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冁君 > 第六章 住在隔壁

我的书架

第六章 住在隔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吃完饭,李子辰考虑到冁君大病初愈,没有继续带她参观部队,而是给冁君安排了住处,他的隔壁。

推开门,只见20几平米的房间里只有一张规规矩矩的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

“这以后就是你的寝室了。”

看着空旷的房间,冁君心里就像无数的小虫子在蠕动,一种漂浮,孤寂,寂寞的感觉时时袭来。

“怎么不进来?”看着站在门口迟迟未动的冁君李子辰开口问。

冁君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李子辰,做了个深呼吸,踏进了房间。

“这就是你以后的寝室。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洗漱用品我让小王去给你拿了,衣服就暂时穿军装吧;还有鞋子,你总不能一直光着脚丫吧。”说着,看向冁君的脚丫,嘴角微微向上仰。

冁君看向自己的脚,没有觉得不穿鞋子有什么问题,在深林里就没有穿鞋子,走在那些铺满石头子和荆棘的草丛里,也没有感觉扎脚,更何况这里的平坦大道。

“我就住在你的隔壁”看着沉思中的冁君,李子辰又道。

冁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住在李子辰的隔壁,但是能住挨着李子辰,冁君就能心情愉悦,她想“一定是李子辰考虑到自己刚来部队不熟悉,又不认识人,方便照顾她。”只要有李子辰在,冁君感觉心就能平静,她还注意到,桌子上面放有两本书,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书的名字叫《军事纪实》和《解放军生活》。

“报告,”小王的声音打断冁君和李子辰心里的思绪。

“进来。”李子辰回答道。

“军装和洗漱用品取来了。”小王边说边走进来把军装放在了床上,洗漱用品放在柜子的架子上。还时不时的冲冁君笑了笑。

“报告李队,大队长找你。”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冁君抬眼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大块头,把门都差不多堵死了,一身发达的肌肉感觉都要把衣服撑破了,一张严肃的方块脸,冁君感觉在哪里见过他。

“你大病初愈,早点休息,洗漱的地方出门左拐尽头就是。我先去工作了。”李子辰说完就带着小王和大块头走了。

躺在床上,冁君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10年了,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她想深林里的家了。爬起来走向窗户,看见外面白天士兵训练的场地。冁君就想起自己奔跑在那片茂密深林的时候,突然好想跑一跑。

早晨,冁君是在一阵嘹亮的号角中声醒来的。

昨天小王送来的衣服虽然不是冁君的尺寸,但是也相差不了多少,袖口卷起来,裤腿也卷起来,冁君感觉舒服多了;鞋子自然是不穿的,10年没有穿鞋,要是穿,冁君反而不会走路了。

打开门,李子辰刚好也打开门拿着洗漱工具走了出来。

“你这是要去哪里,怎么也不穿鞋子?”李子辰看见冁君,吃惊的问道。

冁君心想“很早吗?你不也起床了。”

“去把鞋子穿上。”李子辰开口道。

冁君摇摇头。

“是鞋子不合脚吗?”

冁君还是摇摇头。

“你不喜欢穿鞋子?”

冁君点点头。

李子辰哑然失笑。

“走吧,一起去洗漱。”

冁君转身进房间拿上洗漱工具跟上李子辰。

期间,他们谁也不说话。

冁君还没有熟悉部队,加上10年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怎么开口。而李子辰,冁君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回来的时候,李子辰说道:”我让小王带你去吃早餐,在带你去转转,我去大队有事,忙完了,我再来找你。”

冁君点点头。

李子辰走了没有多久,小王就来了。

“我来带你去吃早餐,李队有事要忙,今天我陪你到处转转。”话音未落,人已经走进来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的名字,总不能叫你丫头吧?”

冁君满脸疑问看向小王。

“这不是大家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昨天见你没有穿鞋子,吃肉又厉害,本来叫你肉公主的,后面你光着脚丫,索性叫你丫头。”说着,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你不会没有名字吧?还是你本来就不会说话,那样大家就只能真的叫你丫头了。”

小王的一连串问题,冁君不知道该回到哪一个,许久,才冒出两个字:“冁 君。”

“什么?你说什么?”小王满脸惊讶的问道。

“冁君,我叫冁君 。”

“你会说话,你竟然会说话,大家都以为你不会说会话,其实丫头还有一成意思,就是不会说话的的意思。” 说着一脸抱歉的看着冁君。

冁君笑了笑,没有说话。

“冁君,我们去吃早餐好吗?”

“好。”

“你怎么不穿鞋子,是我给你拿的鞋子不合脚吗?”小王看着我还是光着脚丫的冁君,一脸疑问。

“不是。”

“那为什么?”

“不喜欢。”

“不喜欢,你是不喜欢穿鞋子,对吗?也是,在深林里见你的时候,你就没有穿鞋子。”

冁君一脸惊讶的看向他。

“你以为我们昨天是第一次见面吗?在深林里的时候,我们就见过了,只是你没有注意到我而已,而其······ ”小王欲言又止的看向冁君。

“?”冁君一脸疑问的看着小王。

“而其,你肩上的伤,还是我伤的。”小王说着低下头。还时不时的用眼瞄向冁君,就像做错事的小孩。

看着一脸茫然的冁君,小王连忙开口有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当时看见你走过来,而且你又不像个人,我们发出警告,你还在向前走,所以就开枪了。”

“ 没事。”冁君安慰小王道。

想想也是,一个突然冒出来,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谁都自卫,更何况是在地形复杂的边境。

“你不怪我了?”

“嗯。”

“真的”

“嗯不怪。”

十分钟不到,冁君说了10年来最多的话。也是最艰难的话。喉咙都在隐隐的发痒。

“以后你要是没事就来找我玩”。小王开心的说到。“走,我们吃早餐去。”

说完就拉着冁君往外面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