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怎么行?”

江夜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怎么能吃这个!这不是他的东西。

“如果真的是白灵大人丢的,她应该也是意外获得的,和你意外获得这样东西,没有本质的区别。”尤兰德道。

这也是奥尔科特跟白灵争论中最主要的分歧。

如果真的掉下奥尔科特的山谷,他要是捡到了,到底算不算他的。

可是这一切面对江夜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因为江夜存在,无论是白灵还是奥尔科特还是白灵,在江夜想要这样东西的时候,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东西送给江夜。

“你吃了,对于现在的情况更有好处。”

江夜:“可是”

江夜的可是还没说完,方泽奇突然转过了身,往江夜这边看来,尤兰德毫不犹豫地将晶核推进了江夜的嘴巴里。

江夜的嗓子里卡着一块晶核,他以为他要被噎死了,结果并没有,那块晶莹的晶核入口即化,根本没有任何阻碍的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他像是喝了一杯纯度极高的烈酒,红晕从脖子蔓延到脸上。

烧地他不得不张开了唇,大口喘息。

这东西,真上头。

从方泽奇的角度,他看到江夜好像吃了什么东西,但是也没有看清是什么,然后就变成了一只蒸熟了的红虾。

“小孩,你怎么了?”

江夜低垂着眼睫,猛地眨了眨,才从龙的金色竖瞳切换成了正常的圆形瞳孔。

他睁着眼睛感受了一下周围的世界,感受到了近在他眼前的银龙身上传来的强大精神力,感受到了离他们很近的龙脊星,龙脊星上的每一只蜥龙混乱的精神力,他还感受到了遥远的宇宙,那个被称为龙域的地方的每一只龙,每一只龙的精神力。

他们似乎在某一个精神领域紧紧相连着。

他能感受到所有龙的情绪。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了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感动,他寂静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然后被这种热闹感染了。

“我,很好。”

江夜扬起了头。

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他笑着擦了擦晶莹的泪珠。

一边又在低头的瞬间,与他所连接的精神力宇宙说道。

【住手。】

那一瞬间。

像是聊天群里的群主开了全员静音,聊天框里变得一片寂静。

不论是正面的情绪还是负面的情绪都变得一片空白。

江夜突然有点尴尬。

好像他在家族群里说了一句话,结果群里突然冷场了的尴尬,江夜无所适从地看向尤兰德,向他求助。

“这是怎么了?”

不是怎么了。

是大家太幸福了。

江夜发散出来的幸福的情绪传递到了每一只龙族身上,那种刚刚认识小伙伴的雀跃,像是精灵一样跳跃在每个龙族的神经上。

被这种柔软的情绪触动,尤兰德隔着袋子,轻轻趴在了江夜的手边,用脑袋蹭了蹭江夜的手掌。

“这样就好。”

他是第一个泄露情绪回应江夜的龙族。

由他生出的第一根精神力连线连接上了江夜,主动反馈给了江夜,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就有无数个。

精神力宇宙的所有龙族,都回馈了江夜的情绪。

尤其是龙域正在打架的那群龙,都在精神力领域里聊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真实的吗?黄金龙!!!黄金龙诞生了,是幼崽啊啊啊啊啊啊啊,是活生生的幼崽啊!!】

【这一定是做梦。】

【这温暖的精神力,我到现在还在回味。】

【刚刚听他说的两个字了吗,是住手哦,我们王,会说两个字了!超厉害吧!!】

你们的要求是不是过于低了一点。

【不争了,争什么争,没什么好争的。王都出现了!我现在只想见见王,亲眼见到他!!】

【白灵大人呢?白灵大人快不行了,要被萌死了,快救龙。】

【住手手是哪里?我的四肢开始打结了。】

【爪子啊,笨蛋!】

【殿下!!!殿下,你再多说两句。闭嘴,你们太热情了,殿下不敢说话了,我要听殿下说话。】

江夜感受着精神力海洋里面无数让人无法回应的爱意与彩虹屁,脸接连不断的红了起来。

方泽奇看着江夜脸蛋,问着。“你的烧还没退吗?我听侍者说,你之前在发烧。”

其实早上就已经好彻底了,但是江夜没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一直在脸红,只好支支吾吾地道。“嗯,没好。”

“多喝水好的快。”

方泽奇正在给发烧的少年指点怎么退烧时,他的星环又响了起来,他以为是来催他赶快回龙脊星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

“我们现在正在赶往龙脊星的路上,我这边还救援了一批刚刚遭遇虫族的旅客。”他解释的话还没说完,惊讶地半张开了嘴。

“什么!那群龙冷静下来了,水属性的龙正在降雨?”

“龙族打滚引起地震,有可能是在安慰一个被吓哭的小女孩?”

“龙族又把人救了,没有伤亡?”

“还在星舰停机坪底下凿出来一条矿脉,龙脊星星长正带队考察?要不要这么夸张。”

龙族,这是在干什么啊。

方泽奇越发不明白了,但是显而易见的是,不幸中的万幸,他们不用面对一群失控的龙族。

江夜听到蜥龙开始救人了,就知道他说的停手对蜥龙也起作用了,他们终于冷静了下来。

可是刚刚在龙族的整个精神力宇宙里面,他都没看见有蜥龙说话啊。

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腼腆了。

江夜努力地在千万个精神力链接里面,将那么几十只蜥龙找了出来,然后重新跟他们连接了在了一起。

他们全部反馈给他了一个情绪。

【又给老爷闯祸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完蛋了,宠物都没得做了,要变成肉饼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