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冁君 > 第十章 心里踏实的李子辰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心里踏实的李子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冁君再次醒来,身上插满各种管子仪器,全身没有一丁点儿力气。

“你醒了?”

“怎么又是这个张姐?”冁君眉头不由得一皱,不知道为什么,冁君很不喜欢这个张姐,每一次看见她,冁君都很难受,冁君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去叫院长。”张姐看着皱眉的冁君轻声说道,便退了出去。

很快,陈院长就带领一群医生护士鱼贯而入,小小的icu被挤的满满的。

看这个架势,感觉冁君就像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大家熟练的检查冁君身体的每一项功能和每一种仪器。陈院长一边检查一边问冁君身体哪里不舒服。

冁君没有回答,她很不喜欢这么多人。每个人都在盯着自己,就好像自己是只待宰的猎物,让人不安。

“小丫头,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我可是救了你三次,你要是在不爱惜你自己的身体,搞不好就得天天见到我了。”陈院长好像看出冁君的心思,开口道。

所有人都笑了笑。

“怎么样?她怎么样了?”人还没有看见,就听见李子辰急促的声音。

“李队长,你真的是群龙见首不见尾啊!人还没有到,就听见你担忧的声音了。”

“陈院长,你就别取笑我了。”李子辰边说边走向床上的冁君。

“她没事吧,陈院长?”看着一脸不悦的冁君急急的问到。

“她要是有事事,我这三十年的院长威名不久被她一丫头片子给毁掉了。”陈院长玩笑道。

“放心,她没事,只要在吃一锅小米粥就能生龙活虎的了。”

所有人都被陈院长的话给逗笑了,看来冁君的饭量已经远近闻名了。

“谢谢陈院长。”

“好了,我们这一群老家伙就不再这里给你们当电灯泡了。你好好照顾她,有什么问题,就随时叫我。”说着 ,就带领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去了。

病房里很快恢复了安静。李子辰什么也没有说,就只是给冁君掖了掖被子。

“谢谢!”冁君静静开口道。

“我不要你说谢谢,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李子辰拉着冁君的手忧愁的说到。

冁君一惊,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了。

怔怔的望着眼前李子辰,冁君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冁君不排斥李子辰的靠近,相反,她很喜欢和李子辰相处,就如同和自己的父母朋友相处一样的喜欢,能放下心中的不安。

咚咚的敲门声总是在不和时宜的响起。

“进来。”

“李队好,我来给病人送吃的。”一个20岁左右的护士端着一个锅走了进来。

“吃完以后就可以转到普通的病房了,房间已经安排好了,在15楼23床。”

“对了,全是小米粥哦。”小护士笑了笑走了出去。

李子辰哑然失笑。

“这一次,用锅还是用碗?”李子辰笑道。

“用碗。”冁君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没有像上一次吃的那么多,这一次一锅小米粥,冁君也是差不多吃完的。

“我们来给病人转病房” 这时,两个护士推着床走了进来,

李子辰伸手去抱冁君,冁君示意自己来。

冁君心想“自己只是睡了几天,没有残废,哪里需要人抱”。

来H市、在医院,冁君最大的体会就是全身经常没有力气,比饿肚子的时候还要无助。

只是等冁君真正坐起来,准备自己走的时候,只感觉天旋地转,一下子就摊了下去。

眼疾手快的李子辰一把把冁君捞在怀里。他感觉,冁君又瘦了,轻飘飘的,一阵风都能吹走;仿佛只要用点力气都能碰碎了她似的,李子辰抱的很轻、很轻,小心翼翼。

把冁君抱在怀里,李子辰就舍不得放手,他很想永远就这样抱着冁君。

李子辰心里这样想着,其实他也这样做了,他直接抱着冁君就走,两个护士对望一眼相视一笑。谁也没有说话,静静的跟在李子辰的后面。

被抱着冁君感觉就像父亲的怀抱,温暖,踏实。

也许是这个怀抱太温暖,也许是自己太累了,冁君在李子辰的怀抱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任由李子辰抱着她。

一路上,李子辰能感觉冁君拽着自己的衣服,小脑袋在自己怀里蹭来蹭去。他感觉自己热血沸腾,全身僵硬。有一种想把冁君揉进自己身体里,再也不放手。李子辰希望可以就这样一直抱着冁君走下去。这些天,这个时候,李子辰才感觉到心里总算是踏实了。

到了病房 李子辰低头一看,冁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他的怀里睡着了,此刻的李子辰如同小孩做好事久未被知,突然被父母发现奖励了一颗糖一样满足。嘴角不由得向上仰起,眼里全是柔情似水。

两个护士见状,轻轻拉开被子,退了出去。

李子辰把冁君轻轻的放在床上,盖过被子,看着冁君安静的睡容,一扫往日的疲惫,心里的满足已经随着嘴的轮廓荡漾开了。

世间最美好的事,也不过此刻。

冁君这一次睡得很安稳,也很踏实。梦中,自己置身于满上遍野的油菜花中,李子辰正追着自己奔跑在宽广的田埂上;冁君银铃般的笑声和李子辰爽朗的笑声响彻田野。

“丫头,丫头 ”李子辰连叫了几声。

冁君睁开双眼,一脸笑容的看着李子辰,眼里是没有任何杂质的清澈。

“李子辰也被冁君的笑容感染,跟着笑了起来。”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方傻笑。

‘咕噜噜”一个声响从李子辰的肚子里响起了。

“你饿不饿?”李子辰低头看向肚子尴尬的问道。

冁君摇摇头,这个时候饿的不应该是他自己吗?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李子辰为了打破尴尬继续问到,冁君还是摇摇头。

李子辰更尴尬了。

“你不要只是摇头,这样我会很尴尬的。”李子辰低头不好意思的说到,他第一次觉得脸红。

“好。”冁君回到。

李子辰更尴尬了。

这样尴尬的局面还好被进来换药的护士给打破了。李子辰问了许多冁君身体的问题,可无论问什么,护士都说,具体的陈院长最清楚。

“我去找陈院长,”留下这句话,李子辰逃也是的离开病房。

留下一脸疑问的冁君,冁君感觉到李子辰不开心,她在想,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让李子辰不开心了。想到这里,冁君变得沮丧。

不一会儿,陈院长和李子辰走了进来,李子辰对上冁君的双眼,他能感觉到冁君的忧伤,冁君的忧伤就像装满水的水缸,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溢出缸来。冁君也感觉到李子辰的心情的沮丧。

“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现在就可以出院了,回去以后多注意休息。还要多补充营养。”

陈院长说完这些,和李子辰打了一声招呼,就带着护士走了。

“输完这点盐水,我们就回部队,好吗?”李子辰开口道。

“如果你以后想要离开,给我说一声就行,不要一个人偷偷的走掉,那样我会担心的。”

“对不起。”冁君低头说到。

“不要说对不起,我只是希望,你有什么事情都跟我说一声,你不是一个人。”

“好。”冁君郑重其事的回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