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 2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蕾喵想要吐槽树精为什么要撒花时, 迎面走来的“树精”全都退到了两边。

他们静静地等待着什么,好像还有人要出来。

事实上果真如此。

一个长得和洋娃娃一样精致的少年,出现在了这群树精之后, 被他们众星捧月着走了出来。

他和他们一样外貌出众,但是气质却完全不一样。

其他树精都是拽上天的厌世脸酷哥酷姐, 所以大家觉得他们像模特。

而他一直带着笑容, 穿着宫廷风的白衬衣,紧腿裤, 还有一双长靴,像是童话里刚刚走出来的王子一样华贵, 一圈雪白的拉夫领将巴掌大的脸衬的更加小巧, 脸颊带着花瓣似得红晕,有些腼腆地轻笑了一下, 立刻拉动了星际网民们的心弦。

[这是什么种族,颜值也太高了吧!!!随便拉出来一个都可以问鼎娱乐圈了!!!]

[刚刚听主持人说是树精。]

[我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树精,他们参加过联运会吗?长得这么好看, 怎么可能被人忽略?]

[星网上最近的资料都是十六年前的了,不过当时的代表团颜值没有那么高。]

这十六年来树精都做了什么?他们的变化怎么这么大?

[树精代谢快,繁殖快,基因突变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突变的好啊!]

[这哪里是联运会,这是颜狗的春天!!!]

因为树精默默无闻了太久,所以江夜他们扮成树精反倒没有什么人怀疑, 尤兰德哥哥推荐的一族果然很靠谱。

江夜心里想着, 缓缓向前走, 眼神的余光不自觉得瞥向奥尔科特和白灵他们携带的花篮, 十分平静, 没有任何动静。

他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

其实花篮里面并不全是花瓣, 真正的秘密在花瓣底下,每一个花篮里面都藏着一两只真龙。

大月小月不愿和他分开,蜥龙他也不敢让他们和自己分开,于是他们都跟着他一起来了。

在这样大型的活动里,树精给龙族换了一整套他们的打扮,再提个大袋子显然不合适,于是,江夜想了一个主意,把龙龙都藏到花篮里,这样果然很合适,也没有人看出来,还有龙藏在花篮里。

主意是江夜出的,可是造出这么一个华丽的场面出来,引起轰动,却在江夜的预料之外了。

他们是冒名参赛的,应该低调行事,免得被人拆穿——

他低估了所有龙族一齐出现的杀伤力。

“您好,请问!!!您是树精一族的什么人?”

“您是参赛者吗?树精还有您这么小的参赛者??”

“今年树精一族对这次联运会有什么新期望?”

“请您可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吗?”

“看看这边,看看这边!拜托拜托了!”

刚刚采访过猫猫狗狗的记者,将江夜团团围住,不停地提问着,整个通道被包围的水泄不通。

还把他们的王和他们分割开了!!

白灵和奥尔科特站在边上回忆着树精毛迪上课上教的内容。

友善,千万要友善。

忍,一定要忍住!这些两脚兽包围过来,并不是想要伤害王!!

看着网上树精的热度不断增高,票数迅速提升,马上就要追赶上他们时,猫猫狗狗都酸地掐起了柠檬。

星网上那么反常的热议着一个不常出现的树精,自然也被项宇凡这个督查着整个联运会的男人注意到了。

他坐在他的办公处所里,办公桌前的星际投影屏幕上,正播放着星舰停机场门口的实时画面,他一手撑在桌子上,一边对他刚叫过来的审判军队长程集道。

“程集你瞧瞧,多热闹。”

“谁能想到联运会第一天的热闹是树精给的呢?”

程集低着头,正在看游朔的调查报告,哪有空瞧热闹,一个眼神都没给项宇凡,项宇凡自讨没趣地撑着脸颊对程集道。

“游朔身上的谜团很大,我查了游朔这个名字,十五年前以前资料都很清晰,是孤儿,还有孤儿院地址,我问过那里的院长,问过同一个孤儿院的孩子,他们都可以把游朔的往事说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这一点太刻意了,反倒看着有些假。”

项宇凡的手指摩挲了一下下颌。“你能想象吗?一个性格那么冷淡的男孩,精准地出现在每一个孤儿院孩子的幼年记忆当中,我都想不起来我小的时候和谁一起玩过泥巴。”

程集放下了游朔的资料,“你的意思是?”

“游朔十五年前以前的资料都是伪造的。元帅有能力办成这件事。”

程集同意,但是还是想出了一个完全可以反驳他的话的漏洞。

“还是有可能记得的。”

项宇凡挑了挑眉。

程集道:“因为他长得好。”

游朔就是长着一张可以让人记一整个童年的脸。

项宇凡:“”

他怎么有点无话可说,还真的有点想承认程集说的的确没错。

自游朔来了一次之后,连他们教廷的修女都变得失魂落魄了起来,时不时地就会问他游朔会不会再来教廷,可见他到底有多么俊美。

项宇凡唏嘘道,“把游朔放到那群树精之中,倒是挺合适的,气质也像。”

“树精?”

程集对树精的映像还停留在十几年前。

他不记得他们身上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

为什么要把游朔和树精放到一同类比。

程集终于对这两个字儿有了反应,他跟着项宇凡的示意,抬头看向直播的屏幕。

在看到那个黑发深绿色眸子的男人也在那个队伍中时,他的脸色瞬间像是掉进了颜料缸里一样精彩。

心里直呼着,他可能只是想太多了,也一定不是一定不是他想象的那一族,可能只是他一个人出现在了这里?

但事情总会朝着人们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

记者拿着拿着话筒,问那个站在最中间的少年。“您叫什么名字?”

少年毫不犹豫地答道,“江夜。”

程集晃了晃,按住了自己隐隐发痛的太阳穴。

他太阳穴突突地疼。

这不就是龙族的那个殿下吗?

用“无可奉告”逃过了记者的围追堵截,江夜顺利抵达了联运会委员准备的房车前。

可是还没有彻底上去,江夜便用精神力隐隐约约地感应到了一个男人正躲在他们的房车里,他停下了脚步,问他身前的两只龙族。

“是不是有人躲在我们的房车上?”

白灵和奥尔科特愣了一下。

他们完全没有感应到。

这一般是不可能的能躲过他们的精神力感应,那得有多强。

他们脸色凝重了起来,一左一右地走到江夜前面,先江夜一步地打开了门,面色冷淡地关上了车门,安静的房车继续无声了片刻后,发出了一阵闷哼痛呼,江夜也感同身受地闭上了眼睛,车剧烈的摇晃了一两下,奥尔科特又打开了门。

“殿下,您进来看一下。”

看出了奥尔科特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严肃,江夜茫然地眨了眨眼,跟着奥尔科特进了房车。

等看到被白灵压制的人的模样,江夜就明白家长们的表情为什么那么严肃了。

躲藏在他们房车上的,是一个满身龙族周边,带着毛绒龙族头套,身后还装扮着绿色龙尾的男人。

这次联运会根本没有龙族参赛,怎么会有人恰好穿着龙族的衣服,还躲在他们的房车上?

江夜的心猛地揪了起来。

难不成他们龙族的身份暴露了。

“你是谁?”

江夜刚刚问出这个问题,白灵的手边立刻出现了一道水幕,直逼男人口鼻。

男人一直比较淡定的表情,也被这个气息恐怖的水幕激地微微一变,神色中透出一两分纠结来,语气无可奈何地道。

“我说我路过,你们信吗?”

“当然。”白灵回答得非常迅速,在男人面露惊喜的时候,猛地冷了下去,“不信。”

奥尔科特推断道:“殿下,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上好的伪装用具,还有隐蔽气息的用具,躲在咱们的房车里,很有可能是刺客。”

江夜:“”

你别逗我。刺客穿的这么可爱,他想把人萌死吗?

方泽奇是个大忙人。

自从团长对他说他愿意参加联运会开始,他以为他可以等到团长带着他们第三军团风光亮相联运会了。

没成想。

游团长虽然答应了会去,但是没有答应他不睡。

“副团长,团长的身体怎么样了?谁能把团长伤到躺到担架上下不来啊?”

周围的团员们表情十分担忧且惊恐。

方泽奇想到自己把团长重伤卧病在床,还不忘叮嘱自己一定要带他出席开幕式的叮嘱复述给其他几位团长时,那些团长的表情,忍不住苦中作乐地想着。

看那几位团长被这正大光明的撒谎镇住,又不敢当着显然要护短的元帅揭露团长,憋得说不出话来的表情,也算有趣。

他轻呵了一声,“一个叫周公的家伙。”

“周公是sss级强者吗?”有不明白的士兵问道。

是不是sss级强者他不确定,但是确实谁见到都得昏。

方泽奇一句两句解释不太清楚这件事,但是帝国守卫队第三军团还是得由他来主持。

正当方泽奇以为联运会还未正式开始,应该出不了太大的乱子时,一通信息流打破了平静。

“方副团长,麻烦了。”

“陛下偷跑出皇宫,现在不见踪影!请您立刻帮忙搜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