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 4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到江初阳, 所有教士脸上都露出了讳莫如深的表情。

那个男人的强,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比拟的。

听说他身上远不止一个属性的异能,只不过他身上的光明系异能特制是最强的。

神临教里面众神之中, 给宇宙最初带来光明的那位神是众神的主神,所以他身上的光明特制, 特别受主教们的喜爱。

教会将能教给他的东西都教给了他, 可是他还是背叛了神临教。

所以说天才都是不可信的,因为他们的心思不可掌握。

教士唏嘘了一阵之后, 身上伤筋断骨的伤在异能状态下也好的差不多了,就准备动身离开了。

他们需要将这个情报汇报给教廷。

那群蜥龙不会死了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 但是这个江初阳可能回来的消息, 可不能放过,这可是大功一件啊。

江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讲到了死胡同里。

在他心中没有什么主人格, 其他人格。

无论尤兰德变成什么样,他都是尤兰德,都是那个感受到了和他一样的寂寞的尤兰德, 哪怕是现在的游朔,他同样也会因为自己的精神力分裂之后时常不得不睡的状态,和其他人产生隔阂。

他们的本质都没有变。

还是那个让他觉得担忧的尤兰德。

才从蛋壳里醒过来,因为对人类常识的了解,江夜比其他龙族要懂人类一些,但是也没有成熟到可以和这些久经沙场, 军政场合的上将元帅游刃有余地周旋, 成长为社交达人的地步。

他只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就惹到游朔, 让他不高兴了。

然后又慢慢琢磨出了对方是因为次人格可能会消失, 所以才不高兴的。

想到了龙族状态下尤兰德落寞的现实, 还有必须躲避龙群独自生活的孤傲背影, 江夜摇了摇头。

“没有谁是主要,谁是次要的。”

“只是一个人不同的面而已。”

“你们不是谁会让谁消失的关系,你们不是敌人。”

“在我和尤兰德哥哥相处的时候,尤兰德哥哥从未想要攻击你,你肯定也是这样吧?冥冥之中,就觉得不该攻击,只是好奇自己的另一面而已,也没有攻击他。”

杯子里的冰雪融化了,游朔的手又撑起了头,侧挨着看向那个小孩。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不同面。”江夜继续道。

江夜手指一伸,将他之前准备好的变成树枝的表演拿了出来,他抬起了手腕,怀里的小龙,立刻动用了木系的异能。

少年的手腕一卷,绿色的藤蔓冒了出来,紧接着淡绿色的枝蔓上长出了一朵漂亮的玫瑰。

玫瑰也属于木本,所以他说自己是树精能够变出玫瑰来就能自证了,这是江夜原本的计划。

但是现在江夜想把这支玫瑰送给游朔。

“但是无论是你还是尤兰德,还有那个我还未见过面的疯狂状态,你们都拥有同一个灵魂,就像是每一支玫瑰自出生起就是独一无二的。”

“我看见了,就不会当做不存在。”

游朔看着手里冒着鲜花的少年,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

好像看到了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

看他那么笨拙的安慰自己,游朔也有些忍俊不禁,他伸手掐了掐江夜白皙柔软的脸颊,指腹留着软绵绵的触感,忍不住又松开了掐着的手指,蹭了蹭。

躲在一边看着的白灵都要暴跳如雷了。

怎么这个游朔那么爱动手动脚!

苍月龙被白灵抱着躲在柜子里,也磨着牙,龙崽病了,算是白灵大人无心之中间接造成的,两只苍月龙虽然知道江夜病了,但是也不忍责怪已经很伤心很自责的白灵大人。

但是看到那个自龙型状态就跟龙崽特别亲近的银龙,她们就觉得危险。

尤兰德大人上次就惹殿下病过一回,他接触江夜殿下,在她们眼里可不算好事,龙崽的皮肤那么娇嫩,别掐出个好歹来。

她们也忍不住想要出去。

想到殿下不想让他们出去就生生忍住了,还将一群冲动的公龙压在柜子里,一边默念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哪个龙崽小的时候不是摔摔打打地长大的呢,断了一只腿继续打架,才是龙族的常态吧。

殿下都说了,不想让别人知道身份,他们肯定得听殿下的。

殿下看起来应该不难受。

江夜确实不难受。

因为游朔和尤兰德一样都是冰系的,手掌就像是一块冰块,正在发热的时候触碰到这么一块冰冰凉凉的冰块,别提多舒服了,只要别掐他,江夜其实很想贴贴的。

要不是现在的尤兰德变成人型了,他还真的想将一整个龙抱着睡觉。

虽然尤兰德肯定不会允许他那么做就是。

男人的手掌在摩挲过脸颊之后,又往下摸到了少年的脖子上,像是抚摸小动物似得稍微蹭了蹭。

江夜下意识地将头歪到了游朔摸着他脖颈的那根手上,物理降温。

他好像听到了男人的喉咙间发出了一声笑声,但是等他抬起了头困惑地看向游朔的时候,游朔又没有笑了,仿佛他之前听错了。

游朔微微启唇道。“你们的关系一定很好,要不然不会这么不设防。”

脖颈这么重要的地方也可以任他摸。

要是被人掐断了这里可是会死的。

他又不是真的树精,树精可以在灰烬中重生,他可以吗?

而且游朔看着江夜那种懵懂却漂亮的脸,有些出神。

因为他自己就长相出众,所以一开始来到这里就被不少人觊觎过,在帝国他看到的腌臜事也不少。

不少位高权重的人士喜欢这种小男孩了,也亏得这个男孩好像是个不知名的异兽的小王子,要不然光是这张脸都得受不少苦。

不知道是因为对方和自己另一个人格有联系,还是对对方天真的怜爱,又或者说人对长得好的孩子本身就会倾注更温柔的情绪。

游朔确实想跟这个男孩走的更近一点了。

“那个叫尤兰德的家伙,他对你很好吗?”

用“家伙”来代指,游朔的语气像是尤兰德根本和他没有关系一样。

但是说起这个江夜可有说不完的要聊了。

“很好,非常好。”

具体好在哪里呢,因为有太多想说的,江夜便从自己出生没有几天开始算起了。

游朔看着江夜那幅兴奋的模样,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儿了,主动吐槽自己身体里的另一半人格。

“他从来没把你当做一族的继承人?”

“那当成什么?难不成当成未来的伴侣吗?”

什么呀?!他才出什么没几天,怎么可能。

江夜说着说着,说地口干舌燥之后,正要喝水,发现自己杯子里没有茶了,全是冰,想要从水壶里倒出来。

也已经是冰疙瘩了。

他无辜地看了眼坐在自己旁边的游朔。

“游朔上将,您把水都冻上做什么。”

游朔看了眼江夜面无表情地道。“叫哥哥。”

为什么尤兰德可以享受的待遇,他却不能享受。

江夜:“”

游朔的性格果然比尤兰德哥哥不着调。

怎么他就真心实意叫不出来哥哥了,总觉得这个人心底也有孩子气的成分。

“不叫,那我还是次要的人格。”游朔道。

“游朔哥。”

“为什么少一个字?”

江夜又嘟囔道。“游朔哥哥。”

游朔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还是没有把水给江夜解冻,只是淡淡道。

“这个茶水我会保存好证据推给联运会,让他们做个解释。”

江夜一时有些不明所以。

看到游朔那么严肃的表情,他甚至怀疑这个茶水是不是下毒了,所以他眉头深蹙着对游朔道。“游朔哥哥,这个茶水有问题,你刚刚喝了没问题吗?”

游朔淡淡地瞥了江夜一样,敲了敲冰冻上的茶水。

“你看看里面有什么?”

江夜往茶杯里看了,然后道。“茶叶。”

游朔轻摇了摇头。“不,你再看看。或者用另外一种说法来说他。”

再看也没什么了,还能用什么说法来说呢。

江夜被游朔说懵了,然后抬起眼睛用求知的眼神看向游朔。

“那是什么?”

游朔淡淡道。“是植物的尸体。”

“你们是树精,他们居然用茶树叶晒干的茶叶招待你们。”

江夜:“”

好冷。

游朔真的是个冷笑话的天才。

方泽奇觉得游朔不好接近,肯定是因为在游朔有起床气的时候去接近的人。

教廷里

身着白大褂的人群经过无数穿着白袍正在祷告的人群,做了一个从左肩膀轻滑到右肩膀的礼仪,然后半跪了下去。

正在前面祈福的主教转回了头来。

看向过来的人群,微微洒下了一些他手中的露水。

表情分外的温和地说道。

“你们为何步履如此急促,不如安静下来,等我做完祷告再说,这样便不会叨扰到神灵。”

“主教大人,我们好像发现了江初阳的踪迹。”

主教温和的表情骤然一冷。

“你们说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