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夜觉得还是值得鼓励的。

毕竟这次他们带回来的食物好歹能吃,比上回要好多了。

他无奈地扶额,在星舰坠落、一片灰烬的狼藉环境中,非常给面子地拿起了一个深绿色的,类似苹果的水果,开口尝了尝,眼中划过一丝意外,夸奖道。“真甜。”

怪不得人类会用这个来补偿龙族。

蜥龙高兴地长吟了一声。

这可是殿下除了蛋壳以外,能吃下去的第一样食物!他们太骄傲了。

赫拉斯羡慕地看着赢得幼崽夸奖的蜥龙。

蜥龙搞了那么大事儿就装傻充楞、或者该说是真傻,真楞的混过去了?

赫拉斯在心底默默膜拜。

真强。

最强的不是惹祸能力,最强的是惹祸之后,还能朝着江夜殿下卖萌,让江夜殿下遗忘掉他们都干了什么的能力。

果然不能以貌取龙,长得不是萌系,也能靠性格在宠物界闯出一片天。

他是学不来。赫拉斯默默摇了摇头。

江夜也没忘了他真正的目的,他还要与那些树精对话呢。

树精,是树成精了,江夜不用猜也知道他们肯定很怕火,江夜紧蹙着眉,发动起了现在所有已经过来的龙族,搜救一下他们可怜的树精。

在一堆蜥龙的簇拥下,江夜在这片黑焦色的土地周围绕了一圈,什么声音都没有,江夜的心揪在了一起“咯噔”了一下。

一种不妙的预感涌上心头,难不成这一落地,他准备结盟的盟友给烧没了吗?

他刚开始觉得不至于,因为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物都有异能,有异能保护,高空坠落不至于伤及性命。

但要是真的出了事。

烧掉这三艘星舰的树精,他还跟树精族打什么商量,直接结仇了。

江夜在星舰周围蹲了下去,非常努力的用手刨着土,在龙族一爪子挖出一个坑的衬托下,展现了人的躯体确实在干很多事上是游局限性的。

挖着挖着,江夜心中那种不妙的预感更加深刻。

巨龙们也是这么认为的,树精可能真的凉透了。

蜥龙挖掘星舰残骸挖掘地很卖力,他们是上去提前偷吃的,他们可没想害死什么生物,更没想过要害死老爷的客人。

他们可不想让殿下难过。

就在大家渐渐失去希望的时候,江夜的精神领域里传来的一道低沉优雅的声音。

【小夜。】

第一次有人这么叫他,江夜愣了一下,然后反应了过来。

“尤兰德哥哥。”

他们通过精神力领域链接,可以瞬间感受到对方的情绪。

江夜情绪中的焦虑和愧疚就那么传递了过去。

尤兰德忘记了自己原本叫江夜想干什么,立刻问道。

【怎么了?】

江夜有气无力得道。“树精的事,好像搞砸了。”

“来龙域的星舰全都坠机了,树精都烧没了。”

尤兰德听到以后反驳道。

【这不可能。】

【树精的生命力非常顽强。烧成灰烬埋进土里还能重新长出来。】

江夜反应了过来,看着地上的灰烬,所以——

【他们只是在装死而已。】

刚刚把他们吓坠机了的生物,还在附近转悠,他们不敢出来长出来而已。

夜晚。

夜深人静时,在只有龙族生活的广袤大地上,冒出了不属于这片大陆的绿植。

他们发散着淡淡的光晕,藤蔓伸展出来成了四肢,然后渐渐变成了人型。

脸颊两侧有绿色阴影的货船舰长左右看了看,没看见什么动静,才放下了心来。

身旁和他长相很类似的船员扒着他的胳膊,手臂扭成麻花缠着大哥。

“大哥。好可怕啊,龙域这单为什么每次都要我们亲自配送,呜呜呜呜呜,太吓人了。”

他好怕龙的。

他们体型那么庞大,随便碰一碰他们就能把他们碰成木渣。

舰长摩挲了一下他的胡须,如果变成植物,那就是他的柳枝,他深沉地叹了一口气,树精船员以为会有什么了不得的理由,结果树精舰长惆怅地道。

“因为他们给的太多了。”

自从联运会龙族不参加了以后,不仅会馆建小了,医药费、精神损失费甚至场馆维修费都少了,这些钱给龙族买买水果真的是一笔巨款,他们树精就靠着这回赚钱了。

树精船员:“”

“树精需要水源,有优质水源的地方往往都有虫族,我们打不过虫族,就得拜托人类帮我们解决掉虫族,这就产生了一大笔费用。”

“不好好赚钱是不行的。”

他们树精能有什么赚钱的法子呢。

总不能断臂卖柴吧。

所以就只有卖卖水果了,给龙族送水果绝对是最赚钱的买卖。

“别躺了,快点走吧,龙族晚上要睡觉,现在是最安全的时候。”

树精舰长呼唤着,和他一同来龙域的几十号小弟,只有几个变化成了人型,其余的还在土里。

龙域从未被污染的土壤,很适合树精生活,他们赖在土里,舒服地都不想挪窝。

以前总是短暂停在这个龙域,都不知道龙域的土壤这么好,他们真的很想住在这里,不过也就是想想,龙族那么独来独往,怎么可能会允许其他种族来他们的龙域定居呢。

那些还没变出来的树精在舰长老大哥的催促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们栖身的土壤,变成人型。

正在树精都长出了腿,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星舰都毁成这样了,我们怎么走?”

可以灰烬重生的是他们,可不是他们的星舰。

一群树精大眼瞪小眼地看看对方,终于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这个地方买不到星舰,也没有任何交通和联络工具啊,他们又不会飞,只有等到族群中有人发现他们不见了,派人来找他们时,他们才有可能离开,可是树精的性格一向慢吞吞的,等到他们意识到他们丢了,一定会等很久。

难不成他们要在这里一直装死吗?

这三艘星舰上的船员都是一颗树的种子生下的孩子,全都是一家子,他们几十个长相相似的兄弟抱在一起痛哭,皮肤一会儿缩成满是褶皱的干树皮,一会儿又恢复如初,冒着绿光,还不停地呜咽着。

大晚上要是被不知情的人看到了,没准会以为这是在上演什么鬼片。

江夜带着变化成人型的白灵、赫拉斯还有奥尔科特,一直藏在废墟之后,看了他们很久,等树精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之后,江夜主动站了出来。

“客人们。你们不用担心该怎么离开这里,这个麻烦我肯定会帮你们解决。”

“你们在地上呆了一天了,累不累,不如来我家坐会儿,我接了清澈的山泉还有上好的冰山雪水。”

江夜看起来最没有攻击性,这样这些树精就不会害怕了。

可是白灵他们在江夜出去的那一刻就十分的害怕了。

树精再没有攻击性,在他们眼里都是除了他们以外的外人,都是要防范的。

他们紧紧地盯着江夜和树精交流的一切状况。

听到有人在说话,刚刚还在哭的树精们立刻停了下来,往出声的方向看去。

哎?

“人类?而且还是人类幼崽。”

为什么会有人类幼崽在这里。这一定是幻觉。

他们用力擦了擦眼睛,发现幻觉没有消失,于是又抱在了一起。

“一天没有喝水了,我都渴的产生幻觉了,我竟然在龙域看见了一个人类幼崽。”

他们呜呜呜呜地嚎哭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之前是不是有个人类来咱们的星舰上说,他是龙族变化的,想要和我们商量什么事,我们觉得他是单枪匹马来抢劫的星际海盗,还给他看了我们的仓库只有水果,没有其他东西,希望他能放过我们?”树精舰长问道。

树精们齐刷刷地点了点头。

“他不会真的是龙吧?”树精舰长问道。

树精们楞住了。

听到树精说的这些。

江夜突然意识到,他让赫拉斯邀请这些树精去龙域的事,赫拉斯也是搞砸的。

他白天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控制室,看到了蜥龙在偷吃水果”有什么问题。

现在想想,问题大了。正常情况下,树精为什么要带赫拉斯看星舰仓库,原来树精们都以为赫拉斯是去抢劫的。

在江夜回头望过来的时候,赫拉斯尴尬地笑了笑。

“我觉得讲不通,就把精神力放出来了。”

“我看他们挺配合的。”

哪里知道他们以为他是去抢劫的。

江夜又扶了另一半的额,龙族没有他是真的绝对不行的。跟其他种族建交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江夜清了清嗓子。

“你们没有误会,白天那个人类确实是龙。”

“龙族想找你们做客也是真的。”

江夜招了招手,让赫拉斯也上来道了个歉。

已然十分萎靡不振的树精,看到抬起手跟他们打招呼的赫拉斯,彻底晕倒了过去。

江夜:“”

这得是受了多大的精神创伤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