觉到了一股令她特别熟悉又令人厌恶的气息。

一回想起来,就想到了那些全身黑气儿的家伙。

不过那些家伙似乎更强了。

有这样一群人出现,殿下肯定非常不安全,她不能让殿下继续呆在那个水晶牢狱里了。

白灵微微阖起眼睛,在精神力领域里呼唤江夜的名字,但是始终没有回声。

听到她在呼唤江夜的名字,呼唤江夜的龙族越来越多了,但是最后只得到了一个结果。

呼唤不到!!!

一群巨龙在精神力领域里面快几成热锅里的骂战。

白灵也急了,第五把钥匙在熔浆里,情急之下,她根本来不及去看附近有没有摄像头在,直接化成了巨龙的身形飞了下去,有了龙鳞阻挡隔温,直接潜入了熔浆里。

看到一只银龙直接飞到了熔浆里,刚刚在旁边准备按游戏规则想找个避火球的蕾喵被吓了一跳,马上躲到了边上,瑟瑟发抖了起来。

这个比赛里怎么会有龙!

龙可是他们异兽宇宙里的拳头大哥,最近听家里大家长说,最近有两只白银龙一直在抢异兽的晶核,该不会是他们把路过的异兽的晶核都抢的差不多了,所以目标换成了来抢她们这些参加比赛的异兽的晶核吧。

这可不好玩,参加个比赛她能带几个晶核啊,除了自己脑子里的那颗。

呜呜呜呜呜呜,不会吧,她可不想没命啊。蕾喵哭着挡住了眼睛。

跑是跑不掉的,她又不傻,怎么会跟一只龙比速度。

不对啊。

假如这只龙跟比赛无关,她为什么要跳进那个熔浆里呢,她又不用找钥匙。

蕾喵想不通地又把遮着眼睛的手臂拉了开来。

这一睁眼,差点把她吓厥过去。

一双巨大的冰蓝色龙眼就在她的眼前。

她的救命还没吼出来,就被一口水“喷”冷静了。

眼前的巨龙似乎就差把我最烦瞎叫唤的异兽,再叫唤真把你吃了写连上了,蕾喵只好硬憋住了叫声,声音发抖地问道。

“龙先生。有何贵干啊,我精神力d等,不好吃的。”

“叫女士。”

蕾喵立马懂事儿的改了口。“白龙小姐姐。”

白灵冷声道。

“我记得猫能夜视?”

“是”

“那等会儿有浓雾,你应该能帮我看看。”

白灵起了身,顿时刮了一阵飓风,蕾喵马上按住她的小裙子,抬头仰视着银龙。

“好的。”

白灵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还有狗。”

“我记得,你的朋友是一只狗,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她还需要一双嗅觉灵敏的鼻子,江夜殿下的精神力完全消失了,在浓雾当中阻挡了他们的精神力探查,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

蕾喵抽了抽嘴角。

“我知道,我这就带您去。”

她从未像今天一样觉得自己那么像宠物。

这不,都成搜救猫和搜救狗了。

但是蕾喵很快就感受到了其他乐趣,她竟然能被一只龙爪在爪子下面飞!!

蕾喵紧扣着胸口感受着飞翔的感觉,一边好奇地问道。

“白龙女士?我们要去找什么东西?”

“你认识的。”

蕾喵更懵了。

“什么?”

“江夜。”

蕾喵顿时差点在高空中因窒息身亡。。

等等,等一下,这个信息量太大,她需要缓一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