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池子阁 > 《名剑山庄》

我的书架

《名剑山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箫君和小弓告别了老先生后,他们就来到名剑山庄学习,这里聚集很多才子佳人,此庄环境都是四山五岳,怪石嶙峋,所以庄内有一块怪石头长得像一把名剑,它顶天立柱,所以庄主(剑宸)就命人在那怪石头下四周修建楼房,从此,名剑山庄闻名而来。
  山庄在剑宸的带领下,越来越旺盛,形成半系统性管理,有定期对联比赛,庄内有出联师和点评师,他们负责出题和点评。
  箫君和小弓来到名剑山庄的大门前,看到门口公告栏处贴了一张红纸张的告示,一群人围绕着看公告,现场一片喧哗,其中有一名男子叫小鱼儿,他挤进最前面位置看,便宣读道:“本庄立中国传统文化,拟定十月十日早上十点整举行第一期对联比赛,望五湖四海的朋友们,积极性参赛,比赛奖品:第一名奖五百元现金,第二名奖三百元现金,第三名奖一百元现金,本庄对联比赛只设立一二三名额,无优秀奖名额,望五湖四海的朋友们悉知和谅解,在此,本庄祝各位身体健康,家和万事兴。”
  小鱼儿读完后,现场一片哗然,有的私下议论纷纷,小鱼儿打破吵闹,便大声的说道:“大家安静,听我说,十月十日比赛,岂不是要我们等一个月后啊!未免太久了,而且我听说名剑山庄的庄主(剑宸),此人脾气暴躁,说话时有股剑气凌人的感觉,他使用最极端手段管理山庄,去年进很多人,差不多两千多人吧,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没被他骂过的,有的被他骂哭了,在家哭三天三夜呢,有的被他骂笑,变成疯子了,很多人都骂剑宸是个神经病,这样山庄,谁敢去参赛啊!还是劝大家别进去了。”小鱼儿的意思摆明就是在人家地盘上拦人。
  突然有个叫半疯的男人说道:“小鱼儿,话也不能说绝了,他又不是无缘无故的骂人,而是你进山庄后还没进步,就等于你有错在先,如果对联方面你还是不行,他就开始骂人,所以他骂人的功力才如此之高,按理来说,被骂的人,应该远离名剑山庄的,但是恰相反,来名剑山庄的人数越来越多,比去年的人数多达到三千人,而且这些人纯属是来找虐的,骂越多,来的人就越多,现在的剑宸庄主第一次组织这样的对联比赛,也是为了平息那些平时得罪的人吧。”
  小鱼儿怼回去:“切,什么平息?无非就是拿我们当出气筒,万一谁不会,或者错一个字,他还不是照样骂人啊!纯属找虐何必呢?”
  突然,箫君很好奇便随口一问:“奇怪,为什么他们喜欢被他虐呢?”此话一出,众人哗然,大家用很奇怪的眼神望着箫君,箫君被吓到了,心脏蹦蹦跳着,通过大家眼神好像看出是怪箫君多嘴似的,大家之所以不敢这样问,是因为他们在名剑山庄的大门处,而那些曾经被剑宸虐过的人,肯定在现场看公告栏,所以连小鱼儿和半疯都不敢答这个问题,曾经不堪往事,谁敢提啊?”
  小鱼儿没想到,前面的天生驻颜的娃娃脸少年,居然如此大胆,于是他走到箫君面前,凑近他脸庞,左右打量着,很严肃问道:“我叫小鱼儿,你叫什么名字?”箫君很呆萌回答:“奴家”小鱼儿眼睛一直盯着箫君,让人毛骨倏然的,他右手突然指着箫君身后的人影再问道:“你身后那位呢?”箫君吞了一口水答道:“小…..弓。”小鱼儿吐槽道:“奴家小弟,要不,你来我们墨月城吧!”小鱼儿很真诚的光明正大邀请,箫君很疑惑应一下:“哦”小鱼儿就很高兴抱住箫君脖子说道:“哈哈,到时,带你见识一下美女,她叫小墨仙,是墨月城的仙主。”说完了,他放开箫君。
  箫君听到是见美女,两只眼睛发亮起来:“好呀!”这时,小弓靠近箫君耳旁便提醒道:“十六哥,别忘了,我们还要进入名剑山庄呢!”
  箫君会意后点点头:“小鱼儿,我们要进去了。”他指着名剑山庄大门方向,意思告诉小鱼儿,他们要进里面,不去墨月城。
  小鱼儿很大方说道:“没事啊!你们先进去看一段时间,等你们出去后,我再接你们到墨月城。”
  箫君没想到小鱼儿如此真诚相待,也不好意思拒绝,他挺吃惊的,小弓应道:“恕不奉陪了,我和十六哥先进去了,有缘再相见。”
  小弓不等他回复,就直接拉箫君进名剑山庄了。
  而小鱼儿也开心回答道:“有缘再见。”他在他们身后挥了挥手告别,这句话一字之差,意义却不同。
  箫君和小弓进入名剑山庄,看见里面楼房很现代化,没有古风感觉,倒是像一座学校风格,陈设挺创新的,分几个大教室楼,还有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块很怪异的自然陨石,顶天立柱的样子,外貌像极一把名剑,有剑锷,剑格,还有锋利剑范,它自然而然的插入山中,君临天下的感觉。
  箫君抬头望着感叹道:“好霸气啊!难怪剑宸会在这里落地生根了,空气不错,适合吟诗作对的地方,小弓,等我们回去,把池子阁搞正规点,不能输这里。”此时的箫君心理七上八下的,因为他眼界开阔了,终于明白一品大叔,为什么叫他外出学习。
  小弓答道:“嗯,好的,十六哥。”
  那边传来训斥的声音,从声音源头过去,是大教室传来的,不算被踢出门外的,名剑山庄现有两千人了,山庄每次上课都是大教室里,一次上课都有一百人来听,分几次上课,同时比赛的形式,也是在大教室里举行,他们以试卷出题形式来比赛,而且还是庄主亲自教,他可是操心的庄主。
  原来是剑宸庄主的霸道声音,他好像在念号数抽查众多学友,而其他人在隔岸观火似的杵在那里,剑宸很生气突然对九号的男子骂一句:“叼货,{美女缠身韵事多},亏你想的出来,还美女?天王老子来也没用,你看自己对啥子?别对,赶紧回家种田去。”被骂的男人叫(草根),他有点欲哭苦脸样子:“呼呼,我又不是故意的。”剑宸又道:“我看你是故意的,你来山庄有几个月了,一点长进都没有,我要你何用?”
  不等他回复,剑宸直接把他扫地出门了,大家看到庄主又发飙了,大家都不敢吱声,却把头压很低,气氛总感觉让人心惶惶的,大家深怕剑宸庄主过来逮住自己。
  箫君和小弓直接进去落座位,坐在最后面一排,九十九,一百号座位,途中,小弓还拿出笔和纸并且说道:“十六哥,纸和笔给你,万一你被抽中对联怎么办?还是给你比较安全。”
  箫君用歧视眼神盯着小弓:“怎么可能,好好记录你的册子,不可能叫我。”箫君压根不知道自己坐的是哪个号,觉得剑宸不会叫,结果…..
  小弓耸起肩膀说道:“有心理准备,准没错。”
  结果箫君一看黑板上写着的上联是:{青萝掩户春庭老},难怪剑宸会如此生气了,确实那个人水平很差。
  庄主又在黑板上写句上联:{解语春风,常伴佳人花月下}(剑宸),他写完了,还不忘记把自己名字提上去,在诗联江湖中,原创的联,谁出的,就会在联句后面添加自己名字,而对下联的人也是这样,这是互相尊重原创交流意思,也是文人墨客里一种礼仪,但名剑山庄只要求出上联要提名,如果不提名,就会有些人钻空子,抄袭句子,偷搬句子,而对下联的人不需要提名,因为他们对完,现场的人一目了然。
  大家看到剑宸庄主又出句子,他们纷纷对下联来,有的写下来还没发表,有的不敢说出来,其中他开口说:“六十九号,站起来对下联吧!”
  六十九号是一名女子,她叫(叶璇),这名女子很紧张说出下联:{知…音秋雨,总随才子水云间},挺多人怜惜她,又羡慕她,这么幸运被抽中。
  只是没想到,骂惯的剑宸突然发飙了,他骂道:“你是猪吗?上联的意境有春月,你下联对出秋雨意境,合理吗?你脑子被猪秀逗了?”他说话语气特别粗鲁,就连对女人都这样直言不讳,而叶璇被他这样说,瞬间脸红起来,但她很淡定说道:“不好意思,剑主,我下次注意了。”剑宸问道:“你来山庄第几天?”叶璇回答道:“一个星期。”
  剑宸思考一会儿说道:“坐下吧!”
  剑宸这次没有把这位女子扫地出门,大家觉得奇怪,为什么?剑宸走到黑板上又写出一句上联来:{烛影摇红,巴山夜雨}(剑宸),他转身竖起脖子望最远的位置大声说道:“百号,你上来对吧!”
  前面的学友们顺着方向望去,一片愕然了,因为还没有看到百号站起来,剑宸调大麦克风声音唤起:“百号,别东张西望,就是你了。”他指着最后一排左边的最角落位置,大家顺着他指方向望去,刚好是箫君的位置。
  箫君一下惊讶了,怎么叫到他了,他是百号吗?箫君认真看自己座位后面的标签,确实是百号,他对小弓悄悄说:“乌鸦嘴”小弓表示很委屈的样子,其实他也是蒙的,谁知道这个神经的剑主会抽中箫君,小弓回应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箫君站了起来,并且走上去边说:“我来了”
  箫君快步到剑宸面前,两人眼神一对上,同时彼此打量着,剑宸穿一身黑西服,还带黑色墨镜,他身高七尺,高大威猛。
  而箫君穿白色寸衫,白色的西裤,还长着一张天生驻颜娃娃脸,脸上肤色水嫩如春雪,两人站在一起,简直黑白配。
  箫君先开口说:“你好,奴家。”
  剑宸看着是一位陌生面孔,还长得如此俊俏的,突然,他语气变温和的回应道:“新来?如果不是在你身上看到阳刚之气,我还以为你是女子,你真像极女子。”
  箫君嘟起嘴说道:“嗯,天生的,没办法,你看习惯就好。”
  剑宸催促道:“行了,对下联吧!”他把粉笔给箫君,意思让他赶紧对下联来,他也想知道新来的,水平如何?
  大家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庄主居然变温柔了,对待一个新来的小伙子,他态度转变了,其中一名叫(清香)的女学友惊讶道:“我是在做梦吗?”而一名叫(蛐蛐儿)应道:“你没做梦,剑主态度变好一点。”清香吐槽道:“我去,百年一见啊!”蛐蛐儿被逗笑了:“呵呵。”清香又问道:“新来的奴家,是什么来历?你听过他吗?水平如何?”她把几个问题丢给蛐蛐儿,结果,蛐蛐儿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箫君一笔纯任自然,连贯性的,毫无拘束写出下联:{霜天晓角,楚汉秋风},速度很快,用了几秒时间,可见他对联和字体都达到千锤百炼效果了,之所以有进步还是一品的功劳。
  箫君很恭敬说道:“剑主,这就是我的下联,望多多指教。”
  而剑宸惊愕了,因为他写字速度很快,而且还是用行草体,他的字像极一气呵成似的,又看下联后,想说什么,但见到他如此诚恳态度,突然剑宸语气变婉转了:“凑合还行”
  箫君开心回道:“谢谢。”他道完谢就回到自己百号座位上。
  留剑宸一个人仔细看他行草体,他是怎么炼成?居然用粉笔还能写出书法来,又不是毛笔。
  不止剑宸惊讶,就连大家也觉得不可思议,对箫君产生兴趣了,他的水平还可以,比前面两位好多了,不会犯低级错误,很多人吃惊不已,是因为剑主对他态度转变了,大家都了解剑主是臭脾气的人,看到不顺的,他就开口就骂,骂到会为止,如果死性不改,最后下场就是扫地出门。
  剑宸回神道:“好了,今天课到此为此,剩下是大家自由时间,下课。”
  大家同声道谢:“谢谢剑主。”大家陆续离开教室,有的人留下复习功课。
  小弓打趣道:“十六哥,上去感觉如何?”
  箫君笑说:“哈哈,没什么大不了,除了紧张还是紧张。”箫君总算松一口气了,毕竟第一次当着百人面对联,难免会紧张到手心出汗了。
  箫君很严肃说道:“小弓,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们喜欢被虐了。”
  小弓疑惑问道:“为什么?”他不停记录刚才所看到的内容。
  箫君答道:“因为他们喜欢对联,热爱对联,才会忍辱去学,而且,剑宸这个人嘴坏,狂傲一些,但心眼不坏,因为他也是爱惨对联了,他每次都是指出他们错误,也给时间他们改正,在诗联江湖中,他算是个有贡献的庄主。”
  箫君此话来自内心,证明他长大了,细微的东西都能看透了,小弓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品老师要箫君出来学习了,原来,就是历练箫君。
  小弓问道:“哦,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箫君摇摇头道:“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
  小弓无奈应道:“好吧!”
  名剑山庄带出一批优秀的才子佳人,包括后来一名叫(老狼)的中年男子,他秉性和脾气,管理模式,也是和剑宸一模一样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