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 4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夜的病来得快去的也快, 没过几天就在各位龙族家长的细心照料下迅速地好了起来。

但是一好起来,刚好就到了十套玩偶服的“奖励”时间。

这个奖励内容其实就是想给这个异兽再给一次拉票的机会,毕竟既然有这么一个环节, 星际联网的直播肯定会给这个异兽一族相关的镜头,然后又可以通过这个镜头穿着玩偶服给观众卖萌。

观众还挺吃这一套的。

十套龙崽的衣服, 其中的九套全都堆给了江夜。

江夜觉得自己是可以不穿的, 毕竟也没有强制规定说他必须把九套衣服都穿一遍。

只是一个最受欢迎的异兽选拔比赛的娱乐环节而已。

他们参与不参与都一样,他换九套除了引人注目而已, 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但是家长们高兴他还是愿意穿的。

就是没想到那个一直在他脑子里的龙族竟然没有反对他穿这种衣服。

它不是一向很在乎黄金龙的威严吗?

穿这种衣服也有黄金龙的威严吗?

所以江夜尝试着跟他脑子里那只龙族询问了一下。

想知道它怎么看待这件事。

一直存在他脑子里的声音真的回答了。

——没有,很好, 很威严, 这就是你这个年纪的龙崽该有的形象。

江夜拎起那件眼睛是一双绿豆的玩偶服,微微抽了抽嘴角。

你确定?

其实脑中的那个龙族, 平时非常严厉,让他不许做这不许做那,最后还是个崽控。

在龙族眼中, 幼崽果然是无条件的第一位。

在江夜在休息室因为玩偶服太多了,不知道该先从哪一件开始传奇,另一个已经换好了玩偶服的人走了进来。

他分到的是一个绿色龙崽的玩偶服,配着印着金钱符号的土豪墨镜,金色粗项链,看着着实有些阔气。

江夜看他走进来都没认出来是谁, 直到对方开了口。

“呦, 江小少爷, 你怎么还没换呢。”

方泽奇进入角色进入的非常快, 没一会儿那套衣服就像是长在他身上一样自然了, 甚至还能穿着那套衣服去撩美人。

方泽奇来办这件事是蒋子辰元帅安排的。

一个副团长来扮演龙族的一员是因为只有副团长这个级别的人在一群龙族之中才不突兀, 教廷派来监视他们的人里面应该也有感应精神力的高手,要是替换和被替换的人相差太大,肯定也会被人发现。

所以方泽奇成了最好的选择。

因为他是一位男士,动作习惯都比较偏男性化,替换的时候为了掩人耳目,选择出动的龙族范围缩小到了公龙里面。

奥尔科特当仁不让地挺身而出,其他公龙看着奥尔科特大人决定出手就放弃了自荐,一时既有些开心,毕竟这样子就能直接亲眼目睹他们殿下换上那九套龙崽服了,一时又有些失望,毕竟如果不去,他们就无法亲手教训那群该死的人类,出一口恶气了。

其实奥尔科特也很想亲眼见见殿下穿玩偶服的模样,但是他更想证明自己。

最近白灵大出风头,令他非常羡慕,因为白灵参加过联运会,所以很多不知道规则在讲什么的比赛,她都能上去参赛,在龙崽面前赚足了眼球。

这无形中给他带来了一丝压力,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向龙崽证明,其实他也很有用,他身边不只有白灵一个白银龙族,还有他奥尔科特。

上次那个谁才是陛下最喜欢的白银龙,获胜的的确是白灵,他愿赌服输。

但是谁才是殿下身边最有用最忠实的白银龙这件事,并不是永恒不变的。

他已经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了。

他一定能从江夜殿下那里得到认可。

而且他还想向白灵证明,他最近已经又变强了不少,下次交/配季,他还想再次挑战她。

再然后,那个实验室的确非常重要,没准就能在那间实验室中找出人类到底在搞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实验,那些脑袋里有龙的晶核,行为方式像虫族,但是外表看起来像人的家伙到底是不是他们制作出来的生物。

所以奥尔科特不允许自己失败。

江夜也在精神力领域感受到了奥尔科特的认真以及严肃,所以在看到方泽奇过来问话的时候,他立刻想到了奥尔科特,龙族的精神力链接十分迅猛,可能只是一个想法,就让他链接上了离开的奥尔科特跟他说了几句话。

而在外人眼里就像是在愣神了。

方泽奇看到少年呆住的模样。

先是觉得少年是不是自从上次发烧之后还没有调养好。

但是看到江夜的脸色又觉得不对,明明面色红润有光泽,根本不是像是生病的人。

所以后来,方泽奇又从自己身上找了一下原因,他觉得肯定是自己这身装扮让小少爷很无语,不知道怎么评价,所以才不说话。

方泽奇不由地怀疑起了人生。

他刚刚出来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穿的挺可爱的,为什么小孩子反倒接受不了了呢。

“陛下是不是选错了玩偶服了,我听陛下说,您很喜欢龙族的?”

听说是因为两人在龙族的问题上很有共同语言,所以陛下才能和江夜成为朋友的。难道不是吗?

其实其他种族要是做选择的话,肯定会选择本身种族的玩偶服的,像树精这样本身是树精,结果用龙族玩偶服的选手,从来没有过。

哦,倒是还有一族,曾经被选为最受欢迎的异兽。

直接将最受欢迎异兽的这个奖励,拉票环节省略了。

那个异族就是他们打扮成的种族。

不过龙那么高大孤傲、几乎快成了神话的种族,是不可能再次出现在这里的。

“要是那么不喜欢,还是换成树精的吧?”方泽奇八面玲珑地道。

听到换成树精的。

江夜这才从和精神力领域的奥尔科特的对话中抽出身,看向打扮成幼崽也不突兀的方泽奇。

“不,我很喜欢。”

他就是龙族他能不喜欢自家龙族的玩偶套装吗?

只不过喜欢归喜欢,自己穿还是有压力的。

江夜想着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正穿上一支胳膊的时候意识到了一件事。

“哎?游朔哥呢?”

叫游朔,游朔哥,这是在游朔团长和游朔哥哥之间周旋出来的结果。

江夜这么一改成叫这个,立马就叫顺口了,游朔没能听到游朔哥哥这种比较黏糊的称谓方法明显稍微有点不开心,但是还是松开了口,默许了他这么叫他。

说到游朔了。

方泽奇露出了讳莫如深的表情,在唇间比了一个嘘声之后,轻摆了摆手指。

“江小少爷,大人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你就别好奇了,这种事不该你了解。”

什么意思。

江夜疑惑地眨了眨眼。

星际和平之后的帝国时代,科技发展了以后,审讯厅里的审讯手段却没有怎么变化。

因为不同的异能者都可以让被审讯者感受到不同的异能折磨自己的感觉,可比科技要简单直接的多。

雷系在审讯一科最吃香。

只要把人电上一电,他们就得全部招了。

而游朔的异能在这种以电系异能占大头的大环境下,成了审讯科独一份的杀手锏。

他的冰系异能甚至比其他人的电系异能还要可怕,因为他的异能控制的十分精准,甚至能让人在一刹那感受到活死人的那种被冻结的痛苦,然后再下一刻解封,清醒地感受到从冰冻到苏醒过来的,那种冰火两重天的无力感。

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本能,所以从他手底下走出来的人,全都招了。

就连审讯科的科长都说,要不是他是蒋子辰元帅一眼挑中的千里马,他都想把游朔从前线战场上拉回来专门搞审讯了。

就知道他审讯有多么可怕了。

跟蒋子辰元帅抢人的事儿科长做不到,但是借人来帮忙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科长坐在审讯室内的椅子上,看着正在进行审讯的游朔,目光中流露出肉眼可见的欣赏。

在游朔的冰晶中,他看到了审讯真正的美,连凄厉的吼叫声都没有,人就迅速地变成了一具冰雕,实在是太美了。

科长感动地看着这一切,陶醉了“啧啧”了两声。

其他的一些小科员看到他们的科长又开始抖s起来了,忍不住躲远了一些。

人可能就是会在一些变态的行为中,变得更加变态起来,审讯人审讯的越多,审讯人本身也正常不起来。

游朔审讯过后,轻擦了擦手。

轻靠在审讯科的桌角旁边,沉默地看着那两个晕过去的教士。

科长看到游朔停手了,勤快地跟了上去,问道。

“游团长,一定审出来了吧?”

游朔微微点了点头。

那沉默的态度和在江夜那里完全判若两人。

科长就喜欢游朔这个反应,根本不觉得自己被人怠慢,反倒恭维道。

“不愧是游朔团长。连教廷的人都能审出来。”

拥有信仰的人往往不好审出来东西。

他不明白为什么游朔审出来了,却还是一副表情严肃的模样。

游朔沉默了片刻后解释道。“我总觉得我做过类似的事。”

但是当时好像没有让他们死。

游朔吞了后半句话,然后对着一直跟着他的男人道。

“实验室的地址,我已经知道了。”

奥尔科特扯开了兜帽。

“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