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军打脸日常 > 第10章 第10章

我的书架

第10章 第1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章

沈烟冉歇息了后,今儿精神好了许多,圆帽底下的脸轻抬,面色莹白如皎月,双腮泛了微微红润之色。

道江晖成是来询问伤员,沈烟冉愈发坐得端正,尽心尽责地替跟前人号完脉,宽解道,“心脉很稳,没什么大事,歇息几日即可恢复。”

伤员道了声感谢起身,江晖成已走到了跟前。

身后排队的士兵,也当是他是来巡察,见好不容易轮到自己了,一步跨上前,坐在了沈烟冉跟前的蒲团上,正要说出自个儿的病症。

江晖成却弯下了腰杆子,指关节在沈烟冉面前的木几上轻敲了一下,“过来。”

说完抬步进了她身后的营帐。

这是来找她?

沈烟冉赶紧起身,抱歉地同跟前的士兵道,“你先等会儿,我去去就来。”

大军撤走后,营地的营帐空了大半,却也没拆,里头的东西都在。

江晖成择了个靠门的木榻坐了下来。

没一会儿,跟前的营帘被掀开,沈烟冉探头进来,目光相碰,沈烟冉抿唇对其笑了笑,可江晖成仿佛见不得她笑似得,冷脸偏过了头。

沈烟冉已经习惯了,只要脸好看,他怎么糟蹋都行。

想他怕是不好当着将士们的面询问,到了跟前不待他先问,沈烟冉主动禀报道,“今儿这些伤员虽无大碍,但人数不少,还是缺药”

江晖成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应了一声,“嗯。”指着自己身旁的位置,抬头招呼她,“坐。”

沈烟冉依言落了坐,侧身瞧着他,等着他发话。

却见江晖成的脸上的闪过了一丝罕见的别扭,转瞬即失,沈烟冉当是自个儿眼花,“将军寻我还有何事?”

江晖成没应她,屁股往后移了移,撸起了半截衣袖,将一截精壮的手腕露出来,搁在了搭起的膝盖上,这才看向她,“把脉。”

沈烟冉:

之前她跟在他身后,不知叨叨了多少回要替他把脉,任凭她如何劝都不动,今儿倒是稀罕了。

沈烟冉脸上的意外和揣测,毫无掩饰地落进了江晖成眼里,他没吭声,耐着性子等她。

沈烟冉赶紧收了心思,往前凑去。

身板子虽小,但沈烟冉的手指却显修长,肤色本就细嫩,衬得饱满的指甲盖儿愈见粉粉嫩嫩,没留指甲,指甲尖修剪得整整齐齐。

江晖成的目光不由地被吸引了过去。

营帐内空无一人,沈烟冉闭眼,安静地感受着他的脉象。

昨儿在朦胧灯火下的两排眼睫,此时落在正午的光线中,极为清晰,浓密如羽扇,微微卷翘而上。

江晖成见她的手指头在他脉搏上移动了几回,还未断出来,目光一抬,恰好见到两排如同羽扇的眼睫颤了颤。

江晖成眸子一敛,挪开,冷不丁地又定在了她精巧的鼻梁上。

肤色挺好,赛过了他屋里那块上好的白玉。

嘴太小,同她那小身板子倒是相配,色泽却极佳,绯红如朱,像极了他小侄子买回来的樱桃。

江晖成:

他是魔怔了。

江晖成猛地闭上了眼睛,完全无法理解,自己脑子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将军?”

沈烟冉终于把完了脉,一睁眼却见江晖成闭眼咬牙,脸色很不好,越发疑惑不解,“奇怪了,草民瞧着将军这脉象挺好,怎么就”

她奇怪?

自从几日前见了她这张脸之后,他便没有一日安宁。

先是哭,扰得他一夜不得入眠,如今又是笑。

昨儿晚上,这张脸就在他脑子里,笑了整整一夜,就差笑成一朵花。

她奇怪,他还奇怪呢,江晖成极力地压住了心头的烦躁,一回头却见她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

何其无辜

江晖成终究是没有忍住,身子往她跟前一凑,黑眸将她无辜的一张脸清晰地嵌入了其中,“我也很想知道,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能如此不分昼夜来入我梦。”

沈烟冉:

耳边安静了好一阵,沈烟冉的眼珠子才从他如火的视线中,动了动。

怎,怎会是这样。

沈烟冉的神色先是震惊,而后一阵沉思,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凑在了江晖成跟前,小声地道,“将军,我真的不是断袖。”

江晖成:

死寂般的沉默,氤氲在了屋子内,又过了好一阵,只听“嘭”地一声,江晖成起身,坐下的木榻突地失了平衡,带着沈烟冉的身子几个晃荡。

沈烟冉赶紧起了身,往前移了几步,看着江晖成掀开帘子,钻了出去,终于回过了神,转身紧跟而上。

一出去,江晖成的背影就在前面,沈烟冉满脸的痛惜和不可置信,紧追了几步上前,终是鼓起勇气确认道,“将军,你,你也不是断袖吧?”

倘若是,她那可真就是白糟蹋了这皮囊。

晴天底下的一股子风,恰好顺着众人的耳朵刮过,为首几人错愕地抬头,脸色如同雷劈了一个样。

江晖成脚步提得更快,沈烟冉追不上,只好停了下来。

宁侍卫今儿去了山谷挖塌方,屋里只有伺候他起居的小厮槐明,江晖成看了他一眼,正好,“你去帮我查个人。”

槐明是从长安江府跟过来的,自小伺候在江晖成身边,跑腿的活儿没少干,“不知将军要查何人?”

“沈家,沈烟冉。”

他倒是要瞧瞧,自己那梦到底是何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