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傅尘传 > 第008章 商王宫宴

我的书架

第008章 商王宫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九王子离开时那不情愿的神色,无双看的是一清二楚,沉思了片刻,轻声对紫云道:“唤浅雨、晴云进来。”

  ***

  另一边偏殿客房,傅尘想尽早离开的计划暂时落空了,便安慰自己:无非是继续苟一段时间,以后总能找到机会离开的。

  感觉着“腹中美酒浓烈,身体醉意未消”,嘴里嘀咕“这里怎么会有这么烈的酒啊”,硬撑着将桌上的菜肴收进食盒里盖好,随后回到内室,直接和衣在床上睡下。

  窗外的微风吹拂杨柳,和煦的春日渐已偏西。

  睡饱酒醒后,傅尘口干舌燥,起身出去喝水,刚走出内室屏风,愕然看见无双长公主恬静淡然的端坐在外厅的桌前,两旁还安静的站着浅雨和晴云,惊讶道:“无双殿下!”

  “傅美人请坐,浅雨上茶。”无双言语随和,似乎对他的惊讶很满意,道:“本宫此来有事相谈,见卿午睡不忍打扰,便在此静坐等候。”

  面对的这位可不只是救命恩人,还是一国王室的长公主,不管表现的多么平易近人,傅尘都不会不知好歹。

  紧步走到她的下位站好,言语恳切,“殿下,即使不提救命恩情,我也只是一个客居的乡野小民,有任何事情,只管让浅雨过来吩咐一声就好,怎么敢劳烦殿下亲自过来、还等着我睡醒啊,请殿下吩咐吧。”

  无双见此也没坚持,轻声快语道:“明日十五,乃本宫返回王宫拜见父王、王兄之日,亦是阳天学宫天才弟子们例行入宫赴会、同场竞技之时,本宫欲携卿同行,不知卿意下如何?”

  这明显是给傅尘创造机会,可以亲自去接触外面,他点点头:“我没有异议,一切都听殿下的安排。”

  “如此便好,本宫还有事,会留下浅雨随身侍候,并为卿细说明日之详情。”无双说完起身,径直的领着晴云离开。

  傅尘一把抱起茶壶往嘴里连灌几大口,然后才坐下说道:“浅雨,说说明天是个什么情况吧?”

  浅雨乖巧点头,娓娓说道:“每逢月初月半,殿下都会回王宫团聚,明日将于巳时出发。至于阳天学宫,它不但汇聚着商国顶级天才,亦有游历而来的他国……”

  ***

  次日三月十五,天朗气清,风和日丽。

  巳时将近时,傅尘一身锦衣华服,跟着浅雨,第一次走出了无双宫。

  到宫门口,看见一队劲装女侍卫和两辆四乘马车在等着。马车外表朴素无华,却宽大而坚固,给人低调内敛的感觉。

  两人登上在后面的那辆马车,里面丝毫不觉的拥挤,随后队伍启程,一路向西,朝着王宫方向行驶。

  傅尘耳边听着车辚马萧,好奇的不停探头到窗外打量着沿途的王城风景。

  从绿杨芳草、河边垂柳,到深门高户、豪门阁楼,再通过了洞门高墙,见到了气势恢宏的商国王宫。

  整体风格上类似前世的江南水乡,处处透露着清新婉约的灵韵,建筑格局巧妙又不失庄重大气。

  进入王宫大门后,无双长公主要先去拜见父王和王兄,傅尘坐的马车就单独和队伍分开,转至王宫的一处校场外。

  下了马车,浅雨拿出一块令牌出示,两人才通过了外面的守卫,进入校场。

  校场中间是一个十余米见方的盛大格斗场,两个年轻人正在上面对阵比试,敌攻我守、人来剑往,看着分外激烈。

  校场南边有个建好的观战高台。中间主位空着,下方两侧的席位几乎坐满了人,前面摆着菜肴美酒,倒像是个交流宴会,应该说本来就是宴会。

  在席的众人,注意力都在台下的格斗场上,看到惊艳精彩处,时不时的会开口称赞或者和旁边人探讨评论几句。

  傅尘一路跟随,被浅雨悄然带至宴席右侧空着的首席后排,听她轻声解释道:“这是殿下的席位,傅美人坐此观看便可。”

  一切都是昨天安排好的,傅尘自然没有异议,在后排位置安静坐下,开始打量在坐的众人。

  据昨天浅雨的介绍,今天在座的这些,便是阳天学宫里最天才的一部分人,都是从商国的扬州各地层层筛选出的天赋绝佳者;其中,还有几个从他国学府中来此游学的最优秀弟子,和前世的留学生性质类似。

  因为只是初见,傅尘也分不清谁是谁,加上暂时还没有修行,也看不出各人的修为高低、实力深浅。

  只看这些人,不论男女,都有坐如临渊的沉稳气势,顾盼之间眼中流露出强大自信,想必修为绝对不简单,捏死他恐怕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在对面末位还看见了一个熟人,正是十九王子,他迎着傅尘的目光,隔空抱拳一笑,点了点头,才又把视线投向格斗场。

  场上的两人激战正酣,身影和速度快的吓人,腾挪躲闪、翻身跳跃时,轻易就是三五米,手中长剑寒光凛冽,下手时招式狠辣凶猛,偶尔近身交错的瞬间,更是拳掌相搏,发出沉闷的响声。

  在傅尘眼里,两人表现出的能力已经不像人类了,远超前世所谓的武侠神剧。而且对战凶险非常,稍有意外就可能有人命丧当场,完全看不出来只是比试切磋。

  又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两人终于罢手停斗,彼此抱拳行礼,并肩走回高台,各自坐回了席位,便开始和邻座的人低声探讨着。

  傅尘看的不明所以,小声询问浅雨:“连个裁判都没有,这到底算是谁输谁赢了?”

  “咯咯咯咯”,一串娇笑从斜对面的华服女人口中传来,她轻蔑嘲讽道:“瞧着容貌不凡,却说出如此无知的话来,竟是个不学无术之徒,一向清高自诩的长公主无双殿下,怎会带你前来,是色令智昏呢、还是变了性子?”

  傅尘惊讶的看向浅雨,再度压低声音问:“说话这么酸,她谁啊?而且我说话都这么小声了,她怎么还能听到?”

  话音未落,只听“嘭”的一声大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傅尘也闻声看去,迎上了一对愤怒的双眼。

  正是那个华服女人,她仿佛受了奇耻大辱,气的脸色铁青,居高临下的站着俯视着傅尘,寒声怒斥道:“混账,你敢羞辱本宫,可是要上生死台?”

  傅尘被她气势给怔住了,愣愣的发呆,满脸的茫然不解,暗自腹诽:“卧槽,什么情况,这女人是疯了吗?”

  身边的浅雨恍然未觉一般,依旧淡定从容,道:“傅美人不必惊奇,在座者皆是天之骄子,修为深厚,五感敏锐,如此距离下,即便声音很小也等若声在耳边。至于这位……”

  华服女人看着两人,一个发呆似傻,一个目中无人,更加的怒火中烧,握剑的左手抬起用剑柄指着傅尘,咬牙切齿道:“无双宫,欺人太甚,你速与本宫同上生死台!”

  傅尘马上就要听浅雨介绍到这个女人了,被打断不说,她还坚持要自己上什么生死台。开什么玩笑,刚才浅雨才说,在座的都是高手。

  他还没有修行,还想着以后返回原来的世界去报答父母家人,而且还有师父交待的危机没有解决呢。

  生死台,听名字就知道,他现在上去纯粹是白送死。

  生死面前无大事,傅尘不想死,也不在乎什么男人的脸面了,直接求助的看向浅雨问:“这下怎么办,我应该是可以拒绝吧?”

  没等浅雨开口,傅尘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道:“王妹且慢!消消怒火,一场误会而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