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月之书 > 第二章:迷道桃花

我的书架

第二章:迷道桃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道过了多久,易小川从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空间醒来,只觉得浑身疼痛,但细下检查却又哪都没受伤,拿出随身带着的打火机,哗,一点小火苗跳跃起来,周围的环境也随着照亮,这是一条水平方向的拱形暗道,左右两边均通往看不见的深处。

怎么回事?我不是从掉井里了么?易小川用手撑着头顶的一尺处的暗道拱顶,心下疑惑,这哪有什么井?难道是自己记忆出错了嘛?但不管怎么样,他现在要先想办法离开这里。

隧道两侧都一眼望不到头,能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小火苗也左右跳动不止,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判断到底哪边是出口,甚至于说,到底有没有出口。

那就只能先往一个方向走了,易小川心想,随后举着打火机,选择了一边看起来宽阔些的方向,小心翼翼的迈开步子走去。

漫长的隧道仿佛没有尽头,易小川踩下的每一步都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他不知道走了多久,仿佛在这黑暗里时间从来不曾流动。

突然,易小川的正前方出现一点亮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出于安全起见他立在原地观察没有靠近,慢慢那点亮光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是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谁在哪?”易小川开口喝止。

“是易先生吗?”黑暗里传来少女的声音。

“易先生,你在哪?好黑,我有点害怕”

那声音轻轻盈盈的,又像带着几分怯懦,听了不由的让人心头一松,可谓是人畜无害,易小川当下也是放松了警惕,柔声问道。

“你在哪儿干什么?这是什么地方?”

只见那抹亮光缓缓靠近,是一盏手提的灯笼,微微发黄的烛焰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慢慢勾勒出一道绝美的倩影,长裙微摆,绫罗飘扬,朱颜粉黛更是人间无双,只不过却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衣服。

那女子行至易小川跟前微微做礼。

“小女见过易先生”

易小川被眼前的绝色惊呆,竟一时忘记言语,痴痴看了良久才吞吞吐吐的问道。

“你……怎么……穿的怎么奇怪?”

那女子闻言先是一怔,还以为自己衣着有何不妥,当下低头看了两眼,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颊迅速红了一片,这一红十分要紧,本是白皙温润的脸庞添了这抹红,仿佛寒梅盛开于冬雪,白瓷染上朱丹。

“易先生见谅,实在是小女来的匆忙,忘记了换身…额…好看…好看的衣服”那女子羞答答的回道。

这易小川的心性还是未经事的少年,虽然也心猿意马,但还是没有听出佳人言语中的妙意,当下又置身囫囵便不在纠结衣服的事情,而是继续问道。

“你认识我?那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那女子也不作答,而是走到一边轻轻拉起易小川的手朝着他身后的方向走去,说来奇怪,这女子并未用力,但易小川一个一米八大好几的男生就被这么轻轻牵着走,像是有什么无形的力量一般。

幽暗的隧道里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一高一低,而隧道的尽头,是另一口井的井底,易小川跟着那女子从那口井爬出去,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独立的小禅房。

禅房内亮着油灯,崭新程度有别于大雄宝殿,竟像是刚刚建成的一般,易小川心中纳闷道。

“我上山的时候远远看了一眼,怎么也没感觉这房子有这么新啊”

还没等易小川想出个所以然,那女子又拉着他朝殿内走去。推开古朴雅致的木门,房内一览无余,一张床榻在左,茶几在右,茶几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一瓶两杯,像是在等什么客人一般。

易小川进门找了个位置坐下,也顾不得其他,颠簸了一天只觉得浑身疲乏,想来自己刚刚上山的时候还是清晨,而现在已经夜深,也不知道在隧道中睡了多久,走了多久。而那女子则随手把门关上,这时候易小川才意识到,幽幽烛焰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当下老脸一红,别过脸去不敢看那女子。

“你好,谢谢你救了我啊”易小川吞吞吐吐的说道。

没人回应,在易小川身后看不见的地方只传来间断而轻微的衣物和肌肤摩擦的声音,饶是再少年心性也能想得到此刻身后发生的一切,气氛暧昧到了极点。

“你,怎么不说话,你在干嘛?”易小川明知故问道。

“易先生,春宵苦短,你当真不愿意看我一眼嘛?”那女子沉默半响,才哀怨的说道。

易小川闻言一时心慌意乱手足无措竟不知道说些什么,突然一只光洁如雪的盈盈玉手轻轻搭上了他的肩旁,易小川大惊。

“你,你要干什么”

却仍是不敢回头去看那佳人,余光撇过凌乱散落在地上的衣物、肚兜证实了他心中猜想,烛光将那女子的身影投射在墙上,光是看这婀娜曼妙的身姿就能猜到影子的主人将是何等的绝色。

“易先生,你当真要如此羞辱我嘛?”那女子见易小川还是不愿意看她,竟小声的啜泣起来。

“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男女有别……”

还未等易小川说完,一点朱唇便追了上来堵住了他的嘴,易小川脑中好像突然爆炸了一般,血液顺着周身血管加速流动、升温,等到他缓过神来一具轻盈的身体便已经倒在他的怀中,怀中佳人一脸意乱情迷的看着他。

感受着怀中微微发烫娇小身躯,看着那女子迷离的眼神,微微张开的杏口,易小川只觉得全身燥热,似乎体内正在进行着火山喷发一般难以压制。

“你叫什么名字。”易小川和那女子脸贴脸、嘴对嘴、轻轻的问。

“周……妙……桐……嗯……”那女子细声呻吟道。

正所谓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