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冁君 > 第一章 从林战争

我的书架

第一章 从林战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睁开双眼,又是难熬的一天。

透过指缝,看着外面照射进来的阳光,想着快一个月没有看见这么亮的光线了,今年也不知怎么回事,雨水特别的多。屋里的藤条都已经开始发霉了。

打开门窗让“家里”透透气,去去霉味儿。在顺着树干爬上树梢。

看着阳光下延绵不绝的群山,清晨还未散去的薄雾,脚下密密麻麻的树叶,还有吵得头疼叽叽喳喳的鸟叫声。

冁君就抑制不住的想放声大喊:“啊······!”

即使使出全身的力气,可回应冁君的还是如同被上帝遗忘的角落 一如既往的安静。

安静,这该死的安静,

······

“砰”,不合时宜的一声枪响,打破了深林原有的宁静,远处的树林里惊起一群展翅高飞的鸟儿。

枪声让冁君一改往日的颓废。迅速滑下树干,跳进树屋,披上蓑衣,掀开稻草,拿上一把95式突击步枪,抓住树藤,一跃而下,直奔对面的山头。

这样的枪声,每一年都会在冁君即期待又害怕中发生好几起。

冁君在一路穿梭奔跑的时候,时不时的有枪声传来。

很快,冁君就到达了枪击现场,茂密的草丛树叶里看不见人影。从密集的枪声中能听出双方的人都不少,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想来死的人不少。

冁君找了个位置,从望眼镜中看去,交战的两伙人,穿着随意,没有统一的战服。每个人都是凶神恶煞的。在从他们作战所选的位置和动作,冁君就能判断这两伙人只有少部分人经常参加战斗。他们用的好多的枪支都是冁君没有见过的。

枪声一直持续着,两边的伤亡并没有增加。

“简直就是浪费。”

这么多年,能使冁君感兴趣也就这些枪支弹药了。

“在这样下去子弹打完了,人还好好的,没有子弹,那么多的枪支又有什么用。”

“看来,我得帮帮忙了。“

抬起枪,一枪一个,枪枪命中,虚无弹发。两拨人都被冁君打蒙了,很快,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枪击是越演越烈,还说着冁君听不懂的语言,可是这并不影响冁君的发挥。

“哼!你们这些人可比打猎强多了,你们可没有猎物的敏捷。”

很快,由于冁君的加入,冁君左手边的人已经全部被击毙。右手边也只有不到十人。

突然一面白旗出现在冁君的望眼镜里。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皮肤黝黑的男人举着白旗缓缓的站了起来。

冁君毫不犹豫的对准男人的头扣动了扳机。这种农夫和蛇的故事她可是经历过好几次。那一次不是虎口脱险。

冁君正在搜索敌人位置的时候,突然一枚大炮向她飞来。

冁君刚翻过身,一枚炮弹就在她刚才的位置炸开了,在刚才的枪战中,由于她一直没有变换过位置,虽然枪是肖音的,但是位置早就暴露了。

此时冁君只感觉脑袋嗡嗡作响,满眼星星乱撞,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好在只是有一些划伤,没有什么大碍。

冁君快速的转移阵地,脚下还有子弹碰撞的声音。在她闭上眼睛都能分清东南西北的深林里。敌人并没有伤到冁君丝毫。

冁君再次找到枪击位置,从望眼镜中看见有一个大约一米七左右,身穿灰色衣服的男人在三个人的保护下迅速的向后撤退。想必是他们的头目了,留下的人一直在反击,从刚才的交火中,冁君判断这伙人应该还有7到8个人,走了四个,能确定位置有两个人,这两人拿的都突击步枪,没有见火箭筒,那就说明剩下的就还有2个人,两个人中一定有狙击手。

只要现在冁君一开枪,就会暴露自己的位置,那就等于把自己给敌人当活靶子,看来敌人身经百战,否则没有这样的战斗经验,那也不知道是杀了多少人练就出来的。

冁君看了看自己的位置,只能是打一枪换一个位置,赶紧消灭这几个敌人,否则,逃跑的敌人已经追不上了。

对准其中的一个人的脑袋,冁君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然后迅速的换了一个位置,在一次扣动扳机,两人很快的到在了冁君的抢下。可惜,隐蔽的两个人冁君还是没有发现具体的位置。

“敌不动我不动”。冁君心想,

“自己最大优势就是熟悉地形,要想快速把他们都消灭掉,只能绕道敌人后面,给敌人来一个措手不及。”

一路奔跑,脚下的灌木、野草飞快的从冁君的脚下划过,对于冁君来说,森林里奔跑,如履平地,很快,冁君就绕道敌人的后面,找个合适的位置,寻找敌人的目标,首先发现目标的是持火箭筒的敌人,只见他趴在地上,手里的枪对准前面,火箭筒反而被仍在一边,看来是用不了了,,另一个敌人不仔细寻找,还真发现不了,

好在冁君经常打猎,这样的伪装,还是一眼就能发现的。

解决这两人,再次确定现场没有活口,冁君就沿着敌人逃跑的路线一路追击,刚才的交战,浪费了一些时间,要追上敌人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好在近期一直下雨,可以顺着他们逃跑的脚印一直追击,还要注意是不是有埋伏。就这样,冁君顺着脚印追击了两个小时,一直没有追上,想来冁君自己是遇上对手了。如果不追击,敌人一定会反扑,到时候自己就成了被宰的羔羊,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消灭他们,于是冁君再次加快脚步向前面追去。

由于一早上滴水未进,体力消耗很大,冁君的步伐还是稍微有一点慢,在中午的时候,才总算是追赶上了。此时敌人正在休息,冁君偷偷的摸上前去,找了一个自高点,枪口对准离她不足百米的敌人,扣动扳机,子弹从一个身穿蓝色衣服,长头发男人的头部穿了过去。

人一倒下,马上对面就传来了枪声,敌人在一边向后退,一边朝冁君开枪,嘴里不停的大喊,可冁君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只知道,今天他们都要成为自己枪口下的亡魂了。

敌人现在已经如同惊弓之鸟,虽然不停的朝冁君这边开枪,可子弹伤不了冁君。冁君一边开枪,一边前进。

当又一个敌人在冁君的枪口倒下的时候。

一洪亮声音响起:“前面的人听着,我们是M国的解放军,你们侵犯了我国领土,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不要做无畏的抵抗,否则我军将要开枪了”

当M国的语言隔空响起的时候,冁君被惊得愣愣得站在原地,久违熟悉感由心底直冲大脑,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动弹不得。

这么多年的丛林生活,冁君以为世界早就抛弃了自己,原来还有人说的话她能听懂。

敌人听到M国军人的声音,就如同看见了救命草,早已经扔下枪,双手举过头顶,向M军人投降了。

从声音的传递来看,中国军人应该离冁君有差不多一千米的距离。

冁君特别的想看看说话的人长什么样子,自己是不是认识。不知不觉中,就抬起脚向前面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去。而冁君并不知道,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进入M的领土了。

“站住,双手举过头顶,否则我们就开枪了”M国的话在一次响起。

冁君忽略M国军人对她的警告,反而加快步伐朝着前面跑过去。没有任何人比她渴望这种语言。在深林的十年里,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她能不激动吗。

“别动,在动我就开枪了”熟悉的语言这一次的在离冁君不足三米远的地方响起。这一次冁君能感觉到它实实在在的存在。

冁君抬头看向眼前,陌生的脸,熟悉的绿色的迷彩,还有她永远也忘不掉的徽章。

冁君伸手想去摸一模那刻骨铭心的徽章,可此刻她只觉得空气稀薄,天地旋转,呼吸困难,身体沉重,双脚没法支撑整个身体,就这样,成功的向后倒去,失去了知觉。

M国军人看着身穿稻草,肩披蓑衣,皮肤黝黑,头发凌乱,满身伤口,一双没有穿鞋而沾满泥土的脚,手里举着枪,如同被驯化的野人冁君,一时惊得无法说话。他们谁也想到会遇上野人。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野人冁君,几人决定把她带回去治疗。而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一决定,将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就这样,冁君被M国军人带回城市,远离森林。
sitemap