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月之书 > 第十六章:上古凶兽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上古凶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懒得跟你讲”木婉清已经对他失望至极,原本还以为老者会特地带上他是因为他好歹也有点武功,结果没想到是个连她都不如的废材,倒徒增了清瘴丸的负担。

“哪有那么容易,而且当世的青年俊才不少,就拿段小楼段将军来说,不知得了什么机缘直接入了御气镜五段,一跃成为当世翘楚,我和他啊,还差的远呢”王世丛有点不甘心的说道,言语间对段小楼鄙夷多过夸奖,

“五段?段小楼那家伙,许是没我伤的重,哈哈哈哈”易云闻言内心窃喜。

“哥哥别灰心,你已经很棒了啊”木婉清鼓起勇气去拉王世丛的手。

王世丛回以微微一笑,并不作答,眼神飘向远处。

“哥哥在想什么?”木婉清甜甜的道。

“我想我这几日可能要突破了,我感觉到突破的契机了”王世丛道。

“上次骚扰你的小毛贼,我虽然未尽全力,但在平时那几剑是不可能不见血的,我觉得有可能是要晋升了,气息自然内敛”

“那太好了”木婉清蹦蹦哒哒的和傻姑一样成了个小姑娘。

“不只是见血那么容易吧,怕是要当场毙命哦”易云幽幽的说,王世丛瞪了他一眼,他乖乖闭嘴、喝酒。

当日若不是易小川以心念控制王世丛的剑,那几剑绝对是要人命的,他还以为他要飞升了,殊不知御气境以下蝼蚁成群,哪一个飞升的不是天大机缘加实力。

李老道悄悄凑过来在易云耳边说:这登徒子怕不是什么好人哦?

“你知道还邀请人家一起?”

李老道贼笑了几声:这不是有你么,捏死他还不跟捏死个虫子似的。

老东西,还挺有眼光,买的酒也还行,易云藏不住的欢喜的浅笑了两声。

前去云台山的路不愧千里无人烟,浓雾弥漫的森林,一望无际的冰沙荒原,四处可见的受瘴气影响恶变的野兽猛虫,就算是没有瘴气,这些地方也不可能有人住。

一路上易云一行人遭遇数不尽的大磨小难,这边出来只猛兽,那边出来条巨虫,又是闻风而来拦路打劫的强盗,但好在有个爱出风头的王世丛将他们一一摆平,木婉清从一开始看到只虫子都吓得花容失色,到后面意气风发正气凌然,到处去打抱不平,就跟她自己有这能耐似的,一口一个哥哥跟在王世丛身后,王世丛也乐的享受少女这种崇拜,要不是还有李老道一行人,二人怕是要干柴烈火、原地生娃。

距离雷罚结束,还有三天。

“何方妖孽,出来受死”木婉清将手里的剑拔出来一半,对着一个数十人高的巨型野兽骨架正色道。

这是云台山山脉的最深处了,有许多上古遗迹在这里封存,也有许多远古的秘密在这里沉睡,就像眼前出现的这身巨型骨架。

王世丛摇头笑道:婉儿,那是个死物。

木婉清回头冲王世丛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人家知道嘛,就是看着好奇,这么大的骨架,得是个什么生物啊。

蓉儿也学她样子站到骨架前:何方妖孽,出来受死。

“回来!”易云突兀的一声断喝,蓉儿受惊悻悻的回到易云身边。

本来这两天易云不说话都没什么存在感了,这一声断喝突然让木婉清记起还有怎么个“救命恩人”跟着,当下不悦道:你装什么啊?我家哥哥都说没事了,大惊小怪。

露水夫妻二人继续你侬我侬当下不再理会突然发疯的易云,只有李老道看着眉头紧缩的易云心下担忧,悄悄问道:怎么了?

易云不说话,凝气藏气、以气观气,出现在他眼里的哪里是什么骨架,分明是一头沉睡的上古凶兽。

越靠近云台山易云的注意力越集中,因为他能够感知到这里有多危险,一种远古的气息压制着他,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上一个获得天书录的人会选择在这里渡劫。

木婉清这边刚被易云吼了一声越想越气,心想道:什么人啊,我师父都没吼过我,哼,装什么装,不就是个大一点的兽骨嘛?看本姑娘给你砸个稀巴烂。

旋即拔剑朝兽骨不断劈砍,突然大地一震猛烈的摇晃。

“地震了嘛爷爷?”蓉儿害怕的躲到李老道怀里,李老道也赶紧挨到易云身边,请尊大神,不就是这么用的么。

而在易云的视角里,这哪里是什么地震,那头上古凶兽,醒了。

“老道,这凶兽我治不住他,他也治不住我,但你和蓉儿在这里我不好周旋,你带蓉儿先走”易云认真道。

李老道是人精,先前看他反常就已经知道大概,当下闻言也不迟疑,带上蓉儿就要走,半仙大神都对付不了的东西,普通人还能怎么样。

“二位,到这来”李老道来不及解释,匆匆对着木婉清王世丛二人喊道。

王世丛不认识路,见老道要走赶紧带着木婉清跟了上去,木婉清回头一瞥,易云还坐在原地不动,眉头紧锁、如临大敌,当下心理起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冲着易云喊道:乞丐,走啦。而易云则像听不见一样,目光只是紧紧盯着那身巨型骨架。

地动山摇骤停,一只浑身红光犹如恶鬼般丑陋的魔物仿佛撕开空间凭空而现,而不知何时,那把拐杖也重新变成古青色长剑的模样,悬立在易云身前。

“御气境?看你这年纪不大,来此作甚?”一道苍老的声音仿佛来自四面八方传入易云的耳中。

立剑的效果出来了,御气境到底是人间道的最强者,一人一兽一时相互忌惮没有动手。

“来办事”易云正色道。

“也是为了天书录来的么?”那苍老的声音仿佛多了一分怒意。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易云恶狠狠的道。

相互不知底细的时候,语气越硬越有优势,果然那苍老的声音音调降低了三分,道:好了一个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确实你要夺那天书录也不关老夫的事,只是何故扰我安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