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龙域

一只银色的公龙正对着母龙放着狠话。

“白灵!别以为我还会让着你!你再打下去,输了丢脸的可是你自己!”

被称为白灵的白银龙高傲地扬起了脖颈,她美丽的鳞片在日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呵,谁稀罕你让着我,谁说你不让,我就一定会输。”

“也不知道是谁四千年前向我求偶,被我打趴下了,到现在为止还是一只单身龙,还让我呢。”

白灵身后的龙族们“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将另一只公龙臊的龙脸上都浮现了一抹肉眼可见的红晕。

白银公龙身后的龙族好奇地问向同伴。

“奥尔科特大人追求过白灵大人?那他们的关系应该不错啊,为什么还要打架呢?”

“我听说啊,白灵大人的珍贵宝物,丢到了龙域的某个山谷里,她问奥尔科特大人有没有见过那个东西,奥尔科特大人说他没见过,就算见过,那个山谷也是他的领土,掉到他那里就是他的了。”

年轻的公龙领地意识极强,奥尔科特就事论事,却没有察觉到,这一句话就得罪了一个未来有可能成为他女朋友的母龙。

于是乎,白灵为了将那个山谷划在自己的领地下,就向奥尔科特开了战。

“奥尔科特,你叫的援兵到现在都没来,难不成他害怕的临阵脱逃了?”白灵调侃地问道。

奥尔科特这才想起来。

他怎么忘了他还叫了尤兰德。

巨大的鼻孔喷出了一口气。

要是尤兰德回来了,白灵肯定老早就停手了。

尤兰德迷路的毛病是这辈子都改不掉了!

“那臭小子怕过谁?要战便战!”

被赫拉斯一通科普之后,江夜已经了解了大致的情况。

他答应了赫拉斯,他会立刻动身赶往龙域,阻止同族自相残杀的惨剧在龙域上演。

听说白银龙他们都是迷路迷到嘉禾来的,所以江夜想都没想的直接买了星舰票,根据星网的路线提示,他们想要去龙域,最快的方法就是,先坐星舰到达离龙域最近的龙脊星,然后再飞去近在眼前的龙域。

江夜的袋子里不知不觉又多了两只龙。

不仅装着两只苍月龙、赫拉斯还有尤兰德。

尤兰德毕竟是稀有且高贵的白银龙,他原以为需要他劝很久,尤兰德才会同意变小,放弃自己威猛庞大的身躯。

没想到他刚刚开口,尤兰德就答应了。

但是前提是,必须让他盯着他,因为他不放心他的安全。

江夜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

将袋子里的两只苍月和一只青铜龙,安置在星舰的两间豪华套房里。

其实苍月龙们强烈要求要跟江夜睡,但是江夜以男女有别为理由拒绝了,不是跟他男女有别,而是跟尤兰德,尤兰德正值青年,大小苍月龙怎么说也是母龙,不方便在一起睡。

至于赫拉斯,他不敢跟尤兰德一起睡,他怕尤兰德在,他紧张到失眠。

于是江夜抱着尤兰德一起进了他们的房间。

苍月龙再三提醒过他,尤兰德非常危险。

可是他不觉得尤兰德有什么危险的,从见面开始,他就很尊重自己的意见,主动询问他愿不愿意回龙域,后来他想要他变成小龙,他也乖乖地变了。

所以在他眼里,尤兰德也是个面冷心热宠溺幼崽的龙族,只是沉默寡言了一些。

将装着尤兰德的袋子,放在套房的茶几上,江夜将袋子口抬高,没一会儿里面的银白小龙就顶了顶袋子的上端爬了出来。

“唔噜噜。”

银白的小龙从鼻腔喷了口气。

看了眼自己的爪子。

为了不毁掉这个袋子,他辛苦地把爪子藏了起来,变成这种弱小的姿态也就罢了,这个袋子竟然比这个姿态还要脆弱。

江夜发觉了尤兰德对待袋子小心翼翼的态度,直言道。

“没关系的,这种袋子我还有很多。”

紧接着,他抱起了刚刚还挣扎在袋子上的小银龙,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走吧,去洗澡。”

银龙突然僵直在了江夜的怀里。

江夜低下了头。“尤兰德哥哥你不喜欢吗?”

尤兰德看着江夜充满期待的目光,到了嘴边的是,变成了,“不是。”

江夜也是突发奇想,龙的形态好像不好搓澡,所以他就想着干脆一起洗好了。

而且尤兰德现在的样子,特别像是个可以放在水里陪他洗澡的玩具。

他隐约记得,有些人洗澡还喜欢在浴缸里放小鸭子呢,他放只龙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大概或许?

江夜摇了摇头,将脑子里那些莫须有的想法甩了出去。

要是尤兰德是苍月龙们,他可不敢这样,毕竟是公母有别。

打开热水,抱着尤兰德靠在浴缸上,江夜轻声道。“尤兰德哥哥,你试试水温。”

白银龙闻言俯下龙头,伸展龙翼用尾翼轻触了一下水面,接着收回龙翼点了点头。

江夜也跟着伸手摸了摸。

好像有点凉?

可能是龙型的体温要比人型低吧,出于一种主人翁精神,江夜顺应了白银龙的需求,没有再往里加热水,将龙放进了水里,就伸手三下五除二地扒了自己的衣服。

少年人的身体还没有长成,白皙瘦条,腿部修长匀称,没有一丝赘肉,直的像两根竹筷。

细软的金发丝挂在耳边,浴室地灯光打在瓷白的皮肤上仿佛圣光笼罩,天使降临。

如果天使没有拿那把刷子那就更好了。

尤兰德看着江夜进入水之后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身体应激得泛红,就想用龙翼控制热水按钮再加点热水,可还没出手就被江夜抱在了怀里,江夜的另一只手拿着刷子。

“你要用刷子刷?”

尤兰德在被一只刷子□□全身的惨剧发生前,终于开口捍卫了自己贞操,清冷沙哑的声音难得地带上了一点情绪。

“因为龙鳞缝里不好洗到,这把刷子用上好的星兽毛发,特别柔软。我试过了。”

江夜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刷子,有些不明白。“不行吗?”

他找客房服务要来这个刷子的时候,还觉得这是个绝妙的主意,他一定能把尤兰德洗的很干净。

“不可以,每一片龙鳞都是有感知的,也有很敏感的地方。”尤兰德知道江夜不能变成龙,所以才没有这种自觉,而且他还是个幼崽很多事不懂也很正常。

江夜压低了睫毛,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对不起。”

他还以为龙的鳞片和人的指甲盖一样呢,原来更类似于皮肤。

“那我直接上手给你洗吧。”

那就跟搓澡一样了。

之前还说龙鳞很敏感的尤兰德不知道为什么沉默了下来。

这种沉默对与江夜来说就是一种默许证明。

好奇宝宝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大好的机会,他摸得特别仔细。

洗着洗着,突然无意识地呢喃道。

“原来龙真的真有两个丁”

那一刹那,整个浴缸都跟加了冷气一样被冻结了。

“殿下发烧了?”

“尤兰德阁下!您都做了什么!只有您在殿下身边,您怎么能放任殿下不把头发弄干就睡了呢!”

赫拉斯惊恐地看着这一幕。

一向以脾气好出名,几乎算是白银龙族家臣的苍月龙,竟然敢大声跟白银龙呛声了。

“是我的错,啊切!”

江夜捂住了鼻子。

昨晚被冻住的瞬间,他就意识到自己无意间说的那句话有些不妥了,也意识到自己调戏了一只冰山龙。

他马上跳出了浴缸,顺便将尤兰德也抱了出来,在这之后看再也没脸看尤兰德,将尤兰德的整个脑袋包住擦了擦,就转身躺入了被子里,像是掩耳盗铃一般的将被子拉到了脑袋上面。

本来只是装睡,但是因为他担忧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虽然做了蠢事也没有被责备,顿时安心的睡着了。

睡之前他的头发还是湿的,之前被冻了那么两回就彻底感冒了。

苍月龙看江夜站出来承认了错误,战火立刻就被吸到了江夜那里去。

赫拉斯看那两只苍月龙没有再怼自己老大着实松了口气。

“老大,您怎么没有帮殿下把头发擦干净啊。”

尤兰德蹲在水果篮旁边,扑闪着翅膀,一直盯着那只,正端端地坐在沙发里,被两只其实根本没有资格训他的苍月龙训斥的黄金龙幼崽,许久后,才反应过来了青铜龙的问题,淡淡答道。

“我睡着了。”

“原来是这样啊。事出有因嘤?”

“老大,您睡!睡着了!”

赫拉斯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几乎整个龙族族群都知道,绝对不能让尤兰德在龙型的状态下睡着,尤兰德一旦睡着就会陷入癫狂中,全身被一种黑色的鳞甲覆盖,无差别地攻击所有靠近他的生灵,并且比平时强大数倍,没人能打得过他,只能等他自己睡醒,这种失控才能结束。

尤兰德也不喜欢自己失控的状态,所以想了个办法。

龙型的时候保持清醒,活动到一个极限之后,变身为人型。

人型的他虽然会忘掉自己是龙,但是那种失控的状态也会消失,所以哪怕知道自己会失忆,尤兰德还是会时不时的变成人类,在彻底恢复精神之后,变回龙型。

有这样的缓冲方法,尤兰德已经很久没有在龙型的状态下沉睡过去了。

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也知道自己要是睡着了会变得非常危险的。

像这样睡在途中,这整个星舰都得遭殃。

当时他没想睡。

幼崽突然提起他的身体构造,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所以他想等幼崽睡着了之后把赫拉斯叫过来,让用他火属性的龙息把江夜的头发烘干。

可是听着幼崽的呼吸声,嗅着那股能令他感到安宁的气味,他没有防范地睡了过去

那是他从有记忆开始,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睡着,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失去意识、变成恶龙,也不是像人型的自己一样逃避一切。

“赫拉斯,你说这会是偶然吗?”

尤兰德望着那个病恹恹的幼崽,一直沉寂幽冷的眸子有一些疑问。

他非常好奇,可是他不能冒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