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巨龙把昏倒过去的树精全都扛到了江夜的小木屋前,他们并排躺了三列,一共三十个树精,等全部折腾过来,天也亮了。

江夜记得这些树精在昏过去之前,说他们很渴,就拿了一个水壶出来,挨个浇灌了起来。

白灵看着幼崽拿着水壶,微微喘气地两边跑,一簇眉,转身恢复了龙身,从天上降下了一道倾盆大雨级别的异能雨。

阳光刚好穿过雨幕,让拿着水壶的江夜看到了日光雨水下的彩虹。

江夜:“”

江夜看呆了,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躺在地上的树精,吸收了这些水以后,渐渐恢复了生机,身上放着淡绿色的光,脸上也有了生机。

树精舰长是里面的老大哥了,心理承受能力也比其余二十几个要好上不少,他是第一个坐起来的,摇头晃脑一会儿,一抬头,便看见了半空中正在飞舞的白银龙。

那银色的鳞片,在日光照射下闪烁着美丽的荧光,如梦如幻,树精舰长淡淡呓语道。“我竟然开始做白日梦了。”

嗯不对。

他真的在龙域,天上飞的也真的是龙!!

树精舰长猛地转过了身,胡须都跟着一抖。

一张十分精致少年面孔近在咫尺,将他吓得往后仰了仰,他的大脑终于重新连接上了昏迷前发生的事。

这个少年和那些打劫了他们整艘星舰的人类是一伙的!!

“别怕。”

江夜声音温和地道。

“我们没有恶意。”

“只不过龙的精神力本来就很强大,稍微放出来一点,就够吓人了。”

“我们发自内心地想跟树精一族谈谈的。”

比起其他龙族,江夜那张脸简直太有欺骗性了,树精狐疑地打量着江夜,又心怀恐惧地抬头看了看周围,在看到赫拉斯的时候,快速地转回了头问道。

“你,你们真的是龙变的?”

江夜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

他看向赫拉斯。

赫拉斯非常利索得找了一个空旷的地儿,变成了一只青铜龙,还嘚瑟的转了几个圈。

他长得太像之前吓傻树精舰长的蜥龙了,这么一变身,把树精舰长又给吓晕了过去。

赫拉斯:“”

怎么又是我的事。

江夜将二次昏迷的树精舰长缓缓扶到了小木屋里。

看着已经有些年纪的老树精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哭。

让江夜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了。

两次吓晕老树精的赫拉斯躲得远远地,在精神领域偷偷得跟江夜说。

【我知道。】

【这就是人类世界的碰瓷,我遇到过,好解决。】

没等江夜制止,赫拉斯已经掏出了两块能源结晶,抛了过去。

老树精用胡须稳稳地将那两块能源水晶接住之后,攒在手里,抹了把眼泪,解释道。

“不好意思,在下就是有些兔死狐悲。这个木屋看着用了不少树啊。”

原来如此。

江夜尴尬地往后退了几步,“要不然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这个小木屋可不止是小木屋,还有小木椅,小木桌,小木床,小木碗,全都是树精的同胞。

树精摇了摇头,“没事,我早就习惯了。”

“我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

树精手里攒着能源结晶,看的江夜一时不知道他是真的非常有同伴爱,还是被能源水晶说服了。

江夜轻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道,“以后等新的材料运进龙域,我肯定把这个小木屋换了,不住小木屋了。”

树精舰长突然又哀伤了起来,“江夜殿下的意思是,要把他们牺牲躯体换来的这座小木屋,换成其他没有生命的材料吗?”

江夜看他哭的非常厉害,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像怎么解释都有点左右不是人,他用了这个小木屋就是原罪。

赫拉斯又拿出了两块能源水晶抛了过去。

树精另一只抹眼泪的手,将用头发接住的能源水晶攒到了手上,眼泪瞬间就不流了。

江夜:“”

这哪里是树精,这是真戏精。

树精轻咳了咳。“这也是他们的命。”

江夜:“”

说好的同伴爱呢?

看着江夜的眼神,树精的老脸还是忍不住一红了。

“殿下能够将龙可以变成人这么大的秘密告诉我们,非常有诚意,不知道江夜殿下想要与我们谈什么呢?”

江夜坐了下来。

“因为一些事,我们必须参加这次联运会,但是您知道的,龙族不在联运会的邀请之列。”

看老树精轻点了点头,江夜又道。“所以我们想用树精的身份参加这次的联运会。”

“作为交换,我们可以给你们一条矿脉。”

“可不可以请你帮我把这个交换条件告诉你们的族长?”

这不是江夜原本的计划。

他就是单纯地觉得,看刚才那个表现,树精是老财迷了,于是就试了试。

老树精的眼睛里果然写了“心动”这两个字,闪闪发亮,但是在亮光闪过之后,老树精还是摇了摇头。

“我们树精一族太弱了,就算得到一条矿脉,可能也守护不住。”

“怀璧其罪,还有可能被人觊觎,引来危险。矿脉我们不能收。我哥哥也不会答应的。”

江夜听到这个“哥哥”,不由得点了出来,问道。“ 这个哥哥是?”

“就是我们树精一族的族长。”树精舰长道。

“他是我的表哥。”

树精之间的亲戚关系非常复杂,但是基本住在一块的,往上推亲缘关系,肯定都是亲戚,老树精就和那位族长是亲戚,而且关系还不错。

江夜没想到这么巧了,刚好就真的是个能说的上话的人。

“那有什么我们龙族能够帮得上的忙。”

“只要你们愿意让我们伪装成你们参加联运会,我们都可以尽力试一试。”

树精紧紧地攥住了双手。

他们树精,就算自己去参加联运会,也是那种金、银、铜牌排行榜的倒数几名,所以有的时候,要是没有路费,他们干脆就不参加了。

龙族想要用他们的树精团队的身份参加联运会,他们的确可以答应。

就是这个条件。

估计所有树精的答案都是相同的。

“如果你们愿意帮我们赶走霸占我们水源的虫族,我表哥应该会答应的。”

“虫族。”

听到这个江夜就来劲了。

“没问题。”

所谓一物克一物,树怕虫,虫怕龙,所以把这个交给他们龙族,那真是找对龙了。

树精原本诞生在一个水资源非常丰富的星域。

就是因为水资源丰富,他们最后才能化成树精。

可是就在十五年前,他们树精所在的星域里多了一群虫族,他们霸占了树精母星周围的一颗行星,作为自己虫族的母星。

那颗星球上有丰富的水资源,树精们很怕虫子,当然不敢跟他们争抢。

只能时不时地求助路过军队或是佣兵,请求他们帮他驱逐虫族,这当然是要花钱的,从此生活就变得窘困起来。

他们都想着要是有一天,他们可以永远不用担心没有水的事。

那就得彻底驱逐虫族。

但是帮助他们的军队都说,除非有实力评级为s级以上的人类去那颗星球,才有可能彻底解决那里的问题。

可是s级以上的人类,没事儿不会为了晶核去消灭虫族的。

于是这个烂摊子就一直留了下来。

他不知道龙族的实力评级和人类的实力评级是怎么换算的,但是他觉得龙族里肯定有不少这样的强者,毕竟龙族是所有宇宙里面公认的仅次于神的强者。

“评级为s级以上的强者。”

江夜也不太好估算这个实力,于是问了尤兰德。

尤兰德给他的答案很简单。【比苍月龙强。】

c等精神力的龙族去做人类的实力测评,都能达到s级或是a级战士的水平。

所以理论上,赫拉斯去就可以了。

可是白灵和奥尔科特似乎都不愿意放弃这个在龙崽面前露脸的机会,争着抢着要去。

他们两个会抢着去,其实大家都不意外。

因为他们都争了几千年了。

龙域作为一个星域,其实并不止江夜生活的这颗星球,还有两颗其他行星,一直伴在主星左右。

那两颗星球都有各自的领主,白灵和奥尔科特,他们作为白银龙,作为龙族的诸侯,手下有不少受他们庇佑的龙族小弟。

这段时间,两位白银龙老大都守在江夜殿下身边。

他们自己龙都快忘了在不久的之前,这两个主子还打的不可开交了。

现在才回忆起来,他们之间的战争还没有结束。

奥尔科特提议道,“谁先解决了这个麻烦,江夜殿下身边最不可或缺、最靠得住的白银龙。”

白灵完全不怯,“好啊。”

江夜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成了赌注了。

他们开心就好。

白灵和奥尔科特带着小弟,一同前往了树精所在的星域,直奔着那颗有虫族的行星去了。

江夜也没有留在龙域。

他跟着树精舰长去了树精现在正在生活着的行星。

因为树精的胆子太小了,江夜怕树精的族长也像去他们龙域的树精一样,对他们产生一些误解,所以特意来做沟通的桥梁的。

但是等到了树精所在的行星时,他才觉得自己可能是白来了一趟。

树精一族的族长比那位树精舰长要沉稳的多,不愧是一颗活了很久很久的古树,知道江夜他们是一群龙也没有昏厥,哭泣,显得异常平静。

他热情好客,让族人用最好的水果招待了江夜。

当然,这些水果中的绝大部分,还是进了蜥龙的肚子里。

江夜他同树精长老在等白灵和奥尔科特的好消息,也有点闲不住,于是在树精的宫殿里转了转。

树精虽然穷,但是他们的宫殿却不寒酸。

整个宫殿建立在一颗巨树的基础上,到处都是这颗树的枝蔓,树精并没有为了布置宫殿将树枝砍成一段一段的,反倒根据树枝的走势划分了宫室,每一个房间都能感受到这颗还活着的古树,细水长流的精神力波纹。

江夜独自一人走在长廊上,长廊上还有一些留影,是在树精星域的旅客留下的留影。

其中一张不起眼的照片吸引了江夜的注意。

因为那张照片上的人穿着的军装他之前见过,就是那些穿着白金色军装,寻找蜥龙的那伙人。

不过那张照片上只有一个黑发短发的背影,看不清那个人的正脸。

树精族长见少年在关心那张画,不禁走到了少年身边,介绍道。

“那是个人类。”

“我知道,我见过和他穿一样衣服的人。”江夜说着,用手指轻抚了一下照片的边框。

“您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在这一路的交流上,他发现树精族长十分博学,这或许与他几乎可以与宇宙比命长的年龄有关。

树精长老果然知道。

“他们是人类教廷的审判军,是一支黑暗中的军队,只执行教廷为他布置的任务。”

教廷又是那个教廷。

他们真是无处不在,江夜很反感那个教廷的存在。

大约是因为他们想搞坏龙族名声的缘故。

江夜眉头轻蹙着继续看向那张照片,针对刚才的问题又问道,“黑暗?为什么这样一支黑暗中的军队要穿地那么亮。”

这一身白金色的军装,看着一点也不黑暗啊。

树精族长轻笑了一声,回答道,“真是缘分,当时我也问过这个问题。”

“这个被拍的青年说,人就是缺什么就爱补什么,连设计军装的人可能也有这个毛病。”

江夜想着,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呢?”

摸着这个相框都觉得有些年份了。

“在十五年前。”

“这个人偶然路过这里,吃了我们这里的水果,歇了歇脚。”

“他也很喜欢这里的水果。”

树精族长非常自豪地说道。

“我们总会留下一些经过这里的人的相片,于是就给他照了一张。”

“他说自己不能露脸,就只拍了一张背影。”

这样。

江夜轻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您知道,他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吗?”

他穿着军装过来,总是要来执行任务的吧。

因为时间有些久远,树精也不得不仔细回忆了一下,才想起了那段时间的事。

“那时候,我们这片星域,出现了一只非常厉害的黑龙,我好像听他说,他是为了制服他而来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