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噼里啪啦”地暴揍一顿之后。

赫拉斯房间的茶几上多了一麻袋蜥龙。

江夜听着蜥龙凄惨的呜咽声,眉头抽了抽,他们不会是趁乱偷跑了吧。

“该死的,放爷爷我出去!”蜥龙挣扎呼喊道。

果然是这样。

江夜的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不少,他凑到了归来的白银龙身边,开口问道。

“没受伤吧?”

看着江夜那张充斥着担忧情绪的小脸,尤兰德顿了片刻,轻“嗯”了一声。

赫拉斯跟着,没敢凑了上去,只是有些好奇地问道。

“老大,这次这些两脚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们好像比上次我遇见的那群两脚兽要强。”

但是至于强多少,他又不确定了。

毕竟谁会在意一只大点的蚂蚁和一只小一点的蚂蚁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他只能感觉到这次来的那些穿着白金色军服的士兵,比上次那群在拍卖会所,拦着他不让他带走蜥龙的士兵,气势上要更胜一筹。

上回那群士兵一看就是象牙塔里待久了的、温温吞吞又养尊处优,这回这群士兵,身上隐隐约约带着一丝杀气,眼神也更加坚毅。

尤兰德看了赫拉斯一眼,淡淡道。“不知道。”

“他们走了。”

人型的他没有作为龙记忆,但是龙型的他却有他作为人的记忆。

他在人型的时候,见过不少那样视死如归的眼神。

就算留下他们,也套不出其他信息了,所以他才放人走了。

这回赫拉斯被惊呆了。

跟在尤兰德身边那么久的赫拉斯怎么可能不知道,在尤兰德精神力场下,根本不可能会有人类从他身边逃脱。

除非是放跑的。

竟然放跑了一群找他干架的人类,老大的心情看来不错啊。

那些人类真是走运了。

老大上回在殿下身边睡了一宿,现在正是睡眠充足的时候,情绪异常稳定,要是以往的这个时候,老大已经接近精疲力竭,怎么可能还会有放人这种温和的操作,没有直接徒手撕人都不错了。

赫拉斯胡思乱想着,没有注意到他们老大的视线一直在幼崽身上。

白银龙的解释不是解释给赫拉斯听的,他的解释是专门解释给江夜听的。

江夜果然笑开了花,之前那些纠结终于一扫而空。

没死就好。

他生怕听到尤兰德是杀了一批人才回来的,人类的记忆确实阻碍他接受巨龙的冷血,所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

现在知道尤兰德不用他提醒就选择了更温和的方式,不由得一丝暖意涌上心头。

“跑了就跑了。”

“没关系,我们本来就是想把蜥龙先送回龙脊星,蜥龙没丢就好。”

赫拉斯从琢磨老大是不是睡得比较好,所以脾气才那么好,到看到江夜满意的笑容,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是因为江夜殿下不想看见那些两脚兽死在这里,所以尤兰德大人才那么做的。

不愧是老大,连殿下的情绪都能预判地那么准确。

只要殿下开心,别说是放跑十几只两脚兽了,就是他们把那些两脚兽天天圈养在一起,每隔一段时间逗一逗他们,让他们跑了,再抓,抓了再放跑都行。

反正不过是些弱小的两脚兽而已,还能翻了天去吗?

江夜并不知道自己对人类的善意,让一只青铜龙有了一个接近人类逃生游戏实况的创意,他只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桌子上的那堆蜥龙,带着些埋怨地隔着袋子戳了戳。

“真是一刻不看着他们,他们就敢掀屋顶,太不听话了。”

也不知道这些蜥龙是怎么平安地活到现在的,以他们的智商、实力以及与实力不相符的暴躁程度,能活到现在绝对是个奇迹。

江夜看着那个时不时伸出几只爪子和头的袋子,着实有些头疼。

跑什么呢。

后面还有人在追他们,他们不会还想回到那个拍卖会继续被人关着吧。

他这里没关着他们,他们吃的很好,也不拿鞭子抽他们。

怎么他就和那些拍卖会的坏蛋成了一伙的呢。

江夜觉得他必须跟这群蜥龙讲清楚了,他不是他们的敌人,他是他们的朋友。

其实江夜之前就想和他们沟通的。

但是沟通起来非常困难,总结一句就是,这些蜥龙并不相信他是龙,也不相信他会放生他们,如果一定要让他们相信他是龙,就一定要让他变一变,如果他变不了,那么他就不是龙。

这一点尤其为难江夜、因为他变不了龙,所以在这群蜥龙眼里,他永远不是真正的龙。

赫拉斯、大、小月也帮忙解释了,可是他们就是不信,他们觉得赫拉斯、大、小月都是被他奴役的龙族。

这一回有人来追,他们还在这个时候乱跑,已经突破的江夜可以接受的底线。

他不能再让他们惹上其他麻烦了,这会耽误他们回龙域的进程。

江夜问赫拉斯,“赫拉斯,为什么其他龙族一见到我就知道我是黄金龙族,他们却不行呢?”

赫拉斯捂住了脸,很嫌弃也很直接地道。

“因为他们的精神力太弱了。”

弱到连自己的王都认不清,这个程度真的可以退出龙族了。

等他们知道了殿下的真实身份,不知道该有多么羞愧呢,毕竟他们是黄金龙的宠物,而殿下正是黄金龙。

有什么宠物会这么不安分吗?

嗯,哈士奇除外。

江夜扯开了袋子,决定再次以理服人。

他扯开了袋子,一群蜥龙从袋子里蹦了出来。

第一时间左右逡巡了一圈,找着银龙的身躯,立马乖顺了不少,看上去好像就是在说,假如没有银龙,他们肯定会再跑的。

黑色的龙瞳中,□□裸地写着他们想要吃掉江夜的欲、望,他们紧盯着江夜。

想知道他还想干什么。

“你们别再跑了。”江夜道。

“我的传承记忆里,你们明明挺乖的。”

是的,在江夜的传承记忆里,蜥龙并没与那么暴躁。

至少蛮符合一个宠物的标准的。

平时窝在黄金龙巢穴旁边,很正常。

怎么过了几万年,就退化成了现在这样蠢头蠢脑又暴躁的蜥龙了呢。

“人类,你怎么可能会有龙的传承记忆。”

“因为我是龙。”

“不要再欺骗伟大的黄金龙忠实的宠物了,我们有眼睛!”

赫拉斯看不下去了。

“在你们面前的就是黄金龙殿下。”

这句话一出口,蜥龙们安静了几秒,然后大笑了起来。

“嗬嗬嗬嗬嗬!”

“黄金龙!我还说我是白银龙尤兰德呢,嗬嗬嗬嗬嗬。”

尤兰德抖了抖爪子。

江夜看着那群蜥龙,歪了歪脑袋,本来他以为这群蜥龙只是不认识他。

没想到他们是连尤兰德都不认识。

“尤兰德那个家伙的路也走到尽头了,等黄金龙出世找到我们,我们一定会将他的暴行全都告诉他,他居然敢欺负伟大的黄金龙的宠物,我们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想到这件事,蜥龙头领回过头去请教了一下同伴。

“咱们当年是怎么撒娇的来着。”

“好像是喵喵喵?”

“不,那是猫。”

“好像是咩咩咩?”

“那是羊”

“随便叫一叫就好了,我们是最受黄金龙老爷宠爱的宠物,到时候打个滚老爷就会出手了。”

看着那些深绿色皮肤的蜥龙,江夜想着。

怪不得是绿色的,一开口就是老绿茶了。

江夜看着他们带着些金色的皮肤,突然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是他上次稍微碰了一下蜥龙,就增强了蜥龙的能力。

假如他能够继续使用这种让蜥龙进化的能力,施加在一只蜥龙身上,让这只蜥龙飞速的成长,成长到可以感知到他是黄金龙的程度,然后再让这只蜥龙代表告诉其他蜥龙,他就是黄金龙,那不就可以对上话了?

他眼睛澄亮地眨了眨,然后伸出了白皙柔软的手指。

正要挨上那些蜥龙前,尤兰德已经预估到了他的想法,提前将他挡住了。

“不行。”

江夜直接对上了那双冰蓝色的眼眸。

和蜥龙对上那双冰蓝色的龙瞳不一样,江夜对上眸子时,里面的冰蓝色显然有情绪浮动,虽然只有一丝,但是在那片蓝色中很显眼。

“你才刚刚昏厥。”

怎么能让一只幼崽接连几次昏厥呢。

“他们不会再有机会逃跑了。”

不管他们能不能认识到,他们是在保护他们的安全。

必要时候他会使用非常手段。

江夜摇了摇头,从空间旋钮中又拿出了一片蛋壳。

“没关系,这回我随时可以补充能量。”

江夜拿出蛋壳的时候。

刚刚还昂着脑壳的蜥龙突然一个二个全软倒在了地上。

“殿殿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