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 4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江夜眼里, 这个叫他名字的男人是个陌生人。

其实很多人见到他都能叫出他的名字,江夜也都习惯了。

可是眼前这个人叫自己的时候的那种神情,让江夜觉得他不只是知道自己是树精的领队, 肯定还知道一些特别的东西,否则不会用这种见了鬼的表情看着他。

正在他们大眼瞪小眼的时候, 外面的监控察觉到了冰墙之后的不对劲之处, 飞了过来。

江夜想也不想地趁着自己还穿着玩偶服,体型比较庞大, 可以直接挡住洞口,就直接转过了身, 将洞口堵在了身后, 若无其事地晃了晃手指,在镜头前笑了笑。

看着江夜的笑容, 监控才放下了心来,又在江夜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迅速地飞远了。

他们这些被关起来的人, 看管的都不算严。

一是因为他们不是真的凡人,二是因为委员会对他们制作出来的水晶牢狱非常自信。

再说了,谁能想到被关在监牢里的领队可以钻墙呢。

所有异兽和人类队伍的领队都不是由选手组成的,像是蕾喵和财汪也不是能够上场比赛的选手,谁知道这些领队里面,会出来这样一个可以把山体挖穿的人。

除非他本身就不是领队。

程集确实不是领队, 人类的领队另有其人。

连他自己也很疑惑,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自己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他好奇了一下那位使用火系异能的人类到底是哪方势力伪装的, 跟踪那个人一直跟踪他到洗手间,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 他就已经出现在了这里。

虽然程集已经不记得了,但是靠猜的也能猜到,肯定和那家伙有关了!

一定是他把自己绑到这里来的,就是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

程集眉头深蹙着,一边瞥向眼前这个离他非常近的男孩,或许也跟他有关。

江夜被注视的时候,正好转过了身来,将自己的头套取了下来,拨弄了被压塌下来的头发丝儿,上下打量着这个□□过来的邻居。

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这个人看队服,看长相,他应该是人类队伍的领队,但是他之前跟人类队伍的领队打过交道,那个人分明不是这样的。

眼前这个人的精神力很强,至少有人类的s级水平从外貌上来看还有一丝违和。

譬如他那个多此一举的八字胡,还有假鬓角。

这个人肯定不是原先那个人类领队了,江夜微微攥紧了兜里的晶石。

他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所以他还在脑子里思考着,要不要先发制人,趁对方还没有攻击他,提前把这个人冰封住,免得他来攻击自己。

可是就在江夜准备想把人冰封住审问的时候,他脑子里的声音突然而然的说话了。

——江夜,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在人类世界的身份吗?

江夜猛地一怔有些愣住了,手指底下的动作一顿。

——你眼前的这个人类,他知道。

什么?

奥尔科特进入教廷实验室的时候。是隐身进去的。

他有着雾系这种比较稀有的异能属性,所以可以遮蔽人类的视线,哪怕是人类的监控装置也很难彻底抓住他。

所以他是最适合潜入的龙选。

奥尔科特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实验室,就像是走进了自家的后花园,在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实验室成员中间穿梭。

这些实验室成员根本对他的存在毫无察觉,肆无忌惮地谈论着人类皇帝圈养的那些蜥龙。

“从那些蜥龙身上提取了dna,那根本不是我们交给他们的那批蜥龙,而是之前在拍卖会上丢掉的那批!我们第二次送过去的蜥龙无缘无故地丢了还被人替换成了之前的蜥龙江初阳啊,江初阳,他还真是神通广大。”

安诺的眼中充满了赞赏,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甚至生出了一丝狂热的情绪来。

安诺是高兴了,但是他的助手却瑟瑟发抖了起来。

每当老师这么兴奋的说些什么的时候,等待他们的结局往往是被切片研究,他很怕老师的情绪高涨,连他也一起切片了。

他做了很久的心底建设,才抱着文件走了上去。

“安诺教授,这件事我已经跟主教汇报过了,这次的计划已经取消了。他们的意思是,想让您找出这件事和江初阳有关的新证据,好再向上反馈。”

一个主教能调动的力量并不算庞大。

但是主教上面还有大主教,大主教上面还有教皇。

一旦证明江初阳存在,甚至连教皇都会被触动到,一般人不知道江初阳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能量,但是这件事是教廷公认的事实,如果江初阳还活着,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地将他抓住,留在教廷里,关押起来,处以极刑。

教廷之所以这么严肃地对待他叛逃的事。

有些人觉得这是因为,江初阳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离开了审判军的军团首席,教廷被他们重用的人背弃了,所以因爱生恨,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这样才不会丢了面子,也有人说,教廷是舍不得江初阳的才华,所以哪怕被他背叛,也非常需要他再次为教廷效力。

只有很少数的人,例如研究龙族的总负责人安诺这样一个已经触及到了一些教廷秘辛的人才知道,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江夜带走了一个属于教廷的大秘密,所以教廷必须确定他被他们抓回来了,也必须让江夜死在他们手上,只有死在他们的手上,彻底闭嘴,他们才能安心。

当然,这些都与安诺无关,他猜到了一些事,但是他和教廷的利益并不相左,所以也不会捅破窗户纸。

“还需要有什么新证据,除了他还能有谁能做出这种事。”安诺嗤了一声之后,脚踩着桌子椅向后仰着看着数据对比图。

眼中含着削微的讽刺。

“主教想要的证据,难不成是想直接在这些蜥龙身上搜集到江初阳的dna吗?”

“不好意思,我实在没有找到那么低水平的证据,江初阳当了那么多年的教廷鹰犬,最会销毁证据了,审判军本来就是替教廷做一些教廷不愿意明面上做,上不了台面的地下工作的,他要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事情是他做的,谁能找到证据。”

助手有些为难了。

按老师说的意思那就是这件事查不出来了。

不帮教廷调查这件事,之后几个月的薪水肯定要大幅度降低,然后被主教针对,后面的日子可就苦了。

助手心思惆怅地想象着未来的苦逼日子,一边看着他的老师正坐了起来,对着另一批报告微微蹙了蹙眉。

将两分报告凑到了一起看。

“你们怀疑,江夜是江初阳的后代,所以他也拥有和江初阳一样的能力,只不过把自己伪装了树精,混在树精一族里?”

“是,主教他们是这么想的。”

他们调查了拍卖会附近的星舰停靠点,查到了江夜曾经坐过途径拍卖会的旅游星舰,虽然江夜没有下过船,但是那个时间刚好就是蜥龙失踪的时间,如果江夜和江初阳是父子,那么他还藏着他的父亲,开三间房就好解释了。

再后来,事情又对上了,江夜还去过皇宫的玻璃水晶宫殿,第二次送给皇帝的蜥龙很有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被调换的。

这样每一次都出现的恰到好处。

不怀疑他还能怀疑谁呢。

主教的计划就是先抓住江夜,只要控制着江夜,江初阳肯定就会现身的。

安诺放下了手里的报告。

“父子?”

助手不知道老师还有说些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于是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安诺坐直了,手撑在脑袋上。

“这不可能。”

“为什么啊?老师?”助手紧跟着问道。

安诺道,“十二年前,江初阳在我这里体检过,那个时候他还是处男。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

助手的脸一下就红了,不会吧,体检还能查出来这个?

看到助手的表情,安诺知道他都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事实上,只是一次普通的体检而已,教廷认为,一个信徒能不能全心全意的给教廷效力和他有没有恋爱有很大的关系。

清心寡欲是教条,所以这只是例行调查而已。

整个审判军的军人都是处男。

安诺从八卦中跳回了正题。

“再说了,这个江夜”

安诺拿着一些在蜥龙身上找到的,非常细微的,江夜留下的痕迹,那部分dna和龙族的dna做对比之后,然后淡淡道,“他可不是人类。”

助手微微翕动了唇,傻了,“江夜真的是树精?”

安诺摇了摇头,“是不是树精不一定,但是一定不是人类。”

他一直在找江初阳的dna,所以忽视了江夜的dna,这种奇怪的dna谱,根本不是树精的,而是龙族的。

而且还是他不清楚的龙种

“你们刚刚说什么?”

“主教派人想抓他?”

“是,老师。”助理答道。

安诺从比赛记录里调出了所有的树精的资料。

然后眉头越蹙越紧。

假如确定了江夜是龙,那么其他的所有树精的身份就很可疑了!

“不可能抓得住”

“江夜是龙!参赛的那一族都是龙!”

安诺戳破这件事还没有多久。

他身前瓶瓶罐罐就被雾气搅碎了,化成了各种化学烟雾呛得人鼻子酸辣刺痛。

教授紧张地从椅子上跌了下去,才顾得上抬头仰望着来人。

“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