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冁君 > 第十八章 催眠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催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医务室里,桌子上是张云惜准备好的各种道具。大队长、小王、也在其中。门外站着几个参谋长,张巩,王秋雨,刘琦,郭淮他们,每个人都静静的等着冁君醒来。

“子辰,要不你回避一下,结束了你在过来。”大队长齐浩看着轻轻抚摸冁君脸霞一脸心疼的李子辰开口说道。

“我不会离开,上一次我就没有在她身边,这一次我要和她在一起来承担所有的痛苦。”

“我要她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我。”

齐浩轻轻叹了口气再也没有说话。

等待总是漫长的,李子辰回来以后,除了抽空洗了个澡,就一直陪伴在冁君的身边。一双眼睛已经因为伤心、难过、哭泣、疲惫布满了血丝。

其他人也是一脸的疲惫,可是却没有任何人离开。不管每个人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他们都希望这个艰难的时刻赶紧过去,还给他们一个有喜怒哀乐的小丫头。而不是被痛苦折磨的躺在病床上的瓷娃娃。

“药效快过了。”张云惜的轻轻的说道。大家也跟着紧张起来,都在死死的盯着病床上的冁君,生怕一不小心冁君又伤到自己。

李子辰的手在不受控制的颤抖。齐浩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这个时候所有的话都显得多余。

病床上的冁君动动睫毛,微微的睁开眼睛,就对上一脸担忧,满眼心疼的李子辰。一下子止不住的全身颤抖,眼泪一下子就顺着眼角往外溢出来了。冁君想说话,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全身上下如同被抽干血液的行尸走肉,只有大脑还在稍微的运作。

李子辰心疼的把冁君抱在怀里,他能感觉到冁君的疼苦,一边轻轻的拍着冁君的背,一边轻轻的安慰道:“没事,有我在;

没事,有我在。”

在场的人都能从李子辰哽咽的声音中听出他的害怕。

“冁君,你很累,你想要睡觉。”张云惜找准时机把一个钟摆放到冁君的眼前。

“很想要睡觉,你前面就是一张舒适的大床,睡吧!睡吧!······”

冁君看着眼前的左右摆动,发出哒哒声的钟摆,只感觉眼皮沉重,缓缓的闭上眼睛。

李子辰轻轻的让冁君躺在自己的怀里,头靠在他的肩上,双手环抱着冁君。

“冁君,冁君···”张云惜轻轻的连叫几声。

“谁在叫我?”冁君睫毛动了动懒懒的开口。

“冁君,是我。”

“你是谁啊?怎么会在这里?”冁君皱眉问道。

“我是你的好朋友云惜啊,你快醒醒,你答应要带我出去玩了的。”

“云惜?”

“对啊!我叫云惜。”

得到肯定的回答,冁君舒展了眉头。

“你为什么叫冁君啊?”看着放松的冁君,张云惜继续问道。

“妈妈生我的时候刚好读到《庄子·达生》‘桓公冁然而笑曰:此寡人之所见者也’。冁君面带微笑的说到。

“妈妈希望我以后每天都开开心心,爸爸希望我‘不为穷变节,不为贱易志’。所以就给我取名叫冁君。”冁君咯咯的笑着。

“冁君,好美的名字!就和你一样很漂亮!

“冁君,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

“家在哪里?”

“在玫瑰岛。”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大家都走来走起。”

“他们是谁?”

“爸爸,妈妈,杰克,古特,东尼,还有大胡子。”

“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在给我礼物。”

“他们为什么要给你礼物?”

“今天是我的生日。好多好多的礼物。”

“冁君,你今年几岁了?”

“我十岁了。”

“今天是多少号啊?”

“6月9号。”

“冁君,你在好好看看,还有谁给你过生日?”

“好多好多人。”

“你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冁君开始皱眉

“他们长什么样?”

“嗯······”冁君努力回忆,可就是不知道对方是谁。

“冁君,你还看到什么?把你看到的告诉我。”

“我看见桌子上放着高高的蛋糕,,好多人在跳舞

“爸爸,妈妈走过来和大家一起点燃蜡烛,唱歌,还有漂亮的烟花”冁君一脸兴奋的说道。

冁君脸上的表情,没有逃脱在场所有人的眼睛。尤其是李子辰,他的心随着冁君的面部表情在变化。

突然,冁君的脸色很差,呼吸也急促起来,李子辰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冁君,你看到了什么?”看着冁君的表情,张云惜连忙问道。

“东尼,东尼,”

“东尼怎么了?”

“他满身血,倒在地上。”冁君急急的说道。

大家都惊呆了,只听见冁君在次喊道,

“快跑,快跑。”

“冁君,冁君,你看到什么?”

“死了,他们都死了。”冁君紧闭双眼,哭泣挣扎着。李子辰紧紧的抱着冁君,不让冁君伤到她自己。

张云惜还想问什么,就被李子辰踢了一下,连忙开口

“冁君,冁君,没事,,他们没有死,他们在和你开玩笑。

“是东尼的恶作剧。

“你看,那边站着的不就是东尼吗?”

“东尼,”冁君喃喃的叫道,

“你看,大家都在呢!”

看着慢慢平静下来的冁君,李子辰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抬起头看着张云惜,眼神询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冁君,冁君,起床了,在睡就会变成大懒猪了。”张云惜看着安静的冁君,继续说道。

“我们起床吃饭去了,不然一会儿你子辰哥哥要骂人了。”说完还不忘看一眼李子辰。

“子辰哥哥?”李子辰白了一眼张云惜,什么叫现世报,这就叫现世报。刚踢了她一脚,自己马上就变成冁君的哥哥。

“子辰哥哥。”冁君悠悠的说道。

“对,你子辰哥哥。”看着一脸便秘的李子辰,张云惜又说道。

“你一直喜欢的子辰哥哥,你要是在睡,他就要打你的小屁股了。”张云惜话,让在场的一群男人满脸黑线。

看着李子辰一脸想要杀人的表情,张云惜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冁君,冁君,你知道吗?你子辰哥哥喜欢你哦!”已经报了仇的张云惜不在开玩笑。

“子辰哥哥,喜欢我。”冁君甜甜的一笑说到。

“对啊,你子辰哥哥还说要你当他的新娘子。

“你喜欢他吗?”

李子辰本来听着一脸不正经的张云惜还有些生气,现在突然觉得这个问题问的特别的好。他自己也想知道答案,一下子,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

“喜欢。”当这两个子从冁君嘴里蹦出来的时候,李子辰的嘴都裂到耳后根了,只差没有笑出声来。

可他要是知道日后自己喜欢的丫头一直都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不停的叫自己子辰哥哥,他今天一定非把张云惜的嘴给缝起来。

而张云惜要是知道她和小王的约会被李子辰一次又次破坏,她也就不会做出今天的蠢事儿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