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月之书 > 第五章:段祺钰?

我的书架

第五章:段祺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段小楼闻言心中只觉惭愧,自从将周妙桐纳入府中便安置于此处,一年来自己竟然一次都没有来过这里,也不怪看门人不认识自己。

“老人家,你只管开门,我乃帅府世子”段小楼轻声道。

那老叟闻言却是讥笑起来,“世子怎么会来这里,四公子我也是见过的,那才叫大家气派,你这毛贼说谎也不草稿,你是哪个侍女的姘头?”

原来段小楼言语慈蔼,又不喜绫罗绸缎一点不似段小天霸道任性,竟被老叟当作破绽认定他是偷偷潜入来与侍女幽会的小贼,还未待段小楼辩解,老叟蓑衣下一只苍老精瘦的手便弹了出来,一把抓住段小楼的手腕。

“放肆!”段小楼怒喝道。

但老叟却不为所动,又讥笑道:“真当你是世子了是吧?来人呐!”

随着老叟一声尖锐的高呼,只见古旧的青铜门咯吱咯吱的慢慢打开,从里面出来几个布衣家丁,手抄棍棒,这本是防止下人夜晚耐不住寂寞乱跑跑到主屋冲撞了主人设置的,没成想如今却用在了主人身上。

不一会段小楼便被数人团团围住,老叟自知擒不住眼前人,待合围之势一完备便松手跳到一旁,只高呼一声:“往死里打!”

众家丁听的吩咐提起棍棒便向段小楼招呼过来,只见段小楼左右闪躲腾挪,数杆挥舞的棍棒竟一时奈何他不得,又打了数合众家丁已觉有些疲乏,段小楼看准时机拳脚并用将其一半有余击倒在地,那老叟眼见不敌便要逃走,又高声招呼道:“好虎架不住群狼,接着打!”而人已经溜到青铜门边。

“吵什么?”一名青衣少女迎面撞上正要开溜老叟怒斥道,紧随其后,一名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了出来。

老叟见状赶忙将身过去打开双手护在二人身前,说道:“大小姐莫怕,青儿姑姑莫怕,有个毛贼闯了进来,待我与众人合力将其拿下”

“只怕再多一倍你等众人也拿他不下吧”那被称为青儿姑姑的青衣少女被护在身后捂着嘴笑道。

“青儿姑姑说笑了,虽说这毛贼有几分本事,但我等众人也绝不是吃素的,拼死也会保护好大小姐的安全”老叟笃定道,好一条忠心耿耿的老狗。

那被称为大小姐的贵妇将老叟的举动看在眼里也是微微点头以示嘉奖,又对着青儿姑姑道:“让他们住手吧,别徒添损伤”

青儿姑姑微微欠身表示领命,又看了老叟一眼,嗔怒道:还不去?

那老叟会意,却迟迟不肯动,难为情的看了看主仆二人,幽幽说道:“大小姐菩萨心肠不忍伤人,可是这毛贼也厉害,如要我等住手,只怕那毛贼不肯住手。”

青儿姑姑怒斥道:吓了你的眼,一口一个毛贼的,那是帅府的世子!

老叟闻言当即吓的瘫坐在地,而此时段小楼也终于不堪其扰,拳法施展起来将家丁尽数打倒在地。

那贵妇看着抖落威风的段小楼不觉间笑意吟吟,眼神中透出一股慈母般的疼爱,又转头对老叟说道:我哪儿有什么菩萨心肠,是我这个弟弟菩萨心肠,若不是怕伤了你们,你们又岂能与他周旋这么久啊。

那老叟跪坐起来连连叩头,说道:是是是,世子神勇无双,菩萨心肠,老小儿有眼不识泰山,小人该死,世子饶命,大小姐饶命。

那大小姐也不待他说,只是幽幽说道:饶你了,去吧,我与我弟弟说说会儿话。

老叟闻言谢了恩后便仓皇逃串去了,而收了拳劲的段小楼一眼便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当即脸上一扫阴霾活像个孩子一般跑跳过来。

那贵妇见状也是喜笑颜开说道“慢点慢点,这么大个人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没有正形”

段小楼行至贵妇面前,拉拢着脑袋傻笑,全然不顾身为帅府世子的形象,又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行了个大礼,贵妇赶紧将其搀扶起来:傻孩子,干什么呢?

这贵妇姓段,小名祺钰,乃是段帅的最大的孩子,至今年该二十有八,足足大了段小楼10来岁,与段小楼一个生母,段小楼的生母产下他后不久便撒手人寰,所以在段小楼的成长中段祺钰也扮演着慈母的角色,但后来远嫁北凉和亲,与段小楼一别也6年不见。

“让姐姐好好看看,都长这么大了,比姐姐还高出一头,小男子汉了”段祺钰上下打量着段小楼道。

“姐姐你怎么来了?”

“姐姐来看看,什么女人让我弟弟把皇家的伽蓝寺都给烧了”段祺钰笑意吟吟说道,竟不似责备。

“姐姐,恐怕,她已经死了”段小楼说话间神色黯淡下来。

“姐姐知道,不怕不怕,乖”段祺钰摸了摸段小楼的头安慰道。

“对了,姐姐你怎么在这里?”段小楼问道,他指的这里,是方才段祺钰从耳室那边出来。

“去看了看那个周小娘子的住所啊”段祺钰回道。

段小楼沉思片刻,道:姐姐,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段祺钰闻言一愣,竟是有几分泪眼婆娑,段小楼见状则慌了手脚:姐姐你怎么了?

一旁的青衣女子搭腔道:世子勿惊,王妃这是喜极而泣。

喜极而泣?何喜之有啊?段小楼一下迷糊起来。

段祺钰又缓缓道:母亲一直怕你成为像父亲那样冷血的人,你如今能对一人有情,便能对众生有情,母亲泉下有知定能欣慰。

原来二人的母亲温雨晴是个非常惜柔惜弱之人,只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

“走吧,姐姐带你去看”段祺钰抹了抹眼泪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