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下,确实十分突然,原本平静的套房瞬间喧哗了起来。

江夜举着蛋壳愣住了。

大脑被吵地“嗡嗡”作响,叫他什么的都有。

“殿下,老爷”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地响彻了整件套房,蜥龙们各个诚惶诚恐,和之前耀武扬威的样子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因为过于混乱,江夜不得不出声维持秩序。“安静!!”

蜥龙的呼喊声猛地一断,全部听话地闭上了龙嘴,最前面的头领恨不得将头埋进地缝里,整个龙头都在颤抖。

面对这样众龙臣服的场景,江夜忍不住看向自己手上那片金色的蛋壳。

虽然他可能真的有王位要继承,但是这个蛋壳是龙玺也太扯了。

江夜喃喃道。“为什么他们能靠这个认出来啊。”

要是这个蛋壳这么重要,他都要不舍得吃了。

尤兰德的视线从那些蜥龙身上转过,然后看向江夜手上的蛋壳,淡淡道。“因为那是黄金龙的宝物。”

蜥龙拥有寻找宝物的能力。

以黄金龙的重要性和稀有性,这个蛋壳当然是宝物。

只要他们认出了黄金龙的蛋壳,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以黄金龙的强大程度,没有龙会相信,黄金龙的蛋壳会落于他手,所以拿着蛋壳的一定是黄金龙。

江夜也想明白了。

他蹲到了那些异常害怕的蜥龙面前,细声细语地道。

“别害怕,认出来就好。我没生气。”

“呜呜呜呜呜。”

蜥龙哭了。

黄金龙老爷都是什么脾气,他们作为宠物还不清楚吗?因为与生俱来的尊贵血脉,每一只黄金龙都是张狂、霸道,不可一世的,就连他们这些蜥龙的性格也有学习老爷的成分。

他们没认出来老爷,还用那个态度对待老爷,不死也要褪层皮啊。

见自己安慰没有成功,江夜又道。

“你们认不出来也没关系,有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是那么肯定”江夜的话音一顿,转折道,“总之,我们会把你们安全送到龙脊星,到时候,你们和家人们呆在一起,就别再出来了,外面很危险。”

“呜呜呜呜呜。”

这就是传说中的打入冷宫吗?

老爷都遇上他们了,还是不愿意带走他们。

江夜好像在哄幼稚园的小朋友,而让他有些苦恼的是,他越安慰,蜥龙哭的越发凶猛,眼泪珠子掉了一地,连江夜站的地方都带上了一丝湿气,蜥龙越凑越近,将他包围的团团转。

江夜也顾不上自己摸这些蜥龙,会不会导致自己虚弱了,安抚地摸了摸他们的脑袋。

“呜呜呜。”

“我们肯定不乱跑了,要不您把我们的腿打折了,别脑袋上。”

大可不必,怎么想的,太血腥了吧。

江夜有些苦笑不得地回应道,“不用,不用。老实呆着就好了。”

正在江夜挨个安慰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询问的声音。“里面有人吗?”

这道声音将还在安慰蜥龙的江夜吓了一跳,他立刻在手指间比了一个“嘘”声,蜥龙不再哭了,他才回复道。“有人。”

来人是负责江夜这边的侍者,他听到里面清澈的少年音,瞬间放下了心来。

“原来是江少爷啊,您怎么今天住这间了,您没事吧,我听这边一直有哭声,您又不舒服了吗?”

“我没哭,是我放的电视剧一直在哭,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是,江少爷。”

等人走了以后,在蜥龙又要开始“哭”之前。

一直沉默地等待着幼崽抚慰蜥龙的赫拉斯,将身上的精神力释放了出去。

感受到那股可怕的精神力,蜥龙们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

因为青铜龙的精神力似乎将“再矫情,黄金龙不动手,他来动手”这个意思,无声的表现了出来。

赫拉斯无情地道。

“殿下,我觉得他们应该已经不怕了。”

原先的王族哪有这个耐心听蜥龙这么哭下去。

他一把拉开了一只往江夜腿上蹭眼泪的蜥龙,在手上转了几个圈,准确的在屁股后面找到了一块凹下去的地方。

“我看你是最不害臊的那个。”

“为了哭,屁股上的龙鳞都拔。”赫拉斯嫌弃地道。

被他戳穿的龙族捂住了屁股。

接着赫拉斯将他放下,又拎起一只,“还有你,你看你的龙翼上都是指甲印子。”

“你们拙劣的演技,也就只能骗骗出生不满一个月的龙崽罢了,可骗不过我们。”

“快散开,殿下还病着呢。”

“别让我再戳破你们的把戏,丢不丢人。”

江夜周围的蜥龙互相对视一眼,再看江夜时,少见的泄露出一丝心虚来。

纷纷摇着尾巴,灰溜溜地爬走了。

他们走后地上落了不少鳞片,显然假哭的蜥龙还不少。

江夜:"……"

原来是装的。

江夜不知道,他们不是一直在装,在一开始,他们确实怕被江夜讨厌。

只是后来,安慰安慰着,蜥龙们发现江夜真的很温柔,哭一哭就能得到殿下的爱抚,尝到甜头了,就不想放手了。

看那群戏精精神振奋的模样,江夜无奈的浅浅一笑,将蛋壳含在嘴里,吃了蛋壳算是缓了过来,他差点被“妖精们”榨干了精气,现在浑身有些发晕。

尤兰德刚好在旁边,他就稍微靠了靠。

可是没缓上一两秒,蜥龙又兴奋了起来。

全部朝着门的方向飞了过去,也没开门,直接撞出了一个大窟窿,第一撞上门发出的声音,让人听着都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江夜嘴里还没咽下嚼碎的蛋壳,拍了拍胸口,口齿不清地道,“怎么,怎么又跑了。”

“快阻止他们啊。”

尤兰德用龙翼轻拍了拍江夜的背,让他不要着急。

冰冷的声线淡淡道。

“他们又进化了。”

“可以感应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宝物气息。”

所以这一次,不用阻止,他们只是想要给新王献上礼物而已。

前去抓蜥龙的那队审判军,灰头土脸地回到了自家星舰上,一边向教廷方面汇报了消息。

教廷答复地非常缓慢,而且语气中充满了不信任。

“一只可怕的白色蜥龙?”

“蜥龙哪有白色的?”

“这是我们亲眼所见。”领队紧皱着眉。

因为他们不想把审判军执行任务的过程曝光给民众,所以关掉了监控,删了存档,但是事实的确如此,他那么多弟兄都看到了。

“审判军,没想到你们会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败,编出那么离谱的谎言。”

“实验所那边没有一只实验蜥龙是白色的。”

“我们没有瞎编。”领队执着地道。

“行了行了,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接受审判军已经没落了的事实呢,一个捉回、消灭实验动物的任务都完不成。”

信息流里的冷嘲热讽,有些刺骨的寒冷。

领队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没有出声反驳。

“也用不着你们了。实验所补充了一个报告,那批蜥龙本身就是次品,经不住那个实验折腾,就算被人捉走也活不了几天,不会曝光教廷的计划。谁带走了蜥龙已经不重要了,你们不用操心这件事了。”

“我只是有点失望。虽然审判军已经很久没有接受过教廷的正规训练了,但是你们各个都是天才,怎么会变得这么弱,连这种任务都完不成,还要编谎话挽尊,真是令人惋惜。”

如果他的惋惜,没有带着一些笑音,或许会有人信。

领队一言不发地听着。

“程集啊。你也别老想着怎么重拾昔日的荣光了。教廷能让审判军继续存在,已经留了情面,背叛者的手下,只配呆在阴暗的角落,你这么熬下去,只会让人觉得可笑而已。”

教廷方面的信息流断了。

被称为程集的审判军领队一把将手环拍在了桌子上,他挺着背,紧抿着唇伫立了良久,才望向星舰控制室舰长位上的一张合照。

那是一张五人合照,每个人单拎出来都是俊男美女,可是最引人注目的一定是中间那个黑发黑眸的青年。

青年的长相十分俊美,有种东方古典美人的气质,没有什么表情,半侧着脸,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轻轻瞥了过来,有些游离,可见是抓拍的。

他纤长的睫毛生成一道影子,落在苍白的眼睑下,气质明明略显忧郁,却不知为何有种坚定的力量。

程集看着往日的人,几乎快落下泪来了。

“江首席。你到底在哪里?”

“你到底为什么要叛出教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