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帝边琪睿本人不在别处, 就在江夜他们的房车里。

边琪睿觉得自己是真的倒霉。

他是瞒着宫廷总管们偷偷跑出来的,就想来见见首都星的各族参赛者,等联运会正式开始, 他就要端端正正坐在主席台上了,就没有像今天这样混迹在拉拉队里与民同乐的机会了。

这次参加联运会的异族虽然没有龙吧, 但是好歹也有一些猫猫和狗狗, 仅次于他最喜欢的巨龙一族,也不算差了, 都很萌啊!他就喜欢看一些可爱的东西,这是他平日里唯一的爱好。

谁知道这次皇宫中的人发现他发现的格外早, 一开始就大费周章地找他, 他连混在那群啦啦队后面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逼到了这个参赛团队的房车上, 不仅一只异兽都没看见,而且还碰到了这么凶的参赛者。

这个姑娘长得那么好看,怎么手段这么粗暴, 不把他送进警局,直接就要动用私刑。

边琪睿实在没办法了。

料想他要是再不自爆身份,可能就要被这伙儿粗鲁的异族严刑逼供了,不得不拉下了毛茸茸的巨龙头套,露出一张放在人群里也不是很显眼、文质彬彬的面容。

“我不是刺客,你们再看看我是谁?”

边琪睿这个模样和平时在皇宫里的区别可能就是缺一副眼镜, 显得更年轻了一些, 要是帝国民众仔细辨认一下, 肯定能反应过来他是谁。

可是在场的很多龙都是第一回来帝国, 压根没见过皇帝, 赫拉斯倒是隐隐约约的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类有些眼熟, 但是最后脑子里的那根弦还是断的,根本没将眼前的人和帝国皇帝联系在一起。

人族看龙脸盲,龙族看人也脸盲。

于是,边琪睿看着站在他面前,凶神恶煞的异族们同时摇了摇头。

边琪睿:“”

他也不知道是穿玩偶服被抓更没面子一点,还是误以为自己很知名,结果根本没人认识他更没面子一点。

总之今天这个皇帝当得真的很没面子,边琪睿的解释堵在嘴边,觉得自己说自己是皇帝好像很没逼格,正在犹豫要不要说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枪林弹雨的声音。

原本十分热闹的场面,忽然乱了起来,人类惊恐的尖叫声,伴着激烈的喵喵声和汪汪声交杂在一起,跟随着地面碎裂的声音,连房车都晃了晃。

奥尔科特,白灵,赫拉斯还有一众龙族自觉地将江夜保护在身后,边琪睿也沾了个光被他们挡在身后。

“这是怎么了?”江夜正这么问时,房车上的星网新闻已经将外界的情况报道了出来

[联运会欢迎队伍受到不明组织袭击!]

[他们浑身充斥着黑色不详的气息,精神力等级惊人,现场笼罩了一层浓烟,看不清状况,请在场所有围观群众尽快撤离,以免发生危险!!!不要围观。]

听到报道的边琪睿忧心地抿了抿唇。

他直觉这件事与他有关。

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这些年他经常遇见这种不明来历的黑色人影,想要杀了他。

所以宫廷总管和帝国守卫军才那么在意他的安全,他本来想着自己已经隐蔽好自己的气息了,没想到他们竟然还能找过来。

边琪睿紧张地抓着自己手上的玩偶龙尾巴,对着周围刚刚还威胁着他的生命安全异族联运会参赛者道。

“你们快点离开这里,他们是冲我来的,你们现在还有机会逃跑,等他们找到我这里来就没机会了!!”

边琪睿上车的时候没注意这个是什么异族的房车,但是既然是异族,那都是他们帝国的客人,他总不能让客人在他们帝国的地盘上因为他死了。

白灵微微侧首和奥尔科特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底的茫然。

他们龙族什么时候逃过?

项宇凡看着程集像是变色龙一样不断改变的脸色,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程集的揉了揉额心,轻声道。“没事。”

其实上次告诉龙族那件事,一是为了自保,二是因为一时脑子抽了,觉得他们都是好龙不该被人诬陷。

等回到教廷后他的理智才徒然回归,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他竟然把蜥龙可能会在联运会被动捣乱的事,告诉了一个很有可能会因为情绪一时冲动主动捣乱的一族。

这可能不是在帮龙,而是在推波助澜。

这些天,他一直提心吊胆的想着,龙族会不会直接冲到教廷,将教廷掀个底朝天地找那些蜥龙,那样就真的成了龙族破坏人类世界十恶不赦的铁证了,肯定会把人类推到对立的那一面。

他们要是真的这么做了,不管是教廷受到破坏,还是龙族成为了人类公敌。程集都会觉得这里面有他的一份责任。所以他怎么都无法释怀他当时说的那些话,一到晚上就复盘那天发生的整个事情经过,然后独自懊恼。

后来龙族一直没有出现,他以为这是因为蜥龙对龙族来说没有那么重要,又或是龙族没有理解他的话的意思,再或是这些高傲的龙族不屑于应对教廷的阴谋诡计,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

他渐渐放下了这件事,觉得自己能回来就挺好的,龙族的事总归跟他没什么干系,反正别因为他扇了扇翅膀,就引来山崩海啸,他就很开心了。

没成想,龙族还是出现了,而且还是以树精的名头光明正大地混进来的,程集不知道他们到底准备怎么做,可是他们是自己引来的,所以程集又开始头疼了起来。

“我的天!!”

被项宇凡的惊呼惊到,程集揉着额心的手指半途停了下来,再次跟着项宇凡看向了直播的屏幕。

浓烟四起,黑色的铠甲骑士从浓烟中穿过,直冲着刚刚画面切走的树精的房车冲了过去。

程集听一些帝国守卫军说过,陛下经常被一伙全身穿黑,戴着兜帽、背着能源增幅抢的骑士兵刺杀。

所有他们前往的地方,陛下肯定也在。

“陛下在树精的房车上?”

项宇凡觉得陛下这回真是不走运。

“怎么偏偏是树精。”项宇凡紧蹙着眉头。

树精手无缚鸡之力,要是豺狼虎豹的异兽一族,还有可能保护一下陛下,现在就麻烦了。

帝国守卫军就在那周围,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及时赶上,救下陛下。

“我想,不需要帝国守卫军了。”程集胸有成竹地道。

“啊?”项宇凡愣了。

程集抿住了唇没有再说话。

最强的异兽都在那其貌不扬的房车上了,还要什么帝国守卫军。

就是不知道,一直想养龙,把蜥龙都快养成国宝了的陛下,要是知道他身边都是龙,该有多么兴奋呢。

这才是真的会让陛下心肌梗塞的大麻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