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混入龙族当团宠[星际] > 第24章 第 24 章(有红包)

我的书架

第24章 第 24 章(有红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龙?

听到是黑龙的时候, 江夜不禁以为是自己听岔了,或者是树精看错了。

全龙域唯一的黑龙,不就是狂化的尤兰德哥哥吗?

要是真的是尤兰德哥哥, 那这个人的胆子也太大了, 单枪匹马就敢单挑一只龙,而且还是发狂的尤兰德。

简直是不要命了?

江夜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族长,那他还活着吗?”

树精道,“他应该还活着, 至少在完成任务的时候还活着。不过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江夜轻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

一个人类能在尤兰德手下活着出来,对江夜来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所以他默认了,那只黑龙并不是狂化之后全身覆满鳞甲的尤兰德。

少年的目光粘在那张照片上许久才终于挪了开来。

白灵带着自己的龙群跟奥尔科特一左一右地包围了被虫族占据的水源星。

这颗星球上的虫族确实比别的地方的虫族要厉害一些,那些受雇于树精帮忙取水的军人赚的是辛苦钱, 也没坑树精们。

白灵往地上瞧了一眼, 搜索了一下,目光直接落到了虫族最密集的地方,直奔着他们俯冲了下去。

眼见着前面的白银龙已经冲进去了,奥尔科特也顾不上分析这里的虫族为什么更加强大了,不甘于后地也冲了上去。

虫族吐出来的粘液带着强腐蚀性, 对于一般人类来说, 光是粘液就已经足够致命了, 但是对于龙族来说, 那种腐蚀性甚至不影响他们食用虫族。

只是不能吃多了, 舌头可能会麻, 就和人类吃菠萝差不多。

虫族好吃, 但是不能多吃, 像蜥龙那样的吃法在整个龙族中也不多见,两位白银龙都是龙族中的体面人物,在小弟面前十分的矜持,更不可能大快朵颐,他们像是完全遗忘了面前的这些虫族是食物似得,专心致志地杀着这些霸占了树精水源的后来者。

由两只白银龙带头对付这些虫族,星球上的场面只能用收割和清扫来形容,数以万计的虫族,在龙族大军的碾压下,顷刻飞灰湮灭。

如果有星舰从外太空往这颗星球上看去,就像在清创一样,没有了趴在地上的虫族,水源星渐渐展露出了他被虫族耽搁的美貌,到处都是可以倒影蓝天的碧水,令人心旷神怡。

可是两只白银龙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太久,随着水平面下降,一具巨型白骨露了出来,他们的神色渐渐沉重了起来。

因为由这具骨架的体格可以推测出,这肯定是一具白银龙的龙骨。

白灵转头看向奥尔科特,奥尔科特的龙眸里闪烁着泪珠,低吟了一声。

“大哥!”

他实在没想到,他竟然能在这里遇上他的大哥。

碧绿的湖水底下沉着一只巨龙的白骨,不少虫族覆在上面,在龙的骨架里面穿梭。

这里是一只白银龙的埋骨之地。

怪不得这里的虫族那么强。

虫族虽然没有晶核,也不能吸收其他异兽晶核里面的精神力量,但是他们能够吸收所有生物的负面情绪。

如果一只异兽在死亡的时候,心里满是负面的情绪,晶核是异兽精神力量的结晶,所有情绪都包裹在了晶核上面,就有了吸引虫族的香味。

假如晶核被人取出,那么虫族会被晶核吸引。

假如晶核没有被取出,异兽死后,晶核会同异兽的躯体一起消解,在消解期间,这些虫族都会候在异兽的躯体里,吸收这颗晶核上的情绪。

这个星球上的虫族显然十分幸运,他们遇上了死亡时满心怨念的白银龙,而且这只白银龙非常强大,消解晶核的时间无比漫长,他们可以一直靠这只白银龙供养着自己。

白灵难得没有跟奥尔科特呛声,“这不一定就是你大哥。奥尔科特。”

奥尔科特紧咬着龙齿,“可是这些年来,死去的白银龙,只有大哥。”

奥尔科特的哥哥,尤兰德的父亲,奥丁,曾经是白银龙族族长。

为了制止尤兰德发狂,在身上积累了不少旧伤,过度忧心,心力憔悴,所以很早就离开了人世。

龙族在死亡的那一刻,并不像人类一样喜欢落叶归根,他们会在弥留之际,找个自然环境非常好的地方将自己埋起来,不让亲属见到自己离世的模样。

奥丁也一样。

在预期到自己的死期即将来临之后,独自一龙离开了龙域。

这就是奥尔科特不理解的地方了。

虽然他大哥走的比较早,但是走的很安详,为什么他的晶核会是满心怨愤的呢?难不成寻找埋骨之地的过程中,还发生了什么事吗?

正在他想不明白的时候,底下的巨龙骨架突然翘起来了一些,几百只虫族黏在巨龙骨架的龙身上,巨龙的脑壳里的晶核闪烁着光斑,由这些虫族驱动,整个骨龙都重新“活”了过来。

连带着大地都颤了颤。

帝国神临教廷

“根据以往上去试探的经验。”

“必须出动s级以上的战士才能把那个星球上的虫族全部清扫干净,清扫完就能看见底下被埋的白银龙残骸了。”

“教廷非常想要那只白银龙脑袋里的晶核。”

穿着金色铠甲的金发男人介绍完情况以后,抬头看向程集。

“所以程集啊,我们需要你。”

在审判军倒台以后,教廷崛起了另一支走在阳光下的军队,骑士团。

审判军的四大队长,走了三支,这三支军队在骑士团大放异彩,没过多久就变成了教廷的中流砥柱。

程集面前这个身着金色铠甲,正在对他说话的金发男人,就是骑士团的现任领袖,项宇凡,他也曾是审判军的队长之一。

江首席的眼光不错,由他选出来的队长,人品都不错,没有一个是忘本的白眼狼,尽管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有些人选择了离开,但是走的这些人,从未回头贬低过审判军,贬低过他本人,还经常照拂程集。

见程集没有回应 ,项宁凡又问。

“怎么,是不行吗?审判军最近很忙,又有秘密任务了?”

像是被项宇凡的话逗笑了,程集勾起了唇角。“审判军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闲的在教廷里帮忙浇花都要被人嫌弃。”

“怎么会给我们布置任务。”

项宇凡用胳膊肘捅了捅程集,颇有些羡慕。

“没有任务还能拿一样的薪水,应该是我该羡慕你呢,生在福中不知福。 ”

在被程集白了一眼之后,项宇凡又重复问道。

“所以怎么样,有兴趣吗?这件事要是做成了,没准能让审判军再次走进主教们的眼里,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吗?”

程集低头沉吟道。

“你难道没看最近的报告吗?上面说我们审判军连蜥龙都捉不回来,是一支废物军队。你现在邀请我们入伙,舆论风险太高。宇凡,江首席的事,我还指望着你深入教廷内部帮我调查清楚呢,我可不能把你拖累了。”

项宇凡轻轻摇了摇头,用一个响指打断了程集的话,颇为得意一划星环,将一个秘密档案展露在了程集面前。

这个档案只能看到一个封皮,里面的内容是禁制访问的。

“这是?”程集的眼睛猛地一亮。

这不是江首席的任务档案吗?

项宇凡轻点了点档案上所写的地址。“你再看。”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拉你入伙啊?”

“这可不止是为了教廷。”

“就我调查,这一整个任务都是首席他单独去完成的,这可是他去过的最后一个有记录的地方,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这个任务期间发生了什么,才让他决意离开吗?”

程集被项宇凡的话说动了。

眼睫颤动地看着那个尘封的档案

正在他决心参与的时候,项宇凡的星环响了起来。

身着铠甲的男人提起了手腕,语气发生了一个大反转,没有了少年意气,显得十分沉稳。“什么事?”

“团长。”

“目标行星似乎有大动静。”

“我们用精神力检测仪检测到,上面至少有4s级战士的精神力波动。”

项宇凡按了按额头,差点平地一跌。“你说多少?”

“4s级?”

星环里的人回复起来,也带了一丝苦笑的意味,“是的,团长,您再考虑一下,我们先别上去了。”

“想上去,恐怕还要做更多的准备。”

“行了,我知道了。”

项宇凡蹙着眉,挂了这个星网信息流。

语气又变成了对待朋友的语气。

“残骸都有4s级的精神力量,我的天哪,也太可怕了。”

程集看了眼项宇凡,声音平淡的道。“首席那个万年不出一个的bt,他去做的事,一般人都做不了。你还不了解吗?”

他们的首席审判长,江初阳,可是一个行走的人型龙,而且至少是白银龙以上的人型龙。

偌大的帝国,他想走时,都没人敢拦他,只能惩戒他们这些留下的人,就知道他与其他人类都有壁了。

“s级,那只是一个开头而已,谁知道里面的水多深呢。”

项宇凡非常同意程集的说法,用力地点了点头。

程集并不失望,他指着档案道。

“虽然我们是不能去了。"

“但是你说的没错,这个档案对解开首席为什么要走的事很有帮助。”

“我一定要看到里面到底有什么内容。”

看着程集那种点燃了火焰的眼神,项宇凡就知道自己已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魔盒。

程集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个留在审判军的队长,所以他也是对江初阳执念最深的人。

项宇凡顿了片刻,有些犹豫地问道。

“程集,你现在还恨着江首席吗?”

江初阳离开的时候,程集是反应最大的那个。

是他第一个提出了“恨”这个字眼。

程集嘴角微微一抿,“年轻时闹情绪而已。”

虽然拥有异能的人的寿命比普通人要长很多,但是他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没有那么年轻了。

年轻时那股冲动的愤怒和不解已经褪去,此时的他更加冷静。

程集望着档案上的照片,低喃道。

“我现在就想知道一个答案。他为什么走。”

江夜跟在老树精身后,正准备应老树精的邀请,去树精的花园见见树精的花园到底能有多漂亮时,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攥紧了手指,揪心地看向外面。

从刚刚开始,外面的精神力浪潮一次比一次强烈。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江夜想了解那边的战况,可是现在所有登上那颗水源星的龙族,都不在精神力领域里。

他和谁都联系不上。

树精族长看到江夜的表情立马关心地问道,“江夜殿下,您哪里不舒服吗”

江夜摇了摇头,“不,我很好。”

就在江夜纠结要不要去看看的时候,赫拉斯和一堆蜥龙打成一团滚了出来,中途看见他在,才猛地分了开来,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把谁带坏了。江夜抽了抽唇角。

“江夜殿下。”

“有什么事吗?”

江夜马上问道。

“赫拉斯,情况好像不太对。他们怎么去了那么久,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那颗水源星上传来的精神力非常庞大!”

赫拉斯没有感受到那颗星球上的状况,但是他还是非常肯定地解释道,“嗐,您不用担心,肯定是因为这回他们又分不出来谁赢谁输了,所以那两位自己打起来了。”

“s级以上的人类就能解决的麻烦,那两位都是s级精神力的龙族,不会有事的。”

江夜看着赫拉斯信誓旦旦的模样,迟疑地点了点头。

白灵和奥尔科特遇上的麻烦是不小,但是不是实力不够,而是因为他们各自为战,就会被分开化解。

这些虫族的打法是要和他们同归于尽的,他们和那些虫族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不敢耗光自己晶核里面的能量,可是那些虫族敢。

虫族已经成了骨龙的大脑,还能用那颗晶核发出异能招式来。

白灵和奥尔科特相当于碰上了一个不要命也不怕疼的奥丁。

对于两只白银龙来说,这是一场出乎意料的艰难战斗。

“白灵,我们必须得合作!”

他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他大哥的晶核被一群虫族利用了。

“这里都是水,是你的主场,先用水干扰他们的视线,我上去摘奥丁的晶核!”

白灵瞥了奥尔科特的一眼,冷冰冰地没有说话,但是她还是用行动说明了她认可了奥尔科特的决定。

对于从来没有“合作”这两个字儿的龙族来说,这十分难得。

奥尔科特也吃了一惊。

难不成是因为他大哥奥丁被虫族控制了,白灵也开始心疼他了吗?

但是高傲的白银龙女士注定要戳破他的妄想了。

白灵淡淡道。“还不是为了殿下。”

“这件事要是做不成,我们可就输给两脚兽了。”

那些人类说s级以上的人类战士就能解决掉这个麻烦。

他们这里有两只白银龙,总不能比两脚兽弱!

奥尔科特:“”

不是吧,白灵。

你真的觉得那些两脚兽说的能做到吗?

他怎么觉得两脚兽顶多只能清扫完虫族呢。

不得不说,奥尔科特已经接近真相了。

可是不管人类能不能做到,做什么都好胜心十足的白灵,是不会认可自己输给一只假龙的。

巨龙扇了扇龙翼,碧绿的湖泊立刻荡漾起了一道水幕,直接扑到了骨龙面前。

骨龙的骨架根本挡不住浪潮的侵蚀,在短短一刹那,每一只虫族眼前都蒙了一层厚厚的水雾。

白灵不再执意夺取晶核,专心辅助奥尔科特,战势瞬间逆转。

虫族失去了视线,就意味着骨龙失去了视线。

可以倒影蓝天的碧水将两只银龙的身影衬地如同虚幻的泡影,骨龙失去分寸,四处喷吐出霜寒之气。

但是这正中白灵的下怀,霜寒之气冻结了白灵用异能催生的水幕,空气中的水珠瞬间凝结成冰,奥尔科特在这个空隙里变化成了小龙的模样,攀爬到骨龙的大脑中,咬出了他大哥的晶核。

失去晶核的片刻,虫族再也无法驱使这只骨龙,又因为被冰冻住,失去了对骨架的粘附力,一个个从龙架上掉了下来。

奥尔科特得意洋洋地甩了甩龙尾。

看到那些一个个被冻地缩成一团往下掉的虫族,奥尔科特变回了正常大小,从低空滑翔飞过,直接穿过绿树林,掰断一棵树,飞了回来,用树干穿过那些被冻得掉下来的虫族,串了一串,然后拿着他串好的“冰糖葫芦”飞到了白灵面前。

吐出了晶核,一爪拿着,一爪将“冰糖葫芦串”递到了白灵面前。

“谢谢合作。”

白灵的眼睛一直盯着奥尔科特另外一只爪子上的东西,完全没理那些被龙龙为穿成一串糖葫芦的虫族。

“这回是谁拿到晶核,算谁赢吗?”

你为什么要藏着那个。

奥尔科特:“”

“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就是想送个冰糖葫芦串而已。

“这当然不能算我赢,这是我们共赢的。”

白灵轻摇了摇头,“我们的赌注是,谁先解决了问题,谁先解决了这个麻烦,江夜殿下身边最不可或缺、最靠得住的白银龙。”

“最,没有共赢可说。”

合作归合作。

幼崽心目中no1还是要争的。

于是,后面的众龙眼睁睁地看着白灵和奥尔科特又打起来了。

他们在后面跟着,有龙傻傻地问着。

“没看明白,他们的关系好还是不好啊?”

有明白龙表示。“这都没看明白?”

“一直都是单相思。”

“奥尔科特大人这次提议要和白灵大人一起来这个水源星,就是想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啊?”

“他们不是来竞争的?”

龙族絮絮叨叨,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磕cp的趋势。

两只银龙有没有这么想不知道,但是他们可以脑补出来一堆。

“这是奥尔科特大人的正常操作,白灵大人只会在输赢这件事上注意奥尔科特大人,他想引起白灵大人的注意罢了。”

“一向如此。”

“那白灵大人看出来了吗?”

“显然没有啊。”

他们这边快乐地磕着cp,两只银龙打地不可开交。

“缠缠绵绵”了半天。

奥尔科特还是败下了阵来,认栽地趴到了地上,彻底蔫了。

他该说,白灵真不愧是全龙域唯一一个连两脚兽的联运会也主动参加过龙族吗

他就没有见过比白灵胜负欲更强的龙族。

把他打趴下来的白银龙,飞下来,摆了摆手上的晶核,“你又输了,奥尔科特。”

白灵满意地勾起了唇角,又陷入了深思。

她记得,奥丁去找埋骨之地的时候,尤兰德跟上去了。

他一定知道什么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