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冁君 > 第九章 再一次进医院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再一次进医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再一次把冁君送到医院,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的沮丧。这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冁君就三进医院,每一次都是进的抢救室。

此时,最难过的莫过于李子辰,每一次冁君进医院,他都觉得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想起冁君,这几天的事就像奔腾的波涛,一瞬间涌满李子辰的胸腔。

“自己是救人还是害人?为什么每一次都有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李子辰蹲在抢救室的门口,一遍又遍的在心里问自己。即使对冁君一无所知,心还是那么的疼,尤其这一次,当在深林里看见冁君时,李子辰整个人差点就窒息了。

安静的手术室外,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连续奔波了三天大家,虽然都很疲惫,可是谁也没有要回去休息的想法,都想守在抢救室的门口,第一个听到冁君平安的消息。

回忆起见到冁君的场景,大家都疑问冁君经历了什么?让她总有去不掉的忧伤和悲痛。那种忧伤和悲痛如同地底下深厚的炭成一般埋藏在冁君的内心深处,谁也不知道这些炭成的储量和深度。大家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冁君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等待往往是最漫长的,在经历煎熬的四个小时后。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李子辰从地上蹭的站起来,看着陈院长,满心的疑问竟然不知如何开口。

“抢救过来了。”陈院长看着一脸焦急的李子辰,在看看大家,疲惫的说道。

“人是抢救过来了,可她实在是太虚弱了,我和几个主任忙活了半天,总算是把她从死神手里抢过来了。要是晚一个小时送来,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

“她的胃里什么食物也没有,应该是好几天没有进食了,加上一路的奔波,她已经到崩溃的边沿了,我们现在给她注射了大量的营养液。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她的精神应该受到很大的创伤,要想她完全恢复,光有我们是不行的;看来得给她做心里疏导了。”

陈院长说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的走了。

是啊!谁会一连几天进手术室,而且还是抢救室。

听了陈院长的话,李子辰仿佛被雷击了一下,心如刀绞般得剧痛。

很快冁君被推了出来,满脸苍白毫无血色,躺在病床上如同一件易碎的瓷娃娃;李子辰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冁君,却在快要碰上的刹那间缩了回来。大家都能看出李子辰有多么害怕冁君再也不会醒来,也知道李子辰那放在心里对冁君浓浓的爱意。看着红了眼眶的李子辰,大家都静静的谁也不说话,他们能做的就是在心里祈祷冁君赶快好起来。

寂静的夜,李子辰怎么也睡不着,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冁君的场景,巴掌大的脸黝黑黑的,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眼睛如同黑夜里一轮明月,时不时的被乌云遮住,凌乱的秀发齐腰,一身碧绿的树叶遮羞,还有一双沾满泥土的玉足。

她的打扮如同原始深林里走出来的精灵,也是那一双眼睛让自己有想保护她,把她占为己有的冲动。

看着她走向自己,中了枪。缓缓倒下,那时候自己的心就狠狠的抽痛。这是三十年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医院醒来,她对自己的信任、车里默默流泪 、餐桌上看见食物两眼放光、风卷残云的样子、训练场上敏捷的身手、还有那永远也赶不走的忧伤和悲痛。冁君的每一个样子都深深的刻进了李子辰的心里。李子辰知道,他心里再也容不下任何女孩子。

当看见冁君手里的枪支上M国的徽章,李子辰觉得冁君和十年前的案子有着某种联系,能带给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李子辰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为了那星点的可能;是不是像上一次一样,把自己的战友限于危险中,还丢失了生命,想起上一次的事故,李子辰刺痛的心又被狠狠的扎了一刀。过去的事,失踪的人,活着的人,等待的人,常常不知顾忌的出现在李子辰的心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