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冁君 > 第十九章 失忆后的冁君不懂爱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失忆后的冁君不懂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催眠后的冁君此刻就像一个熟睡中的孩子,长长的秀发披散开来,有棱有角的眉毛弯成一条迷人的曲线,长长的睫毛在苍白的面霞上投下一层浓密的阴影,高高的鼻梁下一张殷桃小嘴正弯弯向上仰,两侧微微凸起的颧骨有些消瘦,巴掌大的小脸带着该有的甜静。

“总算是结束了,接下来等她醒来就行了,我要去好好的睡上一觉。”张云惜拖着疲惫的身子说道。

“我也去。”小王连忙附和道。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喜欢上这个爱笑爱闹的张云惜。

看着已经稳定下来的冁君,大家都陆续的走出了病房。

大队长齐浩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没有找到十年前的线索,但是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收获爱情,自己也跟着高兴。

“哎!”大队长齐浩想着十年前就压在心头的案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也走了。

病房里,只剩李子辰和冁君,看着睡的香甜的冁君,李子辰觉得前路的荆棘丛生都能被自己踩在脚下,人生的不如意都会过去。

冁君醒来的时候,只觉全身发软,感觉这一觉睡了很长时间。扭头看向窗外,只见所有的植物在阳光的照射下生机勃勃。一阵阵微风从打开的窗户吹进来,带动了米黄色的窗帘,在拂过她的脸霞。冁君不由得会心一笑。抬起手想去抓住拂过自己指尖的微风,才发现,手动不了。低头一看,李子辰正趴在她的手上睡的香甜。长满胡茬、面含倦色的睡脸洋溢着淡淡的笑,不时的还有轻微的鼾声传来。

冁君伸手轻轻的抚摸上李子辰乌黑有神的眉毛,黝黑结实的脸庞在到轮廓分明的嘴唇,冁君脸上的幸福溢出了脸霞。也许是冁君的动作不够温柔,李子辰在冁君的抚摸下动了动睁开双眼,一下子就对上冁君清澈的一双眸子。

“你醒了?”李子辰又惊又喜;“太好了,你总算醒来了。”说完就一把紧紧的抱住冁君,生怕一放手,冁君就消失不见了。

“子辰哥哥。”冁君只觉快被勒的喘不过气来。

一声‘子辰哥哥’把李子辰雷得外焦里嫩的。

“子辰哥哥?”

“张云惜,你死定了。”李子辰在冁君的叫声中在心里把张云惜虐过千百遍。此时的张云惜还不知道,她已经被李子辰记上了。

“冁君,要叫子辰,不要叫哥哥。”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男朋友啊!所以你不能叫哥哥。”

“可是我想叫你子辰哥哥。”

“好。”对上冁君这双清澈的大眼睛,李子辰只能满口答应。面对心爱的人,李子辰知道,他身上所以的原则和骄傲都会被改写。

李子辰看着一脸崇拜自己的冁君,心中的所有不安,都彻底的放下了。想起以后冁君每一次和他一起,都带着崇拜的眼神,李子辰不由得心情大好。忍不住的在冁君的额头亲了一下,深深的把冁君拥在怀里。此刻李子辰仿佛拥有全世界,所有的磨难都是值的了。

有人说一见钟情只不过是见色起意,日久深情不过是权衡利弊。爱情这东西。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迷于肉体。最后,折于物质,败于现实。而李子辰对于冁君是“相逢却似曾相识,未曾相识已相知”的一见钟情。

自从冁君醒来以后,李子辰就如沐春风,整个人都变得和颜悦色很多;幸福的还不止他一人,还有一群天天都要进行体能训练的士兵,自从发现他们冰块脸队长时不时的一个人傻笑以后,有一些胆子大的还开起了李子辰的玩笑。

“队长,什么事这么开心,你一个人偷偷的乐,说出来也让我们大家开心开心。”

“是啊!是啊!”

李子辰看着一脸的吃瓜群众,水杯一放。

“什么开心的事,都给我好好的训练,100个俯卧撑,做不完不许起来,小王,你来监督。”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身后传来大家的起哄声和数数声。

“哎!不对啊!我干嘛要离开啊?”

“明明是这群小子羡慕我和冁君谈恋爱,一群单身狗。”

想到冁君,李子辰就一脸的宠溺,想起自己只要是有时间就和冁君腻在一起,每天一起洗脸刷牙,一起跑步,一起吃饭······

突然间,李子辰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在回想起冁君醒来后的点点滴滴,突然间明白,被催眠后的冁君忘了过去,也失去原来的自己,现在的冁君好比是池塘里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是初春的湖水,宁静优美;是洁白如雪的白纸,等待人去描绘。

李子辰知道,不能让冁君的世界里只有自己,得有自己的朋友和社交圈。

“小王,你马上来一下我得办公室。”李子辰思及到此,连忙打电话把小王叫来办公室。

“报告,怎么了?队长。”小王气喘吁吁的站在办公室的门口。以他的经验,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我叫你来,就是想让你在我忙的时候带冁君到处走走,让她多接触人和事,和战友们多熟悉熟悉,她现在单纯得像一张白纸。”李子辰看着门口一脸紧张的小王不紧不慢得说道。

“啊!”小王一脸黑线,看着只要是涉及冁君就毫无底线的队长,不由得感叹。

“队长,你不怕我把她从你身边抢走啊?”小王精诈的说道。

“冁君好了,张云惜是应该回医院了。”李子辰抿了一口茶,漫不经心的说道。

“报告队长,保证完成任务,我一定还你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才子佳人。”想着自己喜欢的人,小王赶紧开口保证道。

“不过,队长,她要是喜欢上我怎么办?”小王一脸认真的问道。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找你,你要时刻给冁君传达我是她男朋友,不能让她对其他人有想法。”李子辰一脸严肃的说道。

“放心吧,队长。

“不过队长,我毕竟是男的,你看看是不是把云惜也叫来一起,反正她也没有事。”

“我知道你小子在想什么,不过你说的对,有张云惜在我更放心。”

“是,队长,我现在就去找云惜。”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想着可以天天看见张云惜,小王只差一路高歌了。

自从冁君醒后,张云惜就没有机会和冁君好好的说说话,不是她忙,而是每一次,冁君都和李子辰出双入对的,她根本就插足不了他们之间。

“冁君,我和小王来看你了。”张云惜看着坐在窗户边上发呆的冁君轻声叫道。

“说了,叫你别叫我小王。”小王无奈的叫道,每一次,面对张云惜,他都是手足无措,不管是说话,还是讨论问题,他永远都是手下败将。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他也是毫无底线。

张云惜没有理会气的发狂的小王,直接走向冁君。

“你们来了。”冁君抬起头,甜甜的说道。

“我昨天买了一副扑克,找你打扑克来了。”张云惜看着一脸笑吟吟的冁君说道。

“扑克,我不会。”冁君看着扬起扑克的张云惜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冁君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和人,可不管怎么样想,就是想不起来。和李子辰在一起的时候,感觉特别的幸福,可他不在的时候,心里就像被抽空的洋娃娃,没有生机。

“没事,我教你。特别的好学。”看着沉思中的冁君,张云惜连忙开口道。

说完就给冁君讲解打扑克中各种技能和战术,还手把手的教了冁君。

“你看小王出了顺子,虽然你要的起,但是你跟了以后,你的牌就没有赢的可能,所以,你每出的一张牌,你都要看看能不能收回来,还要记得已经出了什么牌,猜出对家手上有的牌······。”

冁君学的很快,张云惜只说了一遍,她就记住了全部要领。现在已经能正式和他们俩玩,还时不时的赢上一两回。

张云惜诧异冁君的学习能力,而小王,并不吃惊,他早就领教了冁君的过人之处,有些东西,即使记不起来,那也是刻在心里的。

李子辰现在特别的开心,冁君学会一样新技能,还有朋友,可渐渐的,他就不那么开心了。因为他发现他的冁君现在就一门心思的找人打扑克,总是找不到人影。

刚从训练场上下来,李子辰就远远的听见冁君愉悦和迫不及待的声音:“三代一对,要不要?要不要?

“不要是吧!顺子,要不要?

“都要不起是吧?王炸。哈哈哈,你们又输了。

“快点,快点,把纸条贴上。别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儿。”

李子辰满脸黑线,心想他的小冁君还真是学的快啊!连‘娘们儿’这种词都学会了。

走进一看,冁君和几个战友勾肩搭背的围坐在一起,正一脸兴奋的发着牌,嘴还时不时的吹一下脸上贴着纸条。

“哈哈哈,我又是地主,这一把,我一定杀的你们个片甲不留。”冁君看着自己手上的牌,开心的说道。

“别吹牛,我跟你说,你不可能还赢我们俩,我的牌可不差。”看着一脸得意的冁君,其他的战友也是不服气的说道。整个扑克会进行的如火如荼。

“就是就是。”就连围观的战友也是不服气的加入了氛围。

“队长。”不知道谁的一声,把所有的战友全部吓得立正站在一旁等着挨训。

冁君抬起头看向面前站着皮笑肉不笑的李子辰,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把手里扑克连忙塞给其他战友,可旁边的人那敢接,只得忙里慌张的把牌藏在身后,一脸委屈的低下了头,不敢说话,等着挨训。

“都回去,给我跑五公里。”李子辰看着就像是奔赴战场的战友,开口道。

所有人得到命令,一溜烟的跑开了。

“冁君留下。”看着也准备开溜的冁君,李子辰连忙开口道。

“哎!”看着一脸无措的冁君,李子辰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帮她把脸上的纸条取下来,整理有一些凌乱的秀发。

“你不能打我的屁股。”冁君看着一言不发的李子辰突然开口说道。

“谁说的我要打你的屁股。”李子辰吃惊的问道。

“云惜姐说的,说如果我惹你生气,你就会打我的屁股。”

“张云惜。”李子辰咬牙确凿的说道。

“你可不可以不要打我的屁股,打手板,或者罚我不玩牌。好不好?”冁君一脸讨好的说道。

“我不打屁股,我也没有生气。”李子辰无奈的说道。

“真的。”冁君想了想又继续说道:“那你干嘛罚他们跑五公里啊?”

“哎!”李子辰叹了一口气说道:“因为我不喜欢你和他们勾肩搭背,不喜欢你和他们离得太近,我会吃醋。”

看着一脸茫然的冁君,李子辰知道,以后吃醋的机会还多的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