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军打脸日常 > 第23章 第23章

我的书架

第23章 第2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三章

沈家老屋不大,两进两出的院落,依山而建,前院的堂院里栽了沈老爷喜欢的梨树,后院则是一片荒地,院墙处开了一道小门,直通山下的小溪。

当年这地儿是沈老爷亲自挑的,看重的就是山后的小溪,方便清洗药材,若非院子不够住,沈家也不会挪地儿。

管家一路将人领到了后院,屋子虽没有人住,里头的东西都还在。

并非如前世江晖成所见到的空空荡荡。

“小姐的屋子,我都收拾好了,暂且落个脚,将军有什么吩咐,随时叫奴才。”

“嗯。”

沈烟冉先抬步进屋,挽起衣袖,进屋拿水瓢舀了些水到盆里,净好了手,回头见江晖成还杵在门口,不由催了一声,“将军赶紧进来,我替你瞧瞧。”

江晖成提步走了过去,坐在了她身旁的榻上。

沈烟冉托起一双手,等着他脱衣裳。

江晖成却迟迟不动,回过头,看着她笑道,“你我虽已有了婚约,眼下是未婚夫妻,但这般盯着我看,也实属不妥,你且回避一下?”

沈烟冉:“成,好了叫我。”

“再离远一些。”

沈烟冉:

沈烟冉深吸了一口气,很想怼上一句,在军营里不是说脱就脱,且,自己都干过那档子不知羞耻的事儿,到底谁该防着谁啊。

江晖成见她快退到门外里,才解开了自己的衣襟,肩头的伤口已经结了疤。

江晖成看了一眼跟前的背影,隐蔽地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半晌后,江晖成抬头,“好了。”

沈烟冉吐了一口气,极不情愿地走到了他跟前。

不明白他为何要多此一举,这不还是沈烟冉冷不丁看到了那肩头血淋淋的伤口,神色瞬间紧张了起来,“将军的伤口一直都没好过?”

“没。”

“没找其他医官瞧过?”

“没。”

沈烟冉有些无语了,“伤口既然没有愈合,将军就该早些去找医官,江府那么大,找个医官当也不是难事,怎就”

江晖成听着她的叨叨声,心口的那股不安,慢慢地稳了下头,转头看着她焦灼的媚眼,目光柔和地道,“我的身子,只给你瞧。”

沈烟冉

都什么时候了,臊不臊人。

沈烟冉原本没觉得什么,可他的话落在耳畔,不免让人遐想,过了一阵,沈烟冉耳根子越来越红,目光也不知该往哪里挪了。

实在忍不住,手肘一抬,粗鲁地将他的头给别了回去,“没让你说话,就别说话。”

细细的胳膊肘,碰到他脸上,不痛不痒,还有一股熟悉的暗香,江晖成心头猛地一缩,喉咙突地哽住,眸子生了红,沙哑地应了一声,“好。”

一切都会好起来。

烟冉,这辈子,只要你还在这,就什么都好

“将军这伤口,是何时流血的?”江晖成正失神,沈烟冉突地偏过头来,“我瞧着怎么像是刀伤?将军没受过伤?”

江晖成眸光微闪,“没。”

“奇怪了”

“你虽是大夫,到底还是年轻,一时琢磨不出来也正常,既是慢性蛇毒,咱也不着急,慢慢来,嗯?”

沈烟冉是沈老爷一把手教出来的,医术早胜过了两位哥哥,尤其是解毒,比沈老爷更有天赋,如今听到江晖成的一番安慰,哪里经得起激,“我取些血,你别动”

“好。”

沈烟冉忙乎了好一阵,拿碗取了他的血,见依旧没有任何异常,心头不觉纳闷。

一抬头见他还光着膀子坐在那,深秋的天不比夏季,沈烟冉赶紧起身去取了几味抑制毒药的草药,捣碎了给他敷在了伤口上,“我先替将军包扎好,将军等我一会儿,我再好生瞧瞧。”

江晖成点头,穿好了衣裳,提步走了出去。

管家正夹着几个火石子到处找炭火盆儿,“我记得火盆是放在这儿的”

江晖成看了一眼,转身进了堂屋,从一堆杂物中,极为熟练地弯身拎了个盆儿。

除了迷路之外,沈烟冉还有个毛病。

时常不见东西。

前世,在沈家老屋,回回都是江晖成提醒她,什么东西,搁在了哪儿,沈烟冉听了他的,每回一找一个准。

后来,渐渐地就养成了习惯。

“将军,见到我罐子了没。”

“将军,火钳呢,我明明搁在这儿的。”

“将军,我昨儿留着的那包药渣子不见了,替我寻寻呗”

管家见江晖成从堂屋内,提了个火盆出来,眼睛都直了,“这,这,将军奴才自个儿寻就是,将军莫脏了手。”

管家赶紧从江晖成手里接过火盆,将火石子放了进去,“将军还是进屋待着,今儿外头风大,我再去取些银炭,将军”

管家叨叨了一阵,抬头却见江晖成提步下了台阶,去了后院的那道小门。

不免狐疑,这姑爷头一回来,倒是挺熟门熟路的。

屋内沈烟冉还在盯着跟前碗里的几滴血,管家端着火盆进来,正要同她说一声,“奴才见将”

“搁那儿就好。”沈烟冉想事情时,不喜欢被打扰,瞧了半天都没从碗里瞧出什么来,转身从屋内的一堆书籍中,准确无误地找出了她一月前搁放的一本药书。

她的记性并非不好。

上一世的江府不就被她打理得井然有条。

管家见她正忙着,也没吭声了,转身出去,打算买点东西回来,给两人备午饭。

瞧这样子,两人午时怕是回不去了。

老宅子离市场不远,步行只需一刻钟,每日管家来回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也懒得再去牵马。

等管家买了菜回来,却见厨房的位置升起了炊烟,以为是自个儿走之前忘了灭火,管家急急忙忙地跑去了灶屋,推开门,却见江晖成立在厨房内,熟练地挥着刀

管家唬了一跳,赶紧上前,“将军这可万万使不得,您这一双手是要上阵杀敌的,金贵着呢,要是被老爷瞧见了,奴才还不得被扫地出门”

沈晖成没理会,解开了锅盖,将刚拍好的生姜丢进锅里。

沈烟冉不喜欢吃鱼,但喜欢喝汤。

前世她嫌弃鱼刺太多,每回见他食鱼,都会紧张地看着他,“将军你小心点,咱总不能为了吃一口鱼,就得开肠破肚”

“我要噎住,也是你给逗得”

“那咱还是别吃了,听话。”

江晖成拧不过她,由着她将跟前的鱼碟撤走,“小时候我被鱼刺卡过一回,险些去掉半条命,可又舍不得这么好吃的东西,便只喝汤,鱼汤实则比鱼肉还鲜”

谁知,第二日沈烟冉还是做了一条鱼,拿着筷子主动戳了一块鱼给江晖成,“要不,咱们还是吃点肉吧,小心点,应该没事”

之后,两人连吃了半个月的鱼。

江晖成看出了不对劲,拉住她一问,沈烟冉才一脸愧疚地道,“以后咱只能天天吃鱼了,你给我的那些钱,被人骗了。”

沈烟冉说起时,还一脸的愤愤不平,“那牛鼻子老道,满口一个菩萨,却净干些丧德的事儿”

“怎么被骗的。”

“他长得可老实了,将军见了,也会相信”

江晖成打断她,又问,“我问你如何被骗的。”

沈烟冉这才垂着头,小声嘀咕道,“他说,他那有起死回生的丹药,我买了”谁知竟是一坨陈年山楂。

江晖成被她气笑了,“你会医,还信这?”

沈烟冉一下抬起头来,看着一脸病容的江晖成,无力地道,“那可不一定,万一真有什么神丹妙药,将军吃了说不定就能好起来呢,我有医术又如何,也是个没用的”

傍晚的夕阳从窗户口子处挥洒进来,落在她身上,那张一向自信的脸上,头一回露出了无助。

江晖成从床榻上缓缓地坐起身来,拉住了她的手,问她,“你摸摸,今儿我的手是不是暖和了些。”

沈烟冉刚从小溪抓完鱼回来,一双手脚冻得冰凉。

江晖成的掌心覆上来,明显带着一股微微的暖意

好半晌沈烟冉才反应过来,眸子已是一片水雾蒙蒙。

没有人知道那几个月她是如何走过来的,豆大的泪珠子从她脸上滑落而下,声音颤抖地问他,“你不会死了?”

“嗯,不会。”

沈烟冉愣愣地看着他。

“傻了,不相信自己有这本事?”江晖成伸手替她擦拭了脸上的泪痕,突地俯身在她的额间印下了一吻,轻笑道,“你不该姓沈,沈神医太拗口。”

沈烟冉却哭得更厉害了,“你亲了我。”

“嗯。”

那日的傍晚异常的安静,她看着他,渐渐地红了耳根,“我同父亲说,我怀了你孩子。”

当初江府来提亲,也不知道怎么着没谈拢,沈老爷死活不同意这门亲,她只能用上这一招。

如今人都医好了,她却没法交差。

江晖成迎着她的目光,久久地看着她,沙哑地道,“委屈了。”

窗外的夕阳,愈发红艳。

江晖成坐在床上,一身白衫,唇角弯起来的一道笑容仿佛能蛊惑人心一般,沈烟冉坐在他身旁,鬼使神差地仰起头,轻轻地吻上了他微凉的唇角

当初江晖成吞下了那颗药丸之后,成了冰人。

为了暖和他的身子,她褪去了衣裳,早就同他入了一个被褥,江晖成虽睁不开眼睛,但他什么都知道。

那晚是不是意外,江晖成心里也无比得清楚。

沈烟冉只知离开沈家老屋的当月,江晖成便迎娶了自己,却不知江府能上门提亲,是因为他亲手画了一副画像给了江夫人,点名要了她。

而那副画像,是在她救他之前,同她分别后离开军营回府的头一日,他便亲手作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