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军打脸日常 > 第2章 第2章

我的书架

第2章 第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章

安静的雪夜落针可闻,安杏添进去的新炭,慢慢地涨起了火苗子,茶壶里的水“咕噜噜”直冒外冒。

沈烟冉的目光从他深色的眸子上移开,退而求次地道,“或者你休了我也行,毕竟当初是我先缠上的你,总不能由着我说喜欢就喜欢,说离就离。”

身后的安杏再也没有忍住,手里的火钳落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夫人”

沈烟冉又想了起来,“也不对,我对你有恩,江氏一门自来注重情分,你被这一桩救命之恩拴了八年,半分苦楚都道不出,当也休不了我,那还是和离吧。”

在江晖成离开长安来围城的第二日,她回了一趟芙蓉城沈家,之后便进宫面见了皇后娘娘,内心已再无往日的争强好胜,认了输,“是我将自己掂量得太重。”

她曾同皇后,还有很多人都放过豪言,这辈子一定会让江晖成喜欢上自己。

可她将一辈子想得太短,如今才知,人的一辈子多长啊,从认识他开始,前后算起来,也才八年多,她就食言了。

身为医者,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手救出来的人来这送死,她求了皇后娘娘,以医官的身份来了围城,来护他最后一次。

若侥幸逃出去了,她再说各自安好也不迟。

逃不出去死了,那就这样。

但她没料到今夜江晖成会突然过来,想对她施舍一番,她只得同他挑明。

江晖成是世代武将出身的江家二公子,行事果断利落,当年他能下定决心弃文从武,足以说明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反而是她沈烟冉,花费了好些年,才有了这勇气。

说出来后,倒也没有之前犹豫徘徊时那般煎熬。

屋内安杏趴在地上,轻轻的呜咽。

茶壶里的沸水冲破了壶盖,溢出来淋在了烧火的炭上,“兹兹”作响,良久,江晖成才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天冷,你先歇息。”

脚步声离去,冷风再次从门缝里钻进来,沈烟冉已经适应了身上的寒凉,转过身唤了安杏,“你跪着作甚,起来。”

“夫人,奴婢去追将军”安杏满脸泪痕,起身便往外追。

夫人对将军的感情有多深,她比谁都清楚,永远都记得夫人成亲前一夜,兴奋地一夜未睡,抱着被子一人坐在床上,双手捂住脸颊,仰起头同她道,“安杏,我要成亲了。”

那双眼睛里的期待,安杏看得真真切切。

来围城之前,夫人明知道九死一生,若非为了将军,怎可能会丢下年幼的小姐和少爷来这儿,如今夫人这一句“和离”可不就是剜心挖骨。

“回来。”沈烟冉及时唤住了她,脸上并没有安杏想象中的悲痛,极为平静地道,“早些睡。”

安杏哭得更厉害。

飞雪落到半夜,映在门庭前那圈昏黄灯火终于灭了光,安杏终于安静了下来,沈烟冉钻进被褥里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闭上眼睛后,发涩已久的眼角,到底还是溢出了一行清泪。

第二日天色刚亮,外面一阵急急地敲门声,安杏拉开门,雪已经停了,庭院新铺了一层积雪,昨儿的痕迹已尽数被覆盖。

药屋跑堂的伙计立在门外,神色万分着急,问安杏,“夫人呢。”

安杏还未答,沈烟冉的声音已从里传了出来,“怎么了。”

“夫人,昨儿那批患者吐了一宿,再这么下去,怕得脱水了”药方是沈烟冉研制出来的,底下的人按照药方煎药,昨日早上开始给染了瘟疫的人送药,送了三回,到了半夜患者便开始呕吐,守夜的董太医见情况不对,天一亮赶紧差了跑堂的伙计过来找人。

沈烟冉听完,神色却是一松,问跑堂的人,“库房里可有止吐的药材?煎一碗喝下去就成。”

能呕出来就好,呕完,这病也就除了。

“夫人想的这法子,董大人也想到了,可如今满城瘟疫,备的都是些护心脉的药材,止吐的少之又少,也不知今儿京城来的物资里有没有”

仅是止吐的药材倒也好寻,围城后山的林子里就有。

先且不管补给的物资里是否有药材,备着定当万无一失,沈烟冉没多做解释,吩咐跑堂的,“你回去同董太医说,让他在城门边上搭两口大锅,一口按着昨儿我给的那方子熬,一口专熬止吐的草药。”

跑堂的伙计也听不出来了,面上随之一喜,兴奋地问道,“夫人,这药方子是成了吗?”

沈烟冉笑着点头,“成了。”

跑堂的伙计转身往外跑,脚步太急险些栽进了雪堆了,沈烟冉也没再进屋,趁着这会没落雪,路好走,让安杏背了个背篓,往后山赶。

刚出了巷口,迎面来了一行人。

沈烟冉一眼就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江晖成,脚步顿了顿,想了想还是没躲,既然昨夜都已同他说清楚了,也没什么好躲。

两人的距离拉近,沈烟冉侧开身子,照着规矩行了礼,“将军。”

脚步正打算继续往前,旁边那双黑色的筒靴却“蹭蹭”地踩着积雪,堵在了她跟前,“天色冷,要什么药材同我说,我让底下的人去办。”

沈烟冉抬起头,“旁人不识,我认得路。”

江晖成沉默地看了她一阵,突地解开了自己身上披着的大氅,胳膊对着她抬了过来,沈烟冉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我不冷。”

“穿着。”

同江晖成随行的一列兵将正在一旁安静地候着,她的姐夫,宁副将也在。

沈烟冉没再动。

江晖成又才上前将大氅披在了她的肩头,利落地打了个结。

沈烟冉的身子骨架娇小,大氅穿在身上拖到了脚踝,等那背影走远了,江晖成才回过头,问宁副将,“前山上的大虫可还在?”

宁副将比江晖成年纪小几个月份,娶的却是沈家的三姑娘,即便占了个姐夫的辈分,两人也依旧还是上下属的关系,“在呢,昨夜还听到了叫声。”

“你去城外接物资,我上山走一趟。”昨夜她一双手冷得如同冰块,为医这些年,倒是将自个儿的手脚越医越凉。

江晖成吩咐完,领了两名并将与沈烟冉背道而行,去了前山。

沈烟冉人到了半山腰,沈家三姑娘沈烟青才追上,追上后又是一通叨叨,前几日在围城冷不丁地见到沈烟冉时,沈烟青差点气得背过气。

府上还有两个孩子,焕哥儿才两岁,她也狠得下心。

“你就是被猪油蒙了心,该来,不该来,你都掂量不清楚了,怎就没有想过,若是出不去,沼姐儿、焕哥儿怎么办?”

这叨叨沈烟冉已经听了无数回,也已回过了她,“都安排好了。”

“怎么个安排法,你就是给他们谋上再好的前程,也没有自己亲娘在身边踏实这回你俩都成了救国救民的英雄,功劳是有了,你就没想过那俩孩子”

“你舍得庭安?”沈烟冉回头一声打断,沈烟青愣了愣,这才收了声儿,绝望地道,“我是已围在了里头没了法子,出不去,你不一样”

安杏看着夫人逗着宁夫人这半天,实在没忍住,“谁说出不去?夫人的药方子都出来了。”

沈烟青半晌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沈烟冉的胳膊,“汤药,真被你制出来了?”

沈烟冉被她一拽,拽过了身,面儿上隐着的一丝笑意也暴露了出来,还未来得及出声儿,山脚下突地响起了一阵号角声。

闷沉的声音传上来,震得人心肝子发慌,几人诧异地往山下瞧去,不明这时候怎地吹了号角,

“出什么事了?”

“三姐姐先跟着安杏采药,我去瞧瞧。”沈烟冉将手里的弯刀塞给了沈烟青,转身冲下了山。

那弯刀的刀柄和刀鞘镶满了宝石,沈燕青认得,是江晖成送给沈烟冉的第一份礼物,平时她护宝贝般地护着,多瞧几眼都不行。

沈烟青看着她匆匆下山的背影,还嘀咕了一声,“今儿倒是舍得”

下山的路比来时快,沈烟冉立在山腰上,远远往下望,只见底下一片人山人海,自从围城内的瘟疫爆发后,江晖成一直镇压在此,凭他大将军的威名,若非大事,百姓谁又敢造次

许是昨夜睡得不太好,今早一起来,沈烟冉眼皮子一直都在跳,转身朝着的山上瞧了一眼后,继续往山下赶。

大雪晴朗了一个早上,又开始缓缓地飘了起来,冰冰凉凉的雪花片儿贴在脸上,沈烟冉的心口突地有些发闷。

早上替董太医跑堂的那位伙计,不歇气地跑了上来,终于在山脚山堵住了人,不待沈烟冉开口询问,伙计“噗通”一声跪在了她跟前,颤抖地道,“夫人,您可千万别下去。”

城里的百姓已经疯了。

适才他照着夫人的吩咐,回禀给了董太医,城门边上的两口锅都搭好了,董太医带着他去库房清点余下的药材,人还没进去,便听到了隔壁屋里的激烈讨论声。

“听说,当年药王谷的药单子如今就在沈家四姑娘手里。”

“要真在她手里,她岂会藏着掖着,不拿出来给大伙儿治病?”

“那可不一定,沈家三姑娘都进来多久了?她怎么没染病?还有四姑娘身边的人,可曾有一人染了这瘟疫?”

“这么一说,我倒是想了起来,当年沈家老爷子托人买过几味药材制成了药丸,给了沈家四姑娘,如今的四姑娘可谓是百毒不侵,就连其身上的血,都能治百病”

董太医听到此处,脸色当场就变了,一脚踢开门,怒斥道,“满口胡言!药方夫人昨儿就研制出来了,已经在开始熬药”

“董太医可别诓人,就昨儿几碗药,咱们没死在瘟疫中,吐也吐死了,这哪里是什么药方,不就是给你们拿来试手”

董太医行医多年,见识的东西太多了,很清楚在这节骨眼上,一句没来由的谣言能害死人,出来后便急急忙忙地问伙计,“夫人呢。”

“去了后山采药。”

董太医又去寻江晖成,寻了一圈没寻着,才听门口的侍卫说,“将军说前山有大虫,上山抓去了。”

“宁副将呢?”

“去了城外接物资。”

董太医急得跺脚,当下领了几个士兵,返回去打算将适才那造谣之人拿下,才到半路,百姓不知何时已经冲了出来,场面乱成了一团。

董太医顾不得那么多,赶紧差了伙计去后山,“告诉夫人,无论发生何事,万万不可下山。”

伙计离开的那阵,围城里已经乱了,如今更乱。

禀报完,伙计才抬起头,沈烟冉的脸色已苍白如雪,压在胸口的几口闷气,彻底地窜了上来,呼吸渐渐地变得急促,耳边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恍惚中听到了阵阵高昂的呼喊声,“夫人,救救我们”

也听到了几声惊呼,“将军!”

沈烟冉木讷地转过头,往城门口望去,底下已是一片刀光剑影,见了血。

“夫人”

沈烟冉不顾伙计的阻拦,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城门,脚步越来越快,雪白的大氅拖在了雪地里,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痕迹。

来之前,她本没想过要回去,但在今儿早上药方子有了效果后,她是存了希望的。

她想回去看看她的孩子。

离开的那日,她的沼姐儿哭着抱住了她的腿想让她留下来,她想回去抱一抱她,告诉她,“娘回来了。”

还有她的焕哥儿,才两岁。

她每日都在想他们,她纳的两双鞋面儿,还未给他们送出去

可江家世代忠烈,家族不知牺牲了多少条人命,才换来了如今为国为民的名声,断然不该葬送在江晖成的手上。

他那样干净的一个人,手上也不该沾上百姓的性命。

他们要的是她的血。

她给。

伙计一个失神,沈烟冉已经站在了城楼上。

董太医能清楚谣言的威力,沈烟冉自然也清楚,如今就算是有灵药摆在这些人的面前,他们也只会相信,能医治他们的,只有她的骨血。

但他们并不知道,那颗药丸不是给了她,而是给了江晖成,因此,她才讨来了一个救命之恩,让江晖成娶了她。

沈烟冉看着底下模糊的身影,张嘴想唤一声,“将”军,想要让别杀了,可喉咙突然哑了,没唤出来。

“沈烟冉!”

江晖成怒喊出来的那声,沈烟冉听到了,手里的刀子也已捅进了胸口,很痛,很冷。

在跳入城门下那口大锅之前,沈烟冉闭上了眼睛,没再去看江晖成。

沼姐儿,焕哥儿对不起。

江晖成,我喜欢你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你一世安康,百毒不侵,但下辈子,我不想再遇到你,如非得相见,请你放过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