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月之书 > 第十一章:易云的易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易云的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是江南烟雨最缠绵的时候,斜阳才下,烟雨楼便在门口挂上了两盏红灯笼开始迎客。

来往烟雨楼喝酒的人很杂,江湖侠客、公子王孙、才子词人,但唯独没有现下坐在角落里的这一款,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

古来豪杰皆死尽,唯有饮者留其名!

墙上的草书很飘逸,是这个男人桌上的剑留下的,诗句尾端是他的名字—易云。

“小二,上酒!”易云粗鲁的喊,并把空酒瓶一甩,堆在桌前好似小山包一样的空酒瓶上。

一旁咂舌的小二愤愤的摇摇头,又去看了掌柜一眼,老掌柜叹了口气,抬了抬手中记帐的笔杆示意他:上吧上吧。

“小二,上酒!!”易云加大了音量,也引起周围的一些不满,但碍于那凌厉仿佛剑锋般的题诗只能敢怒不敢言。

小二一脸苦大仇深的上了酒,易云也不介意,接过来就喝,天地在他眼中那么小,小的只要用个酒杯就能装下。

门帘上挂的铃铛声响起,酒馆来客人了。

推帘而入的是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大汉,紧随其后,一个海棠色面皮的瘦长汉子和一个黑脸女人也跟了进来,看三人装扮均是大梁北关外的游牧民族,却不知道因为什么来了江南,而且一个个好似丧家之犬般神色匆匆。

疤脸大汉脱下蓑衣,掸了掸上面的雨水,对着其他二人说道:大哥、三妹,到了这,那疯子估计就不会再追了。

瘦长汉子叹了口气:希望吧,真是飞来横祸。

黑脸女子一脸歉意:都是小妹不好,害的两位哥哥一起被追杀。

疤脸汉子安慰她道:怎么能怪你,不过是不小心踩了那座孤坟,谁知道出来个武功高强的疯子非要我等三人磕头赔罪磕三天三夜,磕头就算了,磕完还非要拿我们的血来祭奠……

那汉子越说越气,还不等他说完瘦长汉子便打断了他,似乎觉得有些丢脸。

小二也迎了上来:三位打尖住店?

“先上酒”疤脸汉愤愤的说道。

小二面露难色:三位,菜、肉管够,就是这酒,要到晚些时候才有。

“你酒馆不卖酒,这又是为何?莫不是存心欺负我等是外来客人?”疤脸汉怒道。

小二赶紧陪笑:绝无此意绝无此意,也不敢瞒客官说,小店的酒都是各家大炉烧的,再有专人每日早上去取,原也是够,只是今天来了个豪客……

“来了个豪客,把你们的酒喝光了?”那疤脸汉问道。

小二继续说:正是、正是,客官尽可放心,已经派人去取了,晚些时候便有酒了,先给您上点菜、肉吧。

游牧民族向来天性豪放,听的有人如此能喝当下心生佩服,也不再追究,只是叫小二抓紧,那小二领了话,毛巾一甩就吆喝去了。

“ 小二哥且慢”瘦长汉子叫住了小二。

小二回头道:客人还有何事?

“却不知道是哪位英雄,如此海量”瘦长汉子问道。

小二皱了皱眉,眼睛飘向角落,又弩了驽嘴拱了拱鼻子。

三人同时顺着视线的方向看去,登时神色慌张,如临大敌。

黑脸女人压低了声音说道:怎么追到了这里还是不肯放过我们。

疤脸汉说道:比追A债的还狠,我们和他拼了。

说罢便要动手,瘦长汉子急忙将他按住,说道:他应该还没有发现我们。

二人小心翼翼用余光去瞟,只见易云慢慢悠悠的喝酒怡然自得,并无其他异常,似乎确实还没有发现他们。

“那我们悄悄溜走吧”黑脸女人小声说。

“大哥……”刀疤汉子一时拿不定分寸,便把目光头像那瘦长汉子。

“都逃到江南了,还能逃哪里去,倒不如,趁他病,要他命”瘦长汉子恶狠狠的说。

二人同声道:好!

“要怎么做?”黑脸女人接着问。

瘦长汉子略作思索,缓缓从衣缝处掏出一小包用油皮纸包好的粉末来,对二人说道:找个机会下到他酒里,包叫他十天半夜起不来床。

“哪有那么容易,看他喝的也差不多了,还不如等他喝醉直接一刀结果了他。”疤脸汉子愤愤说道。

“二哥,不可,在江北那一次他还不是喝的烂醉如泥,还不是单手就将我们三人……”黑脸小妹话说一半卡然而止,倒不是故意,只是说到最后发现瘦长汉子怒视着她,当即低下头去不敢再说。

“那小二不是说晚点还有酒么,到时候让三妹想办法投到他酒里去。”瘦长的汉子继续说道

“啊…我不行的…”那黑脸女人连忙小声摆手。

“怕什么,你好歹也在江湖有个妙手空空黑如意的称号”瘦长汉子说道。

“对对”疤脸汉子附和道。

“那…好吧…”那黑脸女人仍是不自信,却架不住二人的哄骗,只能应了下来,说着正要去接那包说是能让易云睡个十天半个月的粉末,突然,一道极快的身影掠过,瞬间将粉末截走,三人皆是一惊。

那身影摇晃着醉步,踉踉跄跄的停下,正是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粉末的易云,那把长剑如若有灵一般悬浮在他身侧。

三人登时如临大敌,纷纷亮出兵刃。

瘦长汉子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黑脸女人使得是两把短刃,刀疤脸的汉子则是使的拳头,不过看了一眼众人的兵器又觉不妥便从旁边抄起了一把长椅。

烟雨楼内顿时宾客四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