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军打脸日常 > 第4章 第4章

我的书架

第4章 第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章

沈烟冉下意识地往环顾了一圈,见他的视线确实是盯在了自己的脸上,才忙地点了头。

江晖成转身走了出去。

阴沉的天色不见晨光,灰蒙蒙的云雾从头压下来,那双在战场上染了风霜的眸子,难得露出了几分疲倦和狐疑。

就,他妈着魔了

沈烟冉替大胡子固定好了板子掀帘出来,江晖成已立在营帐外等了好一阵。

今日陈国将士回营休整,江晖成没穿铠甲,一身青黑色的箭袖劲装,素色腰带上挂了一把佩剑,周身上下并未留下战场所磨练出来的粗狂,反倒带了几分读书人的清冷儒雅。

沈烟冉昨儿回去后旁敲侧击地同董兆打听过。

来战场之前,这位江将军是长安城内有名的才子,若无意外,来年殿试必定会金榜题名,也不知是何原因,突然又弃文从武,回家继承了祖业,先是去皇宫当了两月的二等侍卫,辽国来犯后,主动请缨前来抗敌。

且还文武双全。

自三月前他带兵来了这,脚下的这片地,就没往后移动半分。

这样的人才,实属可贵,不枉底下的一群伤员日日吹嘘,沈烟冉心头也对那张脸生了几分崇拜。

脾气不好,但胜在长得好看。

眼前的背影转过来时,沈烟冉便给了他一个灿烂十足的笑容,“将军,久等了。”

声音清丽,笑容干净,与昨夜那张梨花带雨的哭脸,全然不同。

许是昨夜被那哭声折腾得实在够呛,江晖成不想再经历一回,如今这个笑容,竟莫名地让他松了一口气。

开口之前,怕又吓到了他,特意压住了心口积攒了一夜的烦躁,语气比初见她时温和了许多,“沈家二公子,沈居安?”

昨日董太医已经带着她同他禀报过了,此时见他再次问起,沈烟冉也极为配合,乖乖地点头,“是。”

“多大了。”

“十八。”沈烟冉说完,明显感受到了他目光中的质疑,又想起自己昨儿的遭遇,进而解释道,“不瞒将军,草民常年制药,药气钻进了骨头缝里,打从十二岁起,个儿就再也没有往上冒过。”

沈烟冉也不知道他信了没信,但这事,也有可能发生。

过了好半晌,沈烟冉才听得一声,“住哪儿的?”

沈烟冉抬头,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江晖成已侧开身子给她让出了道,“带路。”

沈烟冉住的地儿离这不远,就住在适才过来的那处药材库房。

能得了此处,全杖着董太医对她的关照,来的那日,董太医便令人在满屋子的药材堆里,勉强安置了一张木几和一张榻,供她歇息,地头虽拥挤,但胜在只有她一人。

沈烟冉不知他为何突然关心起了自己的住处,转念一想,怕是去查点药材的,没敢耽误,当下便带着他回了药材库房。

一路的稀泥,沈烟冉走在前方,绕过泥坑时,不忘嘱咐几声,频频回头的模样,同董兆简直一个样。

到了营帐前的泥坑,沈烟冉一句,“将军小心”刚说出口,身后的江晖成已一脚踏了进去,压根儿没听到她的话,上前先一步掀开了帐帘。

沈烟冉:

适才沈烟冉同董太医走后,董兆就没离开过,将屋子里的药材打包收拾好,又将沈烟冉平时用的一张几面擦得透亮,忙乎完了正坐在木几旁等人回来,听到账外沈烟冉的声音,脸色一喜,立马起身迎了出去。

帘子一掀开,却冷不丁地看到了江晖成。

“将”董兆还呆着发愣,江晖成已朝着他跨出了一步,逼得董兆连退了几步,让开了路。

“将军怎么来了,若需要什么药材同小的说一声,小的给您送过去便是,哪能让您亲自跑一趟”董兆反应过来,忙地跟上,转过头使个劲儿地同沈烟冉递眼色。

沈烟冉的眼睛却没往他身上瞟。

“将”

“你回避一下。”江晖成回头,冷声打断了董兆。

昨日沈烟冉被将军为难的事儿,董兆都知道,出去时脚步有些犹豫,到了沈烟冉跟前,压低了声音道,“我就在外面,有事立马唤我”

沈烟冉不以为然,能有什么事儿谁知转过头就见江晖成打开了她放置在几面上的药箱,将里头的东西一样一样地翻了出来。

“将军。”沈烟冉赶紧上前相护,江晖成抬起胳膊挡住,根本近不了身。

“立那,别动。”

军令如山,沈烟冉只能立在那,心疼地看着他将自己药箱里的一堆瓶瓶罐罐倒腾了出来,似乎没找到他想要的,又去库房里外巡视了一圈。

出来后,脚步便停在了她跟前,黑色的深眸在她身上从上到下过了一遍,眸色锋芒,深邃难测。

这屋子里有没有令人致幻的禁药,他江家在边关打了百年来的仗,自然能辨别清楚。

没问题。

昨日不过打了个照面,也不可能给她下手的机会。

沈烟冉被他这般一瞧,本就有把柄在身,心头“咚咚”几跳,忙地避开了他的目光,“将军是要寻什么,草民替您寻”

微微受惊的一双眸子,湿漉漉地从视线里划过,江晖成的胸口没来由地一缩,昨夜那股窒息之感,又隐隐地浮了上来。

一夜未眠,这会儿一双眼皮子沉得快抬不起来,江晖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地没了脾气,“过来坐。”

沈烟冉跟着他的脚步走到了木几旁,却见他恰好坐在了自己的那块蒲团上。

蒲团是董兆为她寻来的,她坐不得硬榻,一坐腰就犯疼,那蒲团里塞了不少棉,又软又暖和。

刚拿回来,她还没舍得用。

江晖成坐下好一阵,抬头见她顿在那没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面上的心疼之色太过于直白,想让人忽略都难。

江晖成不耐烦地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了自己屁股底下的蒲团,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头窜出来的燥意,舌尖顶了下牙槽子。

成!

江晖成起身挪了个位置。

沈烟冉眸子闪了闪,埋下头,也没敢坐。

片刻后,江晖成清了清嗓子,道,“沈家一门虽无官爵,在芙蓉城也算是医药大世家,先皇时期的一场地动,沈老爷子能将生死置于身外前去支援,足见是位英勇之人,沈家既有如此先祖,后辈再不济,也不至于胆小怕事。”

沈烟冉虽不明白他想说什么,但祖父的事儿,她听说过,当下附和地点了头。

“你生得确实是有些”‘矮’字还未说出来,江晖成抬头,见她还杵在那,比自己高出大半截,再一次耐着性子指了自己身旁的位置,“坐。”

沈烟冉双腿微曲,跪坐在了他对面,识相地没去碰那块蒲团。

四目相对,江晖成盯着她巴掌大的小脸,觉得荒唐至极。

昨儿他一夜未眠,满脑子全是这位小、大、夫。

挥之不去,斩之又来。

比起身体上的疲倦,他更在意的是心口的遽然失重,让他生出了一股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恐慌。

上战杀敌之人,要么流血,要么流汗,唯独不会流泪。

他从未发觉自己会如此讨厌一个人哭

即便没用什么致幻药物,他也不可能平白无故梦到一个才见了一回面的人,唯一能解释的,当是昨夜在迷糊之际,听到了这位小大夫的哭声,不慎入了梦。

江晖成没再同她再绕弯子,身子往前凑了凑,看着她的眼睛直截了当地训斥道,“男子汉大丈夫,先且不论长相,都该有男儿的气概,总不能被我抓了一下,说了你两句,就要落泪哭一个晚上。”

说话时,江晖成一直按捺住的那份烦躁,也显露了出来。

江家一门在长安算是名门贵族,几代皇帝更替,江家的地位都不曾动摇过,身为江家二公子,江晖成身上自带一股冷清的贵气。

此时眉头一拧,神色厌恶,颇有些桀傲不恭。

若换成长安城里的深闺姑娘,见了他这幅模样,铁定是面红耳赤,对面的沈烟冉却是一脸意外,疑惑的眸色渐渐地溢出了几丝惊愕,磕磕巴巴地辩解道,“我没,没哭啊。”

昨夜她安置好了伤员,沾床就睡。

睡得很沉,怎可能哭。

她哭,哭什么?

四目沉默地凝视了一阵,沈烟冉见他的脸色似乎越来越差,圆溜溜的眸子无辜地转了转,觉得有必要提醒他,“将军,昨儿是没歇息好吧?”

比起对面江晖成眼里那道快吃人的目光,沈烟冉的眸色尤其得清澈。

适才他说得对,身为医者,自是不惧生死。

沈烟冉又往他跟前凑近了些,仔细地观察了一下他的面相,为医的老毛病说犯就犯,“将军,夜里睡不好,有很多种缘由,往深里说,是神经上的毛病,浅了说也不过是日思夜想,夜长梦多,昨儿我见将军时,便发觉将军的印堂有些发黑,当是肠胃不适引起的,将军放心,等草民为您把完脉”

“起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