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 4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夜被问懵了, 他上次明明解释了,尤兰德只是他们族内的一个人,游朔怎么就一口咬定了尤兰德和他是一个人呢。

而且还是用第二人格这种方式存在的同一个人。

像是看出了少年脸上的不解, 男人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里面茶水,一手扶着沙发把手 , 侧枕着脑袋道。“因为那个人在我醒来的时候, 给我留了一张字条。”

“让我调查一颗树精的水源星。”

“上面发生的事,可能跟我失去记忆, 为什么失去记忆,为什么会分裂出不同的人格有关。”

游朔呢喃着, 眸光垂向浮上来的茶叶, 许久之后抬头看向了坐在另一边表情纠结的江夜。

“你们刚好是“树精”,是不是很巧。”

江夜微微蹙了蹙眉。

游朔说的这些很重要。

尤兰德哥哥怎么会让游朔调查树精的水源星, 尤兰德和树精的水源星什么时候产生过交集。

难不成上一回尤兰德哥哥也去了他父亲前族长奥丁的埋骨之地所以尤兰德哥哥才突然走了吗?

江夜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尤兰德那么内敛的性格,知道自己离开了龙域, 偷偷跟在自己后面,然后又跟着白灵去了树精的水源星,在水源星上发现了他父亲死的非常蹊跷,于是决定,利用自己在人类世界的身份调查这件事。

当时白灵姐姐和奥尔科特叔叔还想问尤兰德哥哥是怎么回事呢,结果尤兰德哥哥自己也变回了人型, 想通过人型的自己寻找真相。

思来想起, 江夜还是从中找到了一些积极的方面, 毕竟尤兰德还需要调查找到真相, 这至少证明了十五年前的事, 尤兰德哥哥是不知情的。

可是头疼的是, 他们原本想尤兰德醒过来之后询问尤兰德过去的真相,结果尤兰德自己也一头雾水,需要调查才能得知过去的事,就算问尤兰德也没有用吧。

看着少年的脸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会开心,一会儿失望,全都写在脸上,游朔忍不住伸出手指,轻点了在了他还有婴儿肥的脸颊上,把他的注意力重新召了回来。

“我可以自己调查你们到底是什么。”

“也可以自己调查十五年前发生了什么。”

“我只想知道,尤兰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游朔的眉头紧蹙着,像是不悦和烦躁到了极点。“是不是一个工作狂。”

“请你们在见到他的时候劝劝他,不要一拥有身体的控制权,就不知疲倦地使用它,控制身体的时间再短暂,也不是这么用的。”

每次醒来,游朔都会无比的困倦,在极度困倦的情况下,谁都会脾气暴躁的。

如果不是同一个身体,游朔真的想找尤兰德出来干一架,让他好好睡觉,不要总给他留下一个烂摊子。

“不是的!”江夜想也没想的反驳道。

等反驳完了之后,江夜就意识到自己被套话了。

因为他直接说不是“否定”了尤兰德不是工作狂,而没有否定他们之间有联系的事实。

在游朔眼中的那种“他猜中了,果然尤兰德和他是同一个人”的游刃有余捕捉到猎物的胜利眼神中,江夜又重复了一遍。

“不是的。”

绝对不是因为不想睡所以不睡,而是因为不能睡,所以才不睡。

因为不能告诉游朔,尤兰德和他真正的关系,既然已经暴露了,江夜就顺着尤兰德是游朔的第二人格这个方向说了。

“其实尤兰德哥哥,他不是每次睡着都是让你出来控制身体的,他”

江夜的话被游朔中途打断,游朔不敢置信地反问道。“我还有第三个人格?”

江夜没想到游朔的理解力这么强,而且还能自圆其说,他承认道

,“是的。”

游朔的眉头蹙地更紧了。

江夜在他的低气压中继续道。“尤兰德哥哥一旦陷入沉睡,那个人格就会出现,那个人格十分暴虐,他会伤害所有人,甚至包括尤兰德哥哥他自己,所以尤兰德哥哥十分痛苦,一直强撑着不能睡”

“所以可能给你了一些麻烦。但尤兰德哥哥绝对不是有意这么做的,他实在没有办法。”

江夜说着自己都快分裂了,明明两个人就是一个人,一个是失忆状态一个是有记忆的状态,他却要为一个人给另一个人做解释。

而江夜的解释显然没有让游朔满意,他侧倾身的角度越发地大了起来,轻轻低吟着“所以”

游朔语气意味深长地一顿,江夜向后躲了躲,用剔透的眼睛盯着游朔,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你的意思是,尤兰德才是主人格吗?”

黑龙是因为尤兰德睡着才会出现的人格,而他是尤兰德想要自救才产生的人格。

一切都是为了尤兰德服务的。

游朔很难不这么想,而看到江夜的表情之后,他知道自己大概猜对了。

桌子上的茶叶浮浮沉沉地落下了几根,就不在往下落了,因为水面被冰冻结在了冰面上。

游朔知道自己不想承认这一点。

但是又清晰的知道自己确实是因为这个理由,所以才那么排斥心理医生给自己做治疗的。

不光是什么害怕伤害到其他事物,也是因为他怀疑自己才是那个被分裂出去的人格。

一旦治疗结束了,他不就消失了吗?

身强力壮的侍卫将护卫兵救下的教士们抬到了病床上。

不用医生过来,这几位被救下的教士可以互相给对方施术,淡淡的金色光晕围绕在整个皇宫内部教廷中。

光明系异能带着一丝治愈疾病,伤口愈合的暖意,但是这抹暖意却没有暖到宫廷大总管的心底,他心底冰寒刺骨,因为他们心知肚明,惹了教士,惹了他们背后所在的教廷,影响皇室和教廷的关系,绝对不是他可以担得责任。

“非常抱歉,我们的侍女们没有提前看好蜥龙的状况,让一群暴躁的蜥龙攻击了大家,这绝对不是有意为之的,我们已经提醒了他们,以后在让教士大人们来看蜥龙,一定要提前将蜥龙安抚好,然后再让你们进去。”

说着总管还抹了几滴眼泪,像是十分的自责。

“教士大人们明明是一片好意,却被我们糟践了,非常不好意思。”

“当时在场的侍女们已经被我们辞退了,如果那群蜥龙不是陛下的宝贝,我一定也不会放过他们。”

总管这几句话,全部偏袒向了教士们。

但是也不是真的将那些侍女们辞退了之后就不管了,不让她们呆在皇宫,是怕教廷朝找他们麻烦,其实在教廷之外的地方,他已经为那些女孩安排好了去处,这样非自然不可抗力的事故,也不是她们希望的。

总管的一些话确实很服帖,但是被蜥龙顶出玻璃水晶宠物宫殿的几个教士的心情还是不算太好。

这不就是在说他们没用吗?

虽然是光明系的,但是不代表他们没有攻击力,竟然被一群蜥龙干翻了,还要别人安慰,放在以前一定是奇耻大辱,再安慰也没有用。

带着教士进来原先想给蜥龙吊命,结果自己差点没命的教士带头人清了清嗓子,然后声音沙哑地道。“行了,这件事算我们自讨苦吃,跟你们没有什么关系,神宽恕每一个信奉他的人,教士们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我们怎么会跟一群低智的畜生过不去,你们又怎么能控制一群畜生的行为。”

总管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一定是神灵泽世,才能让你们拥有如此宽广的心胸。”

“我们可以不计较这些小事,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得问。”

“那群蜥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壮有力了?”

总管微微一沉思,将他知道的说了出来,“有一段时日了。”

“好像就在联运会召开的前几日,这些蜥龙就越来越能吃了。”

“也许就是因为胃口好了,吃的多了,所以身体就越来越好了。”

“他们能够突然好起来,我们也很高兴。毕竟陛下那么喜欢蜥龙。”

总管的解释毫无营养,几个教士也不愿意相信他说的。

因为这不可能。

那些被人做了实验的蜥龙的精神力不可能是健康的,他们刚才在那个宫殿里,在蜥龙飞向他们的时候感受到了健康的精神力量。

而且还要比一般蜥龙的精神力要强大不少。

只是吃的多了,身体健康了,为什么连精神力量都变得强大了?

教士的领头者深思着。

除非有卓越的光明系异能者接触过他们,才解释地了这个结果。

因为那种神话级别的光明异能者,不仅拥有可以治愈别人身上疾病的能力,还有可以直接促进细胞和精神力成长的能力。

教廷一直想让他们来帮助实验正常进行,制作出既受控制,又能变化大小的蜥龙,也是想靠人工制作出那种拥有神偏爱的光明系异能者才能做到的事。

没想到竟然成功了。

他猜想

难道是江初阳回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