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图外传 > 第十三章 无名怪僧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无名怪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那以后,九渊天天去山壁后的小树林里参研《青冥经》及青冥剑法,再也不提去找飞绥子仙长爷爷拜师的事了,柴豫问了两次,九渊只说先打劳根基再作计议,柴豫寻思可能九渊先前只是一时兴起,现在不去也就作罢,没再放在心上。

  九渊白天练青冥剑法,晚上修练《青冥经》内功心法。

  时光匆匆,一晃三月已过。时值阳春三月,春和景明,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这天九渊依然来到小树林,拿了一根木棍,以棍代剑。从第一招“鸿飞冥冥”、一直演练到第七招“冥府逍遥”,心里暗暗嘀咕:说什么功成惊天地泣鬼神,怎么没啥动静呢?败则走火入魔万劫不复,这个倒是有时可怕,但也没以矛头。那定是自己下的功夫还不够,也不知此功需练多久才能见效果。

  想到此节,亦步亦趋又练了起来,但仍然觉得不得要领,便弃了目棍,也不扮搞手了,还是用剑吧。略一凝神静气,耳边似乎想起那个不曾谋面的青冥子前辈的声音:“人剑合一,身与剑合,剑与人合。形神相应,动静相制而出奇制胜。虽仅七招,然招无定式,一生七,七生万,万归一。剑道最高境界乃是剑无招心也无招,以无招胜有招,无招就是有招,有招即无招,无招即招数无穷尽也,无招有招随心所欲皆不逾矩,何来无招有招之说。”

  九渊突然醒悟,原来自己为了学会这套剑会,一直一丝不苟地严格按图演练,反而招数停滞不畅,丝毫没有随心所欲之感,更别说人剑合一形神相应,全然与此套剑法背道而驰。就如自己临帖,先从摹、临、背临,然后再出帖,比如学笛或箫,先得看曲谱,熟练后就勿须再看了,再到后来已经“忘记”曲谱,连自己都不曾去思想手指就自然而然、正确无误地演奏。看来剑道、书道乃至乐之一道,都有共通之处。

  一念及此,心中暗喜,心想那亦步亦趋也是必经之路,那是“临摹”、“记谱”阶段,只是自己走得太久了,这说明根基打得劳,自己这样安慰自己,心里敞亮多了!

  的确如此,韩九渊之前要学会一套剑法,简单的可能一两个时辰,复杂的一两天即可。这次偶获青冥秘笈,自己如获至宝,所以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演练,才会苦练三月之久也只徒具其形罢了。

  深吸一口气,不再纠节于招式像不像,动作有没到位,三个月的时光对这些基本动作要领早已烂熟于心,现在要做的就是“忘记”。

  从“鸿飞冥冥”、“茫茫无仪”、“凌波流风”、“青冥摅虹”、“白云扪天”、“霜雪俱下”、“冥府逍遥”一路演练下来,居然行云流水。剑气袭人,寒气森森。

  “鸿飞冥冥”大有居高临下天高地迥之势将敌人笼罩其间,让人倍感无穷压力无法动弹;“茫茫无仪”则让人正不知所措时,这种压迫感突然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不知道剑在何处,何时会从无法预知的方位给自己致命一击,“青冥摅虹”、“白云扪天”则气势恢宏,如惊雷似狂潮如闪电;“霜雪俱下”则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意,霜雪飞舞,遮天蔽日雪上加霜,杀招一式狠过一式;“冥府逍遥”则飘逸洒脱,我已送你至冥府报到,我在人间仗剑任逍遥。

  九渊愈领悟内心愈通透,青冥七剑并不是要从第一剑逐一施展,临敌时任出一招均威力无穷,既连贯又是独立的个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